《大英雄》

第十七章 狐蛇为侣

作者:司马紫烟

水青青却始终不开口。她手中那枝匕首虽短,但却有毒蛇的舌信一般,十分灵活,在两件长兵器的围攻下,仍是游刃有余,可见她的武功很强。

菊芳出身捕役世家,手底下自然不含糊;而王月华亦是闻名江湖的女杀手,刀法泼辣凶狠,堪列高手之榜。

但是这两头雌豹竟然斗不下一头小青蛇,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的,而事实又不容人不信。

王月华尤其难以理会,因为水青青不但破解了她的几式杀招,而且还能寻隙反击,若非菊芳替她招架住了,恐怕早已伤身在水青青的匕首之下了;因此,她微带喘息地道:“小青蛇,真想不到你会有这一身好功夫。”

“笑话,难道就是你的功夫好?在杀手这个圈子里,老娘的名气并不比你低,身价也高过你。”

“这个我不否认。我们虽然都是第一流的杀手,但是你的开价总是比别人高一点,而且别人不敢接的生意,你都敢接下来,都能顺利的交货,这是大家都公认的,却不认为你的武功好,而是因为你能玩蛇。”

水青青冷笑不语。王月华道:“其实,凭你的武功,足可以在圈子里坐上第一、二把交椅了,你何必要用毒蛇来杀人呢?你可以更出名的…。”

水青青冷笑道:“一个杀手出了名并不是好事:强中更有强中手,多少武功绝顶的杀手部死的很快,而且都死在圈内同行的手中……。”

王月华道:“这是难免的,同行相嫉,谁也不愿意有人强过自己的,尤其是那些仗看武功成名的杀手,遇上了总想较一下劲儿。”

水青青冷笑道:“你知道了还问个屁:我选毒蛇作为杀人的手段,就是不想让人知道我的武功深浅,没人来找我较量,也没人来排挤我。”

王月华道:“高明:高明|不过今天你可亮了底了,以后恐怕你就不得安宁了。”

水青青冷冷地道:“没有什么关系,你就是替我张扬出去,也没人会相信。”

王月华道:“你倒不必担心我。干杀手这一行的不能有二次失败的,我在杜大侠手中失利,已经准备就此收手,退出这一行了,犯不看为你宣扬出去。”

水青青道:“那你死缠看我拼命干吗?”王月华恒了一征道:“不错,原先我是以为杜大侠被你伤了,想逼出你的解葯,现在看样于杜大侠并没有被蛇咬到,我也不必再找你拼命了。”

她抽刀退后,喘息不止。真要她拼下去,她也没多少力气了,因此只剩下菊芳一个人在苦闹,显得更为吃力了,闹了十来个回合后,菊芳见杜英豪抱剑守在一边瞧热闹,忍不住道:“英豪二你还不上前帮忙,、好意思凉在一边。”

水青青冷笑不语。王月华道:“其实,凭你的武功,足可以在圈子里坐上第一、二把交椅了,你何必要用毒蛇来杀人呢?你可以更出名的…。”

水青青冷笑道:“一个杀手出了名并不是好事。强中更有强中手,多少武功绝顶的杀手都死的很快,而且都死在圈内同行的手中……。”

王月华道:“这是难免的,同行相嫉,谁也不愿意有人强过自己的,尤其是那些仗着武功成名的杀手,遇上了总想较一下劲儿。”

水青青冷笑道:“你知道了还问个屁,我选毒蛇作为杀人的手段,就是不想让人知道我的武功深浅,没人来找我较量,也没人来排挤我。”

王月华道:“高明!高明!不过今天你可亮了底了,以后恐怕你就不得安宁了。”

水青青冷冷地道:“没有什么关系,你就是替我张扬出去,也没人会相信。”

王月华道:“你倒不必担心我。干杀手这一行的不能有二次失败的,我在杜大侠手中失利,已经准备就此收手,退出这一行了,犯不着为你宣扬出去。”

水青青道:“那你死缠着我拼命干吗?”王月华恒了一征道:“不错,原先我是以为杜大侠被你伤了,想逼出你的解葯,现在看样于杜大侠并没有被蛇咬到,我也不必再找你拼命了。”

她抽刀退后,喘息不止。真要她拼下去,她也没多少力气了,因此只剩下菊芳一个人在苦斗,显得更为吃力了,斗了十来个回合后,菊芳见杜英豪抱剑守在一边瞧热闹,忍不住道:“英豪二你还不上前帮忙,好意思凉在一边。”

杜英豪摇摇头笑道:“我一向不跟女人动手,赢了也不光彩,更何况是跟你联手,以多胜少,我杜英豪岂能做那种事情。”

菊芳咬牙道:“人家要你的命呢!你还在逞英豪。”

杜英豪朗声大笑道:“笑话,想我杜大爷何等人物,凭她一条小青蛇还能奈何得了我,别忘了我是神龙帮的掌门帮主,还会怕蛇咬。”

菊芳一征道:“你没有被咬中,那你手上的……?”“是我故意弄的。我从小在江边竹林子里长大的,经常捉蛇去卖给捕蛇的贩子,你想我会被咬到吗?先前我捉了一条,用布里了,缠在手上,故意说是叫蛇给咬了,让你离开,我好整整那个暗算我的家伙……。”

菊芳停了手,水青青也住了手,连同王月华在内,三个女的都怔怔地望着他。

杜英豪手上像变戏法似的由身边掏出了一条火红色的心蛇,蠕蠕而动,却被他一手捏在七寸上,挣扎不得。着他手法的烂熟,的确不是吹牛,真懂得玩儿蛇。

他得意地笑道:“我知道放蛇的人一定守在附近,等着看害人的结果,当然要造成个机会,等他一来,我就想法子用这条蛇反过来咬他一口……。”

水青青脸色一变道:“什么?你用它来暗算我了。”

杜英豪笑道.:“我心中虽然打了那个主意,却没机会实施,那知道你把我抗在肩上要带走的时候,它就出来了;我的手垂在你的背后,很可能在你屁股上咬了一口。”

水青青叫道:“你胡说,我怎么没感觉……。”

“因为你是在匆忙中,不容易有知觉;而且你可能经常服用解葯,毒性发作较迟。”

水青青不安地用手一摸臀部,脸色急变,她手触处已有知觉,那的确是被咬过一口的感觉。

刹那间,她那姣好的脸变得狰狞而扭曲,只骂了一句“畜生”!飞身向后倒纵,上了屋顶,跑了。

菊芳扬刀慾追,杜英豪拉住了她笑道:“别追了,她会回来的。”

菊芳冷笑道:“她还会回来?你们交情这么深。”

杜英豪一笑道:“你爱信不信,她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王月华道:“小青蛇在圈于里是出名的难缠,她在杜大侠手中吃了大亏,想必不肯罢休,一定会回来找杜大侠要回这场过节的,否则她就别想再在圈子里混了。”

杜英豪笑道:“我相信她不会这么坏,今天我放了她一马,她还没向我叩头谢恩呢!我想她会回来叩头赔礼……。”

菊芳道:“你别是在做梦,她会回来向你赔罪。”王月华也道:“杜大侠,水青青不像我,已经厌倦了杀手这一行;她干得很起劲,而且她又有一身这么好的功夫,她为人又傲,不可能向人低头的。”

杜英豪一笑道:“你们如若不信,不妨打个赌,一刻工夫之内,她必定回来。”

“若是她不来呢?”“那就到路上去找她,多半她已毒发身死了。”

“杜大侠,它是养蛇的,身边有解葯的;虽然被咬了一口,却要不了她的命。”

“这次不同。她被咬了之后,浑然无觉,而且又打斗了半天,毒性早已深入体内,即将发作了。”

边说边回到了屋子里,菊芳跟王月华也跟着进来了。菊芳看见了床上挂着自己的肚兜,那是先前脱了没来得及穿上的,显得很不好意思。

但是王月华却抢先着去收拾了。原来这间屋子是她租下来,要对付杜英豪的,在菊芳之前,她已先演了一出大盘丝洞了,屋中环散着她零乱的衣服,她以为这是自己的了。菊芳见她肚兜包在一堆衣服里面,十分着急,蹩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道:“王大姐,这是我的。

王月华先是怔了一怔,然后才笑着还给她。

菊芳的脸更红了,抢了衣服要往后间去,而且还狠狠的盯了杜英豪一眼。

杜英豪笑道:“那儿还有两条蛇呢!你进去留神,别给咬上了。”

菊芳正待掀门帑,闻言惊叫一声,又退了出来。杜英豪笑道:“你就在屋里换吧!我背过脸去,不看你。”

菊芳忽地一咬牙道:“看就看好了,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什么便宜都叫你给占了,还怕给你看。”

她忽然发现王月华望着杜英豪的眼神中,充满了倾慕爱恋,心中一惊,连忙借机会说出了自己跟杜英豪的亲密关系,也是件一道预防。

但王月华却根本不在乎。她似乎也知道菊芳跟杜英豪的关系并不太深切,至少还不够资格禁止她向杜英豪表露一下倾慕之忱,所以地含笑道:“杜大侠,您真了不起,水青青从来也没失过手,却在您手中吃了大亏。”

“那可不算什么,女流之辈,胜之不武。”

说着他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知道这几个女的都是有名的女杀手,若论真功夫,那一个都比他强、只因为慑于他的盛名,不敢跟他交手,才被他抢制先机;若是她们凭着武功跟他动手,杜英豪实在没把握胜过她们。

尤其是那个水青青,一枝匕首神出鬼没,假如她不是驱使毒蛇,而用那枝匕首来对付他,杜英豪早躺下了。

王月华却不以为他这话说的傲,话出由衷地道:“杜大侠。这话也只有您够资格说。水青青的武功我是今天才看到,我自承不如,但是在江南的杀手圈子里,不是我吹半句,那些男的还没一个能放在我眼里呢!可是不管是我也好,小青蛇也好,在杜大侠面前,我们竟成了小孩儿。”

.她说的很诚恳,但杜英豪听了却不免有点耳朵热。今天晚上,他一连折服了这一狐一蛇,用的都不是武功,这番赞美,他实在受之有愧。因此他只有讪然地道:“王……王大姐,你太客气了,实际上你的刀法并不比水青青差,只因为她是存心拼命,.才显得凶一点。”

菊芳则不甘心承认别的女子高明,冷哼了一声道:“是不错,她便的是短兵器,一寸短,一寸险,身处危境出手都是险招,我们犯不着跟她拼命,才让她支持这么久,若是再斗下去,我们都可以制住她的。”

王月华笑笑,她知道菊芳拉上自己只是陪衬,主要是说她本人。她更知道菊芳的身手比自己略高一点,但绝高不过水青青去,却便是两个人加起来,恐怕仍旧要差上一点。水青青今天不敢放开手伤人,主要还是有杜英豪在一边,怕伤了人,杜英豪不肯放过她,否则在十几个照面下,她就有机会刺伤两人了。

不过她不想去驳斥菊芳的话,一个身上有案底的女贼,得罪一名女捕快是最不智的事。

隔屋传出一阵声响,像是有人翻东西。杜英豪笑道:“水青青如果不想死的话,她必须要来找我,除了我之外,目前谁也解不了她的毒。”

王月华见杜英豪手中玩着一个小瓷瓶于,连忙问道:“杜大侠,你可是把她身边的解葯摸来了。”

杜英豪哈哈大笑道:“不错,我这顺手牵羊的手法虽不登大雅之堂,都还真管用,只要让我沾到身子,多少总能有点斩获的;不过这次可发了笔小横财,她身边除了这瓶解葯外,还有不少好东西呢!”

才说到这儿,房门咚的一声被推开了,神色仓惶的水青青去而复返,身于一侧,果然跪了下来。“杜大侠……,我只是贪图焦雄的赏金而已,并不是霸王庄的党羽,刚才冒犯虎威,十分该死,恳乞宽恕一命。”

她真的跪了下来,倒弄得杜英豪不好意思了,连忙道:“起来,你这是干什么?”水青青道:“请大侠高抬贵手,把解葯还给我。”

杜英豪拿着那个瓷瓶道:“是这个吗?”水青青道:“是的;这种蛇毒最伤眼睛,被咬中一个时辰内如果不得解葯,双目失明。

“你不是说只会使人昏迷吗?”水青青低下头道:“是的!我漏说了对眼睛的影响;这不是我故意隐瞒,大侠如果真的被我送到了霸王庄,有没有眼睛都无关紧要了。”

杜英豪叹了口气,他若是被捉住了送到焦雄那儿去,的确已经用不到眼睛了;焦雄是不会让他活着的。

把瓶子递出去,杜英豪忽又想起了他大侠卫道的责任,扳起脸庄重地道:“水青青,我把解葯给你,只有一个条件,希望你别再干杀手了;上山多,终遇虎,你要是不肯改过,迟早有一天要死在别人手上了。”

水青青道:“可以,一次失手后一个杀手的生命也结束了,我本来也不想干了,可是我还有一个请求,请求大侠收留我在身边。”

杜英豪忙道:“你说什么?”水青青道:“我没有把话说清楚,恐怕大侠误会了。我请大侠收留,没有别的意思,为奴、为婢都行,只是要不离大侠左右。因为我任杀手多年,结仇不少,一旦不干这一行,势将会有仇家找上门来寻仇。只有像大侠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才能保护我。”

杜英豪还没答应,王月华噗的一声也跪下了:“杜大侠,我也是一样的处境,因此我也有同样的要求。”

杜英豪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们会提出这样一个请求的,但是又不知如何去拒绝她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