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二章 英雄无类

作者:司马紫烟

那是两个汉子;一个高,一个较矮,两个人都是满脸精悍,腰裹鼓鼓的,那是别着兵器这是两个江湖人,而且还是颇有来头的江湖武师,比起那些只会蒙蒙乡下土佬的教拳武师们可高多了。

他们脸上没写看字,但却现出一股叫人不可轻惹的神情。

杜英豪心裹有点发毛,但并没有被对方吓住。有些人的武功也许不高,但是却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而杜老大却偏偏就是这种人。

杜英豪走近那两个人时,尽量使自己装点的很神气。他挺着胸,瞪大了眼,像一头待斗的公鸡。

但是对方根本不睬他,甚至於看都没看他一眼。那个高个子一只手仍是抓住了菊芳的头发,另一只手则举高,准备朝她脸上掴去。菊芳一边的脸颊已红肿了,显而易见,她已挨了好几巴掌了。

这个女的也够狠的,嘴chún已破,血水从嘴角流下来,她却不声不吭,只用鄙夷的眼光看看对方。

杜英豪却不能忍受了。他最看不起的就是欺负女人的大男人,而且像这样老鹰抓小鸡般的掴打,那是他英雄原则上绝不容许的事。

杜英豪不是江湖人,他也不习惯江湖上先礼後兵的那一套??明明是不共戴天的生死冤家,一会儿就要拼个死活了,但在没动手前,双方居然还客客气气的在一张桌上互相敬酒,好像交情深得很似的。杜英豪不喜欢这一套,他认为这是虚伪做作。他要揍一个人时,上去就是一拳,乾净俐落。

现在他就是如此做法,一拳直捣,打向高个子的後背;人到拳到,又快又劲。

那个高个子并不是不知道有人到来。他背对看他,是表示对他的不重视…甚至於还继续掴打菊芳,以显示威风。

他之所以如此托大,是因为看出杜英豪空着双手,没带兵器,而又步伐沉滞,不像有什么功夫的样子。

万没想到杜英豪一句口都不开,说打就打。

这一拳别无花巧,却得於一个快字。快拳必重,杜英豪没有很正式的学过功夫,他的勇力跟出手快速都是属於天赋。那高个儿背上如受大铁槌一下猛击,把他整个人都打的飞了出去,连带他手中所提的菊芳也拖了过去,两个人滚成了一团。矮个子本来还带看一付不屑的神情,嘴角噙看一个残忍的微笑;他知道同伴的造诣以及心思,正在安排一个陷阱。要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个狠教训,那也是他们引为开心的乐趣。

但忽然之间,情势就改变了。高个子倒地之後,就没再爬起来;倒是被他拖倒在地的菊芳,却从他手中挣脱了头发,狠狠的朝他脸上又踢了一脚。

她是个大脚姑娘,脚上穿的虽是绣花鞋,踢在脸上仍然很重。大个子扭曲变了形的脸上,立刻又喷出了鲜血,血是从鼻子裹呛出来的;这一脚还真着实。

矮个子的笑容冻在脸上,几乎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但倒在地上的同伴又使他不能不信足足呆了大半天,他才朝杜英豪冷笑一声:“好,好功夫,朋友贵姓大名?”

对自己能一拳括倒对方,杜英豪倒是有点意外,但他却没放在心上,一拍胸膛:“我姓杜,杜英豪。”

这是个陌生的名字,矮个子思索半天,却记不起有这一号人物,但是他仍然笑了一笑:“久仰,久仰;杜朋友尊师是那一位前辈高人?”

“我没师门,家传武艺。”

“哦,那么借问尊上又是那位前辈呢?”

“打人的是我,你不服气就冲我来好了。”

杜英豪说了一句家传武艺已经在脸红,因为他的父亲杜老实除了会撑船外,什么都不会;再者杜老实三个字也不是他的原名。姓杜是不会错的,别人看他做人老实,管他叫杜老实,久而久之,连他自己也忘记他叫什么名字了,自然更没告诉儿子。儿子不知道老子的名字,那是笑话;偏偏这又是事实,杜英豪只好用一句豪语来盖过这段尴尬。

矮个子以为杜英豪不肯说出姓名、来历,意思是存心架梁到底了,心裹有点发慌。这小子能一拳放倒自己的同伴,必然是个大有来历的名门世家子弟,自己可没有把握对付的下来。他只有发狠话了:“好,杜朋友,看你出手,必然是名门子弟,我相信我们以前没会过,也没什么过节,你只是想出风头而已,这次可惹上麻烦了。你知道打的是谁吗?”

“我知道,是个只会欺负女流的鼠辈。”

矮个子脸上一红却又乾笑一声:“骂的好,杜朋友,这个鼠辈是徐州霸王庄焦二太爷的弟兄,人称镇山鼠徐力。”

杜英豪哈哈大笑起来,他觉得很有意思。“我没说错,他果然是个鼠辈。你呢?”

满脸血污的菊芳开口了:“他也是个鼠辈,叫地堂鼠韩大强;他踉那个徐力合称铜山双鼠,是焦雄手下的一对爪牙、走狗。”

这些名字对杜英豪没什么意义,也全没听过;因此,他傲然的一抬手说:“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正经规矩的江湖人那有用老鼠做外号的,那个焦雄居然用你们这种人做手下,也好不了那儿去,他必然是头大老鼠。”

菊芳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杜爷;您说的对极了,焦雄不但是头大老鼠,还是个该千刀万剐的大杀胚。”这个小女人似乎对焦雄有蓍深仇大恨,所以狠狠的骂开了。

韩大强似乎怔住了;他没有想到抬出了焦二太爷的名字後,居然吓不倒这个小伙子。

“以後再敢欺负女人,我下次就要他的命了。”

韩大强停了下来,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後什么都没说,低着头走了。

菊芳望着他的背影,冷笑了一声,随却朝杜英豪福了一福。“杜爷;真是谢谢您了,否则我会被他们打死的;那个焦雄是徐州的大恶霸,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简直不是人…”杜英豪根本不知自己闯下的祸有多大,所以他一拍胸膛:“别怕;有我在这儿,谁都不能欺负你;姓焦的若是来了,我照样把他打爬下去。”

菊芳用袖子把脸上的血擦乾净了,又用手作了作头发,居然妩媚的一笑:“谢谢杜爷。那笑使杜英豪有点消魂。他这时才发现这个叫菊芳的小娘们还真不赖。瓜子脸,还有一对小酒涡儿,个儿虽然不高,可是细腰、高胸、大屁股蛋儿,像是一枚熟透了的水蜜桃儿,水盈盈的,使人有想咬她一口的慾望。但杜英豪却没有这个意思,他之所以欣赏她,还是她的那股子硬劲儿。女人一哭就近乎泼。杜英豪最讨厌就是撒泼的女人,但菊芳却一点都不泼。她挨打时不哭不闹,咬紧牙关硬挺着,脱困後虽然踢了对方一脚出气,出脚却很好看,不像一般女人那样的死缠乱咬。总之,他觉得这个女人有点与众不同,他说不上差异在那里,但他却不讨厌这个女人了。菊芳走过来,大方的拉着他的衣服,又柔媚的说:“咱们回去吧,回头还得麻烦杜爷一下,送我上一个地方去;出了今天的事,我可不能再就在留春院了。”

“为什么?难道还怕那姓韩的回来;来也没关系,我会对付他的。”

“韩大张是不敢再来了,但是他可能会唆使别的同党来抓我。您不知道,焦雄的势力有多大,他虽然是住在徐州,但到处都有他的爪牙。”

“那也没什么好怕的,有我在。”

“杜爷虽然英雄了得,但毕竟只有一个人,架不住他们人多;何况他们又卑鄙,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杜英豪挺着胸膛:“别怕;都有我,一群鼠辈而已,我只凭这一双空手,就可以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他说的十分神气,相信一定会引起大家喝采注意的,那知四周竟寂然无声;他再举目四望,发现那些围看看热闹的人群,竟然一个不剩,跑得光光的了。

一条很热闹的大街,突然变得寂静了,尤其是几家店铺,虽没有关上门板打烊,但是掌柜、伙计都像是突然消失了,空空的不见半个人影。

“唉;人呢?都上那儿去了。”

菊芳发出一声冷笑:“躲起来了,都是些胆小鬼。”

“躲起来了?他们怕什么,架已经打完了,刚才还有一大堆入围看的。”

“他们是听见韩大强报出名号後才躲开的。”

“那也没什么好怕的,姓韩的连手都不敢回,夹起尾巴赶紧开溜了。”

“大家不是怕铜山双鼠,而是怕霸王庄。那是一批不讲理的土匪贼徒,横行霸道,大家怕受到牵连,沾上无妄之灾,所以才躲了起来。”这又有什么好怕呢?我已经通名报姓,姓焦的派人来,也只有找我,扯不上他们。”“霸王庄的人可不讲这些。他们会找人问问当时的情形,要是回答的难以合他们满意,他们会拳打脚踢,甚至於动刀子杀人的。”“天下那有这么霸道不讲理的人?”“到处都有这种人,只是杜爷艺高胆大,他们没敢在您面前横行而已,一般良善百姓,都吃过他们的亏;否则,大家也不会听到霸王庄三个字就躲了。“杜英豪脸上笑笑,表示满不在乎,心裹却多少有点不自在,看来他今天惹的乱子是不小,捅了个马蜂窝了,霸王庄的势力一定不小,才会使人闻虎色变,躲的远远的。以後的麻烦接踵而来,他可吃不了兜着走。虽然今天一拳打倒了徐方,那是在背後出手,而且事前也没打一声招呼,否则不会那么容易得手的。杜英豪虽然不是一个谦虚的人,却也没有被胜利冲昏了头,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的大英雄了;何况,他毕竟只有一个人,没有力敌万夫的勇力与耐力的。菊芳似乎摸透了他的心思,低声的道:“杜爷,我看您也跟我一起躲躲他们算了。您是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犯不上跟那些无耻的鼠辈们一般见识去。”

假如她的目的是想留下杜英豪,这手段就用对了;这位杜大侠有着一股宁折不弯的牛劲儿。让他一个人静静想一下,或许他真会悄悄的躲开了。

因为,他知道韩大强再度勾人前来,必然不好相比。击倒徐方是运气,对方没把他看成个人物,而且又在背後出手,出其不意的一击,才得到一次胜利。霸王庄若是出师远略,已有今天这个教训,遣来必非庸手,也提高了戒心,没那么容易得手了。

杜英豪更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他那几手拳脚都是看人家练武时,比划着偷学的,可不是买下过苦功。

勇力可补内力之不足,动作俐便可补招式的欠缺。他是个天才型的武士,是个倔强型的武士,也是个顽固的斗士。

他从未在决斗时撤退过,因此菊芳一激,他的拗劲儿上来了:“我不躲,我是个男子汉,怎么会被几只老鼠吓的躲了起来。”

菊芳着急了:“杜爷,那是一批小人,什么下流手段都会使出来的,你跟他们去豁上太不划算了。”

“哈哈;菊芳,你真抬举我了,我是个无名小卒,他们却多少是个成名人物,他们就是规规矩短打败了我,也都够没面子了,要是再以什么手段对付我,那更是作成了我,这种好事我找都找不到,干吗要躲呢?”

“杜爷,您真是无名小卒吗?”

“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还用得着唬人吗?”

“我却看您不够老实,您临敌的气度,出手的稳健快捷,都像是一代名家,久经战阵。”

杜英豪笑的好开心。

“久经战阵没错,我从十二岁开始,三天不打架就全身难过,到现在也不知干了多少次火拼了。架打多了,多少也学会了一点经验,那就是在出手之前,一定要镇定,看准了要揍他那儿,光说废话,不动声色,集中全力,猛然就是一下子。”

“这就是决斗致胜的要诀,多少名家浸婬数十年,还不见得能有这种修养呢?”

“原来这就是名家气度啊;那太简单了,如果别人也像我一样打上三十次架,不也是名家了。”

“杜爷,您都跟那些人决斗呢?”

“什么人都有,打鱼的、卖菜的、赶车的,最多的是搬运的码头工人。我有几个弟兄也干这一行,为了争生意,常常会干起来。”

菊芳有点失望的说:“原来只是这些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