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二十章 意气发扬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却像是没有察觉有人来到,用筷子点点座位道:“月娘!快坐下来吃,这西湖醋鱼可得趁热吃。”

王月华不安地道:“杜爷,有人来了。”

“这是酒店,现在又正是用饭的时间,来来往往的客人多得很,你又不是伙计,用不着你去招呼。”

那三个人在将要走近他们的桌子时;故意把脚步放慢了,大概是等王月华把他们的身份预报一下。

王月华果然低声地道:“杜爷,来的这三个人在江湖士都颇有名气。”

杜英豪一扬眉道:“焦雄悬赏一千两黄金还真有点效用,居然引动了这么多的人来要我的脑袋。”

王月华忙道:“杜爷,这三个人可不是杀手,他们是白道上的豪杰,出身名家。”

“哦!是那一路英雄人物?”

“中间的那个叫落英剑客谢云,是点苍派中的长老;右边那个胖胖的是武当的俗家弟子,叫笑面佛黄真;另外那个黑脸的叫赛玄坛赵子昌,是五台门下。”

杜英豪淡淡地道:“他们的名气很大吗?”

王月华道:“因为他们出身的门派很硬,在江湖上都有点身份。”

杜英豪依然是不感兴趣地道:“他们手底下的真本事如何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都设有武馆,收徒教授武功,自己总要有两下子。”

那三个人站在远处,估量着王月华已经把他们的身份介绍过了。在意料中,他们以为杜英豪该起立向他们打招呼了;谁知杜英豪心中最恼火的,就是开馆授艺收徒的武师,因为他先些日子,为了要学武功,在各处的武馆中饱受奚落冷淡,而且他遇上的几个,又多半是浪得虚名之徒,所以他连瞧都不瞧一眼。

那三个人站了一会儿,见杜英豪没有招呼他们的意思,神色都为之一变。居中的谢云回头就想走了,但是笑面佛黄真硬把他拖住了,耳语片刻,又再度走了过来。他们是专程过来,像是有事情要商量的。

三人一直来到桌子前面站定;但这时杜英豪却挟了一个鱼头,放在面前的碟子里,一心去挑骨缝里的鱼肉吃,始终没有抬头,这像是故意在待慢他们了。

水青青本来也不认识他们,自然不加理睬;王月华虽是认识他们,但是没有打过交道,而且他们以前根本不同道,自然也不便招呼。

又等了一下,黄真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以引起注意,杜英豪这才抬起了头看看他。黄真忙堆起一脸笑,准备招呼了;那知杜英豪却只淡淡地道:“没关系,没关系,人总有个病病痛痛的,只是你身子不舒服,就该在家休息,何苦又出来吃风呢!”

说着又把面前的菜放过一边,偏着头招呼着跑堂的道:“伙计!把这些都收下去,再做一份来。”

这分明是为了黄真那两声咳嗽,把菜都弄脏了,那三个人脸色都为之一变。

这三个人多少还有点身份,尤其是他们在这酒店中还有十几个同伴,分坐了两张大圆桌,杜英豪这份冷落,使他们脸色大感无光。

笑面佛的脸上再也笑不出来了,沉下了脸道:“阁下,你欺人太甚了!”

杜英豪也瞪起了眼道:“咦!你这个人倒有趣,你在我的桌子边咳嗽,把菜都弄脏了,我没怪你,又没要你赔,这已经够客气了,你还感到不乐意。”

黄真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而谢云更是铁青着脸;赛玄坛赵子昌却一拉两人,连示眼色,然后才一拱手道:“请教可是杜英豪杜大侠当面?”

“不错!我叫杜英豪,可也不敢当大侠的称呼。l“大侠太客气了,大侠近日来英名频传。”

杜英豪道:“那不算什么,我只是剪除了几个江湖败类而已。

赵子昌陪笑道:“那里,那里,那些都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杜大侠年纪轻轻,居然能一一把他们折服,足见高明,但不知大侠艺出那一位高人?”

“我只会几手三脚猫的功夫,不像各位身出名门。我是家传武艺,无师无门,跟各位没有渊源。”

那一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足可气死人。赵子昌脸皮再厚也搭讪不下去了,愤然道:“杜大侠!你虽然英雄了得,但我们三个人也不是无名无姓之辈。你既然知道我们出身的门户,便该知道点苍、武当、五台这三家不会含糊你。”

杜英豪一笑道:“我知道三位出身名家,因此我这无名小卒不敢高攀;三位如果要赐教的话,只要通知一声,杜某自当一一踵门候教。”

这是摆下脸来挑战了,谢云忍无可忍道:“小子!你太狂了。起来,老夫要教训你一下。”

杜英豪神色如,坐在椅子上道:“我还没吃饱,而且这是人家做买卖的地方,咱们别搅了人家生意。要打架,你回去等着,杜某知道你们的武馆在那儿,你只要丢句话,杜某自然一一登门拜访。”

谢云虽然叫的凶,但是却不敢真的动手,只是为了面子,不得不撑一下。杜英豪丢下了话,他也乐得收场,于是停了一声道:“好!谢某就在家里等着你。”

他回头就走,而且一迳下楼去了,其余二人也都跟着走了,连他们的同伴也都一窝蜂似的走了。

杜英豪十分高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王月华皱着肩头道:“杜爷!您这个冤家结的可不值得;他们只是想跟您攀交一下,你是何苦呢?”

才说着,只是菊芳匆匆地冲上来,她也不避嫌疑了,往杜英豪对面一坐,就急急地道:“杜英豪,你疯了,怎么像疯狗似的乱咬人,你无缘无故地开罪那些人,干吗?”

杜英豪一笑道:“不干吗!我只是瞧不起这些浪得虚名的名家而已。”

“人家可不是浪得虚名,他们是真正的名家。点苍、武当、五台可都是历史悠久的名门大派,你开罪的不是三个人而是那三个大门派,要是他们找上你,你有几条命?你要知道你…。”

她有些话似乎不便说,连忙看看左右。水青青与王月华倒很识相,同时站了起来道:“爷,我们到后面去把马匹照料一下,回头好上路。”

杜英豪点点头道:“小心一点,说不定那三块料会来找麻烦。你们也别顾虑,尽管下手招呼好了,出了任何事都有我顶着。”

水青青笑道:“有爷一句话就行了。刚才是爷没有吩咐,否则我当时就叫他们爬下了。

”两个女的也走了,菊芳低声道:“杜大哥!你到底是要干什么,惹下一大堆的仇家;你当真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的大英雄了。”

杜英豪一笑道:“我并没有这个想法,可是别人都有这个想法。你看刚才那三个家伙,嘴里说的凶,心里可在发抖。他们虽然在口头上向我叫阵,却连个日期都不敢订下,分明是怕我找了去;我若真的找上了门,他们不吓得尿屎交流才怪!”

菊芳望着他,叹了口气道:“英豪,我真不明白,我在楼下一直在注意着,人家可是很诚心的想结交你,你不喜欢他们,也不必那样子对待他们呀!随便敷衍他们一下不好吗?”

“敷衍不得,他们是替焦雄来做说客的,若是敷衍一下,他们更缠着没完,说不定还会玩出更多的花样,暗中计算我,倒不如一开始就拒绝了他们。”

“那怎么可能呢?他们是白道上的武林名宿……。”

“屁个名宿,不过是互相对捧而已,高不到那里去的。他们挂着武当、五台的招牌,只是唬唬人而已。”

“不是唬人,他们的确是那两家的俗家弟子。”

“俗家弟子分很多种。这三个人中,我看只有姓谢的还有两把刷子,笑面佛跟赛玄坛绝对是欺世盗名之辈;他们最多只是沾上一点边,不会是真正自门户里出来嫡传弟子。”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们开馆授徒,亮出了门户招牌;可是我知道武当、五台真正的门人,绝对不是奉上束就能列于名墙的,也不是在武馆里能学到那两家真传的。”

“这……我倒没想到。”

“我却知道的很清楚,因为我在投师学艺时,碰上过很多这种师父,都是欺世盗名的。

”“可是他们挂名设馆多年,也没有人提出异议过。”

“他们的确也教过一些基本入门功夫,而且总跟门户中的人搭上些渊源;再加上他们不时有银子报效,自然不曾有人来拆台。”

“这就是了。他们纵非嫡传,多少也是有关系的,你若是踢了他们的扬子,就会有人来架梁的。”

杜英豪大笑道:“我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我不去踢扬子,就没有人来找我麻烦了。”

“可是你刚才已经公然跟他们叫阵了,他们肯善罢甘休吗?你不找他们,他们会找你的。”

“借给他们三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我不找他们,他们已经谢天谢地了,还会来找我吗?”

菊芳没得说了,咬咬嘴chún道:“你又怎见得他们是为焦雄来做说客的呢?”

“因为他们主动地来找我攀交。你想,他们在地方上设馆授徒,有时是跟焦雄冲突的,要不是焦雄维持住他们的体面,他们绝难混下去的;而我现在却是霸王庄的大对头,他们若非受到焦雄的恳求,怎敢来找我拉交情呢?为了免罗唆,干脆先给他们关上门。”

菊芳还是不相信,可是许朗月也上来了,他没跟杜英豪打招呼,只叫菊芳道:“世妹!

你过来。”

菊芳忙过去了。许朗月跟她咬着耳朵,似乎颇为亲热;菊芳却用眼睛瞧着杜英豪。

杜英豪居然十分欣赏的样子,那使菊芳恨得直咬牙;可是她也没兴趣再去跟许朗月歪缠了,匆匆交待了几句,把他赶下了楼,她又回到了杜英豪这边。

杜英豪笑道:“你怎么把许大公子给支走了?”

菊芳笑道:“他是许大叔召来帮助我,保护我的。”

杜英豪道:“很好,你不跟我走一路,我不能照顾你,这家伙的剑法很不错,跟着他倒很安全。”

菊芳咬着牙道:“他对我可是殷勤得很。”

杜英豪一笑道:“那是一定的,可是你也别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这种世家哥儿在女人面前说的话,没一句是真的,他要是对你不规矩,你可别轻易的放过他,否则他会得寸进尺。”

菊芳道:“人家至少还会说两句假话来哄我开心,你呢?你却只会呕我。”

杜英豪悠然一笑道:“不错!我跟他就是这点不同。我也许会叫你伤心,但绝不会骗你。我跟你好过、将来即使不娶你,但一定会记住你,他却会翻脸无情,转眼之间,把你忘得一干二净。”

菊芳瞪着他。她实在无法了解这个男人,停了半天,她才叹了口气道:“英豪,你带着那两个女的干吗?”

“她们自己愿意跟着我,而且我也需要有两把好手,尤其是那个水青青,功夫还真不错,今天若不是她,我对姓丁的哥儿俩还真没办法。我的功夫只有出手一两拳唬人,若是他们找我拼命,我就惨了。”

“她们是声名狼藉的女杀手。”

“我知道。她们的仇家太多,所以才要我保护她们。”

“你行吗?你的几下子保护自己都不够。”

“那倒不见得,大风大浪我都经过了,我还不是好好的。我的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但我的运气好。”

菊芳叹了口气道:“反正你自己小心好了。许朗月被谢云他们拖上了,他们果然是受了焦雄的委托,要来给你们调解的。”

杜英豪一笑道:“我预料的如何,这批白道名家的嘴脸,我早就看透了。”

“他们受了你的冷落,当然是放弃了调解的念头,可是又受了你的侮辱,决心要对付你。”

“让他们来好了,我不在乎。我的武功虽差,可是对付像这种不学无术、欺世盗名之徒,我还行呢!”

“他们慑于你的威名,不会跟你正面交手的,可是一定会用阴谋来陷害你的。许朗月参加他们去了,有动静会告诉我,我再来通知你。我要走了。”

杜英豪笑道:“你跟那小子在一起,逗逗他可以,可别真叫他给骗上手了。”

“你还关心这个?”

“我是怕你叫他沾上一身病,这小子整天寻花问柳,身上一定不干净。”

越说越不像话,菊芳气得狠狠地踢了一下他的脚背,冲下了楼去。

杜英豪摸着脚,笑着下楼会了帐,然后找到了王月华与水青青,问道:“月娘!那三个家伙的武馆,最近一处在那里?”

“是笑面佛的宏道武馆,就在这镇上的街尾。”

“好!我们这就去砸他的武馆去。”

两个女的怔住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