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二五章 身入龙潭

作者:司马紫烟

红花阁是徐州城里最大的妓院,因此也是最吸引男人的地方;不过,红花阁对上门的主顾多少还要经过一番挑剔,没钱的主顾固然不受欢迎,花不起大钱以及舍不得花钱的吝蔷鬼,同样地会摒诸门外。

杜英豪对这种地方很熟悉。他出道之初,就是在陶大娘的会芳阁里当保镖;尽管他对这种地方的行情很熟,但是他却在红花阁的门上被挡了驾。

拦住他的是一个穿长衫的中年人,长相也很斯文,语气也很客气,双手一拦道:“这位爷,对不起,您请高抬贵手,上别家去坐坐,下回再欢迎您光顾。”

杜英豪怔了一怔道:“怎么?你们今天不做生意?”

“这倒不是,只是今儿有位客人把全部的院子都包了下来,所以不再款待新的客人了。待慢!待慢!”

杜英豪冷笑道:“这倒新鲜,我还没听说有人包下窑子的。”

那中年人仍是陪笑道:“事儿的确不常见,可是我们开门做买卖为的是赚钱,有人肯花银子,我们也没办法,真是对不起得很。”

“哦!是那一位豪客有这么大的手笔。”

“东城通源粮行的吴大掌柜。那是本城最大的粮号,邻近几个县的粮食交易,都由他经手,所以他包下了本处,招待一些他的米粮同行。”

这时又来了一个脑满肠肥的胖子,老远就向这中年人打招呼道:“雷爷,好久不见了,您可好?”

这姓雷的中年人却随便地点点头道:“好!马老板,别人都到齐了、只有您的大驾可真难请。”

胖子的脸上流下了急汗,用手掂起了衣袖猛擦,陪着笑道:“实在对不起,今天是我老丈人的生日,我在两天前就下乡去了,接到了通知,连忙起了来的。

”中年人淡淡地道:“那倒是辛苦您了。”

“那里!那里!雷爷不见怪就好。”

“马老板言重了,我只是代我们吴大掌柜办事,你马老板赏脸,没叫我丢脸就很感激了。请吧!”

“是!是!雷爷先请。”

中年人转脸向杜英豪笑了一笑道:“这位爷,您高升几步,换一家吧:您要是门路不熟,我可以派个人带看您去。在这儿,大家多少还会卖兄弟一个面子。

”杜英豪拱拱手道:“那就不必了,我只是路过,随便来逛逛,听人说这儿是最大、最好的一家。”

“这倒也不假,很遗憾的是您今儿来得不巧。改天吧!改天我得闲,一定好好招待您。您可以打听一下,我小雷神雷鸣天是最喜欢交朋友的。”

杜英豪拱手道谢了离开。来到一家小客栈里,王月华跟水青青带看赖皮狗在那儿等看。

赖皮狗已经叫水青青整得吃了不少苦头,只有死心塌地帮着她们;因为水青青用她的毒蛇在她腰上咬了一口,给了他一颗葯,告诉他说,蛇是七步追命的锦带花,这葯可以管三个时辰,三个时辰内再给他真正的解葯,否则他必死无疑。

为了要活命,赖皮狗只有乖乖地听命了。

杜英豪是先去探采动静,叫他们在这儿等看;不得其门而入,只有回来了。

他要弄清楚这个姓雷的是谁?看样子他不像是红花阁里办事的人。不管红花阁的后台多硬,他们总是开门做买卖的,讲究和气生财。

那个叫小雷神的家伙对杜英豪还算客气,对姓马的胖子架子可大了,但他却称胖子为马老板,也听得出胖子是请来的客人。

胖子可以放下老丈人的寿辰不管,匆匆地赶来赴这种无聊的宴会,内情也颇堪玩味。

杜英豪原意是闹点事,惊动里面后,再让王月华与水青青伺机暗伏,看看焦雄是否躲在里面的。就因为发现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才放弃原来的计划,先弄清这位小雷神的底细了。

他才说出小雷神的名字,王月华已经失声道:“那是徐州府衙的捕快头儿,焦雄的连襟。”

赖皮狗补充道:“他老婆是班子里的姑娘,是焦雄四姨娘的结拜姐妹,就是这么一点关系,他往自己脸上贴金,说是焦庄主的连襟;不过他这个捕头儿倒是焦雄一把提拔起来的,早先他也是在地方混混,比我们还不如呢!为了他老婆跟四姨娘的关系,搭上霸王庄。”

杜英豪笑道:“敢情是这么回事,这位大班头也太屈驾了,怎么会在窑子门口当起管事的呢?”

赖皮狗道:“大概就是为了杜大侠快要来,搬他出来挡驾吧!他有看官面上身份。”

王月华道:“是啊!杜爷,这可不能来硬的了。若是他以官面上的身份,把您给扣押起来,那可不上算。”

赖皮狗道:“雷鸣天跟通源粮行的掌柜吴桂倒是叩头兄弟,但有姓吴的巴结他,怎么样也不可能请他来招待客人的。依小的看,焦雄多半是在红花阁里,借看姓吴的做幌子,不让闲人登门。”

“那姓马的胖子呢?”

“那倒是道地做粮食生意的,但也得指着霸王庄吃饭;否则他的粮车也好,粮船也好,就别想太太平平的通行,外地的粮食运不进来,他的粮行就得关门。

”“问题是这些人上红花阁做什么?”

赖皮狗想了一下道:“这些都是生意人,要是只为了防备杜大侠,要他们去没用;我知道了,他们一定是去陪焦雄消遣的。”

“陪焦雄消遣?”

“焦庄主喜欢推牌九,瘾头大,输赢也大,一睹就是两、三天不下桌,输赢也是成千上万的,只有这些做生意的才够资格陪他玩。以前都是在霸王庄里玩儿,这次为了躲杜大侠,他只有窝在红花阁里,闲得无聊,才找人来陪他玩玩。”

王月华冷笑道:“这家伙真是不知死活了,死到临头,还有心情消遣。”

杜英豪却道;“他若是一直躲在红花阁里,我还真拿他没办法,尤其他弄个小雷神来看门,我又不能打上门去,把他给揪出来。”

“找许久去,叫他以公事的身份,跟姓雷的谈。”

“没有用。许久是苏州的捕头,人家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再说焦雄既是雷鸣天的靠山,姓雷的只有护看他,绝不会帮看我们去对付他的。”

“姓雷的说不通,找上府台衙门去。”

赖皮狗道:“水女侠,这也没用的。焦庄主的儿子在朝里当将军,连府大人都不敢去招惹他。”

杜英豪道:“他真有个当将军的儿子吗?”

赖皮狗道:“是的!他这个儿子是抱来的,倒是挺有出息。焦雄用大把的银子培植他,甚至于还动用江湖上的关系,帮助他建功,剿了几次匪,都大获全胜。他在东北当将军,朝里的关系也很好,官面上是动不了他的。”

“这我就不懂了。他自己是个坐地分赃的大盗头儿,却支持他的儿子去剿土匪,怎么会得到黑道的支持的。”

赖皮狗道:“兔子不吃窝边草。他在江南称霸,他儿子在北方剿匪,两下里冲突不起来。”

杜英豪用手一击桌子道:“我非扯下他的假面具不可。赖皮狗,我挑你发一笔小财去。”

他把三个人召集过来,低声地说出了他的计划。

赖皮狗道:“杜大侠,这一来我日后还能混吗?”

水青青冷笑道:“不听吩咐,你今天就没有混了;弄几个钱,你赶紧跑得远远的。”

杜英豪笑道:“我们自然都要改改形相,你就没有关系了,而且焦雄完蛋了,也没人会找你麻烦了。”

王月华笑道:“我们得了手,你也可以在人前露脸了。能交上杜爷这种朋友,不比你当霸王庄的狗腿子强,你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这三个人都是信心十足,没有作失败的打算,好像他们一定能成功似的,赖皮狗也不敢多说了。

夜深时,赖皮狗先一个人由边门摸进了红花阁;约摸一刻工夫,他才走出来,然后带了三个人进去。

三个人的样子都换了;水青青跟王月华都是乡下妇女打扮,可怜的模样,却不减俏丽。

杜英豪却油头粉脸,一付浮浪子弟的打扮。

在一个小客厅里坐下后,没多久,赖皮狗领看个中年妇人进来,介绍道:“大娘!这是我的把弟林二虎,这是他的两个妹子。二弟,这就是我说的吕大娘。

”杜英豪作了一揖:“大娘,您好,我带看两个妹子投亲不遇;现在找到了一份差使,只是两个妹于没处安顿,听我兄长说,您这儿要人使唤..。”

吕大娘看了两个女的一阵子,才点点头道:“我这儿并不缺人,但是狗子把你们带来了,我也可以帮帮忙。”

杜英豪连忙拱手道:“谢谢大娘。”

吕大娘道:“好!那你就跟我来一下。”

她把杜英豪领到另一间屋里,赖皮狗也跟看来了。

吕大娘才冷冷地道:“林二虎,你说笑话,那真是你的妹子吗?你可别在我面前打马虎眼儿。”

杜英豪怔了一怔,才陪笑道:“大娘!在你面前,我可不敢耍过门。那是姑嫂两个人;嫂子守了寡,妹子还没出嫁,家里没别的人了,叫我搭上了手,编个谎儿,把她们带了出来。本来是想往金陵去的,但是赖大哥说这儿也能出好价钱的。”

吕大娘看看赖皮狗,他笑笑道:“大娘,二虎兄弟跟我不是第一次来往了,今年他还带了小媳妇来,我给介绍到万花院去了。”

“万花院那种破落户,还能够给你多大好处。”

“是啊!那小媳妇长得不怎么样,我没敢往你这儿带。至于这两个,我瞧着还不错,才看看你的意思。”

吕大娘沉思片刻才道:“货是不错,就可惜不是原封儿了。”

杜英豪道:“大娘,她们又不是我的亲妹子,我要是不沾上了,她们也不会跟我走呀!反正你这儿也不是嫁闺女儿,不论生熟,都能推出去的。”

吕大娘笑道:“你倒是挺在行的。”

赖皮狗笑道:“我这兄弟本事可大了,那一年不弄三、四个花不溜丢的小媳妇儿上手的,我就经手好几个了。”

吕大娘沉思片刻遣:“靠得住吗?没有拉扯?”

杜英豪道:“我只能保证没人来追究,至于她们是否肯乖乖的,我可不能写包票,这是规矩。”

他就是在那个圈子里混出来的,对于这些专门拐诱妇女的人头贩子嘴脸,倒是揣摩得入木三分。

吕大娘再精明也看不出毛病来,略一盘算道:“好吧!赖皮狗是我们自己兄弟,他介绍的生意我可以相信。林二虎,两个人我给一千两。”

“大娘,别开玩笑了。这两个雌儿,我若是带上金陵去,三千两也不止。”

他现出一付贪相,讲了半天价,最后终于以二千两成交。写妥身契,捺了指模,换到一叠银票。

趁看吕大娘背身,他抽了五百两给了赖皮狗;他知道吕大娘在镜子里看见了。

这个举动使吕大娘更放心了,笑笑道:“你们两个又可以消遥好几天了。”

杜英豪笑笑道:“还不是过路财神,热不了两天,就又送给人家了。”

赖皮狗笑道:“我这兄弟早先家里也是个土财主,就因为好玩,把家财都送进去了。我们说好了,这儿完了,就上刘二混子那儿去。”

“刘二混的场子里有什么大场面,又不规矩。”

“没办法,我就认识那一处,可以担保他们不吃到我们头上来,在别处,我可混不开。

吕大娘想想道:“跟我来吧!我给你们找个大场子,输赢凭运气,绝不做假,可是也不准耍赖。”

“大娘!你这儿有场子?”

吕大娘把他们带到一处大厅里。厅外站了不少手执兵刃的汉子,防备很严,厅里却很热闹、呼吆喝六,人影摇动。

吕大娘似乎在这儿很罩得住,所以她带来的人也没人盘问,就一直进了大厅。

一张大桌子坐了十来个人,桌上堆看白花花的银子,一叠叠的票子,甚至还有金块。

不但是大场面,而且还是赌现,这是最够刺激的。

焦雄果然高踞首席推庄,他的身后却站看两个彪形大汉,手上抱看大刀。

厅中还有看不少劲装的江湖人,有的也参加赌,有的则在跟姑娘们调笑。

吕大娘低声道:“赌的是小牌九,一翻两瞪眼,三门随便押,不限注,现吃现赌,累了可以在一边休息,酒菜免费,要姑娘们侍候,可得另外打赏。你们玩儿吧!别跟人搭讪,认识的可以打招呼,不认识的可别乱攀交情,这儿的人有些是你们惹不起的。”

赖皮狗的脸有点白,杜英豪却兴致勃勃,握看一堆银票,四下望风色,准备找旺门下注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