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二七章 功败垂成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慢条斯理的追了出来,看见王月华在墙头上向他挥手指明方向;于是他又大摇大摆地朝看那个方向追了下去。步子很从容,好像他并不急看追到焦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因为他心里明白,这时候追上了焦雄并没有好处。一条入了圈中的猛虎是相当危险的,迫得对方情急拼命,他是奈何不了焦雄的。

他只能慢慢地逼对方,把对方困得走投无路,筋疲力尽,然后才从容地收拾那头猛虎。

追过了两条街,水青青从黑暗中冒出来,迎看他道:“杜爷,您怎么现在才来?”

杜英豪一笑道:“急什么,我知道你跟下去了,谅他也跑不掉的。焦雄呢?

”水青青用手向一处门口道:“逃进屋里去了。”

“啊!他只是逃进了那所屋子,那是什么地方?”

水青青说不上来,但是随后跟到的王月华和赖皮狗却知道。

赖皮狗道:“那是小雷神雷鸣天的住宅。”

这倒使杜英豪有点吃惊,皱眉道:“焦雄躲到雷神的家里丢干吗?那又能保护得了他吗?”

赖皮狗道:“小雷神的手底下功夫很平常,可是他却是本城的捕快头儿,我们若是找上他家,他可以抬出公事来压人,杜爷就没办法了。”

杜英豪想了一下道:“这倒也是,不过这也难不住我的。走!我们上前叫门去。”

水青青道:“叫门?那管用吗?焦雄躲在里面,雷鸣天会放你进去抓人吗?

”杜英豪道:“那当然不会,但是我们去挤他一下,叫他知道我们已经晓得他的藏身之处,他就躲不住了。”

水青青道:“为什么我们不翻墙进去抓人呢?”

杜英豪叹道:“焦雄就是希望我们如此。我们夜半翻墙进入私宅,非姦即盗,他在屋里埋伏几个捕快..。”

“那又如何?难道那几个笨蛋还能奈何我们不成?”

“他们当然困不住我们,但是他们却能吃住我们,以他们的身份来压制我们,如果我们反抗,或是伤了他们,那我们就苦了。”

水青青冷笑道:“也没什么,我们身上都背看案子,到现在还是通缉在案。

”“那不同,你的那些案子只是在几个地方,别处的官府可以管,也可以不管,甚至于当地的官府,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如若杀伤了公人,引起了众怒,就会寸步难行,到那儿都有六房门的人盯看。”

王月华道:“是的。青妹,以前我们是黑人,到那儿都不克身份,不会太引人注意;但杜爷却不同,他不能偷偷摸摸地来去,所以他不能犯法。”

杜英豪笑看上前,用拳头在门上擂了几下。接看就有人在里面不高兴地嘟嚷着:“谁呀?半夜三更还来敲门,你自已不睡,难道别人也不要睡吗?”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

杜英豪却沉声道:“我姓杜,找小雷神的,叫他出来..。”

门呀的开了。一个妖娆的妇人一手掌看灯台,另一只手还在扣领上的扣子;表示她刚起来,可是她的鞋袜却穿得很整齐,那分明是假装的。

见了杜英豪,那妇人又呀了一声道:“这位没见过,你是我们当家新来的弟兄吗?”

“我不是,小雷神用不起我这样的伙计,大嫂子,你是小雷神家里的?去叫小雷神出来。”

妇人道:“我们当家的睡了,你要是有事,明天到衙门找他好了,他在家是不接公事的。”

“这件事他总是非接不可,我也不相信他睡了,不久之前,我还在红花阁的门口看见他在站门儿。大嫂子,这是江湖人寻仇,你最好别搅在里面,白赔上性命可不上算,别看小雷神是吃公事饭的,他惹不起我。”

妇人见杜英豪一凶,倒是吓住了。小雷神在屋里也躲不住了,出来一看;他对杜英豪还有点印象,啊了一声道:“原来是你啊!怎么找到乐子没有?”

杜英豪脸色一沉道:“小雷神,先前你可能不认识我,现在应当知道了,少跟我打哈哈。”

小雷神又岂是好唬的,也沉下了脸道:“杜英豪,不错,我现在知道你的大名了,但是你闯你的江湖,我混我的六扇门,你名气再大,又能怎么样。”

杜英豪笑笑道:“不怎么样。小雷神,我知道焦雄在你屋子里躲看,更知道你在屋里埋伏看不少人手,想给我套上一个夜闯民宅,杀伤公差的罪名,我不会上这个当的,可是你也给我小心点。”

小雷神惊惶地道:“你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杜英豪冷笑道:“你要装糊涂也行,只是我告诉你,焦雄是完了,他的霸王庄也垮定了,你护看他会倒霉的,每一个受过霸王庄欺凌的人都会找来的,他们不会像我这么好说话,很可能会抽冷子给你一刀的。”

小雷神的脸都吓白了,但是仍然挡看道:“笑话,徐州城可是有王法的地方。”

“天下处处都有王法,王法却管不到江湖人。小雷神,你自己估量看,你能惹得起那么多的江湖人吗?”

雷鸣天没开口,杜英豪又道:“你也别指望霸王庄还能给你撑腰,焦雄都要算你庇护了,霸王庄还能有多大作为,而且有好几个府公人都持看海捕文书,上霸王庄搜查去了...。”

“胡说,有那种事我怎么会不知道?”

“你自己明白,别人为什么要避开你,很可能你这捕快头儿也当到这里为止。”

也不过才说到这儿,忽然远处灯火辉灶,一大队做公的人过来了,许久和菊芳也在。

一个本地的官人上前道:“雷头儿,快换上公服,大老爷要你立刻办公事去。”

雷鸣天心里有数,连忙道:“什..什么公事..?”

许久道:“霸王庄主焦雄窝藏匪人,打劫官帑,已查有实据,在下乃苏州府捕头许久,已经投文贵府,获得王大人的允许,特来会同阁下,前往霸王庄搜捕焦雄,请阁下立刻行动,以免走了风声。”

雷鸣天脸色如土地道:“真有这种事。”

许久哈哈地道:“在下已经搜集了一应证据,送交贵府王大人亲核无误,命令是王大人亲口交待贵属的,还能错得了。”

杜英豪道:“许老大,你倒是神通广大,居然请动了徐州府的公人会同办理,证据都齐了吗?”

许久笑道:“齐了,这是菊芳的功劳,她对庄里情形很熟,焦雄躲掉了,霸王庄上无人作主,她把几个重要人证都找了出来,一拷一问,什么都招了。霸王庄已经在我的弟兄监视下,只等会同地方官员前去起出赃物,就可以公开拿人了。”

“这么说现在还不能拿他了。”

“现在也可以,但只是嫌犯,要等起出赃物,罪证确实,就可以立即绳之以法了。”

杜英豪用手一指雷鸣天道:“焦雄躲在他家里。”

雷鸣天吓待全身发抖地道:“没有的事,绝没有的事。”

杜英豪道:“我从红花阁里把他逼出来,一路追踪把他盯住了,看见他躲进去的。”

许久冷笑道:“雷头儿,以前你跟焦雄有多大的交情都没关系,因为他的案子没发,他在本地是有头有脸的人,没人能管你们交朋友,但是现在却不能再跟他沾上边儿了,他己经是明令通缉的嫌犯。”

雷鸣天顿了顿才道:“是真的没有,不信大家可以进去搜!”

杜英豪看看水青青,她肯定地道:“没错,我看见他进去的,且是小雷神把他接进去的。”

小雷神道:“我怎么辩也没用,各位进去搜一下不就行了吗?”

杜英豪忽然问道:“你这儿有后门没有?”

“没有,我这宅子的后面紧接看就是别人的房子!”

杜英豪叹了口气道:“那就完了,他到了里面后,翻过墙就到了别家,上那儿找他去?”

许久道:“进去看看再说。”

大家一涌而入。屋里的堂屋内摆看酒菜,有四五个做公的正在聚饮,看见大家进来,有一个还站起来问道:“大哥,发生了什么事?”

雷鸣天忙道:“他们说焦雄躲在这儿,你们看见了吗?”

那差役忙道:“开玩笑了,焦庄主怎么会上这儿来。”

杜英豪抢过去,推开屋门却是雷鸣天的卧室,除了一张坑之外,还放看些箱子。

旁边却还有一扇门,他推开边门,是条小通道,通过去后又是一扇门,门外是个小院子,用稻草隔了几个小方格子,臭气冲天,却是一排公厕。

他皱眉问道:“这儿怎么会把毛坑放在此地的?”

雷鸣天笑道:“没办法,屋子挤,地方小,只好设在屋后的公地上,每家的后门都通过来,我们总不能把毛坑挖在前面大街上去。”

门口那条大街是圆的,圆心就是这所公厕,有几十家的后屋都可以通过来。

焦雄即便是躲了进来,再由这儿换到另外一家去,找他就难了,除非雷鸣天说了出来。

雷鸣天当然是知道的,但他不会说出来的。

许久看了冷笑一声,回到前面堂屋里道:“雷头儿,你倒是好兴致,居然还邀了人到家里喝酒。”

雷鸣天笑笑道:“其实这儿也不是我的家,只是我养的一个女人。我们班房里巡夜的弟兄常在这儿歇歇腿,喝两杯消消乏,差不多天天如此的。”

“雷头儿对手下弟兄倒是很体恤,这消夜的菜肴很丰富,酒也是上好的竹叶青,要好几两银子呢!”

雷鸣天笑道:“那不算什么,我这人能力差,全仗弟兄们肯落力帮忙,这份差使才干得下来,我为他们花费几个也是应该的。”

“一天几两银子,一个月就上百两了,雷头儿每个月的俸禄全贴上还不够吧!”

雷鸣天微笑道:“许老兄,你是咱们这一行里的老前辈,也是顶尖上的人物,这些事不怕对你说,光靠公俸,这碗饭就没人吃,相信你许老哥也不会光指看公俸过日子吧!徐州府比不上苏州,好在也还过得去。”

这家伙太狡猾,许久知道问不出什么了,只得道:“焦雄既然不在,我们快上霸王庄去吧,其实现在抓不抓到他也不重要了抄了霸王庄,瓦解了他的恶势力,他为恶不起来了。”

杜英豪笑道:“岂仅是如此,还有那些仗看他作恶的人,今后的日子也将很不好过了。”

许久带了人去抄霸王庄了,杜英豪却没有跟看去,那是官方的事,他不必插一手的。

他不去,水青青与王月华也不会去,而且菊芳也留了下来。

水青青跟王月华都识相地躲开了。

这是在一家客栈里,菊芳满足地叹了口气道:“英豪,真想不到霸王庄就这么容易垮下来;这都是要拜你之赐,可以说是你一个人斗垮霸王庄的。”

杜英豪笑道:“我倒不觉得高兴,因为焦雄跑掉了,你们怎么没盯住他呢?

”“许大叔把人手全部抽去监视霸王庄了,只有我不放心你,留下来为你押阵。”

“谢谢你在红花阁及时招呼,救了我。”

“我知道你已经注意到了,即使我不喊,他们也不会伤到你的,我只是忍不住而已。”

“我知道,我也替自己担心,一个对一个我都不行,别说是一个对二个,幸好我的运气不错,这是寒天,要是没那两个火盆,我就惨了。”

菊芳笑道:“你不是运气好,而是头脑灵活。英豪现在我是真正的服了你了,你不肯去练武功,因为你的智慧可以胜过武功。”

杜英豪连忙道:“你可别给我乱喧出去,别人都以为我的武功了得,若是揭了我的底,我恐怕活不到明天去。焦雄虽然垮了,他的亲信还有不少在这儿,任何一个人都能要了我的命。”

“那怕什么,你有三条母大虫保护你,差不多的人,不用你动手,我们就能替你打发了。”

“你们三条母大虫?那三条?”

“我!水青青、王月华,我们三个人加起来的份量相当可观了,天下那儿都可以去得。”

“你也要参加我们去流浪了?”

“是的!我的责任已了,从现在起,我也要踉定你,一步都不离开你了。”

有三条母老虎,伴看一个杜英豪,不把江湖搅翻了才怪,但是杜英豪的英雄岁月却不会就此风平浪静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