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二八章 来者不善

作者:司马紫烟

经过了一阵热烈的纠缠与混后,两个人静了下来。菊芳眷恋地将身子贴在他的胸膛上,用发腻的声音向他道:“英豪,真想不到铁桶似的霸王庄,居然会被你一个人给破了,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杜英豪摇摇头道:“岂仅是别人不信,我自己也同样的不信。我踉焦雄没对过一招,我的脚也没有踏进霸王庄一步,忽然间,这个铜墙铁壁似的霸王庄,居然就垮了下来;而被人说得像阎王似的焦雄,也居然含在我的面前落荒而逃。”

菊芳低喟道:“焦雄的表现的确使人难以相信。他手底下的功夫很了得,当年也的确拼倒过几个狠角色,才巴到今天的地位。在黑道中要想成为一方霸主并不是简单的事,要有勇有谋,有财有势,心狠手辣。焦雄称霸江南十多年一直不倒,却想不到会成为这个样子。”

杜英豪想了一下,忽而笑道:“我知道我是如何击败焦雄了,是我的勇气胜过了他..。”

菊芳道:“勇气可不能使你成为一个高手的,在你之前,有很多人向霸王庄挑战过,他们每个人都比你高,而且也没一个贪生怕死的,但他们却都死在霸王庄。”

杜英豪笑道:“当然也不是全靠勇气,还要有一点运气以及能用一点脑筋,像我杀死漠北人熊...。”

菊芳这才点头道:“不错。漠北人熊一身气功无敌,是当世有数的高手,也是霸王庄倚为长城的靠山,却丧生在你手中,这才让焦雄吓破了胆,不敢跟你交手了。”

杜英豪笑道:“我相信焦雄这些年已经很少自己动手了;强的有漠北人熊出头对付,差一点的则有他手下一批爪牙去应付,他根本连功夫都拦下了。十多年的养尊处优,使他变得胆怯、怕死,所以漠北人熊一死,他只有落荒而逃了。”

菊芳叹了一声:“不错,准是这么回事,唉!早知道焦雄只是一头病猫,我也不必要费那么大的事,直接就对付他了。”

“这个你却不容易发觉的,恐怕焦雄自己也不知道,等他面临到挑战而又失去了仗恃时,他才发觉自己已没有了应战的勇气了。”

菊芳默然无言。

杜英豪又道:“世界上有很多被人认为可怕的事,只要你敢站出来面对它,你就会发现它并不怎么样。”

菊芳望看他,充满了佩服的神情。片刻后,她才问道:“英豪,说句老实话,你究竟受过真传没有?”

杜英豪一笑道:“你说呢?”

“本来我是相信陶大娘的话,你只是手脚俐落、力气大,身子壮,没学过武功。”

“不对,我零零碎碎的,多少总学了几手;只是我偷着学,私下练,没拜过师而已。”

“那样子学不好的;可是我看你对敌应阵时,却又十分从容,而且每战必胜,却又是深藏不露,所以你告诉我一句老实话好不好?”

杜英豪笑了一笑道:“好!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我的武功是受过真传,向一位隐名的异人学的。”

“啊!他叫什么名字?”

“隐名异人那里肯用真姓名;但是他姓柳,别人都叫他柳先生,也有人叫他柳麻子。”

“他是个麻子吗?”

“不是。黑脸膛,壮壮的身材,很结实。他的脸黑不麻,但偏以麻子为号。

”菊芳想了一下才摇头道:“没听过这个人,想来是位神龙不见首尾的奇侠。

奇人异士,多半有些奇特行迳。你跟他学了多久?”

“好几年了,只是不常教,每个月最多数个三、四天。”

“那有这种教功夫的。”

“他就是这么教,我也没法子。他收的徒弟不止我一个人,但是我一学就会了,别人却要天天去练,所以我只有等他换新花样时才去学。”

“他都教些什么功夫?”

“多了,像紫金鱼鳞刀啦!十二金钱镖,移山倒海啦!济公拳啦!”

“别胡说了,功夫上那有移山倒海这一门的。”

“有,梨山老母传授的,我师姐樊梨花就会。”

“你说的是什么?”

“我师父是在大庙说书的,南京夫子庙。”

菊芳这才明白,忍不住笑道:“我就知道你在胡扯;先听倒还像回子事儿,越来就越不像话了,樊梨花居然成了你师姐,薛丁山是你师兄,孙悟空还是你师叔呢!我是在跟你说正经的。”

“我也是正正经经的回答你呀!我的那些克敌致胜的秘诀,就是在说书中听来的。”

“那只是闲扯淡,逗人乐子的。”

“不过真要能活用还真不错。像我用旱烟去斗漠北人熊,用火盆烫跑太行双刀,都是从那儿学的。”

“你就凭这一套,就敢一个人孤身挑斗霸王庄?”

杜英豪一笑道:“我知道这一套不一定管用,但是我没有别的办法。霸王庄势力太大,我就是躲起来,也迟早会被他们找到的,干脆放英雄点,单身一人出来公开挑战,他们倒是不敢小看我了;结果还真管用,不但焦雄吓得不敢照面,连霸王庄上那些爪牙,也都吓得夹住尾巴快溜了。”

菊芳忍不住被他逗笑了,无限满足地道:“现在你总算功成名就,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杜英豪想想道:“我也不知道。照说我该回家乡去,可是我的年纪还轻。”

“回家跟年纪有什么关系?”

“有的。你们唱曲子中有两句词,不是说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那只是文人们的牢騒而已,你却用不上十你现在可以说是衣锦还乡了。”

杜英豪苦笑道:“不行。我出来没一、两年,绝不能回去,我一回去,底子立刻就被人拆穿了。再混过几年;等年纪大一点,人家会以为我在外面学了真功夫,才不会认为我是浪得虚名;去年,我还在码头上鬼混,一年功夫,我居然成了大英雄、大侠客了,会有人相信吗?”

“那你就打算这么混了。”

“这么混也不错,腰里有银子,身边有美女作伴,而且又有名气。”

“你难道不怕惹麻烦?”

“有什么好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独力杀了漠北人熊,挑了霸王庄,这可不是吹牛的,谁要来找我的麻烦,先得秤秤自己有多重。”

菊芳叹了口气道:“英豪,你别不在乎,正因为你有了名,来找上你的人,必然不是泛泛之辈,他们若是找你切磋一下,你又怎么办,那可取不了巧。”

杜英豪哈哈一笑道:“很简单,不理他。”

“不理他,那可由不得你。”

“笑话,我不交际,不应酬,不拉交情,谁都不能强求我吧!拉不上交情,就不能找我印证武功;谁要不服气,可以找我来拼命。”

“那你会在江湖上寸步难行。”

“我倒不信,江湖上会有这种不怕死的人,无故来找我拼命;假如真有这种勇士,也不会让霸王庄横行了。”

菊芳又叹了口气。她知道杜英豪封江湖上的事,有些还不清楚。江湖上为正义而轻生的侠土不多,但是为虚名而拼死的糊涂蛋却大有人在。杜英豪现在是大名人了,只要打倒他,就是成名捷径。

就为了这一点,将会有人不远千里而来找麻烦,但此刻告诉杜英豪,他绝不会听劝阻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替他挡一档,还有那个水青青的功夫也不错,加上王月华,差不多的脚色足足可应付了,实在有应付不了的,以自己父亲的江湖关系,再央许久在暗中打招呼,大概还可以对付。

只是父亲与许久的关系大都在江南,所以还得设法不让杜英豪跑出太远。

她在默默地想心事,而身边的社英豪却睡熟了。菊芳发现他在睡梦中居然还要吮手指头,十足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不由得笑了,一阵母性的爱意充满了心头。她发誓要保护这个男人,却忘了自己的难题是仗看杜英豪替她解决了。

第二天清早,菊芳醒得早,正准备起来,却被杜英豪伸手抱住了。

菊芳忙推道:“天亮了。”

“天亮了又怎么样呢?反正又没事,多歇歇。”

虽然是叫她歇歇,但是他的行动却是在做一件耗力的事。

菊芳忙道:“不行,回头水青青她们要来了。”

“来了也没关系,她们都上过我的床,而且她们也不会吃醋的。”

她们不吃醋,菊芳却吃起醋来了;本来她只是假意的推却,现在却是认真的抗拒。

两个人正在挣动间,忽而门外传来了一阵喧闹声,来看两个女人的尖叫声。

菊芳忙道:“好像是月华跟青青她们。”

杜英豪叹了口气:“这两个婆娘也真是不安于室,一大早就跟人吵架。”

菊芳听得要笑。杜英豪有时颇有学问,有时掉句文却不堪领教,像刚才那句不安于室,实在用得欠妥;但是她怕伤及杜英豪的尊严,没有提出纠正,只是道:“你快出去看看,她们不会轻易跟人家吵架的。”

可是还没等他们出去,房门却登的一声破人蹬开了,一个黑胡子蓝衣老道冲了进来。菊芳才坐起身子,还没穿衣服,一惊之下本能用手掩住了上身。

那道士也怔住了,连忙又退了出去,伸手带上了房门,然后在外面喊道:“杜英豪,是你在里面吗?”

“不错,是你家杜老子带了女人在屋里睡觉,你这个臭杂毛是那个洞里的。

”杜英豪的人很大,回答时粗话全出来了。门外窒了一窒,想是那道士费了很大劲儿才平下了自己的火气,冷冷地道:“武当弟子傲云。”

杜英豪倒不怎么样,武当弟子四个字也吓不了他。武当虽是个大派,但是自称武当弟子想来辈份高不到那里去,因此他冷哼一声道:“原来是个小道士,你师长怎么教你的,亏你还是个出家人,怎么怔看往人家屋子里冲,难道你不知道屋里有堂客。”

傲云在外面脸都气白了,但先前确是自己太鲁莽,原是想给杜英豪一个下马威的,那知道却叫人抓住了小辫子,有乖乖的听训了。

还是菊芳问道:“道爷有何指教?”

杜英豪紧接看道:“这种没教养的臭杂毛,那儿配称道爷。小道士,你来干吗?”

傲云虽是胡子尚黑,但已经是四十多岁了,却被杜英豪叫成小道士,只有忍气吞声地道:“本门长老师兄上凌下云造访。”

“那有这么噜苏的,你说有个叫凌云的道士来求见,不就成了吗?”

傲霎道:“凌云师兄乃本门真武前院执法长老。”

菊芳怕在杜英豪耳边低声道:“麻烦来了,武当七云是闻名天下的剑客,凌云在武当仅次于掌门紫云真人,英豪你不能太失礼,咱们快迎出去。”

“笑话,是他失礼还是我失礼,武当派又能怎么样,难道就能横行天下,任意欺人了。

菊芳只有干着急,杜英豪不知道武当七云,她可是很清楚,可是也没办法,只有催他快点。

杜英豪道:“我刚起来,屋里有女眷,不便招呼陌生男人,叫他等一下,回头我去见他。”

傲云气吁吁地出去了。杜英豪慢慢穿好衣服,心中明白一定是为了他折辱了自称是武当俗家弟子的黄真。他们借题上门,兴师问罪的。

这个祸闯得不小,但是人家已经上门来了,躲也躲不掉,只有想法子应付了。

尽管心里七上八下,有十五个吊桶在打水,但是他脚步倒还很沉稳,脸上的表情也很从容。

到了前面的院子里,只见王月华兴水青青都坐在地上,一旁站看三个道士全真。

一个黑胡子的略有印象,他自称傲云;那个花白胡子的想必是凌云了,还有一个很年轻,最多二十来岁,想必是他们的弟子。

果然是白胡子老道开口了,打了个稽首:“无量寿,这位想必是杜大侠了,贫道武当凌云,清早来打扰大侠清梦,至为歉咎....。”

人家很客气,杜英豪也拱拱手,然后对看水青青等二女问道:“她们怎么样了。”

却是那年轻的道士开口道:“她们出言对家师不敬,故而贫道点了她们的穴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