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三章 英雄气短

作者:司马紫烟

“是的,这些不是江湖人,没人学过武功,可是他们也都有一身力气,手脚很快,打起架来也一样的拼狠玩命,要想每次都打赢,并不是容易的事,而我,,也没打输过。”

这虽是一些市井匹夫微不足道的血气之??,动手时既无章法,又没规章,更不讲究风度,但是杜英豪说来时,却全无自卑之感。他虽无显赫的门第,却从不轻视自己;正如他现在所干的职业并不光荣,却也没有隐瞒自己的落脚处。杜英豪有很多可爱的地方,其中之一就是诚实。

他不但对自己老实,对朋友诚恳。甚至对他的敌人也是非常老实的。这是他禀承他父亲唯一的遗传。

菊芳的眼中射出了奇异的光彩;看看这个高大的汉子,就像是发掘到一块无价的珍宝。

“杜爷,您真是一位天才的英雄。”

“英雄有很多种,但没有一种是由天才造成的。天才也有很多种,也没有一种是属於英雄的天才。”

可能菊芳用这句话来形容杜英豪,也是个绝妙天才的运用。他硬是一个天才的英雄。

有人说,英雄都是傻瓜们干的,说这种话的人,都是在江湖上磨练的老成了精的人。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就是这个意思。

胆子小就是聪明的表示:相反的,英雄就是愚蠢了。

但是天才英雄杜英豪却不笨。他忽然想到了很多的问题,铜山双鼠为什么要抓她?焦雄跟她有什么过节?听她的谈话,好像很不简单,不但很有学问,而且还很有功夫底子,为什么却会来当一个婊子呢?“她不是借此隐身,她是买卖。有好几个早上,杜英豪看到她送不同的男人出她的房门。那些男人多半来的很晚,走的很早;有时,杜英豪甚至於还发现,她晚上留宿的是个高个儿,第二天早上送走的,却是个白脸中等身材的小伙子。当时,杜英豪不去搭理。他的职务只是保护妓院的安宁,不让人来扰乱,一个客人只要规规矩短付钱过夜,跟他就没关系了;但是现在想想,这些都是疑点了。、尽管杜英豪发现了这么多的疑点,他却没说出来,而且也不准备查究下去。他知道,如果自己间了,对方必有一番解释;而这番解释却未必是真话,他自。也将惹来一肚子气,这是很不上算的事。他不知听谁说过一句话:“要做一个英雄,不妨多用拳头,少用头脑,这样子的英雄才能活的人一点。”

杜英豪一直就想做个大英雄,而且做个长命百岁的英雄,那么这至理名言是不能不听的於是,杜英豪偏开了眼光,故意不去看菊芳,因为菊芳正做出一付要“说来话长”的姿态。

大英雄虽是人笨蛋,但杜大侠却有点小聪明,他泱心不给对力机会。可是菊芳却偏不让他躲避,将身子移的靠他近一点。“杜爷,您一定想知道焦雄为什么要派人抓我?”

杜英豪应该赶紧摇头说:“我不想知道。”

他知道接下去必将是一个不确实的故事,连带看一个陷阱,把他拖进深深的麻烦裹去。

但他叹了口气:“你肯告诉我就说好了。”

大英雄都该有一付铁石心肠,但是我们的社大侠偏偏少了这一样;他便不起心肠来拒绝。

一个女人,何况这个女人现在正渴求他的帮助。

菊芳沉默了片刻才低声说道:“我是焦雄家的逃妾。”

“什么?你是他的小老婆,偷逃出来的。”

杜英豪差点没跳起来,而且感到很??气。

假如这个女人是焦雄的小老婆,偷逃出霸王庄;那么焦雄的手下要抓她回去是理所当然的事,倘这个混水实在太没意思。

菊芳的话却吏便他吃惊。

“我也是江南总督府裹的女差官,奉谕办案缉盗的。”

杜英豪这次真的跳了起来。他怀疑自己的耳朵有问题,抓住了菊芳的手问:“你说什么”女差官,缉盗营的捕头。如果您不信,在陶大娘那儿还有缉捕文书以及我的身份证明。“杜英豪连吸了两口气。”你怎么会有这两种身份的?“恶霸的小老婆、衙门的女差官,这两种身份虽思不冲突,却也很难凑在一个人身上去。”也没什么。我们家世代鄱在缉盗营当差,到了我爹这一代,没有儿子,却只有我一个女儿;他为我招了一个女婿,也是在缉盗营的。去年,我爹跟我汉子奉了总督大人的命谕,护送一批暗镖进京。那是献给太后的寿礼,很名贵,就因为明看送太张扬,怕惹人觊觎,所以才暗地裹送去,那知还是出了事。”“东西被人家抢去了?”“是的,暗镖被劫,我的丈夫被杀,我爹被砍断了一条腿,虽然没送命,却吃上了官司“这是什么话,他是因公受了伤,怎么还要吃官司。”

“官场中的职责是如此的,倘死了倒也罢了,官家还有抚恤;他活了下来,就要负责任”这种差不当也罢。”“我爹也是这么说,但是一连几代都干看这一行,想改换也没办法,不过也只到这一代为上,我家再也没一个男丁去接承了。”“他要吃几年官司呢?”“很难说,要等案子结了,他才能洗脱嫌疑,还他清白。”“什么嫌疑。”“监守自盗的嫌疑。因为我爹连盗贼是那一路人马都不知道,随行的。人都死了,所有的口供都是他一个人的,连个证人都举不出。”“还要什么证人,他自己断了一条腿,女婿送了命,这难道还不够?”“杜爷,道理不是这么说,东西去了,他就得把凶犯交出来;别说是他自己押送的了,就算是别人押送,出了事,他也难辞其咎,因为他是负责缉盗的差官。”“因此,你就替你爹出来查案子?“菊芳低下了头。”是的:我家再也没人能出头了。爹在牢裹养伤,我只好接替了他的职务,出来查案了,把那件杀人??货的凶案,查个水落石出。”“你怀疑是焦雄下的手?”“没有确切的证据,只不过焦雄在霸王庄坐地分脏,是黑道中的瓢把子,他的嫌疑最大“派人把他抓起来就行了。”

“焦雄没这么好对付。他跟黑道中人来往密切,自己却不做案子,而且他还结交官府,倘的儿子还在关外做将军,财雄势大,除非掌握了他犯罪的确证,否则谁也动不了他。”

“你为了要调查他,才做了他的小老婆?”。

“我只想打进去,找出他劫货杀人的证据,因为那批遭劫的寿礼中,有几样是价值连城的古董珍珠,却便不是焦雄干的,下手哟贼徒也会送到焦雄那儿丢销赃。霸王庄跟许多大珠宝商都有来往,我只是利用一点关系,卖身进去做个丫头,谁知焦雄看中了我,硬要收我做他的第十九房姨太太。”

“什么?十九房姨太太,这老小子是条铁驴不成,一个人要这么多女人,他照顾得了吗”杜英豪最遗憾的是没有读过太多的书,以及混了一身的流气,有时候说出来的话,实在难登大雅之堂。这会儿他的流腔又冒出来了,幸好菊芳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虽然有点脸红,倒还没为此而捂起耳朵跑了。

“那是一头老畜生,根本不是人。他看见像样一点的女人就收了房,然後就关在後面的大院子??,门口守看他的爪牙,不准出外一步。我虽是第十九房姨太太,那大院子裹却住看二、三十个年轻的女人呢?”

“哈,这老小子也相当……”

大英雄总不会忘记随时随地表现一下他的幽默与风趣,只是菊芳在此时却不怎么欣赏。

“杜爷,我告诉您的是一件很正经的事,您别老是打岔行不行。”

这个平时看起来可怜楚楚的小女人,此刻却摆出了女差官的架子,还真像回事!杜英豪只有耸耸肩膀。他是在码头边长大,平时天不怕地不怕,却也知道有一种人不能跟他斗??扭,那就是衙门裹当差的。他们锁人的??子,比杜英豪揍人的拳头更有权威,能令人害怕。

菊芳又说:“为了洗刷老父的冤情,为替死去的汉子报仇,我也只有不把自己当个人,咬牙忍受一切的屈辱,在霸王庄过了三个月非人的生活,终於被我找到了一点证据,那是一尊小玉佛,是失单上的脏物,焦雄拿来拴在腰带上,我偷了玉佛逃了出来,拿去见总督人人”那就可以发兵去抓人,授他的庄子。”“不行,这还不能算是十足证据。这尊玉佛虽然名贵。,却不是世间独一的珍品,还有好几尊同样的呢?再说,我已经偷了出来,再也不能证明是焦雄的东西了,他可以矢口否认。

“这倒也是,那不是白忙了一场。”

“也不算白忙。由於这尊玉佛的出现,总督大人相信焦雄多少是有嫌疑了,他要我继续接查证据,掌握切实,而且也把缉盗营裹我父亲旧日的弟兄拨到我的手下来,协助我破案。她又补上了一句:“那些经常进出我房裹的客人,就是他们。他们利用那个机会,同我传递消息。”

“敢情是这么回事??,我还当是你的生意特别好,一夜有好几个客人呢:“。菊芳看了他一眼,那是幽怨多於斥责的。”杜爷……,我受焦雄的污辱,那是为了一个重大的目的;此外,我并不下贱,我仍是个好人家的女人。”“是……是……,我失敬了,你还是个女差官……。”“杜节,别这么说,衙门囊没有女差官一当差的是我爹;他缺了一条腿,而且别人都认识他,所以才由我来暂兼一毁时间。办完了这件案子,我什么都不是了,还是个平凡的女人“不,真把这件案子碳了,你就是个英雄了……。”

“我不会出名的,我只是顶了爹的名义,案子破了,声名和功劳都是他的,我要回到我平凡的生活丢。”

杜英豪并不赞同她的想法。他认为人付出了代价,就该享受到万人称羡的盛名。

但是他不准备抬??,只是问道:“你干吗要选择这一个行业来隐身呢?”

“因为我不能??露我的身份,否则就引起了焦雄的戒心,不容易再抓到他的把柄了;可是我又必须时常跟那些手下的弟兄们接触,听取他们的报告,我又是个年轻的女人,只有借这个身份,才不会引起人的注意……。”

这倒是不错,一个婊子的屋??,生张熟魏,形形色色的男人进出,不会引起人的注意;除此之外,就很难蹦过别人的眼睛了。

等了一等,他又问道:“陶大娘知道你的内情吗?”

“当然知道,这是必须要她帮助的;事实上,她在这儿开下这家留春院,就是出自我的请求。她久历风尘,原想从良,跟看我爹做续弦过安份日子,没想到我爹出了事。”

“她也期望我爹能早日恢复清白…杜英豪忽然觉得很菟,??大娘既有这么看实的背景,还有谁敢来捣蛋。她实在不需要人来保护的。菊芳却已先觉察了,连忙道”。“杜爷,把您请来是我的主意,因为焦雄很狡滑,也神通很广大,衙门裹的人不能留此太久,我目前所调用的,也是从各地徵来的新进干员,留春院??的姑娘们也都是价实货真的做生意,只有一个徐老九是我的人。”

“徐老九?那个大茶壶?”

“是的。我该呷他徐叔叔,他是我爹的拜把弟兄,也是苏州府鼎鼎大名的好人,为了我爹,他改名易姓,在这儿替我照顾看。”

“这老王八蛋,他可真能照顾人,冤了我二百两银子丢,把我给困了下来。”

“杜爷:对不起,那是我们这儿实在需要一个像您这样的豪杰侠土来保护。”

“芳姑娘,我可不是什么英雄、豪杰,我爹是在运河码头上摆渡的,我的继母在半开门裹混;”我知道,那又有什么呢?陶大娘也是干这个的,我却很高与地做我的继母。英雄不论出身低。“杜英豪不想在这上面谈下去。”菊芳姑娘,你在这个地方守下去,又为的是什么呢?”“这裹离霸王庄不远也不近,但是士霸王庄去,却必须经过此地。在这儿,我可以了解到焦瞎的动态,他手下来往的情形。

“有没有什縻收获呢?”

“收获是有的,但是不够多;我相信耐心的字下去,一定会抓住这条大鱼的。”

杜英豪道。”“你有耐心,焦雄可没有了,他已经知道你落脚在此地,一定会来找你的。”“找到我还不要紧,最多抓我回去毒打一顿;但是他们找到你就糟了,你杀死了徐方。

“胡说,我只打了他一拳。”

“你不知道你的拳头有多重,那一拳已经要了他的命;韩大强把他扛走的时候,已经断了气。”

杜英豪虽不相信自己一拳能打死一个小有名气的江湖武师,但徐方被扛走的时候,手脚都僵硬了;活人是不会变硬的,看来他的确是死了。

他立刻觉得嘴裹发苦,发觉一切都不对劲。

他只是想惩诫一个欺凌女人的败类,没想到却打死了人。

他只想在窑子里混过几个月走路,没想到却闯了大祸,惹翻了霸王庄。

他原只要帮助一个弱女子,谁知道对方却是个女差官。

他不想在成名前被女人缠住;但眼前这个小寡妇却似乎吃定了他。她笑眯眯地抓住了他的胳臂,就像是跟看汉子逛大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