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三○章 平地风波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淡淡一笑道:“许老,别费心了;我明白武当的势力大,一般人不愿和武当作对。”

这是他第一次称许久为许老,倒使得许久有点受宠若惊,因之也挺一挺胸膛道:“这也不一定,若是站在理上,大家还是不怕的。武当势力虽大,究竟不同于霸王庄,他们还肯讲道理。”,杜英豪笑道:“那是因为我的道理不足,才找不到人帮忙了。”

许久皱看眉,口中虽连连说道:“那里,那里。”但他底下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了。

菊芳不满道:“许大叔,你也是的,这有什么好客气的,对就对,错就错,你说了也没关系,照你的看法,真是我们理屈?”

许久道:“那个黄真勾结霸王庄固是不对,但杜老弟当众辱及三丰真人,也是理上不该。”

杜英豪笑道:“这是许老的看法。”

许久道:“这是我私底下的看法。当然,对看外人,我不会表示出来的,总要多找一点他们的错。”

杜英豪笑道:“许老既作如此看法,想必别的人也会差不多作同样的想法了。”

“是的,所以这是非曲直很难定,偏袒了一力,就得罪了另一力,这也是他们里足不前的原因。”

杜英豪笑笑又问道:“不要他们偏袒谁,完全站在公平的立场上,叫他们去主持一下公道,难道也不肯?”

“那当然行,这是一个成名露脸的机会,大家会争看要去呢!是去了对我们无益。”

杜英豪道:“要他们不拍臭道士的马屁,帮着武当强词夺理就成了,我相信在道理上不会输人。”

许久笑道:“那当然没问题,老弟大可放心,你现在是江湖上闻名的新起之秀,大家同样也不敢得罪你。”

“那就麻烦许老一下,代为邀请几位够身份的武林前辈,前去主持一下公道。人不必多,但要够份量。”

“这没问题,武当本身也一定会邀到不少知名之士的,老朽自然也能找到几位,只是老弟有把握在道理上站得住脚吗?”

杜英豪道:“绝没问题,真要是我理屈,他们同样可以判我的不是,当众指责、制裁我。”

“那倒不至于。老朽遨谓的人,多少总有几分交情,是他们不便站在我们这边而已,还不至于帮对方去。”

菊芳道:“不必要帮他们,但必要时卖个面子,替英豪说两句好话,总是可以的吧!”

杜英豪皱皱眉,显然是不同意,可是许久却道:“可以,我破出老面子,求求他们应该没问题的。杜老弟破了霸王庄,整倒了焦雄的恶势力,对他们或多或少都是有好处的,就凭这个,他们也该尽点心。”

杜英豪问道:“霸王庄那儿怎么样了?”

许久满面春风地笑道:“垮定了,这次幸得老弟赶走了焦雄,而且在霸王庄里的爪牙们唯恐老弟找了去,闻风先散,所以我们搜庄十分顺利,当时就抄出了不少的赃物,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江南总督呈贡给太后的寿礼,也都从地窖子里搜了出来;罪证已足,徐州府已经下令通缉焦雄,江南总督衙门不日也会派遣委员前来会同辨理清点事宜。这案子的牵连很大,还有好多人要倒霉的,那个小雷神已经被扣押了起来。”

菊芳忙问道:“那我爹的案子总可以了结了吧!”

许久笑通:“当然,没几天就可以放出来了。其实你爹的案子本来也没问题,总督本人也明白他是冤屈的,把他扣起来,只是想要别的人努力破案罢了。”

菊芳怒道:“这太岂有此理了。”

许久一叹道:“话虽如此说,但是也不为无理。若非将你爹关了起来,你也不会作这么大的牺牲,潜入霸王庄,抓住他的赃证,确定他的罪状,而后我们全力才能放在霸王庄上。

“这是我爹还有个女儿,要是他没有女儿呢?”

“没有女儿有别的人,你爹的亲朋故旧不少,总会有人来出力的;何况,你爹是主持押运的正差,寿礼被劫,他总有责任的。”菊芳依然念念不平地道:“不管怎么说,公门中这碗饭我是绝不再吃了。”

许久笑道:“贤侄女,你这份差事本来就是暂时性的,案子破了,你就没事了,但是你爹能否就此脱身还很难说,要看上官是否肯放人了,最主要的是没人接替,他恐怕还得再撑一阵子呢!”

“这是怎么说,难道没人接替就得一辈子干下去了?”

“是的!因为我们两家是世代干这门的,我没后人,我大哥还把许朗月指定了来接我的班。”

杜英豪一怔道:“抱剑山庄的大少爷要去当捕头儿?”

许朗月一笑道:“没办法,亲命难违嘛!所以这次家叔把兄弟调来,就是为了历练一下。寒家兄弟四个人,就是我最不上进,那知道家父偏就指定了我。”

许久笑道:“朗月,你倒别小看了自己,当捕役可不像走江湖,心思要活,人要外圆内方,而且任何门道都要精通,四兄弟中,只有你最适合,别看抱剑山庄名满天下,那可不是正统,有这门行业才是祖上传下来的,你小子得好好认真地干。”

许朗月道:“是,叔叔、小侄没敢掉以轻心呀!杜兄,对你的事,小弟一定全力以赴,将来也望你要全力支持才好。”

“我?我能帮你什么忙?”

许久笑道:“杜老弟,你是真人不露相。当时菊芳把你拉进陶大娘那儿,无非是想多个帮手,没指望你能出太多的力,可是没想到你竟凭一个人的力量把霸王庄给斗垮了,因此,将来仰仗之处很多。”

杜英豪听了只有苦笑。闯出目前这个局面,他是万万想不到的,就像是骑上了老虎背,别人把他视作伏虎英雄,他却是想下下不来,有苦说不出。

若是他真有本事,他一定满口推得远远的,因为他对许家这叔侄俩,实在说不上好感;但目前,他又的确需要他们帮忙,跟武当定下的黄鹤楼之约,目前他是占足了上风,但武当派不是霸王庄,不能靠唬过去。他需要实力,尤其是需要像许朗月那样,真正能拼能打的好手。他目前最缺的就是这个,本来他以为水青青能挡得了几下,可是水青青叫人一伸手就点倒了,可见自己的班底还是太差。

因此,他只有慷慨地拍拍胸膛道:“将来只要我能尽力的地方,我拿性命巴结上都没问题,只怕我能尽的力有限,照我这样捅漏子下去,惹的麻烦愈来愈大。”

许久笑道:“老弟,你放心好了,麻烦愈大愈好收拾。你老弟现在是四海知名的大人物,惹下的麻烦,也一定是闻名天下的大事,到时候自然有许多知名之士出来斡旋,事态反而不会闹大。”

菊芳忍不住笑道:“许大叔,照你这么一说,要闯祸也得拣大的闯了?”

“是的,不过是想闯大祸也不是简单的,更不是人人可闯的。以目前而言,为非作歹,以焦雄为甚,但是要形成霸王庄的气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细想一下,他的话倒不为无理,要想闯惊天动地的大祸,还得当事人有相当的份量。

一个没没无闻的人是做不出大事的。杜英豪知道自己现在是举足轻重了;因此,惹下来的麻烦也小不了,像这次与武当的结怨,本来是意气之争,若是在从前,根木不会有人注意这件事,武当也不会当作事来办。正因为他成了名,所以才不简单。

杜英豪不知道是因此而高兴还是难过。

虽然约订在一月之后,而徐州到武昌也不远,溯江而上,坐船也要不了多久。但是坐船要先到江宁才能搭上江船,杜英豪虽已成名,却还没到还乡的时刻,他不想回去,所以他要走陆路。陆路可远得多了,要先到河南,贯穿南下到武昌,行程足足有两百里。

杜英豪不在乎,他现在囊中有的是钱,因为在红花阁中,他赢了焦雄一万多两银子,着实丰富。

杜英豪并不是那种假冒伪善的侠义君子,也不是讲究什么渴不饮盗泉水的假清高。他知道现实很残酷,身无分文时,再大的本事也神气不起来了。

因此,他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了那笔银子,拿出了五千两捐给当地的慈善堂,又提出了一千两赏了赖皮狗,剩下的他换成了银票,揣进了口袋,还特地买了几匹好马。那是真正的好马,体壮脚快。

所以再次上道时,他更像个大侠了。

随行的还是水青青与王月华,却多了个前行跟班的赖皮狗。这小子把杜英豪捧若天神,全心全意的跟看,说什么也不肯离开,杜英豪只好由他去了。

菊芳要留下清理善后,等地父亲前来,然后再赶到武昌去;许朗月则要去邀请一些知名人物赴会,都走不在一块儿,因此他们一行四个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为了试验一下脚力,第一天,他们一口气就奔下了三十里,马匹居然犹有余力,好马就是好马。

但好马要上料去饲,而上料只有在都城大邑的客栈里才有,所以他们上到南丘,就没再往下走了。

约二天到了开封府,杜英豪就想多玩两天,因为他在说书的那儿听过了全本的包公案,对那位包青天着实佩服,到了这儿,他认为不上龙图庙里去烧一柱香,简直就对不起那位大贤臣。

开封是历代的故都,名胜古迹很多,像龙亭、古吹台、铁塔、大相国寺等。

沪梁胜迹,不计其数;但是杜英豪却偏要去找专供包青天的包拯庙,要去瞻仰一下猫换太子中李太后所居的寒窑,这可看实叫人摸不透。

好在有个能干的赖皮狗,辗转打听,终于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找到了。杜英豪一看了气,庙已零落,包公的袍子也破了,王朝缺了条腿,马汉少了条胳臂,已经多年没有香火,连庙祝都不见一个。”

包青天虽然在传统中被人渲染得无人不知,但是在开封却不怎见重视,连这坐庙恐怕还是好事者听了说书先生胡谈之后才盖的,以后乏人管理,香火也不盛,自然冷落了下来。

杜英豪瞧着直生气,大骂开封的人负义忘恩没良心,包文正替开封府的人做了多少事,居然听任包拯庙破落至此。他正在一肚子气,忽然听见了后面传来了叫救命的声音,连忙冲到后面一看,却是两个少年拦住了一个挑野草的村姑,抢了她的篮子,逗着她调笑。

村姑急得要哭了,两个少年却哈哈大笑,一个少年还涎看脸道:“你给我亲一下,我就还你篮子。”

村姑长得并不美,不过勉强够得上清秀而已,两个少年衣衫华丽,一望而知是大家子弟。

他们只是一时一高兴,逗看这村姑玩玩,也没什么不良的企图,因为他们的行动也并不过份。

这种事儿杜英豪自己也干过,以前他遇上了,说不定还会凑趣说两句俏皮话,和在一起逗乐子。

今天正赶上一肚子不痛快,再加上他们在包拯庙后调戏良家妇女,杜英豪认为是大不敬,所以一直走了过去。

那两个少年也没停止,他们见到杜英豪衣看光鲜,而且还有看两个矫滴滴的美人作伴,以为也是同道玩家,也想来凑凑热闹。

其中一个还朝杜英豪友善地笑了笑,杜英豪却在他笑口末开的当儿,对准鼻子上就是一拳。

杜英豪这出手第一拳是得自天赋神授,既急又猛,多少好手都是在这一拳下栽了的。少年又在未加防备之际,自然挨个正看,整个人都被打得飞了起来,跌倒在两三丈外。

不过他还算是不错的,居然还能摇摇幌幌的站起来,却已满脸是血,而且那原来挺直的鼻子也歪向了一边。

这一来局面立刻僵住了,另一个少年手中还拿看篮子,人也呆住了,村姑抢了篮子,一溜烟跑了。

这个发呆的少年一定神才道:“尊驾这是干嘛?”

杜英豪怒道:“干什么,问你们自己,朗朗干坤,光天化日之下,而且就在圣贤祠后,你们拦路调戏良家妇女,简直罪该万死。”

那少年一呆后才冷笑道:“那是我家佃农计大的女儿,我们一直跟她开玩笑惯了,并没有对她如何,阁下如果不信,我们可以立刻去对照一下。”

杜英豪也知道自己出手太孟浪,因为那个村姑离去并没有多远,就有一所农舍,她正在跟一个中年汉子数说看什么,那显然是她的老子。

假如这两个少年是蓄意欺负陌路少女,她的老子近在咫尺,早就赶过来了。

他这一顿就说不出话了,接看屋中又出来了一个中年人。王月华失声道:“糟了,这是中川大豪,神拳卢大方,一手少林神拳,独步天下,这两个大概是他的儿子,爷把他给打了,那该如何是好?”

杜英豪的确有闯大祸的天才,他惹下了武当派,还没有摆平,现在却又惹下了少林派。

两大武林门派,他都开罪了天下还有他不敢闯的祸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