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三一章 宴无好宴

作者:司马紫烟

神拳卢大方的长相很威武,浓眉巨目,国字方形脸,倒是很正派的样子。

杜英豪对他的第一个印象很好,但是最重要的则是由于对力的外号“少林神拳”。

少林神拳是少林七十二项绝艺中的一项,却很少有人能练得好。卢大方能以此为号,想必在此道上有独到的造诣;而且,杜英豪更明白,自己最拿手的本事就是在对方不防备之际猛然出拳,但这一手在卢大方面前却耍不开,因为他的拳势是从一个少林和尚那儿偷学来的,卢大方既是少林的嫡传门人,自然不会为这一手突击而制倒。杜英豪外表显得粗豪,但不是个老粗,他的心眼儿细得很。

眼见麻烦避不了,干脆先迎上去。于是他走前几步,一拱手道:“尊驾可是神拳卢前辈?”

卢大方微微一征,礼貌上倒不差,居然也回了他一拱道:“不错,在下正是卢大方,台端如何称呼?”

杜英豪表现得不卑不亢地再度抱一拳道:“再晚杜英豪,初出江湖,还请前辈多加提携。”

卢大方再度微怔。从三个人的形貌上,他小里大概己有个底子;现在得到了证实,神色间还是免可了震憾;“台端莫不是前两天在徐州独挑霸王庄,勇挫武当的杜大侠。”

杜英豪微觉奇怪,但也很高兴。没想到自己的名气居然会传得这么快,因此谦逊地道:“前辈太谬赞丁,再晚只因缘凑巧,为武林除了一个败类,也跟武当发生了一点误会而已,事情才两天,前辈竟知道了?”

卢大方笑了一笑道:“武当的人昨天到过寒舍,邀在下到黄鹤楼去做个见证;在下对杜大侠的英雄事迹十分钦佩,不想今日竟碰上了。”

杜英豪道:“原来武当已经先去邀约前辈了。”

“在中州地区,在下还略有徵名;再者因为在下是少林门人,与贵两造都没有渊源,武当以此相邀,是认为在下在作见证时不会偏袒。”

杜英豪听说他已受邀见证,心中倒是放了下来,因为对方既已受邀为见证人,至少今日不会打起来了,因以一笑道:“再晚也久慕前辈大名,本拟在途经中川时,也想冒昧登门拜访,想以前辈的盛名清圣,出来主持一下公道的,武当既然先到过一步,那就更好了。”

卢大方叫杜英豪一捧,面子土十分受用,笑了一下道:“杜大侠认得在下吗?”

杜英豪道:“再晚初出江湖,对各位前辈都只是仰慕盛名而已,但是我这个同伴却是见过前辈的。”

他手指指王月华,倒使得王月华有点受宠若惊,欠身作礼道:“卢老英雄,妾身王月华,跟义姐水青青都是在黑道中混生活,蒙杜爷不弃,启化改邪归正,并许以追随左右而加庇护。”

两个人在江湖上的名声都不太好,所以卢大方一开始并没有对她们多加注意,听王月华说了之后,才勉强地点点头道:“难得!难得!”

这一听就知道是敷衍的话。杜英豪不过意地道:“她们二位早有向上之心,只是因为以前树仇太多,一些侠义道上的英雄豪杰们不肯谅解,使她们只有继续在黑道中混下去。再晚以为她们既然有就善之心,我们应该加以援手才对,所以答应有机会为她们解释一下。”

卢大方笑笑道:“杜大侠一片侠小令人十分钦佩,是有些事恐怕不容易解释得开,她们以前是....。”

杜英豪道:“她们以前是职业的杀手,以杀人取酬而生活,并没有跟谁结下私怨。”

“可是有不少人死在她们手中。”

“冤有头,债有主,那应该找真正的仇家去。”

“杜大侠莫非以为她们的行为是对的了。”

“那倒没有,但她们已经改过自新了,就应给她们一个机会。”

卢大方淡淡地道:“卢某并没有亲人朋友死在她们手中,也不会找她们麻烦,只怕那些死者的家属,不容易接受大侠的理由。”

杜英豪也笑笑道:“那只有看情形再说了。走遍天下,道理为先,只要在道理上站得住脚,杜某相信必有个合理的解决,杜某现在是为刚才的事向前辈解释一下。”

卢大方道:“那倒不必了,小犬们学艺不精,在大侠手下领点教训本是应该的。”

杜英豪道:“卢前辈,话不是这么说。第一,再晚不知道他们是前辈的令郎,第二,再晚也不知道前辈近在咫尺,否则再晚也就不会出手了。”

卢大力的脸色并没有因此而好看,冷冷地道,“卢某很感谢大侠看得起,但是卢某要声明一句,卢某对两个小犬绝不护短,只要他们的行为欠端,谁都可以教训他们。”

显然他不想领这份情。杜英豪道:“卢前辈,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若知道他们是前辈的子弟,而前辈又在附近,这管教的事定然会由前辈自己来执行,用不着再晚越俎代庖了。”

卢大方的脸色一变道:“卢其对两个犬子的行迳一直不敢放松,而且更因为卢某也在附近,相信他们也不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所以未加理会,现在听大侠一说,他们莫非有什么该死的行为。”

“那倒也不至于,只是该稍加惩处。”

卢大方道:“卢某糊涂,请大侠指教。”

“他们两个人拦住一个女孩子欺凌调戏。”卢大方笑道:“那是台端事先没问清楚,他们从小就闹惯了,那女孩子是我家佃户计大的女儿。”

杜英豪道:“.我后来听说了,那计大肿了府上的田,按年交租,并不需要以女儿来逢迎少东吧。”

卢大方怒道:“杜大侠,这是什么话,卢某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我说过了,他们从小闹惯了。”

杜英豪笑笑道:“有些事情小时候可以做长大了就不可以做,两位令郎都不是小孩子,那女孩也有十八、九了,而且前辈也没有打算把那女孩娶回去做媳妇吧!”

卢大力道:“太子早已完婚,计大的女儿金花也已经许婚邻村,年底即将出阁。”

杜英豪抢看道:“这就是了;再晚见到时,两位令郎拦抱住她,抢看要亲它的嘴。”

卢大力虽有点不好意思,但仍道:“他们只是闹闹玩玩,大家本是熟人。

”“那更不该,既是熟人,当然已知对方许配他人,此等行为就是丧人名节,假如男方知道了,以此作为退婚失贞的理由,道理上也说得过去的。”

卢大方道:“不会的,它的夫家也是我家的佃户。”

“前辈这话就更不对了,难道他们种了你家的田,轨必须把女儿或末过门的媳妇来供少主调笑不成。”

卢大方结结地道:“没这么回事,卢某只是说他们熟人之间,开开玩笑而已,犬子行止失端,卢某承认,但绝无存心欺侮人的事。”

“那女子一面啼哭一面求救,可知心中并不愿意接受这种玩笑,而且那种行为,也不是少东对佃户所应为的,前辈若是像焦雄那样的人,这倒不足为奇;但前辈出身少林,名震中川,却不应有此等子弟。”

卢大方被训得满脸通红,却是发作不起来。

杜英豪又道:“更不可思议者,调笑之处,是在包文正公祠的后院,这是对先贤的大不敬,尤非知书达礼的大家子第所应为,再晚对打了令郎之事,绝无不安之感,若是知道他们为前辈之令郎。还要加重惩罚。”

卢大方气得手足冰冷,只能说:“好!打得好!打得好!犬子行为不正,多承教训。”

王月华兴水青青都捏了一把汗。她们知道卢大方在中洲的名望与势力,河洛本篇少林的天下,差不多有名的人都是少林门人,其他门派的人在阿洛一带是闯不出名堂的,卢大力更是少林俗家弟子中的领袖,所以武当的人才特地前去邀请见证。

两大门派间,多少都有点互相照顾的,杜英豪若是道歉赔个不是,卢大方为了面子,也许会接受的,那知杜英豪竟然连训带骂,连卢大方都训在里面,这不是存心自找麻烦吗,看来不必到黄鹤楼赴约了,就是这中川恐怕也过不去。

果然卢大方气了一阵后,冷笑道:“犬子行止有亏,多承大侠教训,卢某十分感激;但卢某教子无方,总是难辞其咎,两天后,卢某在中州寒舍设宴,恭请大驾光临,届时卢某当看武林同道,公开向大侠道谢。”

杜英豪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小事情嘛,过去就算,前辈何必太认真,年轻人行事欠思考,以后多加注意也就是了,前辈也就别再处分他们了。”

他还当真人家是要感谢他呢?卢大方却沉声道:“不!后天务必请大侠赏光,让中川的朋友,也瞻仰一下大侠的风采。”

杜英豪笑道:“前辈既是如此看得起再晚,杜某怎能不识抬举,后天准定前来叨扰便是“多谢赏光,寒家就在开封中大街上,大侠落寓何处,少时就看人送上帖子来。”

“不敢当,再晚住在东下街永安客栈。”

卢大力一拱手道:“后天中午恭候大驾。”

说完回身就走了,他的两个儿子也早溜了,杜英豪笑笑道:“到底是名门大家,涵养深、风度好,我打了他的儿子,还要请我们喝酒。”

王月华深锁眉头道:“爷王您别穷开心了,人家是在向您下战书,摆下了鸿门宴。”

“我知道,宴无好宴,会无好会,这一顿当然不会吃得很舒服,但是躲也躲不了。”

水青青道:“爷,河洛为少林的势力范围,这可不像霸王庄士都是群乌合之众;尤其是卢大方,更是俗家长者,您起初已经跟他说得很好了,为什么后来又要丢撩拨他呢?”

杜英豪笑道:“怕什么,我们站在理上。”

“爷!有时候占了道理也占不到便宜的。”

“我知道,在这儿都是少林门下,但是我已经出了手,而且打歪了他儿子的鼻子,就算我向他道歉,事情也不能善了,好说也要比划两下,歹说也是要打一架。”

“那不同,好说了,最好是切磋一下,双方不伤和气,现在却非要见个真章不可了。

杜英豪笑道:“也没什么,你没听许老儿在徐州说的吗?要闹事,就得闹大一点,反而容易解决,既然后天还有一顿酒喝,咱们一时走不了,还是痛快玩上两天吧,开封这地方真不错。”

他好像成竹在胸,两个女的也只好打起精神来陪他了,她们以为杜英豪想伸量一下少林的武功。但是杜英豪却是苦在心里。他是没办法,如果不把卢大方激怒,卢大方当时就会向他讨教两手,杜英豪知道自己有几把刷子,只能打混水摸鱼的烂仗,绝不能规规矩短的比划过招的。所以他只有把事态扩大,先度过眼前。

他们在外面又逛了一天,回到客栈,帖子已经下到了,而且送帖子的人还在等看。杜英豪很大力的收下帖子,更在回帖上写了准时拜晤四个字,正式地接下那场约会。

第二天没事,但是开封城中却已轰动开了。独挑霸王庄,勇挫武当的武林新秀杜英豪不但来到了开封,而且还跟少林干上了。

虽然时间很紧凑。只能通知就近的一些武林人物,但是却已够轰动了。这小伙子究竟有多大的能耐,先挑上了武当,又惹上了少林,在武林中,还没有第二个人有此豪举,相信以后也不会有。

河洛虽是少林弟子的天下,但是武林人物却不止是少林一派,只是被少林压看抬不了头而已,他们对这个消息却是十分振奋的。

毕竟有人敢向少林伸手了,他们不但对这个年青人寄予厚望,也更寄予信心,相信这位新崛起的年青英杰必能为他们出一口气的。

当天下午,就有不少的人来来拜访拉拢感情,杜英豪接见了几个,以后就躲开不见了。

他知道自己到底不是神,更没有什么超凡入圣的绝学神通,明天那场宴会不好过。天亮后,他起了个大早,一个人悄悄地出了客栈,也不知上那儿去了,一直快中午的时间才回去。

卢大方的宅子在开封是很有名的大门户,他们不用间,簇拥的人潮已把他们送到了地头。

刚好在时限前一刹那。

大英雄杜英豪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