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三六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作者:司马紫烟

这一连串的咳嗽自然引起了柳小英的关切,亲地摸看他的额角问道:“杜大哥,你是不是看凉。”

那纤纤的手摸在额上则是一番感受,可是杜英豪心中却没有什么旖妮的意念,他只感到蹩扭。他记起了小时候一件很不愉快的经验。那时候,他也像其他孩子一样养了几十条蚕宝宝,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出去找桑叶回来它们,看它们长得自白肥肥的,心中有看说不出的高兴;尤其是他的蚕儿比别人的更好、更大。

有一天,他已经上床睡了,那时,父亲还在河边上摆渡,后母则出去串门子了,他被一批暴客惊醒了。

其实所谓暴客,不过是五、六个比他大的孩子,每一个他都认得;他们进去的目的也只是偷取他的蚕儿而已。偏偏他醒了过来,那些孩子们一不做、二不休,四个人按住了他的手脚,一个家伙用手揪住了他的头发,使他无法动弹,然后把那一条条肥大的蚕虫放在他的脸上。

他很爱这些蚕,他也经常提起它们放在手掌上观赏,享受它们爬动起那种痒痒的感觉。

可是放在脸上,就不是滋味了。他害怕得全身发抖,全身都冒看冷汗。

哀声恳求,答应把那些蚕送给他们,那几个小暴徒才扬长而去,杜英豪却一夜没睡。

他不是心疼那些蚕儿;被它们在脸上爬过后,他已失去了兴趣,连再看一眼都没劲了。他只是害怕,回忆起那种感觉就害怕。以后几年中,他有时还会在梦中重嚼这种恐怖滋味,醒来总是满身冷汗。,柳小英的手指跟蚕宝宝有几分相似,它们的粗细大小差不多,也是软软的、白白的;因而在杜英豪的感受上,也再一度的唤起了他恐怖的回忆。

他的身子颤抖看,身上流看冷汗。总算他还能控制自己,没有大叫出来,但这样子却使柳小英吓了一大跳,连忙跳了起来道:“杜大哥,你是真不舒服?”

她一离开,杜英豪就舒服了一点,但也不好意思说出为什么?那太幼稚可笑了,只能道:“不!没什么,我只是太热了,吹吹风就好的。”

“什么?太热!杜大哥,现在已是深秋,你居然会感到热;何况,你身上还是冰凉的。

“我--这个人跟别人体质不同,尤其是喝多了酒,心里就像是烧看一把火,非要到冷水里浸看才舒服。”

“那有这种事的,这种天还浸冷水....。”

“这种天算什么?我刚开始学..功夫的时候,经常喝多了酒,脱了衣服,躺在雪地里。”

他这倒不是说假话,只不过改了一点事实。那不是开始学功夫,而是他父亲过世,后母又到码头上去做半开门的暗娼了;初时给他几个钱,后来贴上了一个小白脸,根本就不管他了,他只有学撑船摆渡,养活自己。

船和地盘是父亲留下的,别人看他年纪小,不忍心抢他的;那些摆渡的人也都是老乡邻,可怜他孤苦伶仃,往往多给他几个钱;所以,他就学会了喝酒。酒量初时不大,也常醉,醉倒在雪地里的日子也有好几回。那些陪他一起喝酒的混混儿,不但没照顾他,反而连他的衣服都剥了去卖。

多亏他的身子壮,居然也没冻病。酒醒过后,自己又爬起来回家。慢慢的他的酒量大了,不容易醉了,力气也大了,胳臂也粗了,当年欺负他的人慢慢的挨他的揍了。他更懂得组织,把一些昔日受欺凌的小伙伴们纠合起来,把码头上的地痞、混混,一个个地赶了出去,成了码头上的一霸;只是这一霸跟别人不同,他们不欺负人,不持强凌弱,不强取勒索,甚至别处实力较大的帮会想插进一腿时,也都被他们打了出去。

码头范围很大,他们所属的这一段却是最干净、规矩的。杜英豪行侠生涯是很早就开始的。

不过他也知道,过去的那一段究竟不太光采,所以话到口头,改成了学功夫。

柳小英却吓得痴了。望看这壮健的汉子,心中充满了倾慕,连忙道:“杜大哥,难怪你的功夫这么好武艺这么高,你的底子就比别人扎实。哎!你的衣服都被汗水透潮了,我叫人给你准备洗澡水去。”

“不不--我回房洗去...。”

究竟是个大姑娘家,虽说侠女较为开放,但是留个大男人在香闺中洗澡,似乎也不太像话。柳小英说完了话,自己已红了脸,十分后悔。她倒不是怕人言可畏;柳大小姐上无母亲,一个哥哥还得听她的管,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她只耽心杜英豪会笑她太随便。

所以她说完了话,立刻偷瞧看杜英豪。还好,杜英豪只是窘急,却没有诧然或不以为然的样子。她这才笑笑道:“那也好,同房去有人侍候你,比这儿方便。”

杜英豪这时想快点离开她。跟一个千金小姐谈情说爱的滋味他已领略过了,虽说有点销魂,但是他却感到太累;而且他肚子唯一的一点宝贝都已掏了出来,再不走就要丢人现眼了。他希望能就此为止,因为他压根儿也没有要娶柳小英做老婆的意思。他知道自己不配;别的可以唬,老婆面前却不能唬的。

刚好接看柳小英的调侃,他笑笑道:“这倒一点都不错。我这人毛病很多,尤其是洗澡,非得要有个体己人侍候不可。咳!咳!柳小姐,这么说太唐突了吧!”

话的确太混帐,即使是事实,也用不看向一个没出阁的大闺女说吧!

柳小英红看脸道:“那里!这正显得杜大哥心胸坦爽,百事无伪,更见得名士风流、英雄本色。”

女人就是如此,她们的善恶没有一定的标准,完全以她们内心的好恶来定的。瞧一个人顺眼,那怕是人人诟谇的缺点,她们也会认为是可爱的长处。

杜英豪匆匆地告辞,回到给他准备的客房里。水青青跟王月华都在等看侍候他,而且把洗澡水都准备好了。

柳家庄自然另外还拨了两个使唤的仆妇给他们,杜英豪也知道柳小英一定会向这两个仆妇打听自己的一切,所以水青青跟王月华侍奉他人浴,他故意缠看两个女的,嬉嬉哈哈,鬼混了将近有一个多时辰,才算是浴罢;然后回房安歇时,他又留下了两个女的。

第二天告辞上路时,没见到柳小英。他心中略略有一丝恫怅,但还是高兴的成分居多,因为他毕竟成功地摆脱了那个女郎了。柳中川跟一批朋友送他出庄,态度十分亲而客气,而且还保证稍迟一、两天会赶到汉阳黄鹤楼,去参与跟武当的约会,更明白地表示了对他全力的支持。

这份盛情使杜英豪很感动,也很高兴。有了卢大中的支持,已足可与武当分庭抗礼,再加上这批人,谈判的本钱更足了。

柳中川握看他的手,送出了庄外护桥,把他拉到一边,才又低声道:“杜兄对台妹的印象如何?”

杜英豪心中一跳。他虽然知道柳中川这一问必有内情,但也只好回答道:“柳小姐秀外慧中,文才武功都是顶上之选,人又美丽坦真,是个好姑娘。”

柳中川笑看轻叹了一口气:“她的剑法只是过得去而已,但文才在一般习武的圈子里倒还不落人后。就是这点书读坏了,使她眼高于天,对谁都看不上。”

“那是她值得骄傲的,她的诗画都很好。”

“杜兄,我们这种人家择偶,只有在武林中找;因为一般书香斯文人家,绝不会要个舞刀、弄剑的媳妇进门;再者,舍妹也受不了那种拘束。”

“武林中文武全才的世家子弟也不少。”

“但是能够被她看中的可难得。昨夜她会晤杜兄后,却对杜兄倾佩得五体投地。”

杜英豪一听,心中知道要糟,连忙道:“惭愧!惭愧!昨天小弟因酒醉失态,可能得罪了她。”

柳中川笑道:“这倒没有,而且她还说杜兄侠士风流,不事虚伪,是真正的英雄风采,她要去邀几个手帕姊妹,到黄鹤楼去为你声援,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

“柳小姐的盛情便在下十分感动。”

柳中川道:“舍妹也没几个好的知心姊妹,而且都已出阁,跟她一起上黄鹤楼的可能不大,她只是借这个藉口出门而已,我想她会在路上等看杜兄的。

”杜英豪这下子可直了眼。

柳中川又笑笑道:“舍妹经常一个人出门,而且她的阅历也够,以寒家一点徵名来说,倒也不必怕人欺侮她;只是她的脾气太坏,容易生事,杜兄若是遇上了,请多劝劝她。目前她大概只肯听杜兄一个人的话,我这做兄长的可实在惭愧....。”

杜英豪十分为难。对方若是直说要把妹妹嫁给他,他还可以婉拒,假如要他照料一下柳小英,他也可以推掉;但是人家只请他遇上时劝劝柳小英,并没有肯定地要他如何,他除了答应之外,又能如何呢?

柳中川见他答应了,笑笑又道:“杜兄,舍妹的脾气我是知道的。这些年来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万一她对你无理,你尽管教训她,兄弟只有感激,绝不会因而怪罪杜兄的。”

杜英豪忙道:“这怎么敢当呢!”

柳中川道:“杜兄,小弟说的是真心话,因为舍妹太傲、太野,始终股人挫挫她的锐气,才使她变本加厉。杜兄若是能给她一点打击,让她改改性子,兄弟感激万分。杜兄珍重,小弟把家中料理一下,就赶去相会。”

他拱拱手退后,杜英豪只有发呆的份了。

在路上他仍是在呆呆的想小事。水青青见他愁眉苦脸,不由笑了道:“爷!那位柳小姐多半是看中你了。像这种又美、又娇、又多才的大小姐,跟爷正好是一对,你还愁什么。”

杜英豪轻叹一声道:“咳!你们不知道。”

王月华笑道:“别的我们不知道,但知道这位姑奶奶的眼界很高,多少武林子弟她都瞧不上,所以一旦瞧上了一个男人,她会紧紧地缠住不放,爷要是想摆脱她,可不容易。”

杜英豪何尝不知道。他不是不想要这么一个终身伴侣;但是..。唉!他要怎么说好呢不过,杜英豪倒底是个乐观的人,愁了那么一下子,很快他就放开了心情,拍马上道了第一天,他没碰上柳小英,第二天,他已经忘了柳小英。这天来到一个渡口,为了要等渡船,他们在一个小茶楼歇下,喝茶、吃花生闲谈。

忽然,有一批大汉手中掌看刀枪棒棍兵器,呼啸看沿看河岸过去。

杜英豪此刻已经有点身份,不便再去凑这份热闹;因为那群汉子一看就知道是地方上的混混儿,无名小卒,想来也闹不出什么大事。

但是他们的跟班赖皮狗却是个包打听,出去转了一下,回来报告道:“杜爷,有麻烦了,这个渡口上的坐地大爷叫癞龙高九,原是水上的瓢把子,很有点名气。他的儿子叫高小球,被一位使剑的女侠杀成重伤。”

对这件消息杜英豪不起劲儿。可是赖皮狗又道:“癞龙高九早年跟焦雄是磕头兄常,霸王庄垮了,有不少人投到他这儿来,准备另起炉灶呢!而且那位女侠好像就是黑凤凰柳小英。”

杜英豪道:“怎么会呢?这儿离凤凰山庄不过才百来里,认识她的人很多,没人会惹她。”

“那个高小球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最见不得漂亮的妞儿,尤其会两手的江湖侠女,他更有劲儿。有好几个武林中的眷口吃了他的亏,人家忌讳他老子的势力,没敢声张,这次可捣了马蜂窝,现在人已经被他们追到河边上,刚才过去的都是高九的手下。”

“小丑跳梁。假如真是柳小英,她应付得了的。”

赖皮狗道:“杜爷!那批人虽是当地混混,但是霸王庄的余孽却不能不留神。”

杜英豪想,对方若是柳小英,人家总是为了他的事出来的,他也不能不管。

因此,他只得站了起来道:“去看看吧!”

赖皮狗可乐了,咧着嘴道:“杜爷,小的在前面为您开道,打他个稀里花拉去。”

杜英豪道:“赖皮狗,你好像很起劲儿。”

赖皮狗讪然地道:“爷,我以前是霸王庄的人,现在跟了您,算是飞上高枝那帮人只要能站住脚,小的总有点难以安心,所以只有盼看您把他们赶出去,彻底解决他们,小的才能安心。”

杜英豪带了水青青跟王月华,跟在人群后面走看。听那些人的七嘴八舌,的确是先对那个女的施轻薄,惹火了对方,一剑削掉了三根手指。高小球恼羞成怒,immagemissing.命,又叫人砍掉了一条腿。

这种土豪恶霸杜英豪的确是看不惯的,遇上了也会惩诫一番,所以他下定决心到了河边,那有一片平地,长得丛丛的芦苇。他们也看见了柳小英,一枝剑砍倒了好几个人,而且还有个使刀的少妇在帮看他。

围攻她们的人很多,但都是些小罗褛,还有几个江湖人抱看手在一边看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