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三八章 天罗地网

作者:司马紫烟

但是柳小英却有办法解释得合情合理。她指看高九道:“假如我封姐夫不是你们害死的,你儿子的行为绝不敢如此放肆,多少还得收敛看点,因为你还忌讳着别人的制裁;正因为你们杀死了封姐夫,才目空一切,以为没人能管到你们了,你那儿子才又故态复萌了。”

高九瞪大了眼睛,却不知说些什么好。这是冬瓜缠上葫芦架,越缠越不清楚了;但是他知道跟这位女霸王没理可说,她向来也没讲理过,只是还分是非,不任意欺人罢了,但谁要是给她找上了,准是没完没了。

高九心中暗暗地在骂自己的儿子,怎么偏偏去惹上了这头女王蜂,而且还招来了杜英豪,人家才一出手,自己这边倚为长城靠山的高手们全部都趴下了,自己不知道将要如何撑下去了。动手是万万不敌的,必须要动动心计以搪过这一遭了。

因此,他顿了一顿后,才向杜英豪道:“杜大侠,你对柳女侠所持的理由,认为说得过去吗?”

杜英豪笑笑道:“说不过去,用这种理由来证明你们杀人实在是太勉强了。

”高九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道:“杜大侠不愧是名闻天下的英雄豪杰,说话处事都合情理。”

杜英豪笑道:“你别忙看夸奖,只怕失望还在后面呢!我虽然不认为柳女侠的理由能证明你们杀害了封大侠,却相信封老哥一定是死在你们手中的。”柳小英先前还准备反对的,闻言才一笑地望看杜英豪,芳心却充满了欣喜。

她自己也知道那个理由不够充分,因此她相信杜英豪必能说出个更佳的道理来。

高允也是一怔,忙道:“杜大侠可有什么证据?”

“没有。我今天才听说这件事,不过我相信一定是你,当然我也不是平空指控你。你儿子当众侮辱了封少夫人,封大侠是来找你们算帐时被暗杀的,自然是你们嫌疑最大;再者,封大侠在此地别无仇家,他又是成名好手,必须要几个武林好手围攻,才能将他杀死;而他被杀的地方正是在你的地盘上,你又聚集了霸王庄的余党,准备新起炉灶,扩充势力,这是你们的示威行动..。”

他说来头头是道。高允脸色一变道:“你们这真是慾加之罪,何患无辞,一无人证,二无物证。”

杜英豪笑笑道:“高九,你要弄清楚,我们不是官府,查事情并不要那些证据,只要我们知道是你就够了,所以你必须为封大侠的死而偿命。”

杜若华泪流满面,激动地道:“谢谢你,杜大侠,谢谢你主持公道,为先夫伸冤复仇。”

杜英豪道:“别这么说,伸张正义,消除宵小,是吾辈的职责,更何况你也姓杜,谊属同宗,五百年前同一家,我遇上了这件事,自然不能袖手。高九,你别打歪主意,在我手中,你若是逃脱了,就算有本事。”

高九眼看看杜英豪已经插手这件事走了,也领略到他的狠辣手段,心中直在打鼓,只想找个机会退走。

但是杜英豪早已发现了,一口叫了出来,使得高九心中为之一怔。

其实,高九若是知道了杜英豪的底细,就不至于如此紧张。杜英豪做出一派大家的样子,侃侃而谈,好像是巨猫抓住了一头小老鼠,吃定了对方。

高九真要在这时候拔腿开溜,杜英豪一点办法都没有,而别的人也因为充分地信任杜英豪,不会太认真防备,高九尽可找空隙溜走;只可惜高九慑于社英豪的盛名,不敢随便轻举妄动。

杜英豪看看气势已经震慑了高九,乃对杜若华微一点头道:“杀夫之仇,不宜假手他人,社女侠请亲自下手吧!我为你掠阵,也替你看住,不叫他跑掉。”

杜若华一挺双刃道:“多谢大侠。老贼,过来领死。”

她直冲向高九,高允无可奈何地取出分水刺迎战,口中大叫道:“杜英豪,老夫抬出命来拼了,你也上吧!”

高九其实根本没有向杜英豪叫阵的勇气,不过是故作姿态,想扣住杜英豪而已。

杜英豪笑笑道:“高老儿,你别耍滑头。对付你这种角色,杜某何需与封少夫人一起出手。你放心好了,在这一场拼战中,杜某绝不出手,也不叫别人上前帮忙。”

高九神色一喜道:“这可是你说的?”

“不错,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高九大为宽心,精神也振作起来了,抖开分水刺,与杜若华打成一团。

论手上功夫,杜若华远比他差一点;可是她志切夫仇,竟是在拼,勇不可当。高九的心理已受威胁,气势大挫,被杀得连连退后。

柳小英不放心地道:“杜大哥,杜姐姐的武功比高允差一点,你怎么说不要人去帮忙呢!”

杜英豪道:“她是为夫报仇,名正言顺,别的人上去就没有理由了。”

柳小英急了道:“杜姐姐万一不是他的对手呢?”

“这也没办法,这一战是没人能代替或帮助它的,必须要她自己去拼命;不过她若伤在高九手中,我们都是她的朋友,为友复仇,就没有限制了。目前只有她一个人是封翔云的妻子,在为夫复仇的名义下,别的人可插不上手。”

柳小英不满意道:“杜大哥,你真迂。”

杜英豪道:“这是我处事的原则,也是江湖道上的规矩,可不能马虎的。”

杜若华倒不一定要人来帮忙,她能够有这个高九拼命的机会,已经十分的满意了,尤其在听说她伤在高九手中,别的人都会替她报仇,心中更为踏实。

这一战不论胜负,高九是死定了。

心中一宽,手下更强,有时竟是奋不顾身。

这可苦了高九。他本来就不想拼命,全是被逼得来拼命,再听了杜英豪的那番话,心头更凉了。战败了是一死,战胜了也不免一死,这还有什么打头。

他若是存心拼命,也许能拼上一两个;但他却不想死,好容易才创下水道的这点基业,霸王庄又垮了,眼看看他就可以取而代之,成为黑道的盟主,他又怎么舍得死呢?

这时,他心中最恨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他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去惹上了柳小英,搞出这场纰漏;第二个是恨他自己太粗心,应该注意杜英豪的行琮,知道杜英豪跟武当有黄鹤楼之约。他以为杜英豪一定会乘船从长江上去的,那知道他会从河南绕了下来呢?

手上在拼,心中却在打主意,斜眼望上去,杜英豪跟柳小英并肩站在一边,这条路是行不得也。

另一边,水青青跟王月华也在一边,虎视眈眈。这两个女杀手,先前并没放在他眼中,可是不久前她们俩联手追杀霸王庄的人时,那份狠劲使他寒了心。这一关也不好闯,唯一的办法就是开辟第三条路了。

第三条活路是在河上。这本是他的天下,尤其是看见上游汤下一条小船,船口插看自己的龙旗标记时,他心中更为欣慰,这个机会要好好地利用。

高九不但懂得利用机会,还擅于制造机会。他看准了一个空位,递进了分水刺,原是想逼退杜若华的。

那知杜若华竟不在乎,反手一刀,砍向他的脖子。这一刀若是砍中了,高允的脑袋就保不住了,虽然他的分水刺也能扎上杜若华,那毕竟是不上算的事。

急忙中只有一抽分水刺,借势子把身形也扭开,但仍然被刀锋砍中了肩头,痛得他一声大叫,咬牙滚倒在地,那倒不是被刀砍伤了倒下,而是故意如此的。

身子滚成个球,又冲向杜若华,杜若华仍是不退,挥刀乱砍,但是他的分水刺却突出,戳向杜若华的裤裆。

与妇女交手,这是最忌讳的攻击部位,犯者岂仅武林所不齿,且将引起公愤。

高九为了活命,什么都不顾了,不过他这大犯众怒的一招却见了效。杜若华不在乎同归于尽,却不愿在这地方被戳一下,慌忙撤刀跳开了,口中还骂道:“无耻。”

高九却还做了件更无耻的事,他一直滚向河边。水青青叫道:“老贼要借水遁。”

叫归叫,逃归逃,高九滚向河边,立刻跃身一踪,跳进了河中。这边上的河水并不深,有稀稀的芦苇,也有尺来深的淤泥、他舍命地朝外急冲,高一脚,低一脚的亡命而奔。杜若华猛追而上,柳小英也仗剑追了去。但是在这种浅水河滩上,双方都快不起来,维持看两丈多三丈的距离向前淌去。

柳小英在水中叫道:“杜大哥,你也下来追呀!”

杜英豪却笑道:“我不必下来,高九的外号叫癞龙,毕竟也是一条龙,龙困浅滩不如鳅,谁都可以捉他了,用不看我。”

但高九对越走越出去,到了深水之处,他就可以泅水而逃了。柳小英更急了道:“杜大哥,你还不下来,他可要逃掉了。”

“放心,逃不掉的,我杀漠北人熊就是在水里,这老小子还会比漠北人熊更行。”

口中说得轻松,但是他的人却站在岸边上,半点没有下水的意思。

高九已经逃出了芦苇丛,河中那条小船也汤近了,船头一条汉子戴看斗笠,挽看一把长臂弓,还搭上了一枝箭。高九见状大乐,站住身子,回头指着追来的社若华与柳小英叫道:“射!宰了这两个婆娘,给他们一点厉害瞧瞧,也给那些死的弟兄们报仇。”

这汉子穿看黑衣,腰束金线盘带,正是霸王庄的装束,所以高九大为宽心。

在淤泥盈尺的浅水中,避箭是很困难的事,汉子拉足了长弓,两个女的都慌了。她们闭上眼睛,不知道谁会先挨箭,耳边只听得高九得意的笑声。

嗖的一响,箭射出了。柳小英身上没有中箭之感,以为这一箭一定是射向了杜若华,连忙睁眼看去。杜若华也正瞪大了眼看看她,两个人都没有中箭的样子。

倒是高九在水中翻腾看,好像是一条被钓上的大鱼,正在被渔人捉出了水,又蹦又跳的。

小船上那汉子却搭上了第二枝箭,扣紧了拉满,然后嗖的一声,射向了水中的高九。

这一箭很准,从脖子上穿进丢,又从另一边穿出来。高九翻腾了几下后,不再动了,半浮半沉,背向上浮在水上,背上还插看另一枝长箭。原来第一箭是从他的背后透心而出,又补上了脖子上的一箭,那里还有命。

杜英豪在岸上叫道:“好!赖皮狗,好手法!好准头!百发百中,百步穿杨..。”

船上的汉子摘下斗笠,却是杜英豪的长随赖皮狗。他抓起了船上的竹篙,另一头是个铁钓,他就用铁钓把高九的体钓起,放在船上,然后把船撑向了岸边。

柳小英与杜若华也水淋淋相扶回到岸上,拖下了高九,这家伙已经断气了。

杜若华感极的向赖皮狗下拜道:“多谢这位大哥。”

赖皮狗忙退开摇手道:“杜女侠,别谢我,你该去谢我的主人杜爷,若非他神机妙算,教我到上游丢弄只船漂下来,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能杀死高九..。”

杜若华感激又拜向杜英豪,伏地泣不成声。

柳小英这才叫道:“杜大哥,原来你早已安排好人在河里拦截,难怪不肯下手丢追了,却害我弄了一身脏。”

杜英豪笑笑道:“我不是向你保证过,他跑不了的吗?是你自己急看要下去的。”

“我怎知道你安排了人呢?你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告诉了你,高九还会上当吗?虽然不怕他跑了,但收拾他却没有这么容易了。”

柳小英心里实在半点怪他的意思都没有,但她却又忍不住问道:“杜大哥,你怎么知道高九会从水里逃呢?”

“他不想死就一定要逃,我们把两面都堵住了,他只有向水里逃,而且他是水寇,精于水性,泅水逃生也较有把握,所以找留给他的一条退路,却是死路。

”杜英豪又完成了一项创举,他在危困中救出了柳小英与社若华,挑了高九的水寨,还消灭了不少霸王庄的余孽。这次他更轻松,自己根本就没动手。

然而,功劳、声名、荣耀却都是他的,杜英豪发现只要会动脑筋,成名实在不难。

他开始佩服自己了,也相信自己真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了。以前,他还怀看点鬼胎,深以自己没学过真功夫为虑,现在他却充满了信心,彷佛自己真有降龙伏虎的能耐了。

但是英雄之途,毕竟不是处处平坦的,我们的大英雄也不是一帆风顺,百战百胜的。

他也有吃亏倒霉、挨揍的时候。

那是四天后的下午,他们又向前进发,行列中多了柳小英与社若华。柳小英本来就是要跟他一起走的,杜若华则是怀看感恩报答的心情,追随同行。

有四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作伴,杜英豪实在开心,但也有点难以消受,因为这些女人们都太热情了。

最难消受美人恩,他也想轻松一下,暂时摆脱一下这些女郎的纠缠,未尝不是件好事。

他找了个女人们跟不到的地方,进了一家澡堂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