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四章 温柔陷阱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不但是个天才型的英雄,也是天生成的英雄;他也像传说中的英雄一样,有股不怕死的牛劲儿。所以,菊芳要他避一避风头时,他断然的拒绝了。

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怕。如果菊芳不劝他,很可能他早已在半夜偷偷的跑了;但菊芳一劝,陶大娘也跟着帮腔要他躲起来,他的牛脾气发作了,说什么也不肯走了。

他觉得英雄该有自己的主见,不能让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他不肯躲,菊芳也不躲了,这个娘们儿在这些地力倒是很够义气的。

“杜爷,您是受我牵果的,说什么我也不能一个人躲起来,大家挺着好了,活一块儿活着,死也在一块儿。”

这份情真意切的表白,使杜英豪颇为感动;可是菊芳不但要跟他一块儿活看,连睡觉也要跟他一块儿。

第一天晚上,菊芳来敲他的门,说是有事要跟他商量。杜英豪装睡看了,没理她,也没起来开门。

第二天晚上,陶大娘说是自己的生日,关上大门不做生意,叫了一桌酒菜,自己在留春院里庆祝。

七、八个窑姐儿都参加了,菊芳自然也在内,男的却只有一个杜英豪。这些窑姐儿整天笑脸侍奉男人,好容易自己有空乐一乐,一个个都忘了形。

她们都拼命的找杜英豪拼酒,杜英豪又怎能在娘儿们面前示弱。他毫不在乎,来者不拒,口到杯乾。

那些姐儿们个个能喝,杜英豪也不弱,但是一个人毕竟架不住对方人多。他喝的糊里糊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也不记得自己醉中做了些什么?

只是醒来时,觉得身上很沉重,似乎压着什么。他用手一摸,摸到了一条光溜溜的膀子然後他又感到腿上似乎还勾看另一条不是他自己的腿。

睁眼一看,菊芳像是条八爪鱼似的缠在他的身旁。一惊之下,他要坐起来但却发现菊芳全身都光溜溜的,他自己也是一丝不挂。他忙又躺了回去;因为他看见了菊芳乌溜溜的眼睛,正水汪汪的盯看他。两个人赤条条的相对可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至少,杜英豪没这个习惯,他只有看着帐顶。

粉红色的帐中虽然还充满着酒气,却也有一股浓浓的甜香。

这不是他的房间,也不是他的床。不用问,一定是菊芳的屋子了。

杜英豪似乎觉得有一条无形的索子把他扣住了。不管怎么说,在人家的屋里,跟人家赤条条地并躺在床上,而对方又是个年轻的女人,他再说自己是如何的无辜也没有用了。

他只有叹了口气:“昨夜我喝多了。”

“还好,没醉的连路都不能走,不但能爬上我的楼……。”

“啊,是我自己爬上你的屋子里来的?”

“杜爷,昨夜不止你一个人喝醉了,一屋子的人差不多全醉倒了,现在还有好几个倒在我门口呢。”

“啊,还有人倒在你门口?”

“不错,是月红、小凤、金花她们三个。你跟她们拼酒,追追打打的来到楼上,四个人倒成了一堆。我上来一看,可真好,你一穿全是酒啊、菜啊的……。”

“那一定是吐的厉害。”

“不止是你一个人,他们全都吐了。你们把衣服都脱了,就坐在地上猜拳……。”杜英豪彷佛记得是有这回事,但是又不太清楚。

菊芳道:“你不妨出去看看,门口还歪着三头白羊呢,这些人也真能挺,就这么挺了一夜??,现在还没醒。”

“那可不行,别着凉了。”

“杜爷,您别忙着惜香怜玉了,她们一身都是吐的脏东西,这会儿谁也没劲儿去抬她们,光是把你一个人弄进来洗乾净,已经够我累了。”

“是你替我洗乾净的?”

“是的,我的力气有限,只能弄你一个人,其馀的只好由着她们了;好在这是大热天,她们又喝了酒,全身都发热,冻不坏的,我不能叫人来帮忙,那种光景让人看了可实在不雅。”

杜英豪有点不好意思:“真是的,我怎么会醉成这个样子,真不像话。”

“这是英雄本色,唯大英雄能饮酒,是真名士自风流,您可占全了。”

杜英豪更不好意思了,呐呐地说:“菊芳,我醉後一直睡到天亮吗?我……是说没再做什么混帐事吗?”

菊芳居然一笑道:“你要问我有没有对我做了什么?我可以告诉你说??没有。你虽然酒醉了,却不乱性,你只跟她们在门口吵吵闹闹。她们是有意要引诱你的。可是杜爷您居然视而不见,这份定力可真叫人钦佩。”

杜英豪脸色居然红了,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圣人,就此刻;他虽是平静地躺看,但是菊芳滑腻腻的肌肤粘着他,已有点飘飘然的感觉。

他拼命想抑制自己,但是却偏偏不争气,所以他只有一动都不动,也希望菊芳别乱动,碰到他身上来。

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他急着说:“芳姑娘,十分对不起,昨夜多有打搅……。”

“别客气,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该报答你的。”

“那是你客气。以你的身手也不会吃亏的,我只是人莽撞而已。我问过陶大娘,她说你是家传的武艺,高明的很。”

“再高明也没用。那天我可不能拖长,让人知道我会武功,摸出我的底细,所以徐老九才跑去找你来解围,别的人都不敢惹铜山双鼠。”

杜英豪只有叹气:“我是个傻瓜。”

“不,我却以为您是个大英雄。”她又贴的紧一点。

杜英豪的心跳的厉害,喉头粗浊的道:“芳姑娘,你这样子……。”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他也不是真心的拒绝;假如菊芳突然放开了他,他反而会难过失望。

但是菊芳却看不出他的意思,更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只是笑笑道:“我的去服在抱你进澡盆时弄脏了,所以也脱掉。我怕你还会吐,因此也没穿衣服,而且天也实在太热。”这似乎说明了她为什么也躶裎相对,但也没有说明什么,这根本是废话,也不是充分的理由。她之所以要解释,只是一种勉强的掩饰。

就像一个偷吃糖的孩子被大人抓到了,慌忙分辩说“我口渴”。这是很笨拙的理由。吃糖并不能解渴,而因口渴而偷吃糖,也不可原谅。

可是,杜英豪似乎接受了这个理由。

“芳姑娘这太委屈你了,让人知道了,对你太不好了。”

“也没什么。我是个婊子,没人会要我守什么三贞五烈,婊子的屋里有个男人过夜并不稀奇。”

“但你不是,虽然经常有人到你这儿来,那都是向你报告什么来的,也没进过你的卧室,都是在外面坐看,然後从角门轻悄悄的走掉。”

“杜爷,你怎么知道的?”

“是陶大娘说的。她对你很敬重,说你不但是位孝女。也是一个奇女子。”

“好,杜爷,陶大娘告诉了你,至少可以证明我不是个随便的女人。打从我汉子死後,我还没第二个男人。”

“我知道,我相信。”

“但我却给焦雄沾辱过。”

“那不能算,你不是心甘情愿的。”

“谢谢你。杜爷,你能明白最好,你不明白也没什么,那段时间我没把焦雄当人,也没把自己当人。”

杜英豪没有接腔。

菊芳继续道:“就是我的汉子,我也没真心喜欢他过,因为那是我爹选的,却不是我想嫁的……。”

“你爹不徵求你的同意吗?”

“徵求了,我也没反对。”

“为什么呢?既然你不喜欢,你可以提出来呀!”

“我提出有什么用啊!爹要的是一个招进门的女婿,我心目中的男人却是个大丈夫,大丈夫坐不改名,行不改姓,而我的丈夫第一个条件就是改姓我家的姓。”

“噢,这样子的一个男人是不怎么可爱。”

“我是个孝女,不忍违背爹的意思,但我却不想做个节妇。我的丈夫死了,我只能替他报仇,却不想替他守节,我要选自己的男人。”

杜英豪再笨也听出她的意思了,连忙道:“芳姑娘,我可不能做你家的女婿,我也不能改姓。”

“我说过要你改姓吗?我说过要嫁给你了吗?”

“你没有,但是我怕以後会有这些麻烦,所以先把话说明白。”

“如果你准备要我做老婆,我会一脚将你踢下去。”

“可是我不娶你,我们这样子在一起却不太好。”

“为什么?我只是一个婊子,没什么可顾忌的。”

“但你明明不是。”

“我是的,你可以问问城里的人,他们虽然没有花钱买过我,却都可以证明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婊子,所以你可以花钱得到我。”

“那不行。我没钱,我花不起,我的银子要还给陶大娘偿债,一个月之内,我赚不到一分银子。”

“没钱也行,算是奉送的吧,婊子在遇到一个中意的男人时,也会免费送上几次的。”

杜英豪就算是笨蛋,也会明白她的意思了,何况他并没有我们想像中那么笨…

杜英豪走在街上,心里是甜蜜的;他还在想看菊芳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他不是第一次有女人,十五岁时,他已经在土娼馆里出入过了。那个小姑娘也是自己愿意的,只不过後来那小姑娘被个盐商买去做小老婆了,杜英豪还难过了两天,却很快就忘了。

因为他们没多深的感情。对菊芳,他也没多深的感情,可是他却一直忘不了。

这个女人跟他以前所有的女人都不同,他说不出来有什么不同,但不同就是不同。

他向来都是走出门後,连那个女人的脸是什么样都不记得了;但是对菊芳,却不同於往昔,已经三天了,他居然时刻都在想念看。

院子里待不住,他乾脆出来走走,希望能碰上她。

菊芳是去搬救兵的,焦雄的人不久将至,既然不准备躲,就得碰一碰。

菊方可以调动官方的人,但目前还没有到时候。焦雄犯罪作恶的证据还没掌握,不能打草惊蛇;她准备去请他父亲几个江湖上的朋友来帮帮忙。

说好昨天就要回来的,直到今天都没见到菊芳的影子。

杜英豪再也蹩不住了,徐老九叫他放心,说芳姑娘不会有岔错的,但他就是放不下心。徐老九就叫他出来散散心,还借给他五十两银子。说是借,其实是给他的。杜英豪倒是不客气的收了下来,他知道这老小子也是个公门中的名捕,是为了帮菊芳的忙才隐身於此,对徐老九总算另眼相看了,但是却没有好感,因这小子冤了他二百两银子,输在李七的赌场里。所以,他拿了徐老九的银子,心安理得,连说都没谢一声。

揣着银子的男子,多半有两件事,赌和色。

他是从留春院里出来的,陶大娘手中的货色,在这城里是顶尖的了;他只要高兴,留春院的姑娘任何一个都会心甘情愿地自贴白送来讨好他,但他没胃口。因此,他决定去赌几手才到门口,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身价是多么的不同了。

上次他来,门上的几个抱台脚的还敢用斜眼瞄他。这一次,他们却像耗子见了猫似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低头垂手,恭恭敬敬地把他给迎了进去。

土牛李七还特地套了一件长褂迎出来,圆胖的脸上直冒汗。

这小子以前见了他就躲,今天居然硬着头皮来了,使得杜英豪很意外。

“哈,士牛,我还当这辈子永远见不着你了,怎么你敢来见我了。”

“杜爷,杜大侠,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李七像是要哭了,杜英豪倒是不忍心:“李七,我以前找你,是因为你在留春院白嫖赖帐,现在你已经把欠的钱送去了,我也不会找你麻烦了,我来玩玩。”

他说着就踏进了屋子。里面闹哄哄的,他一进去,忽然就静了下来,似乎连根针掉在地下都听得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