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四二章 得天独厚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的一度失陷,并没有使他失去别人对他的尊敬;相反的,他还赢得了更多的钦佩,甚至于还有人认为他是故意失手被制的。

一个能空手搏杀漠北人熊的少年英豪,怎么会叫跛龙马五那种角色给制住了穴道。甚至连马五自己都相信杜英豪是存心给他制住的;尤其是在杜英豪突然又单身一个人来探望马五的病况后,马五更为相信了。

那是在马五呕血倒地后的四个时辰,杜英豪又再度出现在马五的重口门前,空看手,却亲自持了一张拜帖。

他竟是按看江湖的礼数投帖造访。

马五吐了两口血,伤势并不严重。由于纠纷已过,堂口上的弟兄也各自忙自己的活儿去了,只有几个轮值的弟兄在堂口上闲守看,显得没精打采。不久之前,他们算是去了一次大脸;今后这堂口上的威严,恐怕也要打个折扣了。

正在几个人心里不痛快的时候,杜英豪就出现了,顿时把几个人都吓了一大跳。

刚闹过事才走的,杜英豪的样子给人的印象很深,那些人不用看帖子,也知道他是谁了。

虽然大都在紧张着以为杜英豪是在实行报复了,但堂口中的管事分水榆申化却较为冷静,他知道杜英豪绝不是前来找麻烦的。

若是他有心过不去,四个时辰前就不必好好离去了。

那时他已占尽了上风,占尽了道理,大可把堂口一脚踢了的;可是杜英豪不但没如此做,反而劝阻了那几个存心来生事的娘子军,很快地带看她们离去了。

再者,杜英豪此刻双手持看拜帖,那是一种十分尊敬的礼节,要打架的人,绝不会用这种礼数投帖的。

所以,申化止住了那几个小弟兄的情急蠢动,上前双手接过了拜帖,试探看道:“杜大侠,您这次来是..?”

杜英豪笑看道:“适才对马当家的多有得罪,杜其是特地前来当面致歉的。”

申化有点难以相信。杜英豪等人虽是搅了堂口,但先动手而理屈的是自己这边,势弱吃亏也是自己这边,对方实在没有理由道歉的。

只是杜英豪的态度很诚恳,使得申化又不能不信,只有推托道:“杜大侠,这怎么敢当呢?而且敝堂口的当家马大哥负伤卧病,无法接待,失礼之处,唯有等马大哥痊愈后,再向大侠道谢。”

说看把拜帖又退了同来,表示他不敢接待之意。

杜英豪却笑看道:“杜某此来一则是道歉,再者也是来探视一下马当家的痛,三则是有点事要与马当家面商,务请申兄通报一声,并请美言一二,使杜某获允接见。

”杜英豪居然说出了申化的姓名,称兄道弟,这封申化而言,已是十足的面子了。

八面玲珑的申化竟然也因受宠若惊而有晕淘淘的感觉,自然也不能再作拒绝了,把杜英豪请到里面厅上坐下。

上次杜英豪是在这儿端茶打架,几个时辰后,又被尊若上宾地款在上位坐下,这使杜英豪自己也感到好笑。

申化很快就进去通报了。马五也弄得莫明其妙,不知道杜英豪是来干什么的;但人家已经上门了,躲也躲不掉,只有硬看头皮见了。

但也怕杜英豪兴师间罪之时的难堪,他只有托言受伤,躺在屋子里接见。马五心想,你杜英豪总不好意思对一个躺在坑上的伤者再发横吧!

他的伤势并不重,服下了疗伤葯后,本已可行动如常了,这时却又爬回床上去。

杜英豪一点没有因为马五在床上贝他而感到委曲;而且见了马五的面后,连连作揖致歉,说了有半车子的对不起,殷勤地问候,倒是弄得马五不好意思了。

杜英豪竟真是为道歉而来的,而且亲自登门投帖,亲自至榻前致候,给足了马五面子,使马五既高兴又惭愧,一连声吩咐申化摆酒。

杜英豪忙道:“马当家的盛情心领了,只要你不怪罪,兄弟也感激万分,那里还敢叨扰,什么时候等马当家的贵体大安时,我们再好好的喝几杯,欢聚一下好了。”

“是兄弟冒犯在先。”

马五跳了起道:“不,杜大侠,今天一定要请你喝两杯去,这也表示一下兄弟的歉意。”

杜英豪道:“马兄,事情过去就不谈了,反正大家都有不对的地方,说开了就好,谁也不再放在心里好不好?兄弟前来负荆请罪,马兄的吩咐,兄弟于意不该推托的,但马兄身子要紧。”

马五高兴地道:“没关系,杜兄,说句老实话,我这伤没什么,只是心里闷解不开而已,现在就已经算好了。走!走!咱们喝酒去。”

他挽了杜英豪的手向外走去,的确是没有一点势伤的样子了;杜英豪含笑应命。

马五想到在不久之前,还在榻上轻哼呻吟装病之状,略有些不好意思。

但很快,两人就化除了一切的误会与不安,亲亲热热地在厅上把盏欢聚了。

杜英豪的豪情使马五既感自愧,但也化除了他的羞涩。盏酒下肚,两个人谈得更投机了。

马五不但兴奋,而且还有着一种知遇之感。他没有想到这位名满天下的英侠竟是如此的平易、谦和而且又是如此的豪迈。这一刹那间,马五直觉地要他为这个年轻人立刻去死,他也会不皱一下眉头的。

两个人由豪饮变为浅酌,由大声地谈话变为低声小语。陪坐的申化已识相地藉口去催菜而离开了,厅中只剩下两个人,侍候的弟兄都远远地站看。他们看见杜英豪跟当家的如此融洽,一个个都感到无上光荣,把先前吃过的亏,挨过的揍都忘了。

低声私语中,杜英豪频频低头,马五则神情激愤,带看悲哀,似乎在诉说看一件不愉快的往事。

直到告一段落后,马五居然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而杜英豪则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马老哥,你放心,我这次一定为你把这口气出来,揭开那些伪善者的面具。

”马五倒反而有点不安地道:“杜兄弟!你自己的问题已经够头痛了,不必为我又节外生枝了。”

“不!我们既是兄弟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岂能不管;而且,我认为你的事比我的事更重要。”

“可是兄弟,你要知道,武当是一个大门派,历史久远,势力宏大,你本事虽大,到底只有一个人。”

“不只是一个人了,我有不少的朋友。”

“这些朋友固然会支持你,但他们恐怕不便为你而与武当为敌。”

杜英豪笑道:“必要时我相信他们还是会的,不过我不打算这么做,我只要他们的支持就够了。”

“是道义的支持是不够的,我在这儿等了多少年。也没等到一个机会,一直忍气吞声。”

“现在有机会了,你放心我一定能为你把事情平反过来。你去把有关的证人都在暗中召齐,在会期时守候在附近:还有,你必须特别小心,别叫人逮住,灭了..。”

“不会的,兄弟,你放心好了,事隔多年,我又换了名字已经没人认得我了,而且这些年来,我从没有使出自家的基本功夫,今天对你点穴是第一次。”

杜英豪一笑道:“老哥!那只是你自己以为隐密罢了,其实已经有人或多或少的瞧出一点你的底子来了,所以我才会来找上你。”“啊!兄弟,你是特地来找我的。”

杜英豪笑笑道:“当然了,否则我已经认出了你,又怎会让你近身制穴得手呢!

”马五讶然道:“兄弟,这么说你果真是自己冲开穴道的。”

“你难道还不信,那个看守的弟兄该知道我是如何出来的,绝没有得到别人的帮忙。”

马五叹了口气道:“我问过他了,知道你兄弟确是一个人在牢里自行恢复行动,但是我仍然难以相信,冲穴是很深奥的功夫,会的人太少了。”

杜英豪一笑:“我如没有冲穴之能,又怎会容马兄制住我的穴道呢?

”“你也早知我会点穴。”

“是的,我听人说了,但还要求证一下,看看你是不是施展武当的手法。”

“是谁告诉你的。”

“马老哥,这个很抱歉,对方要求我绝不说出他的姓名的,反正他对你绝无恶意,我也是一样,我们只想帮助你,所以你不必去探究了。”

马五不禁又是热泪盈眶,感动地道:“兄弟,你为我的事竟不惜以身试险,虽然你本事大,但是仍然有危险的。”

“是的,我在被制住穴道后,上车来到此地的那段时间内,谁要是给我一刀,我就完了。”

“兄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为了你马老哥是条汉子,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我认为值得这么做;再者,我也相信你马老哥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我既已束手被制,就不会再挨刀子了。”

马五哽咽地道:“兄弟,我也不说感激的话了,反正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加上我这个堂口的弟兄,但凭你一声吩咐,要他们死就没有一个会活。

”杜英豪哈哈大笑道:“老哥!这话就见外了。我交你们这些血性弟兄,并不是为了想要你们帮什么忙,再说要有拼命的事,还用得看我开口相求吗?

你马老大只要听到一点风声,早就自己赶到了。”

这番话简直说到马五心里去了,他只恨无法把心掏出来,以表示对杜英豪的热切支持了。太激动时人反而会讷然不知所言,马五此刻就是这个样子。

倒是杜英豪自己站了起来,一拱手道:“老哥,我要告辞了,记得我交待你的事,黄鹤楼会后,再作快聚。”

后两句话完全是由说书先生的嘴里学来的,然而用得很恰当,却显得他太有学问了。

他是在马五牵看弟兄恭送下离开堂口,当然也有不少人看见。大家对他们化释了前嫌隙,缔定了友谊都感到惊奇与欣慰,而且对杜英豪更为尊敬了。

杜英豪曾经落在马五手中过,但那使他的声名更彰。杜英豪发现一个人若是懂得利用机会,连当一次俘虏都可以使声名大增。

他向人道歉,不但与盛名无亏,而且更受赞佩,他感到人的好运气来时,连山都挡不住而最使他高兴的一件事,就是他第二次拜访马五,跟马五达成的协议以及所知道的事实那收获之大简直难以想像;不过,这一点,他倒不以为是运气而是他细心所致,更是他大胆约吹嘘结果。

他吹了几个牛,像早知道了马五的底细,以及他是专诚去找马王的这回事;实际上,他只是想去泡泡澡堂子而已。

还有,他也吹嘘了自己有冲穴之能,那才能使一切的行动合理而且使人信服也因为如此,他才能挖到一个绝大的秘密,而使自己的黄鹤楼之会有更大的胜算。

所以,当他又开始向襄州进发时,志得意满、神态轩昂,顾盼自雄那股气概,的确是橡位举世共钦的大侠客了。

因此,当他在会期前两天,骑马进城时,先他一天赶到为他布署拉拢相援的曼氏父女,简直不相信见到的这个人,真会是他们所知的社英豪了。

霸王庄破了罪证确凿了,使那位公门中有铁捕之称的晏海靖脱罪开释,官复原职。

他对老弟兄许久的奔走努力固然感激,对女儿菊旁的牺牲更为感动,但他最感激的还是杜英豪。

父女俩为了替杜英豪壮声势,用尽一切的关系方法去求人帮忙,但效果并不大,因为杜英豪跟武当所结的过节越演变越大了,大家对武当的势力均是相当顾忌,所以并没有能请到多少人。

父女俩正在发愁时,杜英豪已经大摇大摆地来了。曼海靖看了他的气势,没有直接去招呼,也制止了菊芳去招呼,怀疑地问道:“芳儿!你说他真的没练过武功?”

“那倒不是,他天生力气大,身手也灵活,还是练过的,只不过是自己东学一招,西偷一式,胡乱着练;没有受过名家真传而已。”

“可是他那些骛天动地的事迹又是怎么创下的。”

“那只是运气好,瞎碰乱撞,蒙上而已。”

“我实在难以相信。你看他在马上的气势,直吞河岳,睥睨天下,就是一代宗师,也没这份气度。”

“那是他不知天高地厚,怔看玩儿命,不知死活。”

晏海靖摇摇头,菊芳也觉得那个评语不当,因为一个人的气度是无法伪装,也不能勉强造设的。杜英豪所表现的那种气势出之自然,好像他本来就是一个大英雄、大豪杰。

接看而来的事与人更使晏父女难以相信。陆陆续续地来了河洛地面上不少风云人物,竟都是为杜英豪来作声援的,这绝不是冲看曼海靖的面子,而是杜英豪自己号召来的。

然后,他们又听说了杜英豪在河洛路上的事迹,那简直像奇迹了。

“这家伙是怎么弄的。”

菊芳曾不止一次的自问,却无法回答,但她却发现杜英豪跟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原来,以她的家世跟杜英豪在一起是降尊纾贵,而现在的社英豪却已高不可攀了。她考虑着是否要去见杜英豪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