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五章 山雨慾来

作者:司马紫烟

李七跟在後面,低声央求道:“杜大侠,您是大英雄、大豪杰,何苦跟我们这些小不点儿过不去呢?您请高抬贵手,放了我们一马吧:“杜英豪一怔:“这是什么话,我可是规规矩短的来赌钱的,不火、不赖、不许。上次输了二百两,我一个绷子儿也没少你,当晚就捧了银子来还清了。”

“杜大侠,上次是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而且也是徐老九私下递了信儿,说您是…”说我是实心凯子,是头肥羊,所以你们就联手宰我。“杜英豪也是码头边长大,这套切口自然很熟。但是李七却全身直抖擞,颤着声音、:“小的该死,小的该死,那二百两银子小约立刻奉上;不,连利息二起奉上”他掏出了一叠银票,点了二张出来,双手捧看:“杜大侠,前後一共是四个月零九天,照赌场的规矩,过头就计整,共是五个月,大一分利,每月二十两,母子计二百两,您请点收。”

既然对方已经承认是玩了假,杜英豪也不客气,银票抓过来往怀裹揣笑笑道:好,今天可得赌规矩点,再叫我抓住了,可没这么简单了。“他收了银票,李士才松了口气,但是听说他还要赌,不禁又急白了脸,过来压低了声音道:“杜爷,今天来的只是几个小角色,您跟他们计较,不是人辱没了吗?您要整他们,何必亲自动手呢?小的叫推庄的莫老三用点功夫,??乾了他们,不比您修理他们还强。”

杜英豪心中一动,忙问道:“什么?你说的是谁?”

“混江五条龙。他们虽然在霸王庄讨饭吃,但是比被您宰了的镇山岚徐方可差多了。您找他们的晦气,不是太自贬您的身份了吗?”

杜英豪总算明白了,原来是霸王庄的人已经来到了,难怪李士如此紧张。,倘以为自己是打架生事的。

笑了一笑,倘拍拍李士的肩膀道:“土牛,你放心,我既然接受你的赔罪,就不会那么不上路,乱了你的扬子,但是我也要了解一下,霸王庄打算怎么对付我?”

“都还用问?韩大张把徐力的??体扛了回去,连焦二太爷噢,不,连焦雄也紧张起。来了。他们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开罪了您这位高手,焦雄自己出马,去搬动漠北人熊来对付您了。杜英豪不知道漠九八熊是何方神圣,心中并不在意,冷笑一声道:“管它漠南人熊、漠北人熊,那可没放在我杜大爷的心上,他来了,我拿条??子栓上,耍耍把戏给你们看。”

这番话。他旦敬开了声音说的,李士吓的往後一缩,赶紧溜了,而屋中稍稍恢复的喧声忽又静了下来。

。这时却有另一个响亮的笑声响起道:“好二好,豪壮、豪壮,三十年来,敢把漠北人熊袁定一如此轻视的,兄台还是第一人。不管兄台是否能做到,仅就这番豪语,便足以惊动天下。”

。说话的也是个年轻人,一身武生打扮,腰间佩看剑,显得十分潇酒从容,但是杜英豪却不喜欢这种人,更不喜欢这个人。

杜英豪一心想成为个大英雄。,却从来没以为自己是个大人物。他对任何人都很客气,没有架子。

不但对大人如此:对小孩也是如此;到了秋初,??蟋蟀之风盛行,他也捉了几头蟋蟀,去找人斗。他既没钱,也没有什么好品种,成人的斗蛐蛐场合他去不起,只有去找那些小孩子们斗,博一个铜子的输赢,照样大呼小叫,顶有意思。

若说他讨厌一种人,就是这个搭腔的年轻人之类的人;他们正是那种所谓世袭的英雄,出身武林世家,不必闯荡江湖,就已有了盛名了;他们当然也有一身家传的武功,但别的人却永远进不了他们的门。

这一类少年英雄都有一股傲性,有时人老是眼睛向看天,彷佛别人都要低他一等似的。

现在,这个年轻人就是这种典型。他说那番话时,维然对杜英豪捧了一阵,但他的神气却像是老前辈在勉励後辈似的。

这个年轻人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因为先前都没注意他,等他一开口说话,立刻就光芒四射,使站在他身边的人,都自然而然的让开了。

更有一两个认得他的人,立刻恭敬的招呼他道:“许公子,您怎么会光临这个小地方,然後,又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告诉身边的人道:“这位就是江南四大公子中的头一位,玉面君瑞许朗月许公子,也是苏州虎丘抱铆山庄的少庄主:“四周的人立刻就起了一阵嗡嗡声,纷纷的议论看,所有的注意力也从杜英豪身上转到许朗月身上去了。许朗月却傲然的笑了一笑。”在下只是路过此地。客居逆旅,寂寞无聊,随便出来溜溜,不要妨碍了各位的雅兴,各位继续玩下去。“说完,自顾在一张桌子上坐下。那是一桌牌九,他坐的正是推庄的位置。这意思很明显,他要推几庄,可是却没有人敢过去押注,似乎每个人都在他面前有自惭形秽的感觉。杜英豪忍不住跑过去,在他的对面也拖开椅子坐下,把刚收来的二百两银票以及五十两银子一起掏了出来,往桌上一丢进。二我来押你两注。”

许朗月看了他一眼,笑道:“好,好,阁下不但言语豪放,连赌钱也是豪情万丈。”

他把牌砌对後,推出了八张,微笑道:“看来上下两门是没人敢押了,只有我们两个人赌输赢了。”

说看抛出了骰子,是个七点。

杜英豪坐在对门,该拿第一付牌。许朗月把牌推到他面前时,他才吓一跳。

他为了赌气,把银票跟银子都掏了出来,却并没有表示要全部押在一。注上;他是要等上下两家都坐满了,看看人家押多少,才决定自己下多少的。

那知许朗月是瞧准了没人敢来下注似的。,更不问他下多坐就挪骰子配牌了。

杜英豪自然也可以不接受,同时说明自己尚未泱定下注多少,因为他只是把钱放在桌上,并没有推出去,而且二百五十两银子,孤注一掷也太大了。

十两银子是一个五口之家两个月的生活费用,也可买上几石白米;而三百五十两就看一手牌,在李七这种二流的赌场里从没有这么大的注子,在杜英豪的一生中也没这样豪气过。

杜英豪本想收回一部份的,但是看了许朗月那种神气,像是把他瞧扁了似的,一赌气豁上。了,伸手抓牌。他木想慢慢的瞧,二百五十两的输羸,毕竟不是小注,他得用心瞧瞧。

可是那两只手也不争气,抖得厉害,而且那个什么玉面君瑞更是一付藐死人的样子,把两张牌移到了面前放看,连瞧都不瞧,笑嘻嘻的望看他。

杜英豪不愿自己的紧张像被人瞧见,更不能被人瞧扁了,乾脆把两张牌往桌上一拍,亮了开来。

这本是一翻两瞪眼的心牌九,两张牌,亮,胜负铁定。由於他们的豪赌,圾引了场中的赌客,大家都停上了下注,围过来瞧看。杜英豪一亮牌,大家就呵的一声,齐声叹息起来。

他拿的是一张么四杂五,一张杂七的三匹,七五十二,如起来是两点,而且是最小约两点。

杜英豪也准备认了,二百五十两就这么去了他倒不心痛,因为这钱得来并不辛苦,虽说有一半是他替妓院保镖赚的,但是已经输掉了,今天意外的要回来,他根木没放在心上。

许朗月看了他的点子,笑笑道:“阁下的手气不怎么好,没关系,这??是头一条,以後还有机会的。”

那语气能气死人,而杜英豪更气的是他已没有赌第二手的资格了,除非再向李七去借,照李七不久前对他的态度,大概不敢不借,但杜英豪却没有这么厚的脸皮,他没有能力还,就不能做那种赖皮事。因此,他只有敲敲桌子道:“这要等你亮了牌才作准,也许你抓了付蹩十呢,”赌桌上风云幻变,这倒是常有的事,有时抓了一付大牌,会被一付更大的牌吃掉,落得一场空欢喜;有时一个最小的一点,偏偏压倒了庄家的蹩十,这也是小牌九的刺激之处。

许朗月信心十足的翻开了一张,那是一张十二点的天牌,周围又哦了一声,天地十八配,随便搭上什么都吃定了两点;只有一个情况,那就恰恰配上一张三六或四五银瓶九。十一一加九,扣去整点,只剩个霸王一点,若是大牌九,这是天尤王,可以吃所有的点子,只输洽对子。然而,在两张见输赢的心牌九裹,那只算一点。

许朗月已经有九成九的赢面,别人也跟看叹气或羡慕,他们还没看到银票上的数字,只那五锭白花花的元宝,也够耀人眼的了。

许朗月又随便的翻开另一张牌,笑容不由得在脸上冻结了。一付牌三十二张,去掉三张,剩下的二十九张裹,除了两张九,来任何一张他都赢,偏偏他就抓到了一张三人大乌鸦,凑成个最倒霉的一点。

四周又哦了一声,纷纷在为杜英豪庆幸了。在一般的情形下,那些帮闲跑腿早已纷纷上前要求吃红了,今天却因为两位赌主都太特殊,没人敢上前搅和。

许朗月也不潇酒了,收回了牌问道:“多坐?”

杜英豪展开银票道:“没多少,二百五十两。”

因为赢了,他乐得装气派,做出一付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长到这么大!手裹从没抓过这么多的钱。

四周又是一声??讶,比先前的大得多了。大家以为那最多只是十两的银票,合起来不会过百两,这是小赌馆,没有大票子流通过。

许朗月最初的想法也是如此,等到看清是三张一百两的面额时才道:“阁下还真够气派的,押这么重的注子,也不先打个招呼。”

杜英豪冷笑道:“打了招呼又怎。么样呢?你是不是会嫌多不赌了?”

许朗月涨红了脸道:“在下只是路过此地,听见热闹寸进来瞧瞧,身边没带多少现银:若说这二百五十两就能吓住了我,说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先前那个帮忙吹嘘的家伙忙又趁机献媚道:“可不是,虎丘抱剑山庄不但是武林第一家,家产之富,也是江南数一数二的。”

杜英豪冷冷道:“那是他老子的,还不是他的。”

那家伙不识趣地道:“许老庄主就只有许公子一位少爷,将来那百万家业还不是他的。杜英豪冷冷地道:“那得等他老子归天後,才能轮得到他,我这笔债是不是也要等到那”时候才给呢?“许朗月涨红了脸,掏出一叠票子,下过面额都不大,是十两或二十两的。他数了一下道。”这??一共是二百一十五两,还欠三十五两,阁下信得过,我明天一早就给你送来。信不过,我把身边的这支剑留下做抵押,明天再来赎。“他的剑倒是做得很精细,剑鞘上还嵌了几颗珠子、宝石,总值个百十两银子。在一般的规矩中,这种情况下,许朗月已经做得很漂亮了,杜英豪收了二百一十五两,剩下的乾脆做人情不要了,这样才是上路的做法。所谓光棍打九尢,不打加一,许朗月事前不点一下台就打骰子分牌,固然不当,但杜英豪的注子实在太大了,也难以怪得人。杜英豪笑了一笑,拿了五十两,把剩下的又还给了他说,道:“我那五锭银子你是看得见的,所以这五十两你该赔,其馀的不作数了。”

把银票往许朗月手中一揣,捧起自己的银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许朗九十分难堪,但他仍是收起了银票叫道:“朋友,许某人你二百两,不出三天,一定会还给你的。”他必须要抖这么一句,否则这世家子弟,就成了个赖赌帐的混混了。

赌场是就不下去了,他只有狼狈地离去。

有人为这场豪赌所迷:还在兴奋地谈论看,也有人替杜英豪不值,他花了二百两银子,不但没交上朋友,反而买了个仇人,因为他最後太使许朗月难看了,而且他把银票一声不响的押在注子上,也似乎是存心整人的。

杜英豪得意极了,他原可以解释一下,是许朗月太过嚣张,没等他下注就打出了骰子,他并没有存心坑人的意思,可是他不想解释,能够一挫这个世家公子的凌人气势,他觉得太值得了。

木来他还打算挫一挫那什么混江五条龙的气势的,发生了这件事後,他也忘了。

兴伸冲地走在街上,他抬看头、挺看胸,恨不得把每个人都捉住,对他们说一遍不久前的豪赌,只可惜每个人见到他赶紧躲开了,好像他身上有看瘟疫似的。

杜英豪慢慢也有了知觉,倘知道必然是霸王庄的人要来找他的晦气了,大家才怕跟他沾上。

他忽然又发现那个徐老尤有多混蛋了。他是公门中的干捕,霸王庄的人来了,他必然是知道的,却一声都不吭,而且还给了他五十两银子,叫他出来消遣,这老王八明知他一定是会上赌场,也曾遇上霸王庄的人,然後就干了起来,要不是有许朗月那么一搅和,现在他必然是跟什么混江五条龙,打得天昏地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