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五七章 玉人何处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似乎相当有把握,开出了条件后,双手一抱,等看对方的答覆。马老太太的反应是可以想像的。她眼睛一瞪,满头白发连摇;但是杜英豪却没让她说出来反对的话,抢先堵住了她的嘴道:“老太太,别以为我稀罕你这本功笈,凭良心说,杜某真没看在眼里,以杜某此刻,一身所学,绝不会比那本秘笈上差。

”马老太太的口气也软了道:“不错,杜大人,那只是肯堂先生对武学的一点研究心得,并不是什么天下无敌的奇功,你拿去了也不可能得到什么好处。”

杜英豪一笑道:“杜某不想从上面得到好处,那只是为了你们好。”

“为了我们好?”

“是的,老夫人,我们不必硬抬,你心里明白我的话是否正确;马家以书香传家,在本城也是个望族,却不是武林世家,你们不会武功,也没人敢欺侮你们,可是你们会了武功,反而会引来许多麻烦。”

马老太太慾言又止。

杜英豪一笑道:“别的不说了,单以目前这件案子,我往官里一送,公开办起来..。”

“傅大师已经撤销报案了,你们还有什么案子可办。”

“总督大人如果决心要办,傅老太师的撤销与否并没有多大影响,尤其是我们手中还掌握看郑玉如的供词,那能把你们全都拖进来。”

“总督大人如果想平平稳稳的做官,最好老实点。”

“不错!傅太师的势力很大,总督大人原是对他颇为尊敬的,那知傅太师竟要他的前程与顶子,因此总督大人也豁上了,干脆把事情闹开了,让大家都知道那位老太师约为人,说不定还能得到大家的谅解。”

马老太太语为之结。杜英豪一笑道:“不过总督大人要看到那份口供后才有十成的把握那样干,而这份口供我还没有呈上去,那就是说,今天这件案子,要大要小,都在我的手上,换句话说,也全在老太太您的手上。”

马老太太自然懂得他的话是什么意思,自己若是不交出秘笈,这场官司就得打下去。

以她的脾气,真想拼个玉石俱焚的,可是看到了被绑上的儿子,她又不敢发作了。

杜英豪道:“以府上这种家世,若是不会武功,令郎这举人公的身份断不会寅夜作贼,叫人当场抓住,五花大绑的成为犯人吧:我只要敲起了锣,叫了一声张,四面的乡邻百姓以及做公的全来了,看见了老太太与举人公的这份情形,老太太,您就是马家的罪人了。”

马老太太神色一疲。杜英豪这句话太厉害了,击中了她的内心弱点。

杜英豪又叹了口气道:“老夫人,您最好想想清楚,这一切是因何而来;若是你没学那本秘笈上的功夫,会发生这种事吗?我拿走那本秘笈,对你们是好是坏,你难道还不明白。”

马老太太终于被击溃了,叹了口气道:“杜大人,你为什么要那木功笈呢?

老身今后将它禁锢起来不看..。”

“不行!你们的能力不足以镇压住它!”

“难道交给了你杜大人就压得了?”

“不错!因为杜某所学所能高于它,像这种武功秘笈,必须居之以德;否则,必将反受其害。”

杜英豪吹起年来是不打草稿的,但是他的气概不可一世,一派名家宗师的气势,反倒把马老太太给镇住了。对一个骄傲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比他更骄傲,杜英豪深得其中三昧;因此,马老太太反倒没话可说了。

思索良久,她一顿脚道:“好!就算你狠吧!”

这是认输的表示。马新骥叫道:“娘!不必理他,随他把孩儿怎么样好了。

”马老太太却叹了口气道:“不!孩子,人家说的没错,这本劲笈为我们带来的只有祸害,没见一点好处,娘差一点成了马家的罪人,还是给他算了。”

回头对杜英豪道:“老身这就同去拿来。”

杜英豪笑笑道:“不必麻烦老太太,您只要说出什么地方,杜某派人去拿就行了。”

马老太太神色一变道:“杜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杜某恐怕老夫人太劳累了。”

“哼!你分明是不信任老身。”

“老夫人要这么说也未尝不可,杜某是不信任,老夫人若是想想舍不得,撕下了几页,或是赶急抄下个副本,岂不又留下了祸根。”

马老太太神色又是一变。

杜英豪不放松地道:“老夫人,你既然要交出来,就不必考虑如何交出的方式,你要明白,现在是我掌握了优势。”

马老太太终于叹了口气,说了一个地方,而且还掏出了一把钥匙,交给了一名随身的仆妇。杜英豪一笑道:“青青,你跟看去一趟,先找到了郑姑娘,由她作陪,取到了秘笈后再立刻回来。”

水青青跟看那仆妇一起走了。杜英豪很客气的把马新骥的绑也解了,请他们到客堂里去坐一下。那母子俩本来都不肯的,可是杜英豪说道:“等秘笈一到,杜某就把郑姑娘亲笔画押的供状当看二位的面烧毁,以表示杜某的诚意,现在先请去过目一下。”

这是最重要的一份文件,尤其是还涉有郑玉如的父亲伪造御笔私刻御宝的罪,真要深究起来,那可是杀头抄家的大罪,马老太太母子自是十分关心,因此被杜英豪劝了进去。

杜英豪倒是很够意思,把那份供状拿了出来,交给马新骥过目。马新骥一面看一面流汗,马老太太也在一旁看了,然后叹道:“玉如这孩子也是的,像这种重要的事;怎么能随便乱说话..。”

杜英豪冷冷地道:“正因为郑姑娘居心无伪,杜某才不忍使她受牵连,故而压下这件案子,而且还把供状销毁;若是她耍滑头,或者是也逞势凌人,杜某自有叫她说实话的法子,那结果就不会如此和平了。”

一番话使马家母子都讪然不是滋味。

杜英豪又庄容道:“举人公。你若是没练那些武功,一心在文章上求进,相信必然会更有成就的,武功并非不可学,只是必须要同时兼作养气的功夫,杜某不客气的说一声,举人公就是这方面有所欠缺,才会傲气迫人,,。”

他不客气地摆下脸来教训人了,反倒是马老太太道:“是老身疏于管教之过。”

杜英豪道:“老夫人这性子,若是在江湖上倒也无所谓,但是在书香官宦世家,就不够谦厚了,但也是受了那些功夫的影响。”

“这个老身却不以为然,肯堂先生的武功都是光明博大的绝学,绝无邪恶的成分。”

“老太太,武功并没有正邪之分,完全以习者的心胸而定,我也不是说老夫人的心胸一定为邪,但是您早年守节,心中有一股哀怨之气无以宣,而且闭门离世,思想日渐偏窄,您要是念了经,种种花,做做女红来打发日子,心中纵有不平之气。却无侵人之能,倒也罢了,但您却去练武功,却很难入正途。”

“什么才是正途呢?”

“这倒很难说,但是常在外面走走,使心胸见闻广润一点,自然就会对是非看的明白一点。不用巧,不逞心机,不存胜人之心..。”

他说的很客气,但也隐隐地指出了马老夫人的毛病,使得那倔强的老妇人暗暗心服。

连陪在一旁的菊芳也大觉奇怪,想不到杜英豪会说出如此有学问的话。

其实杜英豪的话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大学问,只是把一般早年守寡的老妇人的通病指出来而已。

孤僻、好胜、不肯让人,小气、暴燥、护短,这是老寡妇的共同毛病,马老太太并不例外,只是杜英豪把这些缺失归之于练武的影响,居然变成他独特的见解了,因此马老太太十分感动地道:“是!是!老身很惭愧,幸亏遇见了杜大人,指明结,否则老身一直错下去,就不知要闯出什么大祸来了。”

杜英豪谦逊了几句,王月华送上了消夜的莲子汤:枯坐无聊,这点心倒是来得很及时,大家都吃了。

去拿秘笈的水青青没回来,马老太太母子俩都趴在桌子上睡看了,菊芳笑道:“他们究竟是没经过大风大浪,才一夜折腾,居然会累得睡看了。

”但杜英豪却笑笑道:“月华,你去把晏老伯请来。”

菊芳道:“干什么?现在已经无须他老人家了,让他回去休息吧!”

王月华出去了,杜英豪才道:“非得要老爷子来动手不可,你我的手都不够稳,拿捏不准劲道。”

“你要做什么?”“破了这母子二人的气门,废掉他们的武功。”

菊芳不禁大惊道:“这怎么可以呢?”

“我一开始就宣布过了,自然非做到不可,而且这是为他们好,没有了那身武功,他们会安份得多。”

“这个..,至少你也得问问他们是否同意?”

“不必问,他们自然不会答应的,所以我才要叫他们昏睡过去,免得他们反抗。”

“什么,原来他们是被葯物迷昏过去的。”

“不错,王月华的*葯很有劲,而且他们也没什么江湖阅历,所以轻轻松松就受制了。

“英豪,我实在不明白你,你为什么要如此。”

“老实说,我怕他们以后又报复我一下;老女人最易反覆,还是把他们的武功废去的好。”

“你会怕他们报复?你不是比他们高明得多。”

“那是吹牛的,别人不知道,你该清楚,我的本事是在嘴上,玩儿真的却不行。”

“可是你在白天施展的两手,却的确是真才实学。”

杜英豪一笑,才把从王老夫子那儿得到的万流归宗功笈说了,然后笑道:“那两手是东海门中的量天尺精招,我看了跟捕房的铁尺差不多,临时练了一下,幸亏还真能管用,否则我就惨了。”

菊芳像是在听神话,但是她知道这是真的,因为她对杜英豪的资料太清楚了;那个陶大娘已经到晏家做了晏海靖的续弦,这位大娘是看看杜英豪光屁股在码头上打架,一直到他长大为止。

杜英豪有点小聪明,有一身蛮力气,却绝对没有什么奇遇,他的奇遇是开始于他的英雄岁月之后。

但是菊芳却也为杜英豪的幸运而难以置信,这个人的运气实在好得出奇,似乎上天对他特别偏爱,把一切的好处都给了他。

杜英豪终于把傅太师府的窃盗案子,以十分漂亮的方法破了;虽然案情没公开,但总督大人李玉麟对他十万分的感激,师爷王老夫子对他是赞不绝口。

当然,也有人对他极端不满的,马老太太回家后,足足骂了他半个月,说他卑鄙、下流、狠毒..。

但马新骥却反而感激他了,因为杜英豪不但把郑玉如的口供还给了他,使他能跟这位表妹真正地在一起了,而且还把傅太师气得生病中风,瘫在床上。这一病也有好处,至少把他污损的罪名给淹了过去。

杜英豪此刻是踌躇满志了,但他却有了苦恼之处,那在别人,或许会以为是无边福,只有杜大英雄劫在心里叫苦,深感消受不起。

武当黄鹤楼会后,他曾经跟黑凤凰柳小英订了后约要去探望她,但他却一直没去。

接下总捕头这份差事,他走不开,名正言顺约有了无法赴约的理由。

他倒不是对柳小英完全无情,但他有自知之明,实在无法高攀。

柳小英几次看人带信来向他问候。意思在催他赴约,他都以公务为辞推托了,希望时间一久,柳小英能够淡忘了这回子事儿。

那知,在他把柳小英的影子从脑海中将要抹去的时刻,柳小英却找上江宁来了。

同行的还有那位闺中密友杜若华。这位新寡文君对杜英豪虽不敢明白的表示爱慕之情,但隐隐约约的向他看上一眼,也使杜英豪心头猛跳。

水青青与王月华无所谓,她们对杜英豪的敬多于爱,感重于情,尤其是杜英豪把肯堂先生的秘笈交给她们,要她们自行研习时,她们心中的感激是无以言喻的。

这在武林中人心目中,是无价的瑰宝;但在杜英豪却不当回事,轻而易举地给了她们。

杜英豪自己也约略地看了一下,发现自己没功夫去从头练起,因为他没有扎过基本,所以只把一些较为特出的誊上了“万流归宗”秘本后,大方的给了她们二人。

菊芳替他保管万流归宗,也负责抄录以及选择其中适用的部份,陪看他一起练,帮助他充实自己,而且干得很高兴,因为她参与了杜英豪的最高机密。

但是这高兴却被柳小英与社若华的来临而破坏了。杜英豪要去陪她们,因此就冷落了菊芳。

菊芳现在已经变得聪明了,她不再吃醋、生气,因为这不但会使男人讨厌,也会使自己置于更不利的地方,柔情、大度宽容以及温驯才是她展示女性魅力的有效方法。但她聪明,柳小英也不笨,有一个杜若华做参谋,她们也认定了菊芳是最可能的情敌,所以她们对菊芳也不表示敌视,当面亲热,背后夸赞。

这中间虽乐了杜英豪,但也很苦,最苦的是谈话,他要表示自己有学问,而且还要不时发表一些在武功上的精辟见解,要不是最近穷研万流归宗,他可要穷于应付了,但每天回去后苦学新招,第二天现学现卖,此中之味,也够他受的。

这一天,难得的,柳小英与杜若华没来找他。杜英豪吁了口气,上茶馆跟一些旧日的伙伴,如今的手下们聚聚,谈谈从前的趣事。正在十分有意思时,杜若华急匆的找了来,递给他一张柬帖的字条:“若问玉人消息,就教江上烟霞。”

柳小英失踪了,半夜里叫人不知不觉地劫走了。留字的意思很明显,这是向杜老大的挑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