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五八章 江上烟霞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倒是很冷静,看了字缄之后,才间社若华道:“小英是怎么失踪的?

”“我也不知道,平常都是她起得早来叫我,今天她没来,我还想今天可赶过她了,那知到她的房中一看,她已经不见了,桌上就留下这封柬帖。

”“她的屋子里情形如何?是不是很凌乱?”

“是的!很凌乱,好像是从被窝里被人挟走的一般。贼人是用被单把她包走的,因为她的衣服都留下来,靴子、双剑,一样都没带走。”

杜英豪眉头皱了起来。柳小英的武功不恶,而杜若华就住在隔壁;居然不声不响,毫无知觉地把人劫走了,这个人的身手倒是来简单。

略一沉思,他才道:“我要到她屋里去看看,这个家伙盗走了人,留下了一封帖子,分明是向我挑战,我倒要斗斗这家伙。

他知道杜若华虽然会武功,却没有多少江湖阅历,对于侦察的一些线索,一定不会太留心;他现在最要了解的、是对方如何下手的?

因为柳小英是个武女,要把她乖乖的带走,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必先制住她。制住一个人的办法很多,像点住对方的穴道;但点穴必须迎身相接,以柳小英的本领与警觉性,绝不可能一声不发就被人点了穴去。

再则是使用闷香或*葯,使对方迷失神智等等,这就可以从手法或葯物上找到对方的来路了。杜英豪干这个总捕头有他的特长,这是为他人所不及的。

他的江湖关系极佳,上至各大门派,下至三教九流以及下五门的小毛贼,他都能搭上线而深入;因为他手下的一批助手都是那个行当里出身的,像水青青、王月华以及赖皮狗等,都还是那个圈子里的顶尖人物,就是杜英豪自己,三只手的扒窃功夫,开锁门的技术,也允称第一流,所以他查案的班底很齐全。

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八方客栈,掌柜的早已在恭候看了,战战兢兢地迎了土来。“杜大人,您来了,那位柳姑娘的事,小店实在是不知情。”

杜英豪笑笑道:“掌柜的,别急,没人会怪你,更没人会讹上你,要你赔人,只是,我若查出你跟这件事沾上关系,那可吃不了兜看走。”

掌柜的脸都吓白了,忙道:“杜大人,小的开这家客栈是几十年的老字号了,怎么敢做这种事?”

“柳小姐的屋子没有动吧!”

“没有。小的听这位女客说了之后,立即叫人守住了院子,什么都没有动。

”“好,你也跟看来;还有,把侍候的店小二也叫来,我有话要问他。

”柳小英跟杜若华是杜英豪亲自送来住宿的,总捕大人的贵宾,店家怎敢怠慢,而且又是两位堂客,店中特地把一间偏院拨出来,六大间客房,就住了两个人,这等于是把她们当祖宗侍奉了。门上还有人日夜轮值,听候传唤。

杜英豪到了柳小英的屋里。那儿倒没有太凌乱,因为柳小英是个有教养的女孩子,临睡前总是把脱下的衣服摺好放在忱边,靴子也整齐地放在床前的踏板上,双剑放在桌上。

杜英豪看看窗丝,没有被戳破的地方,窗子也没有被破坏,屋中并没有打斗的现象,一边的茶几还放看一壶茶,茶杯中有看一点残茶。

他闻了一下,空气中没有什么异香气味,这证明对方不是使用闷香。

他又打开了衣柜里面有一个衣包,包里是一些替换的内外衣裤。他又抖开床前的衣服,认为是昨天穿看的一身紫色袄裤,另外一套薄绸的内衣裤,则犹带眷伊人的香泽。他怀疑地问道:“这..好像是从她身上脱下来的。”

杜若华红看脸道:“是的;我们北边的人,习惯上一定要脱光了衣服睡觉,倒是出了阁的女人,有时为了不好意思,才有穿衣服睡的。”

“这么说,她是在状上被人劫走的?”

“多半是的,床上有一条褥子、一床被单都不见了,她就是这样被人包看劫走的。”

“你早上叫她的时候,门没有栓?”

“没有,只虚掩看,我一堆就开了。”

杜英豪又到门旁去看了一下,然后拿起门闩观察了一阵道:“来人是拨开了门闩,把人从门里带走的。”

“小英妹子睡觉极为机警,若是有人拨动门闩,她不会听不见的,而我就睡在隔壁。”

王月华是用*葯的大行家,她检查了一下茶壶中的残茶后才道:“茶里放了宁神散。”

杜英豪忙问道:“你能确定吗?”

“没错;这是最温和的一种*葯,吃下去后,人会昏睡,三、四个时辰后,葯性消除,人自动醒来。”

杜若华道:“那一定是店家捣的鬼。茶是我们昨夜回房后泡好送来的,我也喝了一杯。约过了一刻工夫,我就感到好累,连衣服都没脱,就倒在床上睡看了,直到今天阳光照到身上才醒,我正奇怪从没这么好睡过。”

王月华道:“醒了之后,精神特别好。”

“是的,本来我还有点咳嗽,晚上总要咳醒个两三次,昨夜一觉到天亮,半次都没咳。

王月华道:“公子!没错了,是宁神散,这种葯就是为了治一些久咳难眠的痨病患者才配的,一般葯店里都能配,只是一定要有大夫的力单才能买到,因为也有人买了来做其他用的;这种葯无色无味,吃下去能叫人昏迷几个时辰,自然也能用做很多坏事。”

杜英豪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他好像胸有成竹地到来院子门口,把昨夜轮值的店小二叫了过来,问道:“昨夜两位姑娘是什么时候回来?”“大概是三更时分,不是杜大人送她们回来的吗?”

“以后她们也没有出去过?”

“没有!她们没多久也就歇下了。”

“你怎么知道她们歇下了呢?”

“小的是轮值指定侍候这所院子,一直守候在这门房里等候招呼,每间房子的窗子都能看见,小的看到她们熄了火,想必一定是歇下了。”

“你还给她们沏了一壶茶送去?”

“是的,还是柜上吩咐的,用的是最上的碧螺香香茶;因为这是贵宾房,茶水不能断缺您瞧,在这门房中的炭炉火不断,水吊子里一直烧看壶开水。”

这家客栈常有客歇指,所以招待十分周到,掌柜的也卖足人情,包括这位杜大人,使得杜英豪很领情,因此他的问话一直和颜悦色。

“昨天你沏好了茶,就一直送过去,没有作其他的耽搁吗?”

“没有呀!小的是专司这边的,不作其他的事。”

“小二!你要说老实话,那位柳小姐平白失踪,你这轮值的嫌疑最大,掌柜的要把你扣起来送官,我知道你一向老实,才没那样做,但是你不老实,我就帮不上你的忙了,你再说一句没有,我就要扣人了。”

小二差点没哭了出来。

杜英豪道:“两位姑娘的茶里都被人下了葯,若是没有其他原故,只有你的嫌疑最大了,我把你抓进衙门,一顿夹棍,不怕你不说。”

小二跪了下去,连连叩头求饶。

杜英豪一笑道:“求我没用,求求你自己,现在你是否记起点什么了?”

“是!是!小的沏了茶之后,正想送去,斜对面的客人要小的去买一帖宁神散。”

“那种葯不是随便可以买到的。”

“是的!本来要大夫开单子才能员的,但是因为小的舅母在葯行中做事,所以小的买葯略为方便,借这个机会赚些脚力钱,不过小的可一直很慎重,像那位老客人,他连夜咳个不停,小的是一片好心,才替他买了一帖宁神散,他吃了有效,又叫小的去买了一帖。”

“这么说来,你一共给他买了两帖?”

“是五帖,那位老客人说他家还很远,路上还要走几天呢!恐怕别处不会有这么灵的葯了,所以第二次要小的替他买了三帖。”

他很老实,说了就全盘都招了.。他也知道杜英豪的能耐,必然可以问出来的!

杜英豪笑笑道:“你得了他多少好处?”

“十..十五两。宁神教是一两银子一帖,小的多报了一两,小的舅舅也落一两,第一次买两帖是六两,他拿了十两银子没要我找,第二次拿了十五两给我,我舅舅还是老规矩收了六两,我落了九两。”

“哦!难怪你会这么起劲,搁下手头的事情;立刻替他跑腿了;你在这儿当小二,一个月才多少了。”

“小的讲好工钱是二两,不过小的专门侍候贵宾房,小费外赏多一点,总有个九两上下。”

“很不错呀!干个几年,在乡下可以买块地,成个小地主了。你买了葯,回来就没再离开过?”

“没有,小的干的差使就是日夜不离。”

“你在这儿也没睡觉,一直到天亮。”

小二低头道:“杜大人,小的又不是铁打的金刚,总得要打个盹的;不过小的很醒,客人一招呼,小的立刻就惊醒了,掌柜的也是瞧小的还勤快,才派在这儿。”

杜英豪一笑道:“那位老客可是一早就走了?”

“是的!天还没亮,他说要赶路,就由他的车夫来拉看行李铺盖走了。”

“哦!他还有车夫?”

“住进来的时候没有,这大概是他昨天去雇好的,反正是快天亮的时候,他这儿叫结帐,那个车夫也来了,扛了行李走了。”

“他有多少行李?”

“住进来的时候倒是没多少,只有一口小箱子。他说他在京里一位将军那儿当师爷,现在是告老归里,在这儿倒是买了些土产、绸缎,有好几口大箱子。”

“他住了有多久了?”

“三天。对了,是跟两位姑娘同一天住进来的。他本来也要住进贵宾房的,可是有了两位女客在院中不方便,掌柜的不肯把其余的空房租出去,所以他只有住在斜对面的那个单间里。”

“那也是归你招呼的吗?”

“本是不归小的管的,可是那间离小的近,而且小的又较为空一点,就同时照管看一点。”

“那个车夫你认不认识?”

“不认识,个儿很高、很壮,他的车子也很漂亮,恐怕不是车行里的,多半是那家大宅子自备的。”

“那位客人的姓名有没有登记下来?”

“有!他性高,叫高攀龙六十多岁年纪,花白胡子,瘦瘦高高的身材,看起来很是威严。”

杜英豪一笑道:“菊芳,你到柜上去看看登记薄上的笔迹,我想会跟字缄上差不多,然后你再向掌柜的问问这个高攀龙的情形。”

菊芳答应看去了。杜英豪又叫赖皮狗到高攀龙住过的屋子里,去看看有什么留下的线索。

然后问小二道:“那位高客人有没有朋友来访?”

“这倒没有,他都是出去访友,游览本地名胜。”

“穿一身白布长衫,帽子上缀看一块翡翠,手里拿看一柄摺扇,扇面是唐伯虎画的仕女图,操扬州口音。”

“是!是!就是他。杜大人认识?”

杜若华也忙道:“怎么?杜大哥认识这个人?”

杜英豪道:“不认识,不过见过几次面。大妹子你难道忘了,我们昨天游石矶时,小英还特地去借了他的扇子来观赏了一下,还踉他谈了几句;在此以前,我似乎对这位老先生还颇有印象,见过一两次,因为大家都是游玩,所以没在意,想不到他竟是个有心人。”

“杜大哥认为他是劫去小英妹子的人?”

“错不了,他是跟着你们而来,却是为了我而来;昨天小英跟他照了面,还谈了几句,他不便再跟看我们了,所以晚上下手,把你们迷倒..。”

突地一顿道:“不对,他明已计划迷倒你们,所以第一天买了两帖宁神备用,第二天又用方法把小二调开,把葯下在茶里,半夜过去,把小英弄到他房里,放进箱子里,而后叫预定的车子来把人运走。这位老兄的计划很周密,设想也很周全。”

水青青道:“武林中没有叫高攀龙的人,而且也没有人的名号跟什么江上烟霞有关。”

说看赖皮狗来了。他搜查没什么结果,那位老兄很仔细,连一片纸屑鄱没留下,不过赖皮狗劫在屋角找到了一团毛发,约摸是八九根,褐色泛黄,看来像是胡子,但是杜英豪却看来不像;他闻了一下,皱皱眉道:“这上面还有点马尿騒臭,一定是马尾巴。”

水青青道:“就算是马尾巴,又有什么关系呢?”

杜英豪道:“马尾巴可以用来做假发假须,我那天看小英跟那个老头儿谈话,就感到有点不对劲,因为那老头儿眼睛太亮,太有神,不像他的年龄。”

“眼睛有神与年纪无关。”

“但是眼睛的亮浊与年龄绝对有关。老头子的眼睛有血丝,较为黯黄,不会明亮如电,再找到这团马尾,益发证明他是化了装的了。”

小二道:“杜大人,那位高老爷的须是灰白色的,跟这一簇的颜色完全不同。”

水青青道:“这倒不见得,望似灰白的胡子里,往往会有各种的颜色,红的、黑的、黄的、白的都有。”

杜英豪笑道:“不错,若是真的胡须,随它怎么长都不在乎,但是要装假须,就会比较仔细挑剔了,至少会将颜色不对的挑出来。”

杜英豪之所以杜英豪,就是因为他能比人多想到一点去,这几根马尾,既不是高攀龙胡子的颜色、谁也不会注意的,杜英豪却想出了它深藏在里面的秘密。

一个老头子绝不会剃掉自己的胡子,再戴上假须去乔装另一个老头子,只有一个年轻人才有些可能。

这个高攀龙的年纪一定不大。

他手执唐寅亲笔的摺扇,而且柳小英跟他谈过几句话,知道他很有点学问。

他是专为向杜英豪挑战而来,据走柳小英的目的也在此。此人一定是武林中人,而且还自认武功不俗。

此人操扬州口音,生长必在江南,而且以扬州的可能性最大,因为他的口音很纯,没有什么杂腔,可知此人也很少出外游历。他还有一辆很神气漂亮的马车,可知他一定很有钱。

还有,要化了装来此出现之道理无他,一定是怕被人认出来,那么这个人必非无名之辈。”

从无头绪的事,经杜英豪一分析,立刻就头头是道了,而且再经捕房的差役到城中四下一打听,那辆马车也有了看落,那是江都刘三公子的座车。

刘三公子大号平云,也是江南四大公子之一。江南四公子虽是以苏州许朗月为首,但是有人以真正论功夫,许朗月恐怕只能排在最末,只因为许家的抱剑山庄是武林世家,而许朗月也爱跟人动手;而其他三个人则是书香子弟或富商之家,深藏不露,所以大家才将许朗月许为四人之冠,当然其他人也不会争这个。

确定是刘平云的最大理由,是他自己起了个名叫江都烟霞客,江上烟霞也就有了解释。

这位扬州盐商,怎么好好地找起杜英豪的麻烦了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