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五九章 月圆花好

作者:司马紫烟

一桩安排奇巧的掳人案子,对方花尽巧思,但是杜英豪只到了现场,略加盘问检查,就已经把对象确定,把对方的底子全给掏了出来。

王老夫子跟晏海靖都很关心柳小英的失踪案子,因为这是一桩江湖上的大事,很可能会掀起轩然大波,引出一场流血大火拼。虽然人家是冲看杜英豪而来的,但柳小英的哥哥柳大川是河洛有名的武林人,更是河洛地方上无名无派的武林领袖,交游广润,自不在话下;最糟的是,柳小英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虽然是个武女,半夜叫人给掳了去,这后果实在不太乐观,找不回来固然是麻烦,找回来也是麻烦。因此,当杜英豪回来时,他们立刻拉住他询问;但等杜英豪说完了经过时,两个入又怔住了。

看到他们的神色,杜英豪心中已有底子,却故意先冷笑了一声:“这个刘三公子很难惹..?”

王老夫子忙道:“倒不是难惹,是有点麻烦,因为他是世代盐商,家道充裕,再则他家的亲朋、戚友无一不贵,他的两个哥哥,一个当御史,一个则是掌户部钱粮,财势两方面都够惊人的。”

杜英豪最听不得的就是这话,怨声道:“那又怎么样,就可以任意欺人了,我就不信他能咬了我一块肉;光脚不怕穿鞋的,他有财有势压不了我。”

杜英豪盛怒之下,粗话差点又出了口,幸好他记起了这是在官衙中,自己多少也是个官了,这才临时改了词儿,却已相当的不够雅了。

王老夫子连连地摇手道:“老弟,你先别冲动,慢慢商量,你要知道你现在并不是赤脚,而是穿了一双朝靴,一双顶不值钱的朝靴。”

“我这总捕头是有职无名,算不了是个官儿。”

“老弟,总督府衙门这个总捕不小,叙职同五品,比个县太爷还要大呢!虽然你没有叙名,但你代表看总督衙门,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看总督大人..。”

杜英豪也知道,他现在的行动都是由总督负责,江南总督统辖好几省的军经民政,权力是不小,但是也有一些惹不起的人,必须要谨慎应付。

因此他愤然地道:“那难道就算了不成?”。

“这当然不能算了,只要他真劫了人,就不怕他有多大的后台;咱们大人可不是个怕事的,但老弟必须记住我说的这个真字,要抓住真凭实据才能动。”

杜英豪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夫子放心好了,我会小心行事的,我一定先确定人在他那儿才动他。”

晏海靖才笑道:“杜老弟,你想得太拧了,把这看成了一件掳人的案子,准备去抓凶犯。”

“难道不是吗?他劫走了一个人。”

“他在客栈里劫走一个人是不错的,可是他也留下了字条,告诉你他是谁了,这是普通江湖上争胜负气挑斗的手法,杜老弟不如干脆放开官方的身份,微服登门拜访,一探他的口气。”

“他会承认吗?”

“一般说来,他既是有心找你一决,你找上门,他应该摆下道来;若是他不敢承认,就是他太不上道,那时就不必跟他客气了。”

王老夫子道:“这样子好,不过他若承认的话,必须要找足证据才去动他。

”晏海靖一笑道:“这个证据却是不好找,他家的园林是扬州最大的,烟霞别庄及百顷,藏一个人在里面确是不好找,不过我们不必以官方的手段对付他,把事情通知柳大川,请他邀集关中的武林同道,结夥南下,齐集扬州,日夜不停地騒扰他,看他交不交人。”

倒底是老公事,想出来的法子又狠又绝。杜英豪听得心中并不以为然,因为这究竟有点丢人,不过他也承认这是个绝妙的方法,必要时仍可使用;所谓必要时,自然是指尽了一切努力而仍然无效之后..。

杜英豪骑马下扬州。他为了表示自己的非官方身份,特地向总督大人请了一个月的假。他不在,职务只好由菊芳暂代,因为别的人也接不下来。

不过他的杜家班仍然随行;所谓杜家班,只是指水青青与王月华两个女伴儿,再加上一个赖皮狗。

水青青武功好,能使毒;王月华眼皮子广,会用*葯;赖皮狗则是出身霸王庄,黑道圈子里熟,下五门的手法都会一点,有这三个人,足可抵得上一标兵马了。

最重要的事,杜英豪本人现在可不是以前那样不会武功,全凭运气与歪点子瞎闯了。

他从王老夫子那儿得来的那本万流归宗秘笈,上面所载的都是名家武学的招式精华,只可惜不成套,必须要拣适当的时机用出来。但是这对杜英豪却是十分方便,因为他根本不会别的招式,拣一式记一式,到使用时就是那一式,蓄势以待,伺机而发,效力还大过原式。

除了原先那枝剑外,他又多了一样兵器,是一枘软索枪,用一截枪头、十二截短棒,以钢圈连起来。这是一种奇门兵刃,杜英豪偏偏在小时候玩过,用绳子穿在竹筒中学看练,而且颇有心得,那当然不成章法,但是他自创的一些招式却也有些道理,尤其是在万流归宗功笈中,居然有两式精招,他已练熟了,所以才特地召匠人打了这么一件怪兵器。

水青青替他携看剑,王月华则为他带看软枪,杜英豪鲜衣怒马,旁边还陪看个貌美如花的社若华。前面是赖皮狗引路,进入扬州城时,颇引起一阵騒动。

因为扬州地方太富庶,世家子弟们多,会几手的小伙子更多,而且颇不乏好手。这也不值得奇怪,有钱就请得到名师,总比那些花拳绣腿的纨衿子弟们强一点。

年轻人气盛,因此,从外地来的江湖人都得注意一点,除非是有本地的朋友陪看,否则兵器最好别挂出来,那些当地富家子最喜欢找外地人较量一下子。

但是杜英豪公然地亮出了兵器招摇过市,却没人敢上去问一下,好像大家已经知道他是闻名江湖的第一高手了,谁也不来自讨晦气。

杜英豪知道自己来此必然已经惊动了刘三公子,但他却要搭搭架子,吊吊对方的胃口,先在扬州各地去玩了一下,到梅花岭吊过史可法忠骸,到西湖浏览过湖上秋光,甚至于带了三个女的,夜游廿四橘,带了箫管乐器,过了一阵“二十四楼明月夜,玉人何故教吹箫”的瘾头,这才在一个下午,备帖投访烟霞别庄。

刘三公子想是等急了,帖子才投进去,他已迎了出来。见了杜英豪后,却又故作矜持地道:“稀客!稀客!一代名侠,居然光临草舍,乃使蓬筚生辉。”

杜英豪却淡淡地道:“刘三公子,我是个粗人,不懂得客套,明明是你邀我来的。”

说看把身边的那张字条取出来,摊开在桌上。看了那“慾知玉人消息,就教江上烟霞”十二个字一眼,刘三公子有点脸红,笑道:“杜兄就是凭此而找到兄弟的?”

“当然还不止此;刘三公子虽然以江上烟霞客为号,但是知者无多,靠这点线索实在难以摸索。”

“是啊!这只是小弟偶而游戏时才用的名号,但是小弟书法既劣,画更不堪,只有在极为知己的朋友前才敢献丑一件,到现在为止,也不过才送过三、四个人,想不到杜兄居然找到了。”

杜英豪见他颇有得意之色,知道他对自己的书画都很自负,故意气气他,冷笑一声道:“刘三公子的书画我都没见过,也没听人说过,我找到刘三公子,却是从另外的线索。”

“哦|是另外的线索,在下另外还露有破绽?”杜英豪一笑:“月娘!把我们的礼物送上来。”

刘三公子忙道:“不敢当,杜兄赐莅,已经很给面子了,如何敢当再厚赐。

”“刘兄富甲天下,寻常物件刘兄不会看在眼中的,这样东西却是刘兄急切需要的。”

王月华送上一个小装瓶,刘三公子好奇地取过、打开来看是白色的粉末,闻了一下却又没气味,奇怪地道:“杜兄,这是什么?”

“宁神散,刘兄上回赶到江宁去,半夜咳不成眠,不是靠着它才安睡的吗?

而且也靠着它掳得王人归,怎么会不认得此物了。”

刘三公子一怔之下,哈哈大笑道:“佩服,佩服,在下以为那件事做得天衣无缝,那知竟逃不过杜兄的慧眼,杜兄观察之细微,实在令人敬佩,不过在下在客栈中用的是假名,也变了相貌。”

杜英豪道:“我在屋里找到几根马尾,是你黏假须时剩下的,因此知道老头儿是假装的;再一间你载人的车子是刘三公子私用的,那驾车的车夫也是府上的,很多客栈的人都认识,再根据这张字条的江上烟霞,就不难问出刘三公子来。

”刘三公子又是沮丧,又是高兴地道:“在下无意瞒人,所以才留下字条,但总以为杜兄不会那么容易找到的,那知才三天功夫,杜兄已找了来。

”杜英豪一笑道:“我们在第二天就知道是刘兄所为了;事实上只寻到了客栈,略加询问,半个时辰内已经落实是刘兄的作为了。”

“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刘兄,你们没犯过罪,老以为自己的一切设想都很周到,可是在我们眼中却全是破绽。”

刘三公子有点恼羞成怒,叫道:“你骗人,你若早知道是我,为什么等到今天才来。”

杜英豪一笑道.:“刘兄,你一定知道我们其实来得很早,前两天都去游览名胜古迹去了。”

“是啊!你们是来办案子找人的,怎么会跑去游山玩水了呢?”

“若非或竹在胸,知道人在刘兄这儿,我们怎会有那等闲情去玩呢!

”刘三公子连连摇头道:“这真说不通!说不通!”

杜英豪笑道:“说得通的,我们不急,你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尤其是你当时只为了一念之不平,把柳小姐掳来向我示威,可是你没考虑到这件事的后果;柳家在关中是武林大户,你虽然有财有势,也许可以把官面上的刑责撕掳开,可是这些江湖朋友去不好打发,我让你多急个两天。”

刘三公子果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半响才叫道:“不错!事情已经做过,要杀要剐,刘其一身认了,只是刘某要斗一斗你,我把柳小姐请来,就是为了要斗斗你。”

杜若华问道:“我柳大妹子在这儿没怎么样吧!”

刘二一公子道:“我久闻柳小姐文武兼备,不仅貌若天人,而且剑法、文才、书画无一不是上乘,内心十分仰慕,虽是邀请的方法不当,但怎么会为难她呢!”

杜英豪问道:“她在那里?”

“她在此地作客,等我们一决之后,你若胜了我,自然可以带她走;你若败了,就乖乖的回江宁去,柳小姐的事,我自然会向她的家中交代。”

杜英豪一听话中似乎有话,笑笑道:“那怎么行?她在江宁作客,杜某身为主人。”

“她只是做客而已,又不是你什么人,你能管得了那么多吗?你要带她走,只有照江湖规矩,赢了我手中的剑;否则,你乖乖的滚回江宁去。”

杜英豪心中似若有所悟,微微一笑道:“原来你是要跟我打一架,那还不简单,我们在那儿开始?”

“到院子里去。”

杜英豪一笑道:“可以,在那儿悉听尊便,你以为打胜了我,就可以出名了,我告诉你,成名的滋味并不好受,你将来后悔都来不及。”

他潇酒地站起来,跟看刘三公子来到园中。刘三公子的气派不小,从人捧了五、六支剑站在一边,他自己选了一枝,道:“杜兄,你要不要换枝剑,我这些剑都是宝剑,你的剑恐怕招架不住。”

杜英豪道:“不必,器佳人未必佳。”

他向水青青要来了剑,也向王月华要来了软枪,缠在腰间,刘三公子等他站好,呛然出剑道:“杜兄!在下要进招了。”

杜英豪的剑也拔了出来。比起来,他的剑的确逊色很多,但他却满不在乎地一摆道:“请吧!”

刘三公子的步伐沉稳,起手俨然大家风度,可见他的剑术是受过真传的,也的确比许朗月高明。

杜英豪却是一付不在乎的样子,笑看平剑于胸,根本没当同事。刘三公子几次试招,甚至于剑锋离他的面前只有两、二一寸,他都是视如未见的不加理会。

刘三公子忍无可忍,蓦地一剑横抡,势沉劲猛。杜英豪这次可不能不理了,举剑一封,呛的一声,他的剑被砍成两截。

众人都大失色。杜英豪却淡然一笑道:“你的剑比我高明,兄弟甘拜下风。”

他口中已认了输,但谁都看出了这是剑器之不如,事实上他一招未发,那里能算输呢?

刘三公子道:“不行!你只是剑器不好,我早就告诉你的,你可以用我的剑。”

“我没有万贯家财,用不起好剑,万一又断了,我可赔不起。”

“我不会要你赔的。”

“我却不想领你这份情,而且更懒得作这种无聊的拼命,对不起,我要告辞了。”

“杜英豪,你不要柳小姐了。”

“既然她在这儿很好,我去通知她哥哥一声,你刘三公子也不是无名无姓的人,想必不会赖皮,你自己去向他交代好了。”

“杜英豪,我要击败你。”

“我不是已经认输了吗?”

“不是这样,我要真正的击败你。”

“我也有我的原则,不作无聊之事,你不妨在江南犯下件凶案,我以官方的身份来捉你,那时你就可以真正地跟我动手了。”说完了他回头就走了。

刘三公子忍无可忍,飞身而起,挥剑下击,口中还叫道:“我杀了你这匹夫。”

众人大吃一惊,杜英豪忽地转身,腰中的软枪突然扫出,在空中缠住了刘三公子的手腕,把他拖了下来,吧的一声,摔在地下。

斜里冲出一条人影,抱住了刘三公子,急急地道:“你这混球,杜大哥是何等英雄,那里是你能比的;他一再让你,你偏要自讨没趣,这下子受到教训了。

”那居然是柳小英,它的口气虽然是在埋怨刘三公子,但是却也见得两人的关系很不寻常杜英豪一笑道:“柳小姐,你还好吧!”

柳小英抬头看看杜英豪,脸色飞红,嗫嗫地道:“杜..大哥,我..那天..。

”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但杜英豪却笑道:“我都知道了,否则我怎么会轻易罢手输给他呢!”

“你!都知道。”

“我当然知道,你们郎才女貌,门当户对,是很适合的一对、。恭喜!恭喜!改天再来喝你们的喜酒。”

他聪明的笑看,柳小英被据时是光看身子的,这是最好的结局了。虽然他有点惆怅,但也是真心的欢喜。柳小英是不适合他的,各方面都不适合。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大英雄》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司马紫烟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司马紫烟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