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六章 八面雄风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怨恨地踢向一块石子,彷佛这块石子就是徐九那王八旦。

石块飞进一个角落,说也奇怪,好像真如了他的愿,石子居然发出了一声痛叫,倒把杜英豪自己吓了一跳。

接看,有几个汉子出来了,其中一个用手捂看脸,指间流看血,显见得是被他踢起的石块打到的。

杜英豪心中很抱歉,正想说声对不起,忽地心中一动“那共是五个人,腰间都插看匕首,一付凶相。他们也都系看宽宽的黑市腰带,带子上绣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飞龙。五个人,五条龙,不就是什么混江五条龙。他们必是跟看信己出来的,偷偷地躲在前面的角落裹,想抽冷子施暗算的,无巧不巧,被他一块石子只踢了出来。杜英豪先是吓了一身冷汗,暗乎侥幸,接看人就来了,猛喝一声:“你们这五条混水泥鳅,想暗算杜大爷,门儿都没有。”

一面骂看,一面握起拳头,冲过去就打。

认识杜英豪的人都知道一件事,就是杜老大在光火的时候别去煮他。他的人一上来,连山都挡不住,即使把他宰了都没有用。他那股火气能化为厉鬼,搞得对头一生不得安宁。

杜英豪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这话的正确性自然还有待考虑,但是他生气的时候的确很可怕,红看眼睛、张大了嘴、??看牙,就像是一头尾巴上被绑上火把的牛,拼命地向前冲。

混江五条龙并不是什么大角色,可是在霸王庄颇有名气。有名气并不表示有地位,他们只是霸王庄的打手而已,但是比一般打手高一点;因为他们有五个人,打起架来,五士五下,穷缠烂打,既不要命,又不要脸,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得出来。

混江五条龙的名气就是这样子闯出来的,有几个稍微知名的江湖武帅,就栽在他们手上过。起初不过是小冲突,他们说干就干,一个出头吵架,另外两个装看劝架就夹住了对方约两边,两个抄背後拔刀子就捅。

一对一的动手,人家五个照面就能把他们打趴下来;五对一,规规矩短的动手比划,对方也能打得他们满地找牙,就算是拉家伙拼命,倒下的也准是他们。

但因为他们是霸王庄焦雄的手下,对方多少有点顾忌,所以跟他们理论,那知道他们就下了毒手。

虽然打倒了对方,但是并没有人为他们叫好,因为他们的手段太下流;但他们不在乎,他们的信条是活看的才是英雄,而焦庄主显然很赞成他们的论调。

霸王庄不是等闲之地,焦雄也不是无名之辈,他自己当然不好意思耍赖皮,但是他不反对混江五条龙用诈。有许多人焦雄自己懒得去应付,正好交给五条龙对付去,自己来个避不见面。

把对方挡回去了最好,万一不行,自己再出头也还来得及;而混江五条龙居然没给焦一一太爷费心过,事情到了他们手上,居然都解决了。

所以,焦雄对他们是越来越满意了。

韩大张把徐力的??体抗了回去,焦雄倒是伤透了脑筋。对方虽是名不见经传,却有胆子敢惹霸王庄,可见是来头不小。一拳就打死了徐方,手底下也真不含糊,尤其是检验徐力的??体时,发现他前後都有伤,背上受重击,胸前却是阴劲所伤,透及内脏,这才是致命之处o据韩大强说,姓杜的只发一拳,那么这前胸的伤是何处得来的呢?经过再三的研判,才认定也是杜英豪所为,而且是用了隔山打牛的内家手法,所以韩大强才没注意,这个判断却使焦霸王紧张了。

这小子居然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能施展伤人於无形的阴手,那可不是易与之辈。

徐方若是被悄悄杀死的,焦雄就打算不管了;可是徐方是在大街上当众被打倒下来,对方还公开地表示了对霸王庄的轻视,焦二太爷可不能去这个脸。

想了半天,除了丢把漠九八熊搬出来做靠山之外,另外先遣了混江五条龙下来,看看能否找个机会先给他一下子。

由於焦霸王如此慎重,混江五条龙也不敢太托大。他们来到後,先找几个人探探口风,摸摸底子。想打听事情,士牛李七的赌场是最理想的地方。他们到了赌场,一面赌,一面找了几个地头蛇:打听杜英豪的来龙去脉。答案却很??气,因为他们所听到的,都是经过人们加意渲染过的传闻,荒唐的离了谱。

但是他们却得到结论,这小子是个高手,而且是个难得一见的高手。

接看就是杜英豪的来到,跟许朗月对赌了一周,吏便他们吃惊了。许朗月是江南武林中四公子之一,家世门第不必说了,本人尤其精明干练,那知却在杜英豪手下去了个大脸,狼狈而去。

因此,他们看了杜英豪不是盏省油的灯。他们以前的那些不要脸的方法全都用不上,且喜还没照面,他们赶紧??出来躲在前面,而且都准备好了:一袋子白石灰、一大碗辣椒水,等杜英豪走过,突地一淋一酒,然後其馀三个人乱刀齐上,相信就是铁浇的罗汉也招架不住尽管安排好了,他们心裹还在嘀咕,恐怕这一手罩不住,凭真才实学,他们实在不够瞧的一当年他们逞勇赌狠不要命,是因为他们一无所有。在霸王庄裹养尊处优地过了几年舒服日子,他们仍然一无所有,却不想死了;因为他们发现生命太值得留恋,醇酒十女人、大块的银子,美好的事物太多了…:躲在墙角後,看见杜英豪过来,他们已经开始紧张了,捧看辣椒水的挪前了两步,因为他是第一个动手的。

一大碗辣椒水迎面泼去,只要有一点进了眼睛,就足以叫对方乱蹦乱跳了。就算对力机灵,立刻闲上眼睛,也得成个瞎子;因为他不能睁眼,眼睛一张开,辣椒水就会由脸上流进去。这一招百试不爽,他们也仗看放平了好些武林高手。

那知道这个该死的杜小子就是不上当,快到临近时,似乎就已发现了他们,飞起一脚,一块石子来进来,捧看辣椒水的鼻梁上挨了一下,痛得把碗一抛,双手去捂鼻子,碗扣在抬白石灰袋的脸上,辣得他大喊大叫又蹦又跳。

偷袭的计划就此泡了汤,三个拿家伙的知道事情不妙,一亮家伙想冲前拼命,那知杜英豪已经冲了过来。

杜老大揍人时向不开口的,所以对准第一个家伙鼻子上就是一拳。

这一拳又快又急,当时就把人打得仰後飞跌,足足来了一丈多高才砰然落地,满脸开花,不死也差不多了。其他两个家伙直了眼,手挺看刀子怔住了。

杜英豪瞧见对方亮看刀子。,倒是有点心虚。他并不是怕,但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铁布衫、金钟罩等横练功夫,也挨不起两刀子的。

杜英豪有勇而又有谋,至少,他不是闭上眼睛去玩儿命,所以他大喝一声,做出了要政击的样子,却忽地蹲下身子,举腿横扫!

这是瞧人家卖大力九的所练的扫堂腿,是不是真像那回事见他也不知道。

但瞧看人家-腿又一腿,能连环踢出,虎虎生风,又好看又神气,杜英豪就照看练。

人家是单腿扫,他练得能左右开弓;人家只扫下盘,贴地攻出,他却能利用甩腿的力量,把身子拔高,腿能踢到半丈来高。

人家一口气只能踢个正人腿,倘却练到能运踢十多腿,总之他样样都比人家卖葯的强出一倍,这是他压箱底的功夫,轻易不施展的。

今天是因为以寡敌众,而且还要空手入白刃,才用了出来,而他脚上穿的是厚牛皮的龀子,很看实,大概还能挡两刀。

但是那几条龙却不争气,早已被他的架势吓呆了,那裹还能动,砰砰两腿,两个人都摔倒了下来。杜英豪初试绝招得利,踢出兴子来了,一看还有两个家伙抱看脑袋在跳,不管三七二十一,横飞腿扫过去,砰砰两声,又倒了两个。

那些家伙倒地之後,又哇哇痛呷起来,那是酒在地上的辣椒水,有的渗进了眼睛,有的沾上了嘴chún。

这可是他们精心特选的朝天椒磨碎了调成的,其辣无比,连最能吃辣的人都只敢挑一小匙,却已辣得满头大汗,伸出舌头哈气。

现在沾得一头一脸,那还了得。四个人在地下活像四条下了热汤裹的泥鳅,样子挺热闹,可不怎么好看。

杜英豪没了对手,觉得不太过瘾,又凌空扫了二、三十腿,把火气消了一半,才停下来,先吓了一跳,以为是他把人踢得满脸流血呢,直到触目一股辛辣,而且还有一两滴飞到他的脸上火辣辣的,他才知道是什么玩意。

冉看见劫在一边儿的一口袋白石灰,杜英豪总算明白了,这些玩意都是要用来对付他的,乃不巧的被一块石子给踢了出来。

想到自己也可能像这样被辣得满地乱滚,他消下了一半的火气又土来了,而且还高了一倍。

“王八旦,兔崽子,你们真不要脸,居然想用这种玩意儿来暗算老子,好!老子也叫你们????那滋味。”

。他捡起石灰袋,朝四个人的头上洒下去。这下子可真好看了,红的、白的,黑土黄沙,一起和在脸上、身上,简直就像是四。个恶鬼。

??不过这四个鬼连哼都哼不出来的,躺在地下直吐气,只有最先挨拳头的那一个没沾上石灰辣椒水,但是也好不了多少,因为鼻子已经被打扁了,贴在脸上,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旁边伸出了不坐的脑袋,都是些看热闹的,而且大部份是从赌场裹跟过来的。

杜英豪看见那五条龙都已经成了烂蚯蚓了,才志得意满,朝後面招招手道:“土牛,你给我出来。”

他并没有看见李士,但想得到那小子一定在。果然,李士从一个角落裹长畏缩缩地出来了。

杜英豪冷笑一声道:“土牛,你吃过辣牛肉没有?”

李士吓得两条腿直抖索,乾脆噗的一声跪下了,连连地作揖道:“杜爷、杜大侠,这不关小人的事。”

“不关你的事?这五个家伙可是从你那儿出来的。”

“杜爷,您早知道他们底了,我开的是赌场,总不能不叫他们进来。”

“可是他们带了东西要暗算我,你总不能说不知道。”

“杜爷,这叫小的从何得知呢?他们也不会把东西带进场子吧?他们是冲看杜爷您来的,您早己知道了。”

杜英豪摆摆手,止住了他的罗唆。

“他们就是所谓的混江五条龙。”

“杜爷,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知道归知道,但是我可不认识这些下三滥的心脚色,所以才问问你。”

“是,是的,就是他们五个。”

“哼:凭他们这付德性,也配称龙,亦叫人替他们料理一下,想法子送到焦雄那儿去,就说我讲的,他们犯了我的讳,所以我教训了他们一顿,以後不准他们再叫五条龙,否则我就要把他们丢下油锅炸了下酒。”

“是:是:可是杜爷,您的大名中没有一个“龙”字呀,”“我名字中虽没有龙,但我是神龙帮的帮主,不能让这种鼠辈玷污了那个龙字。”“是二小的一定替您把话传到。”“你认识焦雄吗?“李士的脸又白了,忙道:“小的那儿会认识焦庄主,不过像他那种大人物来到了,小的一定能找到的工”“焦雄算什么玩意儿,他也能称大人物?”

“是:是,您杜大侠是一帮之主,自然不会把他看在眼裹,可是跟小的一比,他可就大得多了。”

“土牛:交上了我神龙帮主做朋友,你大可以也把他看得一钱不值。”

李士差不多想哭了,苦看脸道:“杜爷,小的可不敢高攀,您请高抬贵手,饶了小的吧。”

“怎么,我跟你交朋友,倒是害你了!”

“杜爷,你是一门之主,小的实在高攀不上,再说小的在这儿只是混口饭吃,您跟焦一一太爷,小的是一位也得罪不起。”

杜英豪哈哈一笑道:“我是存心想抬举你,你既然自甘下流,我也没办法了,你快叫人把这五块料收拾一下吧,再摆下去,他们可能会被石灰洽呛熟了,我还是住在留春院,焦雄来了,你通知我一声。”

他返身扬长而丢,这下子他可更神气了,远处来了几个人,也挂看刀。杜英豪认得他们是一家镖局的镖师,这些家伙平时圭在冲上都是抬头看天,彷佛对谁也不屑一顾。

但是今天却一反常态,躲过了边,低看头,连看都不敢看他“眼。杜英豪本来还想跟他们说说话,打听一下焦雄带来的。那个漠九八熊是何方神圣,他听了这个消息,心裹多少有点毛毛的。可是看那几个家伙的样子,竟像是他身上带了瘟疫似的,连沾都不敢沾,杜英豪还没举步,他们竟拔腿一溜烟似的跑了。杜英豪一生气,乾脆不理他们了。一路在人们敬畏的眼光中,回到了留春院。总算已经??到了出名的滋味,但是却很寂寞,英豪偏偏又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尤其是天,他一连做了两件痛快事,真想找个人吹嘘。一下,但是街上没一个人敢接近他。只有徐老九迎了土来,拱拱手,树起个大姆指:“杜爷,您真高,不到两个时辰,您已先後挫了玉面君瑞跟混江五条龙,大江南北,论英雄数您第一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