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七章 英雄无畏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心中对徐老九本是一肚子恼火的。这老小子实在太坏,这次跟混江五条龙干上,完全是徐老九给引起来的。杜英豪倒并不在乎打这一架,但是老叫人牵看鼻子走,心中可实在不是味儿。

本来杜英豪打算见了面,就给那老小子一下子的,当然不会人用劲儿,叫他摔个跟头就好,也出出胸中的那口闷气,那知道见了面,那老子竟先开了口,而且把杜英豪最得意的事全给说了出来,话又说得那么动听,杜英豪只能哼了一声,怎么样也挥不出一拳去。

徐老九可显得精神了,继续地冲看他直灌米汤。

“杜爷,以前您是真人不露相,所以江湖上没有听说您的大名;近来您可真了不得,跺脚四海颤,尤其是今儿办的这两件事,实在太漂亮了。许朗月那小子仗看家中有几个臭钱,又是名家子弟,专在外面耀武扬威,您今天给他的教训,真是大快人心。”

杜英豪听得全身的毛孔都松了,有股说不出的舒服,淡淡的笑道:“也没什么,不过是赌了一把牌九。”这一把牌九就叫许朗月灰头土脸,已经够瞧的了;更一口匹的是您最後把二百两银票还给了他,这一手可实在漂亮。虎丘抱??山庄的坐庄主,从没这样窝囊过,而您一注就押了三百的家裹去。这下子他看了慌,急急的来了,要是没钱给人家,人家可饶不了他。”“既然他的银子有急用,干吗还要去赌。”“他倒不是爱赌,只是喜欢出风头,到处亮字号而已,今後可能会收??一点。”“徐老人,你怎么对他的事很清楚,连他养看粉头儿的事都落在你眼裹?

”“杜爷,菊芳已经告诉过您,我不姓徐。”“对啊:我记起来了,她说你本姓许,是苏州府铁捕许久,倒是失敬了。

”“好说,好说,我这铁捕已胫退休了。我在苏州府衙当差时,多亏我的拜兄林老哥照应,才算没把这条老命给送掉,现在林老哥出了事,我能不管吗?

“杜英豪总算知道菊芳姓林”他感到很惭愧,菊芳跟他总算有过一夜的温存,居然连她姓什么都没问,但是在许久的面前,他可不能表示出来,点点头道:“你姓许,也在苏州,莫非跟那许朗月有点关系?”

“他是我的侄子,他老子是我胞兄。”

“喔,原来你是他的叔叔。”

“是的,我们就是哥儿俩。我兄长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至今未娶,许家也就是这条根。这小子不学好,我心裹很难过,可是我又不能出头丢教训他,否则吵开来。,菊芳侄女儿的身份也暴露了,所以杜爷教训了他,。我是十分感激的。”

“这倒好,弄了半天,原来他是你的侄儿,他欠我二百两银子,你可得替他还。”

“杜爷,您放心,别说是一二百两,三千两也难不住我们许家的,一会儿我就给您送上。听说许朗月是许久的侄子,杜英豪得意之情已减却了很多,摆摆手道:“算了,我已经塞还给了你的侄儿,那裹还会问他要的道理,只是我把话说在前面,看他的样子,好像还很不服气,以後很可能还会找我呢?”

“他不敢再找您赌钱了,因为他没有那个脸。”

“我倒不怕他找我赌钱,我只不过有身上这几两银子,输光了也没什么,但他要是找我打架……。”

“我就是为这个来求杜爷的,那小子少年气盛,倒不是为了输钱,而是他见拉爷出了这么大的风头,很可能会找上杜爷求教一番的,那时还请杜爷手下留情………。”

“你怕我会杀了他?”

“那小子只是性子傲一点,倒还不是坏人,杜节略予教训,叫他??难而退就是了,千万别伤了他,因为我们评家只有这一条根。”

“徐老九,你倒想得好,要我手下留情,你怎么不担心他杀了我呢?”

“不会的,抱剑山庄规矩极严,无深仇大恨,不准伤人性命的。倒是杜爷的铁拳实在太厉害,挨上一下,非死即伤。”

杜英豪的气不打一处来:冷笑道:“这倒好,我的拳头不能打他,他的剑却可以毫无顾忌的向我招呼,你为什么不乾脆叫我站看不动,给他砍一下呢?”

徐老九叹了口气道:“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愿意寒舍跟杜爷结怨。家兄管教子女很严,但是也很护短,若是杜爷伤了那小子,家兄一定会来找杜爷的。”

杜英豪的嗓门又粗了起来:。“来就来,难道孢剑山庄又能吓倒我杜大爷了,你最好能管管那个叫许朗月的小子,叫他别来找我的麻烦,否则我一定叫他落个残废回去:告诉你,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公子哥儿,没有一点真才实学,仗看父兄的名头,在外招摇生事……。”

说完了,他扔下了满脸??愁的徐老九,气忡忡地回到自己的屋裹。天色已暗,他运灯都不点,一头就躺在床上,瞪看眼望看漆黑的屋顶。

“你的话说错了,许朗月虽是仗看他老子而成名,却不是全无真才实学。他的一枝剑扫遍了大江南北,未遇敌手。江南四公子中,他排名第一,你干吗要去得罪他呢?”

那是菊芳的声音。她就坐在屋裹,因为没点灯,杜英豪也没瞧见,乍听说话倒是吓了一跳,连忙坐了起来,才听出是菊芳的声音。他又想躺下去,可是菊芳的话又使他犯了性子,虎看脸道:“怎么?姓许的小子又不是龙王三太子,得罪不得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知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对上的。”

“我当然知道。听说你上土牛李士那儿找混江五条龙去了,心裹好意,真怕你吃亏忙赶了丢。”

“你也去了,我怎么没瞧见你。”

“土牛李三是我们的线民,他自然会掩护我的。”

“什么,士牛也是你们的人。”

他显然不懂得线民的意思。菊芳上前解说道:“他不当差是货真价实的混混儿,但他却知道我们的身份,有什么消息都要知会我们一声;而我们的条件就是知会本地的衙门,不找他的麻烦,便但能够安安稳稳地开设赌场。”

杜英豪明伯了,却不屑地二哼道:“这是鹰爪孙加走狗的活儿,也只有他才肯够干。”

“奂豪,一样米养百种人,他的工作也许不太光明,却十分重要;尤其是在探听消息,了解动静这方面,他省了我们很多的力气,所以线民是必要的。”

杜英酌。冷冷地道:“难怪这王八蛋的消息会那样灵通,对霸王庄的动静都清楚。菊芳你在场就好,你应当知道当时的情形,我可没故意的欺负许朗月。”

“那些都不谈了,许朗月只是狂了一点,但人家够狂的资格。”

这是杜英豪最听不进的一句话,呸的一声吐了口??道:“他凭什么狠,我杜英豪没有个成名露脸的老子却照样不含糊,难道他又能……。”

杜老大的粗话又冒出来了。菊芳似乎一怔道:“杜英豪,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杜英豪一拍胸膛道:“老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菊芳,咱们把话说清楚,你虽是女差官,却管不到我头上来;咱们好过一次,你还不是我老婆。”

菊芳差点没气昏过去,但她终於忍住了下来,叹了口气清:“英豪,许朗月是我特他设法请了来的。”

“什么,是你请他来的。”

“是的了我打听得焦雄派人丢勾取漠北人熊袁达一,心裹急死了;好容易想到个法子,找到他养的一个粉头儿,看人捎了个口信给他,便把他给请了来,连许老叔都给瞒看,因为许老叔可不愿意他侄儿淌这个混水。”

“这老家伙最不是玩意儿,他不愿他侄儿淌混水,却把我给硬坑了下来。”

“英豪,把你留下是我的主意,你可别怪他。”

“但却是他的鬼主意,今天我一上土牛那儿,李七那小子就乖乖地还了我二百两银票,也是那二百两银票,把许朗月给整得灰头土脸,真是一报还一报。”

他又乐起来了,两劂在床沿上直踢。菊芳看他的乐劲见,就像是个大怪物似的。

一夜缱绻,她总算十分地接近杜英豪了,也算对杜英豪有了较深的体认,他的确是未经真传,却是质美而未学;打死徐力,她十分清楚,是她加了把劲儿。

也因此,她才会为漠北人熊的来到而紧张,替杜英豪担心,暗中使了手段,把许朗月给逼了来。她知道许朗月好胜,要面子,很可能会先丢挑斗漠北人熊的。玉面君瑞的技艺不错,再加上抱剑山庄的名头,或许能镇住漠北人熊,却没想被杜英豪目己给破坏了。

许朗月经此一激,不来找杜英豪的麻烦弓经是烧了高香,绝不可能再指望他帮忙了。长叹了一声:“英豪,你赢了他二百两银票没关系,既然要还给他,为什么不做个人情,跟他拉上交情呢?你那样当众给他难堪,一样花了钱却买了个仇人,合算吗?”

“怎么不合算,看他脸上那种样子,一脸狗屎的样子,我就是把身上的这二百两再添上,我也肯干的。”

“英豪、你这是干什么。跟他有什么过不去吗?”

“没有,但是我瞧他不顺眼。我自己没钱,但是对那些自以为有了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仗看钱胆来作威作福的臭小子们,看见了就有气。”

菊芳又是一叹:“算了|反正人已经得罪了,再说也是白搭;英豪,这次我是偷看回来的,连许老叔都不知道,所以我要问你一句话,你必须老实地回答我,你究竟学过武没有?”我!???学过,可是练过、看过、照人家练,自己照看比划过,後来我发现没什么用,还不如用我自己的那一套管用呢,”“你真是什么神龙帮的帮主吗?”“那倒一点不假,是我在南京码头边上创的,名称是我起的,帮裹有十来个兄弟。”“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呢?”“在漕河码头背米的。你别看不起他们,两百多斤一袋的谷禾,他们能同时背两包,走过尺来宽,两、三丈长的跳板,由船上走到岸边,绝不摇幌一下。“菊芳叹了口气:“英豪我知道他们都很了不起,你也是条好汉子,只是你跟霸王庄毫无过节,一切都是为了我而把你拖进来的,现在我只求你一件事,就是赶快离开,漠北人熊约计明天可达,你今夜就走……。”

“走,你要我躲开他们,那可不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