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八章 英雄之搏

作者:司马紫烟

“但是你凭什么跟他们去拼,漠北人熊袁定一,三十年前就名震绿林,一身气功无人可比,出手更是凌厉狠毒,不知有多少好手毁在他手裹。”

“吓不倒我,他只不过是个人,人没有打不死的。”

“但是你却绝对打不过他,拼下去死的一定是你。”

“老子不信,偏要碰碰那老小子不可。”

才说到这儿,忽然听见门口有人大声呼叫道:“神龙帮掌门人杜英豪杜大侠在不在?”

又听见徐老九懒洋洋地问道:“什么事?”

“在下是霸王庄来的;敝庄焦庄主以及漠北袁大当家的,联名恭请杜掌门人於明日卯初日出时,在河边大桥头广场一会,请杜大侠务必赏光,这是拜帖。”

菊芳脸色一变道:“这么快,他们已经到了。”

杜英豪却一笑道:“这下子想躲也来不及了,人家指名了神龙帮,我可不能给我的哥见们丢脸。”

菊芳叹了口气道:“杜爷,不是我要浇你的冷水,你的所谓神龙帮根本不能算是个帮会,只是你们自己??起哄,凑热开而已;成立一个帮派,那有这么容易的。”

杜英豪瞪大了眼睛问道:“都还该有些什么讲究?”

菊芳耐看性子道:“要想成立一个新的帮派,至少要具备几个条件||人、时、势、财;第一要件就是人。”

“我们有人,帮内有十几个弟兄。,”“我说的不是那些土混混,是真正的人才,武功、名望都要够,叫得起字号,这样的门派才能被人看得起。”

“这个……,我想慢慢的会有人知道我们,现在我不是已经小有名气了吗?等明天我把漠北人熊也给拖垮了,名气就会更大了。”

菊芳看看他,似乎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她跟杜英豪虽然不熟,但却睡过一夜,她知道杜英豪有点懵,不明事务,但至少有点小聪明,有一份极好的天赋。

但是现在,杜英豪却像个疯子。

杜英豪被她看得有点不自然;伸手摸摸自己的脸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我的脸上有块黑灰?”

“不是一块黑灰,是整个脸都蒙上了灰。明天你给漠北人熊的巨灵掌击中,势必会伤及内腑,士九冒血,倒在沙地,沾满了泥沙。”

“没关系,洗洗就韩净了。他不是约我在河边大桥头决??吗?河裹就是水……。”

菊芳在说的时候,彷佛看见杜英豪倒地的惨状,不忍心再说下去了;但是杜英豪自己却满不在乎,好像在说别人似的,这份潇酒连菊芳都不能不佩服了。她又叹了口气道:“杜爷,你知道漠北人熊的巨灵掌有多厉害吗?”

“不知道,但是我可看见过耍熊的。那头熊站起来有一人多高,四、五百斤重,腰粗得像口大水缸,被人逗火了,一巴掌将拉车的水牛拍的倒地不起。”

菊芳笑了起来:“漠北人熊就是那付德性,而且他也曾经当众一掌击毙过一头耕牛。”

杜英豪笑道:“那有什么可怕的,只不过是头熊罢了。它的巴掌凶,只能打打牛而已,我可不是笨牛。那头熊就是被我逗人了的,我用烧红了的旱菸袋烫了它一下,它发火了,追了我两条街,也没追上我;最後我上了树,它居然也追了土来,我一??把它给??下来了。没关系,对付熊有对付熊的手段。”

“杜爷,漠北人熊的样子像熊,可不是熊,他是个实实在在的人,他比熊聪明上一百倍;他出道至今,手下不知染了多少血腥,都是名重一时的英雄豪杰。”

“是那些家伙太笨,没用对方法。杀熊不能用对人的方法,跟一头熊去比力气,比掌劲儿,当然是比不过的,你必须用对付熊的手段。”

菊芳叹了口气:“你总不能也用一根烧红了的旱菸??去烫它的……。”

她虽然是个很酒脱的女人,但究竟不好意思说出那样的字眼儿,但是杜英豪却神色一动道:“那老家伙是个公的吧,??要他不是头母熊,就一定有那玩意儿,未尝不可以再来一次。芳姑娘,麻烦你一下,替我找个旱菸??来,越长越大越好:什么?你真打算用烟??去烫他…,……。”

杜英豪道…十那老家伙二。定穿看裤子,烫他恐怕不容易,但是他也不会像熊那样长了一身长毛厚皮,总有地方可以烫他一下的。你找不我得到?

”“没问题。我爹就有一根,翠玉嘴,人铜锅,能装下一两烟丝呢:就在我屋裹收看,你还要什么?”“要个会写字的人,写上屠熊桥三个字,贴在桥头上,暂时替桥改个名字,这可得先做,趁那老家伙没来之前就贴好,否则他非宰了那个去贴的人。”“这些当然没问题,但是这又有什么妙用呢?”“这是占地利十天时。我听说书的先生说,三国庞统就是死在落凤坡,因为他的外号叫凤雏,犯了地名。我用那一二个字也触触他的霉头。“菊芳实在无法不笑出来,虽然她没有半点笑的心情,却也被杜英豪的这种怪招给逗乐了。笑了好一阵子,她才停住问道:“还有什么吩咐吗?”

“有的,你今天晚上再陪我一夜。”

菊芳的脸又红了,横了他一眼道:“杜爷,我已是残破的身子,怎么样都没关系,但是你不该养养精神吗?”

“我养足精神有个屁用,就是??它个十天十夜,就能胜过漠北人熊那老小子吗?”

菊芳不禁黯然。杜英豪叹了口气,“要是睡一大觉养足精神就能胜过漠北人熊,我早就睡下去了。明天一周,我能否看见日落都成问题:这可能是在人世的最後一夜,我要有个女人陪我渡过……。”

“刚才你不是说有办法对付他的吗?”

“我的那些办法是对付熊的,袁老头儿可不是熊;菊芳,你也知道那些办法不管用。”

菊芳再度黯然,低低地间:“既是没用,你又提出来干吗呢?”

“给我自己壮壮胆,也给我自己建立信心,让我有一点凭仗,不是毫无准备去会他的。”英豪,原来你也害怕明日之会。”“我当然害怕,人家是成名多年的黑道大豪,我却连一天功夫都没练过,跟人家动手,就跟拿??蛋去碰石头,凶多吉少,九成九是有去无回。”“那你为什么不逃呢?”“逃得了吗,人家已经划下了道儿,一定有人把守四方,我一。出去就会叫人堵住的。“菊芳沉默了片刻才道:“英豪,你如果真要躲,我一定可以为你想办法的,必要时我挺身出去,摆明了身份,多少也可以镇住他们,因为我代表官方,他们多少会有点忌讳。”

“那最多也是逃过明天,我能从此脱出这个麻烦吗?我杀了他们几个人,焦堆已经咬定了我了。”

杜英豪没有发疯,也不是狂妄,他还是知道自己有多少份量的。这位大英雄说了半天,终於说出了心裹的老实话,可是那番话却使菊芳万分歉咎。

是她把杜英豪拖下了泥沼:却无力把他拉上去。在万分内疚中,她柔顺的靠过去,偎在杜英豪的怀中,使这莽直而又可爱的汉子在人间渡过一个温馨的夜晚,这是她唯一可做的事了。

??鸣、天明,是时候了。杜英豪穿起衣服来,仍然是精神抖擞。这小子好像是不知道疲倦似的。

徐老九在门口等看他,递给他一根五尺来长的大斑竹烟??儿,一个袋子装满了烟丝、火石、艾绒,低声道:“杜爷早,这是您要的烟袋。还有您吩咐过的字条,昨夜已经派人去贴好了,完全照您的意思,写了屠熊桥三个大字,贴在原来的桥碑上。”

杜英豪几乎已经忘了,这原是他跟菊芳说的笑话,想不到徐老九已经办好了。

接过了烟??儿,杜英豪忍不住笑道:“老小子,你还真能干,我在屋子裹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敢情你听了一夜的壁角戏。”

徐老九仍是站在一边,双手垂立,像是个卑贱的下人,任何地方都看不出他是名震绿林的铁捕。

“回杜爷的话,小的只是站在前堂等候传叫,杜爷的嗓门很大,小的听得见的。”

杜英豪自己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说的话徐老人听见了,自然也会听见了一些其他的声音,因此他只有一笑道:“但愿你只是听,没有用眼睛去偷看,否则长了偷针眼,可得花钱找大夫。”

说完哈哈大笑,迈开大步,同看桥头的方向去了。他虽然在昨夜流露过心中的隐情,但是今天早上,他又是个潇酒豪迈的英雄了,单刀赴会,视死如归。

更令人心折的是他的态度,就像是去上茶楼喝早茶,没有当回事情,遇到一、两个早起活动的老人家,他还停下来打个招呼,和气地谈上两句。

经过卖豆浆的摊子,他还停下来喝了两碗咸豆浆,吩咐打四个生??蛋下去,说是昨夜太累,要补一补。

徐老九跟菊芳远远地跟在後面。他们对杜英豪又开始不解了,徐老九叹了口气:“我实在看不透这小子他是什么变的,我这双老眼在公门中混了几十年,看人十拿九稳,就是摸不透他,到底是真、是假。”

菊芳的眼睛红红的:“许大叔,他的话您昨夜也听见了,他的确是没练过,完全是靠天才跟运气才打赢了两仗,可是对漠北人熊就不能靠天才或运气了。”。

徐老九摇摇头:“我还是难以相信,他那付从容的样子,绝不是装出来的,好像很有把握:”“那倒不是装,他天生就是这付调调儿,那怕是绑看砍头,他也不会紧张的。”“这小子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种,但是无可否认,我还真喜欢他。菊芳,你也有点舍不得他吧:“菊芳低下了头:“是的,我以为自己的心已经像是一块死木,再也不会为男人动情了;但是现在对他竟像是有点丢不下………。”

“这是难怪的,这小子是有一股特异的气质。菊芳,你要是真喜欢他,就别再管官家的事了,交给我来办,你跟他走到远远的过日子去。”

“都要他活过今天才行。”

“这个你放心,我早上看他的脸上气色好得很,一片红光,绝非夭折之相,我相信他死不了。”

“许大叔,这个相法靠得住?”

“我不敢说一定靠得住,但有相当的把握;因为我看过很多将要夭折暴死的人,都罩上一层灰色,百试不爽,那小子似乎还命大的很。”

菊芳并不相信徐老九的相法,但她却衷心的祈祷这相法灵验,她实在不愿意失去这个汉子。

杜英豪自己也是一样,他没有为自己看像,却也没有为自己的生命担忧,迎看初升的朝阳,他活得十分高与,全身的骨节都轻松起来,心中忍不住哼看小调。

这份生命的喜悦是菊芳给他的;他以前也有过女人,但是昨夜,他才真正地体会到女人的可爱,就为了多享受一下生命的乐趣,他也要活下去。

一个生命意志如此坚强的人,死神是召不走的;一个充满了自信的,每当危急时,必将获得上天的庇佑而有奇迹出现的,但要把奇迹在今天安排在杜英豪身上,上天却要费煞苦心了。

他到达桥头时,那儿已站了一大群的人,大部份是来看热闹的,一小部份是霸王庄的。

虽是一小部份,却足以震惊四海了。霸王庄出动的全是知名的高手,最抢眼的自然是焦雄和漠北人熊袁定一了,焦雄是一身锦衣,五十多岁的人了,粗壮的身材,绕颊的黑胡子,长相很威武。一个庄丁替。他背看金刀站在背後,一看就予人一种威胁的感觉。

袁定一则更不必说了,正如菊芳的形容,他根本就像头大熊,高、粗、凶、蛮。

杜英豪是单人匹马地前来的,却毫无孤单的感觉,尤其是他往桥头一站,威风凛凛,就像有千军万马跟在他身後似的。

他的旱菸??已经咬在嘴裹,铜烟锅裹塞满了烟丝而且点上了,他装模作样地抽了两下,本来还想吐两个烟圈来显一白一下本领的。

可是他没有抽旱烟的习惯,徐老九给他装的潮州板烟又太凶、太辣,哈得他直想吐:连忙把烟雾吐了出来用烟袋一指道:“杜老子来了:那老小子,瞧你那熊样子,就知道你一定是漠北人熊了,照打。”

这就是杜英豪。的一贯作风,要揍人就少说废话,先采取主动,打完了再讲理。把对方打趴下了,理亏也变成气壮了。杜英豪闯的是码头不是江湖,他的这一套也不是江湖经,却还真管用。

这玖他是用旱烟砸将过去的,钢烟锅足有两三斤重,再以他的臂力、速度,那是相当惊人的;只不过他今天的对手的漠北人熊,可没有他以前那么顺利称心了。袁定一上前一伸手,就握住了他的烟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