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九章 英雄岁月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今天总算领略到什么叫功夫了。

他天生神力,这一砸下去,怕不有几百斤的重量与劲道。漠北人熊一仲手就握住了,而且握住的部位,正是那口大烟锅;锅中还烧看鲜红的烟丝,使那口铜的烟锅很烫,碰上皮肉,准起一个大水泡。

但是漠北人熊握在掌中,却像毫无感觉,这家伙的皮肉莫非不畏火炙。殊不知袁定一苦练掌功,使他的手掌已经坚逾钢铁,火烧不伤了。

衰定一脸上带了一种不怀好意的微笑,冷冷地道:“焦老弟,就是这么一个活宝,也值得把老夫搬了来。”

他说看手势微压,一股且大的劲力传来,使得杜英豪也跟看曲腿下蹲。

袁定一的劲力果然惊人,但杜英豪也不是如此的差劲;尤其他的脾气,拼死也要跟人干上一架的。可是这个斑竹烟??儿却十分名贵,杜英豪实在舍不得拗断了;所以袁定一用了劲,烟??略弯,杜英豪立刻低了下去。

焦雄在一边哈哈大笑道:“小丑跳梁,那裹用得到搬动袁公大驾,只是小弟见到袁公在漠北闷久了,趁此大好春光,顺便邀兄一游江南。”

袁定一张开了那掩藏在大胡子後面的血盆大口哈哈大笑道:“好,好,有意思,江南小娘们的细反白内,老夫已有八时未沾了,倒是想念得紧,这次一定要弄几个雌儿来玩玩。”

他的高与也只到这裹,底下发生的事却是谁也想不到。

杜英豪的一只膝盖已经被压得点到地面了,忽然他把嘴凑上了烟嘴,用劲一吹,烟铅中烧红的烟。丝立刻就被吹得未了起来。

有些吹进了袁定一的眼睛,有些飞进了他的嘴裹,更有一些沾在他的。大胡子上。

胡子本来不是可燃物,但袁定一一向很懒,从来没洗胡子,而他又爱吃油荤,胡子上沾满了油渍,立刻烧了起来。

袁定一的气功虽然了得,但他的眼睛跟嘴巴却没有练过气功。他的手不怕火烧,他的脸却烧不起,这一负痛,立刻使他双手在脸上乱抓,哇哇乱叫、乱跳、乱吼。

杜英豪没有肯放过这个机会。他已夺回了烟袋,抡起烟??,作式直捣黄龙,溯向袁定一的胯下。

袁定一若是运足了气,挨上这一下倒还不会怎么样;可是他被火一烧,护身的气功失散掉了,噗的一声,铜烟袋搠在胯下。以杜英豪的劲儿,任何人也吃不消这一搠的。袁定一又是一声痛吼,双手抱住胯下,人也蹲了下来:这一搠比火侥更严重。

杜英豪若是个江湖人,此时不会再出手的,因为对方已经没有还手的能力了;但杜英豪不是,他只懂得一个原则:在拼命时绝不能对敌人仁慈,否则自己就会吃大亏。有一回,他跟一个小子打架,三拳两脚已经把对方打趴了下去,奄奄一息,眼看看就要送终了,一时心中不忍,没有再补上两拳,那小子突然抽出了一把刀子,扑了起来,在他肚子上刺了一刀。

这一刀幸好没刺中要害,所以杜英豪还活看;但自此以後,杜英豪就学会了一件事||??对不对倒在地上的敌手姑息,郜便不补上两脚,也要躲得远一点。

现在,杜英豪不想躲开。他知道这个老家伙确实厉害,若不是运气好,吹出了一锅烧红的烟丝,躺在地上的必定是他杜英豪了;若是再等一下,若家伙回过气来,他也是有死无生了。

因此,他走上丢又是一脚,踢向了袁定一的脑袋。这一脚很重,连他自己的脚都疼,袁定一仰天跌下,脸上也开了花。杜英豪仍然没放松他,上去一脚连一脚,尽找要害的地??招呼看。

。最後一劂却是将袁定一??向了河边,噗通一声,滚进了河裹。杜英豪也跟看跳下去,一手抓住了袁定一的人服,埋头一钻,便把他拖进了水底。

岸上的焦雄惊魂乍定,他没想到不可一世的漠北人熊只不过三招两式就被打发了,这个姓杜的小子,果真是不可限量。於是他接过了庄丁手中的金刀,大喝一声:“小子,你竟然敢赶尽杀绝,老子饶不了你。”

他挺看金刀,也跟看跳进了水中。大家都涌向河边向水中望去,只见河水是浊黄的,看不清楚,但不时的有水泡翻起,显见水下的决??一定很激烈。

水泡翻了一阵,又有一阵血水翻了土来,显见得是有人受了伤了。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起来:“瞧!有人受伤了,不知道是谁?”这是中立的。

“自然是那姓杜的小子,他是空手的,焦老太爷则是带了金刀下去砍中了他。”这是拥焦派的。

“那可不见得,焦霸王的武功高,不会强过漠北人熊的,连漠北人熊都叫人家杜英豪给收拾了,焦雄怎会是人家的对手,霸王庄这下子可遭上克星了。”

这是在心中痛恨霸王庄的,现在有了机会,终於把心中愤恨吐了出来,他们全心地寄望在杜英豪身上。

杜英豪没有使人失望,水裹面冒起一个头来,果然是他。毫无疑问,他是水底之战的胜利者,焦霸王一定被他解决在河中水底下了。

岸上立刻发出了一阵欢呼,越来越烈,大家都涌向了杜英豪登岸的地方,会敬而肃穆地等待看。

当然,也还有人向河中望看,期盼看能浮起一条人影。他们也没有失望,水浪一翻,一个人慢慢地浮了土来。背心向上,手??仍垂在水中,一动都不动,若衣服穿看,那正是漠北人熊,现在却成了头死熊了。

。欢呼声又起,甚至於还有人拾了石头去砸那具浮??。那是受过漠北人熊害的人,他们无力报仇,只有打他的??体??愤。

杜英豪到了岸上,神情有点疲倦,但是精神还不错。远处的人向他欢呼、挥手,他也挥手为答;近处的人却以敬畏的眼光看看他。

一个新的英雄偶像产生了。

杜英豪的英雄梦终於实现了。

杀死了霸王庄的靠山,横行多年的漠北人熊,这确是件值得骄傲的事。

杜英豪踌躇满志,眼睛在四下戒备。他在我菊芳,希望能跟她一起同享这份胜利的荣耀人群中挤出一娇小的人影,那是菊芳。

其实菊芳并不矮,跟一般的女人相比,也还算是高的,跟一般的男人相比,地出不算矮,只是跟杜英豪一比,她就显得娇小了。杜英豪是个魁伟的壮汉,尤其是现在,胜利使得他更为高大了。

菊芳顾不得众目睽睽之下,扑过来孢住了湿淋淋的社英豪就哭了起来。刚才她为杜英豪担足了心事,要不是徐老九拉看,她差点也跳下河去了。

虽然杜英豪是追看袁定一下去的,但菊芳却明白杜英豪先前赢得多侥幸:焦雄也跟看下河,她也想到杜英豪绝无侥幸,谁知杜英豪却土来了,焦雄却没见影子,这实在使她太高兴了。

杜英豪拍看她的肩头:“别哭,别哭,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一点都没受伤。我告诉过你,斗熊要用杀熊的方法,我果然把那头老公能给宰了。”

菊芳终於止住了哭,而有点不好意思地离开了他,却仍紧拉看他的膀子:“你不知道刚才我多担心,看到水浪直翻,又看到有血水上来,我以为你完了呢:“杜英豪笑笑道:“是差一点,他在水裹居然抓住了我的脖子,差点没要了我的命,幸好我在他身上摸到了一把刀,猛然地又插进了他的肚子。你看到的血水,就是那时流出来的。血流多了,若家伙的劲儿也??了,终於松了手,我才捡回了一条命来。”

他摸摸脖子,上面还有几个泛红的指印,可知水中一战是十分激烈的。

菊芳吐了口气,仲手轻揉看他颈上的红印,。娇声道:“英豪,这下子你可抖起来了,举除掉了漠北人熊和焦雄两个巨恶,成为众人景仰的大侠客了。”

“是啊|我打算把我那些个弟兄们召了来,把神龙帮正式组起来,这下子可没人敢再瞧不起我们了……。咦了慢看,刚才你说我一举除了漠北人熊和焦霸王两个人。焦雄是谁杀的?我可没宰他。”

“什么?你不是跟焦雄在水底决斗的。”

“没有啊,我是跟漠北人熊在拼命。这老家伙被水一激,又回过气来了,幸好他的水性不怎么样,而且在岸上被我连踢带揍受了伤,也幸亏我跟看下阿,死追猛打,把他解决了,要是等他跑出去养好了伤,死的准是我,下次他再也不会让烟袋吹他了。”

菊芳看急道:“那么焦雄呢?他是跟看你後面跳下阿,还带看刀,说是下去杀你的。”

“我可没有看见他,甚至於不知道他也下水了。”

“他是跟在你之後跳下去的,你没有听见声音?”

“没有,我一下子就被老家伙缠上了,在水底折腾了半天,啥都没看见。水裹太浑了,一尺之外就看不见了,他多半是没找看,幸好他没过吹来,否则他拿金刀扎过来,我也完蛋了。”

说完忙叉四下看看道:“焦雄还在,这场约会还没完,我们还得拼场命呢,”菊芳想了一下道:“不必拼了,霸王庄来的人都被你吓得夹起尾巴逃了,连焦雄那老王八蛋也溜了。”

“他不会那么丢人吧:”“他借看下水找你拼命的藉口,一下水就拼命朝远处泅去,找个看不到人。的地力上岸,赶紧跑了。这老王八蛋胆子小,又怕死,你打倒了漠北人熊,他不知道你有多厉害,还敢跟你照面吗?“杜英豪想想笑道:“其实他那时摸过来,轻而易举地就能宰了我,我被漠北人熊缠住了,全身不能动……。”

“他不敢,他现在是有财有势,已经不是当年那种不要命的江湖人了,他不会冒险来拼命的。”

杜英豪道:“但是他的霸王庄下却全是江湖人,他这一溜,以後还能混吗?一”为什么不能,他是下水找你拼命的,可不见得是临阵,脱逃,他可以说水太混,没有找到你,两下错过了。”“可是他的手下却不会相信的。”“他带来的人也都溜了,谁还会去揭穿他。他是焦太爷,有的是势力……

。“杜英豪摇摇头道:“所谓江湖名家,原来是这付德性,真叫我失望。”

“你指望他们会是什么,个个都是行侠仗义的大英雄、大豪杰不成。”

“那倒不是。我知道江湖上有侠客也有恶霸,有好人也有恶徒,但他们成名江湖,至砂该有点真本事吧,”菊芳正色道:“英豪,你有多少本事我很清楚。今天你打倒了漠北人熊,完全是运气,焦雄是怕了你,因为他不知道你的底细,你若以为你的那几手功夫真能高过他的金刀,那你可就错了。”我不要功夫比他高,只要运气比他好就行了。”“你知道运气不会一直如此好的。“杜英豪却笑笑道:“菊芳,我的运气不是坐在那儿等运气来临,而是我动脑筋去想出来的。比如说,今天我能以一袋板烟打倒漠北人熊,你以为是运气,我倒以为这也是一种功夫。”

“我的天,这能算是功夫?”

“怎么不能,功夫就是用来克敌制胜的,能把敌手打倒的就是功夫,若是我能撒泡尿把对方淹死,你能说撒尿不是功夫吗?”

菊芳不禁有看啼笑皆非的感觉,也明明知道这全是一片歪理,却无法驳倒他;因为杜英豪每每福至心灵,就是靠看一些邪门歪道,击倒了对方。

她想了一会儿才道:“你的这种功夫只能用一次,第二次可就不灵了;而真正的功夫却是随时随地都能拿出来应用的,而且对任何人都能用的。”

杜英豪笑看指指脑袋道:“我不须用同一种方法对付第二个人,这儿随时却能想出新的花招来。”

菊芳叹了口气道:“英豪,你别跟我抬??,我是为你好。你现在是真正地出名了,一个成名的江湖人,会有很多的麻烦的。”

杜英豪道:“我知道,你打算劝我下苦功,练几手实实在在的武功。”

菊芳一怔道:“你已经想到了?”

“我并不是你想像中那么笨的人。”

“英豪,我实在想不透,你究竟是那种人。”菊芳问。

“我是那种你认为我聪明时表现得像条笨牛,两你认为我笨时,我却聪明起来的人。”

杜英豪俏皮的说。

“你到底是聪明还是笨呢?”

“自然是聪明人了。只有聪明的人,才会做笨事,而笨人只会做聪明事。”

“聪明人会不会做聪明事呢?”

“当然会了,每当聪明人在做笨事的时候,就是他的聪明事。”

“你真把我弄糊涂了,你举个例子给我听听。”

“比如说,你打算劝我去练武功,我早就明白了你的意思,却偏偏要举出很多笨得要命的理由来反驳你。”

“这就是你的聪明了?”

“这表示我不准备接受你的意见,你若是也够聪明的话,就不必再劝了。”

“英豪,我是真心为你好,你也明白,你实在没有什么能耐,经不起考验的。以前没关系,你默默无闻,不会有大麻烦,现在你已经是江湖知名的人物了,麻烦会接踵而至,而你不能一直靠运气来应付的。”

“我知道,我也没有认为自己就是无敌高手,我更知道我这几手不能应付真场面的,只有真功夫才是最靠得住的,可是我没时间,我开始学功夫已太晚了。”

“不会晚,你已经有了底子;而且还有一付好胚子,下个四、五年功夫,你也就是一流高手了。”“真功夫不是关了门在家裹练的,是要有人教。”“有,我教你。”“你教我?”“当然不是我把我的功夫教你,我是说可以运用我爹的关系,广求各路名家的招式精华,来造就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