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情劫》

第 十 章 洛阳城中种龙种

作者:司马紫烟

剑势已凝足,即将发出了,但武后与许敬宗等人也赶到了。

武后一面大喝,一面冲了进去,两个人的身形也即时动了。

因为他们身不由已,进入忘我,根本没注意到有人插进来,两个人的剑,竟同时取向了武后。

斜里一条人影也冲了进来,振腕发剑,首先磕开了秦怀玉的剑,但是却无法挡住张士远的剑,只有把身子一横,挥动空臂,迎向了剑锋,擦的一声,血光崩现,一条肉臂应剑而落,但那一挥之势,也将剑锋引偏,使得武后没有为剑锋所及!

冲进来的人是王怀义,他虽断了一臂,但总算保全了武后,否则在两大高手的夹攻之下,她一定会腰斩成为几段,这突变的场面使大家都怔住了。

秦怀玉与张土远因为力竭而进入了虚脱的状态,坐在地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武后惊魂始定,也不知道王怀义因舍命救她而断臂,还在发脾气叫道:“你们两人都发疯了,居然要杀我!”

秦怀玉和张士远都痴呆呆地坐在地下发怔,根本没听见武后的话,倒是王怀义道:“娘娘,这怪不得他们,你插进去时,他们的决斗正到最后关头,除了发剑之外,根本顾不及其他!”

“难道他们没看见我?”

“的确没看见,那时他们心中只有剑!”

“哪有这种莫明其妙的事?”

“是真的,国君与附马都是宇内第一高手,论剑至最后关头,已入忘我之境!”

武后哼了一声道:“什么狗屁高手,连对象都弄不清楚,还算什么高手,我只听说真正的高手运剑,收发自如,我看过公孙大娘的弟子运剑,一剑能砍在飞蝇的翅膀而不伤及蝇身,那才叫高手,像他们这样,互相拼命,只是流氓打架,还能称为高手!”

王怀义断臂处血流如注,他强自撑着道:“这两种剑法不同,那是为了运舞的,而这种剑法却是用来决斗的!”

武后却冷嗤一声道:“剑就是剑,如果使剑的人,拿不准分寸,就落了下来,你再说他们是高手,我就给你一个嘴巴,他们最多只能称为打手!”

张士远这时才从迷惘中醒觉,他人在虚脱中,却听得见武后的话,闻言勉强站起来,朝武后一揖道:“媚娘,你说得对,我根本不是练剑的材料,秦兄也不是,我们的剑杀伐气所太重,只合疆场所用,永远到不了上乘空灵的境界,更谈不上高手!”

武后笑道:“本来就是嘛,你们一个是一国之君,一个是当朝极品,国之栋梁,像这种拼命的事,本也不是你们的本份,你们却像是两个流氓在打架,好不好意思?”

秦怀玉也恢复过来了,闻言十分惭愧地道:“娘娘见解极是,关于娘娘对剑品的评论,微臣自认落在下乘,今后只在国事上尽心,不再言剑!”

武后道:“驸马说得极是,驸马统率禁军,为国家之重寄,在皇室受到侵犯时,才是附马为国效劳之时,像现在这种替皇帝看门的事,驸马不觉得太委曲了吗?”

“捍卫宫庭,也是微臣的职责!”

“这也没错,但是你管的是整个皇室的安全,像守卫后宫,是侍卫的事,那只合我姐夫贺兰察这种人去干,驸马的长处应该用在大地方!”

“可是这张……”

武后坦然地道:“士远是我的故人,分手日久,他来看看我,是人之常情,驸马大可不理会,至于说到职责方面,我可以保证他不会是刺客,这就已经够了,你也可以相信他不是暴徒!”

她的年龄比秦怀玉小很多,这西宫娘娘的地位只是名义上高一点,在众人心目中的份量,还是这位附马兼禁军都统领大元帅重得多,但武后却有一股逼人的威仪,使得秦怀玉在她面前拿不起架子来。

他顿了一顿,才微微躬身道:“娘娘所言各点,微臣都认为正确,只是怕此事若泄之于皇上,微臣担待不起!”

武后笑道:“皇帝身前自有近卫,那是我姐夫在管,附马根本无须担待,也没人会找到你!”

“娘娘,话不是这么说的!”

武后脸色微沉道:“驸马,我以为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行宫的警戒是近卫的事,有一些则是皇帝的家事,都不是你该过问的,当然,你一定要管,也没有人能干涉你,但是朝廷的重臣,管事太多必遭大忌,前太师长孙无忌就是个例子,令尊翁翼国公老大人是最懂得处身朝廷的人,你实在应该跟他多学学!”

这等于是摆下脸来训他了,秦怀玉感到脸上下不了台,变色正待发作,许敬宗连忙上前,把他拉过一边道:“驸马,请借一步说话!”

他在秦怀玉的耳际,低声数说了一阵,还比手划脚了半天,秦怀玉终于叹了口气,过来向武后躬身道:“微臣愚昧,请娘娘恕罪,微臣告退!”

显然是许敬宗把他给说服了。

武后倒是很客气地还了他一礼道:“附马言重了,驸马对朝廷的忠心是朝野同钦的,府上累世公侯,算起来比皇帝还神气呢,生于帝王之家,假如不能继承大统,遭遇都很苦,驸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得放手且放手,哀家会记住驸马的这份情的!”

秦怀玉自己再行礼道:“微臣不敢,微臣拜受娘娘启迪,对今后立身处世,受益良多,微臣无限感激!”

他迅速带了自己的手下走了。

王怀义则强忍住自己的断臂之痛,过去为张士远治伤,张士远这才发现他的伤势更重,连忙道:“怀义,你别管我了,快去止血包扎,我很抱歉,可是那一剑发出,我自己也无法控制了。”

王怀义却笑着道:“是奴才不行,奴才只架开了驸马的剑,却挡不住主公的剑,主公剑技,当世无两!”

张士远叹口气道:“算了,说起来我更惭愧,媚娘论剑之说,实在大有见地,我们的剑技重于杀伐,已经落了下乘,还说什么天下第一,以后我再也不谈剑了!”

王怀义道:“昔日西楚霸王项羽,鄙薄剑事,认为那是一人敌,不足以成大业,先主就是因为太斤斤于此,所以无法与李氏角逐,主公能具此觉醒,奴才为未来庆!”

张士远叹道:“我开始得已经太迟了,现在只有兢定成业,留得子孙了!”

王怀义道:“只要能开始,就永远不会太迟……”

他放低声问,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细语道:“还有就是武娘娘了,她的确是个厉害角色,入宫不到两年,竟然能拆掉长孙无忌,吞并掉他的全部势力,再加上许敬宗,差不多已能左右朝政了!”

张士远道:“我知道她是个不安份的人,所以才把你们拨给她,却没有想到她会弄得如此有声有色!”

王怀义轻叹道:“问题也是那批人,现在他们在武娘娘手下干得十分起劲,他们虽出于主公麾下,但现在若主公与武娘娘的令谕冲突时,恐怕他们还是会偏向那边的多!”

张士远一笑道:“那也没什么,那批人不肯到扶余国去,又不甘寂寞,我只好放在中原,既然有这个机会往上爬,我又何必去硬压他们呢,让他们跟着媚娘吧!”

“奴才对主公一直是耿耿此心,唯天可表!”

“怀义,你的忠心我是十分明白的,所以我才托你照顾她,算是帮我的忙吧!”

“奴才当得尽力,不过奴才有个感觉,武娘娘的野心太大,她似乎在利用主公!”

“我明白,为了我们的一分情谊,我个人甘心受她的利用,但不会把我的国家也投入进去!”

“可是娘娘的目的,却似乎是在乎主公的国力!”

“我也清楚,但只是给她当作一头纸老虎吓吓人而已,真到有什么事,我不会动用全国的人力去满足她的个人权慾的!”

“主公能这么想。奴才就放心了!”

“难道你真以为我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了?”

“奴才知道主公英明有为……”

“我的情义永远不会损及我的国家!”

“那主公就该为国珍重,中原不可常来!”

“我知道,不过我个人安危对扶余国没太多影响,国内已有两位幼主,辅国大臣老成持重,忠心耿耿,治理那个国家也较为简单,我会有分寸的!”

王怀义对张士远是十分尊敬的,闻言不再多争了,这时武后与许敬宗的低语也告一段落,过来道:“你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身上还带着伤,血淋淋的不去治疗,忙着在谈废话!”

张士远笑道:“我们都是铁打的身子,这点伤还支持得了,我们谈的却不是废话,我在交待怀义好好地照顾你,我要回去了!”

“回去了?干吗要这么快?许敬宗已经说服了秦怀玉,叫他以后别再管闲事,以后我们正好聚聚!”

“秦怀玉那个人很执拗,许丞相是如何说服他的?”

“老臣只说疏不间亲,他若执迷不悟,是否惹得起国君和娘娘,他自然就知难而退了!”

“他不是轻易受威胁的人!”

“不错,可是老臣也说了,他的势力是否能强于长孙无忌。连那样一个不倒翁都倒在娘娘手中了,他跟娘娘作对,是否斗得过娘娘呢。就算他把事情闹开来,皇帝是否会因此而黜掉娘娘呢,假如办不到,娘娘的反击就够他受了,长孙无忌的收场还算是幸运的,轮到他时,恐怕会满门大小,死无孑遗!”

“他会相信这一说吗?”

“他起先还不大相信,可是老臣叫他去请示一下老国公,再定行止,不要做什么鲁莽的事!”

“就这么打发他走了?”

“他也是个聪明人,审度情势,知道老臣不是吓他,硬碰起来,一定是他吃亏,向他老子请示,只是让他好下台而已,其实他心中早已明白大势,国君看他临走时的态度,就知道他已经妥协了!”

张士远叹了一声道:“这个人会在权势前低头,倒是令人想不到的事!”

许敬宗一笑道:“其实他们一家都是这样的人,翼国叔宝公是最会做官的人,开国以来,不少功臣国公都没落了下去,只有秦氏一族,越来越得意,道理无他,叔宝公懂得做人,不去忤触帝室而已!”

“不去谈他了,我这次比剑受了伤,需要静养些日子,所以最近恐怕是无法再来会面了!”

武后知道这是实情,才依依地道:“士远,聚少离多,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好容易有了这个机会,你一定要再见我一面,我们好好地聚两天!”

她坦然地直诉她的感情,当着许多人的面也不在乎,倒是使张士远颇为感动,顿了一顿道:“我会尽量地设法,无论如何,也会告诉你一声的!”

许敬宗道:“国君身体养好了,通知老臣一声就是了,由老臣来安排,必可万无一失,以前是秦怀玉碍手碍脚,把他搬走了,一切就容易安排了!”

张士远对这个老狐狸没什么好感,一笑道:“相国综理天下之余,还能安排这些琐务,倒是个全才!”

许敬宗耸耸肩笑道:“老臣承娘娘提拔,对娘娘的事,自然要十分地尽心!”

武后也知道张士远对这类妄臣没好感,连忙道:“老许,你忙你的去吧,我跟士远有几句私话要谈!”

她如此一说,许敬宗连忙告退,连王怀义也都退了下去,偌大的一所御花园中,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可是两个人相对,互相之间竟是找不到话来说了。

良久之后,武后才道:“你这一身伤,还是赶快下去休养吧,你也是一国九五之尊,怎么行动像流氓,动不动就跟人拼命动剑?”

张士远道:“是他逼着我!”

武后笑道:“我知道的却不是如此,是你逼着他动手,他只要你悄悄地离开,以后不再来。”

“我怎么可能答应呢?”

“你真傻,他又何尝是真的要你不来,他知道约束不了你的,只要你口头上答应一下而已!”

“君无戏言,我怎么能随便答应下来?”

“士远,你太死心眼儿了,口头上答应,遵不遵守是你的事,谁也管不了你,再说以后有怀义和老许安排,根本就碰不到他!”

“那不行,我如答应了,就一定要遵行!”

“所以你只能局于一角,君无戏言是一句话,做皇帝的说话也像放屁,过眼就忘了,谋国以权谋为主,尤其是谋上国大邦,更不能讲信义!”

“我学不来,所以我对入主中原没兴趣!”

“我有兴趣,我一定要把中原的江山捧在手中交给你!”

“别交给我,我没这个本事管!”

“那我就替你先管着,将来再交给你的儿子!”

“我的哪一个儿子?”

“随便哪一个,你在扶余国有两个儿子,分一个过来也行!”

“那恐怕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洛阳城中种龙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禁宫情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