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情劫》

第十一章 仗势凌人反蚀米

作者:司马紫烟

“世子平常是不来的,今天是陪着那个小公子来的!”

“什么小公子,是那一家的?”

“不知道,是两个神龙尉的人跟着他的!”

武三思一听就火了道:“岂有此理,王怀义处处跟我作对,连在平康里都要跟我抢粉头儿!”

李是趁机煽火道:“爵爷,神龙尉的人跟咱们过不去,平时叫他们逮住了理,今天可是个机会,咱们就跟他闹一下,也好揍他们一顿出气!”

武三思道:“使不得吧,娘娘叫我对神龙尉的人避忌着点,王怀义那粉头我可惹不起!”

李明笑道:“平常是惹不起,但是在窑子里争风打架,却没有谁是谁非,咱们多叫几个人,狠狠地揍他们一顿,也好扳回点面子,娘娘就是问到了,王怀义也不能再偏袒他的人了,神龙尉的人逛窑子,那可不是理由!”

武三思不禁心动,寻思道:“可是又碍着秦世子在,若是把他打伤了,本爵也担待不起,别看我姑姑能吃得住皇帝,那是不撕破脸互相尊敬,真要惹得皇帝发了火,娘娘还是得让着他一点的!”

李明笑道:“爵爷放心好了,世子不敢打架的,真要打起来,他的技击出自家传,也不太容易受伤,可是国公及驸马都治家极严,在窑子里打架,吵出去家法就饶不了他,咱们小心些把他撇得开些就行了!”

“怎么撇得开呢,打起来他还会不出手!”

“找一两个好手把他绊住,反正他们就是五六个,咱们到营里调几个好手来,把那个什么小公子好好地揍一顿,给神龙尉一个难看!”

武三思不禁心动,他受神龙尉的压制已久,积怨难申,能够出口气也是好的。

李明回去召人了,武三思在屋子里一个人喝闷酒,听到隔院传来的管乐之声,怒气就更盛了。

好容易等到李明把人召到,他已迫不及待地带了人来到邻院,一脚就踢破门进去。

堂中坐着个锦服男子,秦汉已三十多岁了,大家都认得的,见了他们,起立怒道:“武三思,你这是干什么,威风耍到咱家头上来了!”

武三思叫道:“世子,有女同乐,你们霸住了三个粉头不放,她们却是武某的老相好,所以武某来接她们过去。”

秦汉怒道:“岂有此理,是我们先叫的局!”

武三思却冷笑道:“武某却管不了这么多,这三个粉头是武某的相知,你们割武某人靴腰子已属不该,武某若是不在,倒也罢了,武某来到此地,你们还霸住不放,武某岂能相应不理厂

这时坐在一旁的那个锦衣少年,站了起来,他的身材很高,长身玉立,如玉树临风,面如冠王,双肩人鬓,chún红齿白,端的一表好人材,只有“其人如玉”四个字形容。

他的声音却充满了男性的魅力,从容地道:“逛窑子讲究先来后到,我们来得早一步,只好有偏阁下!”

武三思大声道:“在我姓武的面前可不行,你们抢了我的人,就得让出来!”

那少年对秦汉道:“大哥,这个人蛮不讲理,咱们别跟他罗嗦,把他轰出去算了!”

秦汉微有难色,少年又道:“大哥或有碍难之处,就由小弟代劳好了!”

转脸对武三思道:“你给我滚出去!”

武三思怔住了,在长安市上,只有一个人敢叫他滚,那就是他的姑母武皇后,这个小伙子居然敢叫他滚!

李明跳了过去叫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大将军如此无礼!”

少年也豪笑道:“在我张昌宗眼中没有什么大将军,我只讲理,我们先来了,你们就得挪一挪,出去!”

李明叫道:“小子,你是在找死!”

双手同时前抓,那知才说完这一句,脸上拍的一声,就挨了一记耳光,打得他转着跌出去。

武三思不禁一愕,李明虽非绝顶高手,但技击功夫不错,居然会被人一掌打出去。而且李明还是先出手想抓住对方的,对方后发先至,手下功夫想见高明。

武三思连忙一挥手,已经有两个汉子直扑上前,却有两名神龙尉的人接下了,武三思怒道:“你们也敢跟我作对,想是找死了!”

那汉子道:“武大人,很抱歉,尽管你统率禁军,却管不到我们这一个部门,而且我们奉了王公公的令谕,保护小公子,只有得罪了!”

武三思受了一个下人顶撞,面子上更是下不了台,怒声叫道:“一起给我上,好好地打他们一顿!”

他手下的人有十几个,一拥而上,秦汉怕那少年吃亏,只有也率同两名家将动手了,张昌宗却笑道:“大哥,你别动手,对付这些酒囊饭袋,小弟一个人就够了!”

语毕手下精招迭出,人影如同一道匹练,然后只听得一片哼哈之声,但见一条条人影飞出,片刻之间,地下倒了一大堆的人,都是武三思带来的手下。

武三思做梦也没想到这小伙子会如此了得,看见情势不佳,正待退出,张昌宗却飞身掠前喝道:“不许走!”

武三思身畔是带着剑的,呛然拔剑就朝对方扫去,张昌宗一矮身子,堪堪避过剑锋,底下扫出一腿,把武三思扫得仰天跌了出去,又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下,痛得连手中的剑也丢掉了。

张昌宗上前一伸手,拾起了他的剑,比在他的咽喉上,秦汉大惊道:“兄弟,不能杀他!”

张昌宗哈哈一笑道:“如此一个脓包,杀了他还怕污了我的手,不过他如此跋扈,我至少要给他一点教训!”

说着手中剑一挥一敲,用剑叶平击在武三思的腮畔,武三思痛得昏了过去,口中鲜血直喷。

秦汉以为他杀了人,大惊道:“兄弟,你怎么还是杀了人呢!”

张昌宗笑道:“如此一个匹夫,还值得我杀他,我只是敲掉了他的两颗大牙!”

秦汉这才放心道:“他怎么还是躺在地下不起来呢?”

张昌宗一笑道:“他是在装死,不好意思起来,武三思,你趁早给我爬起来滚出去,否则我就在你腿上扎两下叫你一辈子瘸着走路!”

举剑作势慾刺,武三思本来是想赖在地下装死,一则是面子难看,再者也怕张昌宗真的杀了他,这时见张昌宗的剑已举起,知道这得小子真会干的,为了不吃眼前亏,连忙爬起来跑了!

他这一狼狈而逃,他的部属自然更惊惶了,没命的拉起伤者也跟着跑了。

张昌宗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武三思这狗头平时耀武扬威,这下子可吃到苦头了!”

秦汉也笑道:“兄弟,你大概是第一个敢把武三思打得狼狈而逃的人,也算替大家出了一口气,娼寮里消息传得最快,不出明天,整个长安市一定都在谈这件事!”

张昌宗道:“不过我也得准备一下,这个狗头吃了亏,心中一定怀恨,恐怕会告进宫中去,我得赶紧找到王叔叔安排一下,不让他恶人先告状,而且记恨到府上去!”

秦汉傲然道:“寒家可不怕他!”

张昌宗笑道:“当然,大哥家三代公卿,累世名臣,又是皇帝家亲戚,还会怕谁来,只是犯不着去开罪小人!”

秦汉道:“他不敢找我家麻烦的,这个家伙也猾得很,尽管他平时趾高气扬,但是对一些他惹不起的人,倒还颇知进退的,今天不知他吃错了什么葯!”

一名家将笑道:“公子,小的倒知道他为何今天胆大了起来,因为公爷平素治家谨严,公子是不准到这些地方来的,他以为有机可乘,折辱大公子,公爷也不便追究的,所以才带人找上来的!”

秦汉也笑道:“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

张昌宗道:“这倒是兄弟连累了大哥,原来大哥是禁止涉足此地的,可是小弟看大哥在此地很熟呀!”

秦汉笑道:“长安市上世家子,谁没到过此地,有些人情酬酢都在此地,想不来也不行,家祖与家父也没有那么固执,只是要我们不可沉迷此间,不得在此倚势凌人,不准在此地闹事而已,愚兄一月间总要来此两三回的,只不过来时较为秘密……”

“啊!大哥也常来,干吗要秘密呢,少年风流不是什么坏事呀,家君此次带小弟前来游历,指明了要小弟领略长安风情,说少年时能遍历绮罗中诸般风情,及壮而仕,才不会为女色所惑!”

“兄弟,你家可没有什么及壮而仕的必要吧!”

“还是要的,我们兄弟两人,将来继位的可能是家兄,但他专攻武略,家君希望小弟在文治上多用心,将来辅佐家兄理国,此番出来,家君也是想把我在朝廷中安插一个位子,熟理一下吏情!”

“那倒是没问题,武氏正当权,大小官职都抓在他们的手中,武娘娘关照一声就行了!”

张昌宗道:“弄个四品小官儿,自然没问题,可是小弟将来要宰辅一国之事,最少要在六部中弄个侍郎来干,才能够接触到重心,左相武承嗣那儿好说话,就右相狄仁杰难以说话!”

“这倒也是,狄丞相居朝正直,他自己是科场上考出来的,累官而进,才爬到今天这个地位,所以他最反对寅缘而进,一步登天,不过以君家的关系,又自不同……”

张昌宗苦笑道:“秦大哥,你我不是外人,秦老伯更是家君最敬重的一个人,小弟不怕跟你说,寒家的那点渊源,实在不足为外人道……”

秦汉道:“那是兄弟你自己多心了,君家对大唐朝廷的贡献,尽人皆知,可不是靠着尊大人与武后的交情,而且话说回来,武后之有今日,倒是沾了君家的光,兄弟大可不必为此不安,而且你今天打了武三思,倒可能对了狄丞相的胃口,他最讨厌武家的人!”

张昌宗笑道:“小弟也听说了,所以今天小弟才对武三思下手的,否则打了他的手下也够了,用不着再打掉他两颗大牙的,打这样一个匹夫可称不起英雄!”

秦汉哈哈大笑道:“原来贤弟也是个有心人!”

张昌宗也相对哈哈大笑起来。

打了那场架,两个人自然没兴趣再喝酒取乐了,回到国公府,两个人也没说什么,家将们却忍不住向同伴们说起来,传到了秦怀玉的耳中,倒是这位驸马爷急坏了,连忙找了他们来,埋怨秦汉道:“你们也是的,什么不好惹,偏去惹上这个魔王,武三思的歪缠是出了名的,你们把他打伤了,他岂肯罢休!”

张昌家笑道:“老伯,您不必怪大哥,祸是小侄闯的,有事小侄一人担当!”

秦怀玉叹道:“不是谁担当的问题,官面上我并不怕他,多少我还是他的长辈,压得住他,问题在于他统领禁军,手底下有的是人!”

张昌宗道:“他难道还敢带了人,杀上老伯府里来吗?”

秦怀玉道:“这个他当然下敢,可是他手下纲罗了不少奇技异能之士,暗中找上门来,岂非防不胜防!”

秦汉笑道:“爹,这个您放心好了,张兄弟的技击功夫,恐怕已超过您与张叔叔了,今天孩儿只挡住一两个人,武三思却带了十几名好手来,都是张兄弟一个人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秦杯玉道:“那恐怕来的不是高手!”

“不!孩儿听说他来到,已经引人注意了,孩儿与两名家将,也只抵住了三个人而已,张兄弟却在眨眼间把十来个人全打倒了!”

张昌宗道:“这倒不是小弟的武功高明,而是小弟所习的武功路数,与中原的宗法迥异,且经家君研究过中原武技后再加精择,出其不意间,才能一招克敌……”

秦怀玉轻叹道:“令尊以一国之君,却能在理国之余,犹对艺事致力精修,跟他比起来,我实在是惭愧多矣,二十多年前,我还能跟他秋色平分,现在对手起来,恐怕连三招都支持不下了!”

“老伯太客气,这君对老伯极为推崇,说老伯是宇内技击第一人,家君剑路尚险,每多险中求胜,而老伯却能得一稳字,即此一端,即可立于不败之境,所以这次特地命小侄住到府上,也是想请老伯多赐教诲!”

案怀玉哈哈大笑道:“那是令尊客气,我这些年来,案牍劳形,早就把剑事放下了,每天走一趟剑,只是为了活动一下筋骨而已,那里还能教你,你若是有兴趣,早上我下朝后,大家一起切磋一下好了!”

他说得客气,但话中透示了,他的功夫并没有搁下,尚可与你们年轻人一较短长。

正说之间,门上已有黄门官进来通报说:“宫中下旨,着令秦汉带同张昌宗进宫诏见!”

秦怀玉急道:“武三思果然告了状了,看样子我们夫妇还得陪你们进宫去一趟,为你们结缓颊去!”

张昌字却笑道:“老伯不必太紧张,宫中只是召见,不是派人来捆我们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仗势凌人反蚀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禁宫情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