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情劫》

第十四章 太液池行刺未遂

作者:司马紫烟

那个番僧身材十分高大,然而动作十分俐落,落刀准,出手狠,武后看来是万难逃过这一劫的。

武后也站在那儿吓呆了,但是水面上忽然又激起了一道水箭,去势更疾,也是对着武后射去,后发而先至。

水箭打在武后的肩膀上,劲力奇强,居然将武后的身子撞歪了两步,番僧的刀势虽然也跟着变了,但他人在空中无法挪位,刀尖只擦着肩头滑过,割破了衣服,也划伤了一点皮肉。

番僧身体落地,举刀慾待再劈,张士远的身形也像支箭般的由水中射出来,当地的一声,长剑架住了戒刀,使武后再度逃过了一劫。

张士远这些年来,武功造诣更见冼练,一身修为已入化境,刚才因为迫在后面,略迟半步,但他及时激出一道水箭,将武后的身子撞偏,自然不容许对方,再有余裕伤害武后,长剑架住了戒刀,沉稳的内劲主动震弹,把那番僧推得连退三四步。

番僧也怔住了,看着这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张士远虽已年近六十,但只是两鬓微霜,须发皆墨,望去只有四十来岁的样子。

而且修为已至返朴归真的境界,英华内敛,外表上绝对看去文质彬彬,不像个高手的样子。

番僧似乎不相信他有这么大的力气,嘻开血盆大嘴,操着生硬的汉语问道:“兀那汉子,你是什么人?”

张士远已经挡在他与武后之间,同时看到王怀义也来到武后身边,确知她不会再有危险了,乃从容抱剑道:“你这胡僧好生无礼,这话该我问你才对,你是什么人?”

“本师花不都拉,来自天竺!”

“你是外邦胡憎,因何来到皇宫大内行凶?”

“本师乃是佛祖驾前护法罗汉转世,专事诛杀妖孽!”

“皇宫大内,何来妖孽,你分明一派胡言!”

花不都拉用手一指武后道:“这个女人便是妖孽!”

武后惊魂,闻言大怒道:“这个番僧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如此侮蔑哀家,怀义,你去砍他乱刀分尸!”

王怀义正待上前,张士远远摆摆手道:“怀义,你保护着媚娘吧,这个番僧的身手不弱,你不是他的对手的!”

武后知道张士远的判断不会有错,连忙道:“那就快召集宫廷侍卫进来!”

张士远道:“没有用的,如果怀义都奈何不了他,那些侍卫们就更不行了,人多反而碍事,我来对付他吧!”

王怀义道:“主公乃千金之体,何必去跟一个化外的胡僧拼命,属下召集弓弩手来对付他!”

张士远道:“这胡僧一身气功已能刀枪不人,弓箭同样地对他不生威胁,只有我手中这支剑可以制他!”

花不都拉笑道:“汉子,你倒有见识,连弓箭都奈何不了佛爷,你的剑又行吗?”

张士远微笑道:“番僧,我一剑能将你震退两步,便证明你的武功还差我一筹,虽然你练就一身气功,相信仍难当我一剑之威!”

花不都拉仰天大笑道:“本师从没有听国这么好笑的事,你既然有本事杀死本师,还站在那儿干嘛?”

“我要问问你是受了何人主使前来行凶!”

“本师乃西天活佛,除了佛祖之外,还有何人差遣得动本师,你这一问岂非多余!”

武后想道:“番憎,你以为抬出佛祖来,就能吓住哀家了,你若不说实话,哀家立刻下首,折毁天下庙宇,尽屠天下僧侣!”

花不都拉怒笑道:“你果然是妖孽,居然敢毁寺屠僧,冒渎佛祖,本师益发饶不了你了!”

挺刀向武后进逼过去,王怀义连忙挺剑护卫。

可是张士远已经出剑拦住道:“怀义,你护住媚娘,最好离开这个地方,这个番僧交给我!”

王怀义道:“主公,这番僧能潜入御园,另处难保没有同党潜入,还是此地安全些,这御园周围,全由侍卫逻守着,是最安全不过的地方!”

武后道:“我怎么不见有人过来呢?”

王怀义道:“那些侍卫都是昌宗小王爷精选的好手,他们奉有指示,只要王爷和娘娘在园中时,未经召唤,绝对不准靠近过来,所以他们都在四岗位上守着,只要属下一声召唤,他们立刻就能过来的!”

张士远笑道:“这样好,昌宗这孩子很会办事,要围捕这种凶悍的刺客,人多没有用,更不能乱,否则反而容易误事,叫他们守住四周就行了!”

这时张昌宗也是一身劲装,手执长剑过来道:“父王、娘娘受惊了,微臣防卫不周,罪该万死!”

他的剑上染着血,衣服也破了几处,还有一点小伤,武后见了忙问道:“你跟人厮杀了?”

“启禀娘娘,一共有五名胡僧潜人大内,四名都是这番憎的弟子,侍卫们发现后,立作围歼,微臣托娘娘天威,搏杀了两名,活捉了两名!”

花不都拉为之一惊,他之迟迟不动手也是想等到帮手来到时,能一击得逞,现在听张昌宗的话.似乎他带来的四名弟子,都已经失了手,尽管心中惊惶,表面上却仍旧平静地道:“你别骗人了,佛爷的弟子乃是西天护法,那有这么容易被你们制住的!”

张昌宗微笑道:“你爱信不信,这禁宫警戒是我负责的,我能空出身子来到此地,自然是外面没问题了。”

顿了一顿又道:“你看这剑上染血,总不会是我自己身上的吧!”

他的剑被鲜血染红,显示流血量很多,他自己的只有些许微伤,这是个很好的证据。

番僧不禁心动,但是他仍难相信地道:“本师的四名弟子,个个都有刀枪不入之能,修成金钢不败之身,你说生擒,或许仗着器物之助而做得到,但是杀死他们,却是不可能的!”

张昌宗朝武后一恭身道:“娘娘,请恕微臣斗胆,乞借您手中的绢子一用!”

武后手中握着一条手绢,原是作擦汗用的,这时由于张昌宗的来到,知道其他的刺客已被肃清,本身再无危险,心中大定,忙把绢子递给他道:“你这孩子,又要捣什么鬼了,拿去淘气吧!”

口气就像慈母对待爱儿,事实上张昌宗在她的心目中,也是一个钟爱的儿子一般。张昌宗接过绢子,轻轻往上一抛,绢子慢慢地飘下,他伸出剑锋挑住,绢子分成了两片由剑锋上滑落下来!

这是高深内功的特出表现,剑锋虽利,也不可能在这情形下斩断绸绢的,除非注以深厚的内功,使剑气透于锋刃之外,才有此等威力。

连张士远也感到意外地道:“小子,你居然把无形剑气也练成了!”

张昌宗道:“火候尚浅,只能达到剑外一尺之处!”

“那不浅,我练了近二十年,也不过才有半尺!”

“孩儿走的是捷径,没有父王那等深厚的基础!”

“这也有捷径可循吗?”

“有的,是一位炼气士告诉我,再输以葯物之助,在短期内就可以速成,只是今后成就仅限于此,无法再深进一层了!”

“到了这种境界,已是天下无敌了!”

“不,你循序而进,进境是无法限制的,而且可以以指代剑,手不执兵而万夫莫敌,孩儿就没有这等火候,必须要由器物之助而发动!”

“小子,一年不见,你似乎学到了不少?”

张昌宗笑笑向花不都拉道:“番僧,现在你总该相信我能杀死你的弟子了吧!”

花不都拉眼中怒火直冒,把一口钢牙咬得格格直响,厉声吼道:“无知小辈,佛爷活劈了你!”

他的攻击对象原本是武后,此刻全转到张昌宗身上,刀发如风,张昌宗挥剑相近,搭手就展开了狠拼。

开始时,他们斗的是招式,各逞所学,两般兵器,舞起来就是两团光辉,十分好看。

斗了一阵后,他们的招式都慢了下来,经常两刃相贴,较的是内劲了。

张士远摇头道:“这孩子太不聪明了,他的身材比较矮,转动灵活,应该在格式上胜较易,他竟舍长而就短,实在太不智了!”

武后却笑道:“这孩子聪明过人,不会做笨事的,你不必替他担心!”

“我不是替他担心.我知道他又要耍花样了,舍正途而不由,将来不会有出息的!”

武后反对道:“他并不想成为天下第一大剑客,无须在武功上花太多的心血,你是一国之君,却将心力全用在练剑上去了,又何尝是正途!”

张士远只有苦笑道:“媚娘,你尽讲歪理!”

“我不以为然,人总不能自限于一格,像我,若是恪守本份,应该在宫里当我的太后,安享天年了,可是我偏不服这口气!”

正说着,花不都拉的戒刀已压住了张昌宗,渐渐往下沉,气氛突然紧张起来了。

武后忙道:“士远,孩子要吃亏了,你快上去帮忙!”

张士远道:“那怎么行,我们不能以多胜少!”

武后道:“你就是迂,现在是捉拿刺客,又不是比武,还讲什么规矩不成!”

张士远看见儿子的剑越压越低,快要接近前胸了,若是到一临体,运劲更难,势非受伤不可,心中也着急了,正待提剑出去。

番僧见他也要上来,心中着忙,手上加劲,想先伤了张昌宗,那知劲力发出去,手上突地一松,对方居然全无抗力,而且张昌宗也巧妙地转身抽剑脱出了威力的范围,连忙想变招,却已来不及了。

眼前只见青光一闪,一缕寒风扫过颈间,将他拷栳大的一颗脑袋挑得飞了起来。

无头的尸体向前奔了几步,才扑地倒下。

一场狠斗终于过去了,每个人都呼了口气。

王怀义奔出去,踢开残尸手中的戒刀,他是个很谨慎的人,那怕对方死了,他也必须做完美的安全措施。

然后才对张昌家道:“公子神勇,老奴心折!”

张昌宗的官衔已经是大将军了,他仍然称为公子,自居为奴,以示对张士远的敬意。

张昌宗笑道:“怀义叔,你这称呼不敢当,侄儿只是小用了一点心计而已!”

王怀义道:“何必用心计呢,老奴看得出来,真正比劲力,公子也不会输给他!”

张昌宗道:“不,他的劲力确是比我深一点,但只是一点而已,我既然知道差人一筹,就犯不上跟他力拼了,故意装成不如他很多,让他没有了戒意,抽空一剑,就解决了问题了!”

“但公子也太冒险了,只要稍迟一步,就会伤及自己,那不是太不划算了,王爷的功力深过他,留给王爷去应忖,不是更好吗!”

张昌宗笑了一笑,武后却道:“昌宗,假如这番僧在你父亲手中,一定可以力擒下来的对吗?”

张昌宗道:“微臣的能力不如父王远甚!”

武后笑道:“我不是这意思。我知道你故意抢着出手,杀死了番僧,想造成死无对证,我就无法追究主使人了!”

张昌宗忙道:“微臣不敢,微臣还擒住了他的两名弟子,照样可以问口供的!”

武后哼一声道:“很好,你立刻把人带过来,我要当场问问明白!”

张昌宗道:“娘娘要在那里审问!”

“就是这里!”

“就是这御花园里?”

“是的,到前面的凤仪亭中去!”

“那不大方便把,番僧很强悍,恐怕还要动刑才会招供,那儿什么准备也没有?”

武后道:“不用你准备,我宫中的各类刑具比外面还齐全,到了我面前,不怕大不招供,你快把人带来!”

张昌宗只有应命而去。

王怀义道:“娘娘,奴才叫人准备去,其实何必要在凤仪亭呢,直接押到奴婢的签押房去,不是方便多了!”

武后冷笑道:“不必麻烦了,那儿也不必去,那两个活口都已经死了!”

“怎么可能呢,大将军明明说生擒了两名的!”

“那时擒下是活的,现在也死了!”

“兹事体大,谁敢杀死话口呢?”

“你不信我们就等着瞧!”

她没吩咐准备王怀义也不敢自作主张只是吩咐把花不都拉的残尸抬了下去,三个人就在太液池畔等着。

没多夫张昌宗又来了,后面跟着几个人用森板抬到两名番僧,在武后面前跪下,张昌宗行了个礼后道:“娘娘,微臣罪该万死……”

武后冷笑道:“活口死掉了,对不对!”

张昌宗一怔道:“娘娘怎么知道的?”

“想当然噢,这些凶手利客是来对付我的,他们不得手,主使就是百死莫赎之罪,一定会杀以灭口的,这两个人怎么死的?”

“启禀娘娘,是被毒死的,毒葯是在他们身边的,微臣擒下他们时,一时不察,他们服下毒葯自杀了!”

武后微笑道:“毒葯藏在身上,他们双手被捆绑,如何能取到手,一定有人帮他们的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太液池行刺未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禁宫情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