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情劫》

第十六章 元宵灯会遭袭击

作者:司马紫烟

张昌宗渐渐地落后两步,他手上踔骑尉的一名便衣军官立刻也挤了过来,这人是他从江湖上聘来的,叫万士通,他的专长也跟他的名字接近,外号就叫万事通,举凡江湖上有点名望的人,他差不多全认识,眼皮子极广。

这时他也紧张地道:“大将军,你注意到那一僧一道没有,他们是江湖上很有名的凶人,僧家叫飞钹禅师,带了十二面铜钱,百步之内,可以取人首级。道人则是铁板先生,他手中的一对铁板既可挡兵器,也可以当兵器,十分厉害,他们都是极负盛名的杀手,在京师出现,必非无因,您要注意一下!”

“我知道,他们跟在后面有一段时间了,目的似乎专在我们身上,你转告营里的人注意一点!”

万事通道:“卑职早就要盯住他们了,但恐怕没多大用处,因为他们不必欺近出手,隔着很远,也能够实施暗算,简直防不胜防!”

张昌宗道:“你们可以不让他们出来,遥发暗器,一定会有征兆,发现他们有发动企图时,立刻先予阻止!”

“也许他们不是为了圣上而来呢?”

“那也不管,京师重地,不能容他们随便伤人!”

“是的,大将军,可是铁板尚好,飞钹难防,他最小的一对就藏在袖中,也最厉害,手一挥,钱已出手,令人防不胜防!”

张昌宗想想道:“用就先找那个和尚,故意跟他冲突起来乘机会先把他抓起来!”

“大将军,这不太好吧,得罪了江湖上很讨厌!”

“没关系,最了不起我在事后跟他们陪个罪,但愿能平安混到护送圣驾回宫,化再多的代价也值得!”

“既然大将军加此吩咐,卑职就去设法好了!”

张昌宗交代完毕,前面的武则天等人又转到另一所大宅院前面了,那是太平公主的府第,驸马因公主的气焰而告仳离,所以至今犹是独身。

靠着母亲的势力,她一直很神气,也很跋扈,她府门前的彩灯系的是童子在紫竹林中拜观音,祥云缭绕,珍禽异兽出没,水池中莲台浮沉,都是花灯,十分好看。

武则天道:“府门前怎么会有池塘的!”

上官婉儿道:“公主为了要布置这座莲池,在三天前雇了五百名工人挖起来的!”

“那不是太浪费了一点吗?而且这片地塘正当大街,岂不是阻断了行人来往!”

上官婉儿道:“大街倒没有阻断,公主又拆了一排民房辟作了大街,从池塘边绕了个弯,接通两头!”

武则天道:“胡闹,胡闹,游戏小事,岂能扰民如此!”

正说着,旁边已过来一名侍卫打扮的大汉厉声叱道:

“你们这几个穷酸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批评公主行事,莫非是想讨打不成!”

说着一鞭抽了下来,正抽在武则天的身上,把武则天打得一个踉跄,连衣服也抽破了,身上印现血痕,武则天大怒道:“京师重地,众目睽睽之下,居然任意行凶打人,你们还有王法没有!”

那侍卫冷笑道:“我家公主是皇帝的女儿,王法就是我家的家法,你们批评公主,就是触犯王法,今天因为是好日子,只抽你一鞭子还是客气的,你再不识相滚开,老爷就砍了你!”

武则天怒极,厉害道:“昌宗,给我砍了!”

张昌宗知道这名侍卫必死无疑,也不多说话,上前拔剑一挥,将那人扫成两截!

街上围观的人很多,一见杀了人,都呼叫着躲开,唯恐给无辜波及。

果然府中又冲出一大批人,个个都执着兵刃,围上来就要杀人,张士远和张昌宗父子也只拔剑护住了武则天和上官婉儿,那些护卫几度冲杀被击退了回去,而且被杀了几个。

但府中的护卫很多,源源不绝,越围越多,原来太平公主为了挖这个池塘,知道会引起一般人批评,所以派了侍卫守在一边,但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立施惩诫,准备立一下威的。

但也顾虑到京师的王公贵族不少,所以也号令了一批侍卫,武装候命,只要跟人起了冲突,立杀无赦!

她很受武则天的宠爱,武则天下令要大事庆祝,她大兴工程,布下这一座别出心裁的灯楼,就是为了讨好武则天,抓住了顺圣意这个大题目,也好显示一下威风。

她在京师已经役有惹不起的人,纵或有几个,那些人知道她是武则天心中的地位,也不会跟她捣蛋,那知道武则天会微服乔装出来看灯,引起了这场冲突。

张氏父子两支剑倒是不怕人多,可是他们受了限制,必须要保护武则天和上官婉儿,不能离开,所以一直在处于被动的状态。

张昌宗原也吩咐一些便衣的禁卫在暗中随行的,可是那些人都被万事通召去监视铁板道人和飞钹禅师了,不敢轻动,尤其是这个时候,那两个人若趁乱出手,那情形就更严重了,所以他们只有守定在两个周围。

万事通是个行事极为稳重果断的人,他知道张氏父子对付那批豪门侍卫爪牙还能应付,不必忙着支援!

张士远和张昌宗又砍了几个人,见外面围攻的人反而越来越多了,不免心中焦燥。

幸好秦汉也带了人过来了,两处府第原就不远,而秦汉也一直在注意着他们的行动。

公主府前冲突一事,他连忙带人过来,原本是想排解一番的,看情形己无法用言语善了,领了人就杀进了重围,他的家传剑法只略逊于张昌宗,而他所率的家将却个个骁勇善战,虽然只有十几个人,却如同是一批猛虎冲入了羊群,立刻就把那些侍卫们杀得人仰马翻了。

杀得人多了,自然也会报进公主府,太平公主听说是秦汉来跟她捣蛋,心中有点嘀咕,她知道秦家不好惹,但是却不甘心被人欺到门上来,所以也带了人出来,但见秦汉还带了人在追杀她的门客,地下已倒了一大堆的死伤人员,都是自己的家人,心中更是光火,迎了上去,厉声喝道:“秦世子,你是什么意思?”

秦汉见了太平公主,一躬身道:“公主,请恕末将冒昧,末将是为了保护……武先生,不得不出手,混乱之中末将再三喝阻不听,只有先动手再说了!”

太平公主沉下脸道:“那一个武先生!”

秦汉不敢说出武则天微服出游,只有道:“就是那位武先生,他是圣上的亲戚!”

隔着老远,武则天又着了男装,太平公主一时认不出来,冷笑一声道:“武家的亲戚大不过武承嗣和武三思两位表兄,他们也不敢到我门口来捣蛋,武家的亲戚又怎么样,他们是靠我娘滚爬起来的,虽然我娘做了皇帝,但江山却是从我李家接过去的,武家的人居然敢爬到我头上来了,我倒要找他理论一下!”

说着就要过去,秦汉忙伸手拦住道:“公主,那位武先生非比别人,你还是不要过去了!”

太平公主更怒道:“放屁,姓武的人我没有一个不敢碰的,我先抓下他来,再跟你们算帐!”

冲过秦汉的阻拦,她先看见的是张昌宗和男装的上官婉儿,脚步顿了一顿,随即怒道:“张昌宗、婉儿,原来是你们这一对活宝,你们虽然是我娘面前的红人,但欺负到我头上却太过份了,你们非给我一份公道不可!”

她跟上官婉儿素来不和,此刻见了上官婉儿,更是火上加油,冲上去就要拼命。

张昌宗拦住她道:“公主,你先别冲动,把事情弄清楚再说!”

太平公主叫道:“没什么好弄清楚的,你们上门欺人,在我的门口杀人,张昌宗,别人怕你,我可不在乎你,你别想护着上官那小娼妇,今天我非揪下她的脑袋不可,你要是有种,就把我杀了!”

叫着一头撞向张昌宗,张昌宗忍无可忍,反手一掌掴上去,把她打得跌倒在地。

太平公主怔住了,没想到张昌宗真敢打她,用手抚着脸颊,半响后才叫道:“张昌宗,小杂种,你敢打我!”

张昌宗沉下睑道:“公主,别仗着你金枝玉叶之体,但你若不知自重,别说打你了,连杀你都敢!”

太平公主见他手中执着剑,倒是不敢再骂他了,但是又咽不下这口气,跳起来,用手指着道:“给我杀,把他们每个人都杀了,我负责!”

认清了张昌宗,她手下的那批侍卫们那里还敢去,太平公主见指挥不动手下的人,面子上更是下不了台,跳起来,抽出一各侍卫的剑,奔上去要杀张昌宗。

武则天这时已忍无可忍,她不想在民众面前揭露自己身份的,但这个女儿闹得太不像话了,沉声道:“昌宗,把她抓过来!”

张昌宗轻轻一伸手,就握住了她执剑的手腕,略一用力,太平公主就痛得握不住剑,松手掉落地下,张昌宗把她架到武则天的面前,按着她跪下。

太平公主犹自强顽地叫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要我跪下,我不砍了你的头就不是人,姓武的,你等着瞧!”

武则天沉声道:“畜生,你太不上进了,贵为公主,行退却如同泼妇,在万民之前,闹出这种笑话,丧尽皇室尊严,我真不知道要如何来处分你!”

太平公主这才看清,面前这位武先生,竟是她的皇帝母亲,顿时吓得魂飞天外,连连叩头道:“母……亲……父王,儿臣不知道是您圣驾光临,多有冒犯……”

武则天冷笑道:“不敢当,你威风得很哪,我只说了一句话,就挨了你侍卫一鞭子!”

她指着身上的鞭痕,脸色寒得似冰,太平公主只有连连叩头道:“儿臣该死,儿臣该死!”

武则天沉声道:“好,你知道自己该死就好办了,你在这儿跪着,等我来通知你如何一个死法!”

说完她转身就走!

忽而,人群中爆出一声长笑道:“好,好气魄,武媚儿,你虽然是个女人,行事倒有须眉气概!”一个胖大的僧人由人群中飞身而出,挡在武则天面前,正是那个飞钹掸师,有几名踔骑校尉看住他的。

但这和尚的身法太快,一跃身,已像一朵轻云飘了起来,那些校尉们大惊失色,忙要追上来,但是武则天却一伸手,已把那些人拦住了。

这位贵为天下之尊的女皇帝果然有她的过人之处,居然毫不惊惶地道:“和尚,你好生无礼!”

飞钹禅师大笑道:“武氏,你那套帝家尊严可别在洒家的面前端,洒家是江湖人,不吃这一套,洒家是受人之托来取你性命的!”

张士远和张昌字立刻仗剑来到武则天的身边,武则天更为安心了,沉声道:“你受谁之托!”

“这个酒家可不会告诉你,今天你行事,犹不失为正,所以洒家放过你一马,回宫之后,立刻归政李氏,还可以得保首级,否则洒家必取你的性命!”

说完双手一挥,两片钹带两道金辉,直飞而来。

张士远和张昌宋双双挥剑,迎向飞钹砍去,虽然击中在边缘上,将它反击出去,可是那两面飞钹竟像有生命的物体一般,转了一圈,又飞了回来,仍是向武则天飞来,他们只有再度挥剑,将它走出去。

如是一而再,再而三,去而复返,而且那个和尚双手齐扬,不断发出了飞钹,满天飞舞,攻向每个人,有秦汉手下的家将,也有张昌宗手下的将尉。

他们都被这些有魔法似的飞钹困住了,技艺高的,用兵器击出去,那些飞钹去而复转,而且一次比一次劲道足,技艺差的,被飞钹察身而过,不是断头,就是腰斩。

张氏父子对抗两枚飞钹也感到十分吃力,张士远渐渐看出虚实,在飞钹又一次飞来时,他不从边缘反击,举剑直上而下,猛地下击。

呛卿一声,飞钹落地又跳了两跳,才静止不动。

他这一举奏功,张昌宗也起而效法,举落了另一片,秦汉也击落了一片,其他的人看出了便宜,纷纷起而仿效,击下了四片,只有一个人发剑较慢击空,飞钹滑过,擦的一声,切人他的胸膛,嵌在上面。

八片飞钹都被击落下来了,大家都吁了一口气,再去看那飞钹禅师,却已不见踪影,众人面面想觑,不知如何是好,再看看现场,已经被杀死了七个人,再加上原先公主府中被杀的人,简直是满地残尸,惨不忍睹。

武则天惊魂乍定把一股怒气全发在太平公主的头上,厉声道:“畜生,你好,原来你还安排了杀手在门口,准备要我的老命!”

太平公主吓得脸发青,连忙道:“绝没有的事,儿臣根本不知道父皇今天会出来,否则几臣早在门口迎驾,也不敢如此放肆了!”

张昌宗也道:“媚姑,侄儿想公主与杀手无关,那两名杀手是一僧一道,早就盯着我们了!”

“什么,还有一个道人!”

“是的,和尚叫飞钹禅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元宵灯会遭袭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禁宫情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