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情劫》

第十七章 坝河之畔较真功

作者:司马紫烟

他的话完全不是张昌宗所想说的,他的作法也不是张昌宗的目的,但是徐敬业却相信了,对这位老世伯来暗中知会还是十分感激!

送走了秦怀玉之后,徐敬业大为恐慌,立即召来了几名谋士,略作商量,当夜就作了逃离的行动。

他以吴国公的身份亲自叫开了城门,一行十几个人出了东关,出关半余里,才到坝河之畔,坝桥附近,但见一人当桥而立,怀抱长剑,月光下但见他长髯飘拂,凛如天神,却是扶余国王张士远。

武则天主政后,张士运已经可以在市上公开来往,甚至于公开出入宫禁,他的地位崇高不下于皇帝,剑技之精被公认为天下第一,在长安市在,谁都认识他,谁都对他恭恭敬敬,走到那儿,都有几个禁军便衣跟从,他不搭架子,对人随和,可以说是人缘最好的一名长者。

徐敬业对他也不敢怠慢,在马上一恭身道:“王爷好,这么晚了,还有兴趣在这儿赏月!”

张士远很客气地回了礼道:“国公好,这么晚了还要赶路办公?”

“是的,扬州出了一点小麻烦,需要再晚急去处理一下,所以再晚要乘夜而行!”

“国公有要事在身,孤王不敢耽误,尽管请便!”

徐敬业原以为他是找麻烦的,见他居然放行了,心中大喜,连忙一躬身道:“多谢王爷,再晚不敢打扰雅兴,异日得暇,再往尊处去专门拜候王爷,领受教诲!”

张士远道:“这些都是国公的随员?”

“是的,他们其实都是再晚的朋友,蒙他们不弃,帮在下的忙,名义是随员,再下却不敢认为他们是下属!”

“国公好客而谦恭之名,四野俱闻,但孤王今日恰好有事,要请国公留下两个人来!”

徐敬业紧张地道:“要留下两个人?但不知是……”

“飞钹禅师和铁板道人,这两个人在元宵夜时曾经伤了我几名下属!”

徐敬业愕然道:“他们怎么会伤及王爷的下属呢?”

“光是飞钹和尚放出飞钹,企图行刺武媚娘,伤了我几名旧属,末后他逃走时;我有两名手下蹑了上去,为一道人手发铁板,打死了一名、伤了一人,那个伤者认得下手的是铁板道人,所以我要找他们算算帐!”

“王爷也是千乘九五之尊,何苦替人跑腿i”

“我可不是替武媚娘拿刺客、而是为了我的几名属下缉凶手,所以我不准小儿带兵来,只邀了几个朋友在此请那二位一会,国公也别谁说不认识他们,我已经认出了他们就在你随员从中!”

飞钹禅师和铁板道人都改穿了俗装,骑在马上,这时排众而出道:“张王爷,洒家听说你是天下第一名剑客,早也想会会你,不过酒家有个声明,那天行刺武媚儿,是洒家自己的主意,与国公无涉!”

张士远微笑道:“好,一个做事一人当,你自己闯了祸,也不要去连累国公,他累世公侯,有家有业,也经不起牵累!”

铁板道人也道:“那天为了掩护法兄离开,本师是出手伤了两名人,他们是王爷的所属,本师感到很抱歉,现在王爷既然找了来,本师少不得对王爷有个交代,该要如何,但凭王爷吩咐好了!”

“好,还是道长痛快,二位是江湖上知名人士,本王也是以江湖规矩请教!”

“可以,命偿命还,我们杀了人,了不起以两条命偿还,但国公确有要事,亟待返回扬州,不能受耽误,能否请准予放他先走?”

张士远道:“我们要了结的是私隙,跟国公扯不上关系,国公有事,尽管请便!”

徐敬业不肯走。

飞钹禅师道:“国公请先走好了,张王爷是位言而有信的君子,他说不留难你,绝不会再留难你,我们跟王爷把问题解决了,随后会追上来的。”

张士远道:“国公,你还是快走的好,你的府第四周侦骑四伏,你的行动也瞒不了人,我只能约束小儿,却管不了别的人,要是媚娘又派了别的人追上来,我未必能拦得住,不如趁此刻走了的好!”

徐敬业终于一点头,朝飞钹和尚等二人拱拱手道:“与位,并非敝人舍弃二位而去,实在是故人身上还肩负责着更重要担子,大唐的宗柞,都在敝人的肩上!”

飞钹掸师大笑道:“洒家是江湖人,又是出家人,才不管什么大唐的宗祥,洒家交的是你这个朋友,既蒙知已,就把性命交给你,快走吧!”

徐敬业又张士远一拱手道:“王爷今日高抬贵手之情,山高水长,永志不忘!”

说完后,他率众策马而去。

飞钹禅师和铁板道人则干脆下了马,将马也赶过一边,和尚才对张士远道:“王爷的朋友也可以请出来了,躲在草丛中挨蚊虫的滋味可不好受!”

他的耳目十分聪敏,居然听出了有人在什么地方埋伏,草丛中果然站起了一对老人,鸡皮鹤发,年纪都已在八十开外,看似颇为龙钟,但他们的行动却十分轻捷,轻轻一飘,即已来到桥头。

张士远介绍道:“这两位是四海龙神高元泰和百变龙姑崔素素伉俪,这两位……”

高远泰笑道:“王爷不必介绍了,老头子认识他们,小和尚的师父跟我是生死冤家,打了十几场架,小道士在我浑家手里丢过一次大人,我还道是什么大人物在长安横行呢,想不到是这一对宝贝!”

飞钱禅师没想到张士远约来的是这两个人,神情略见不安道:“原来是二位前辈伉俪,高老前辈,二位是湖海散人,不理人间是非了,何苦要替武氏当杀手!”

高元素笑道:“小和尚,你别跟我来这一套,我本来是不管事的,今天是纯为应老友之邀,张王爷跟我是四十年的过命交情,他的尊翁虬髯客是我的旧主,凭着这些关系,我不能不理!”

飞钹禅师道:“老前辈管闲事也该问个是非,眼下是为维持大唐李氏正统,为国家驱除妖孽!”

高元泰笑道:“我故主虬髯客虽然把江山让给了李世民,可一直没承认他们是中原正统,这一套对我神龙门而言是行不通的,再说,你指武氏为妖孽,老头子无法苟同,她虽是女流,做皇帝却比男人强,四海升平,国泰民安,政治清明,姦邪不生……”

“前辈这是大逆不道的说法!”

高元泰大笑道:“从大唐立国以来,我神龙门就不是顺民,何谓之逆!”

飞钹禅师道:“那我们只算是各为其主,前辈也不能指在下做得不对!”

“我没指你不对,今天我也不是为什么主,张王爷是我幼主,但我早已退隐,今天纯以江湖交情为他跨刀!”

飞钹禅师道:“那也好,先师在前辈手中挑战九次,每次都落败而归,常引为憾事,责成再晚一定要击败前辈一次,方得瞑目,再晚有道命在身,只有得罪了!”

“听说你练成了十二面飞钹,老头子倒要见识一下!”

飞钹禅师掀开衣襟,取出了一对飞钹,恭身道:“请前辈指教!”

高元泰一顿手中龙头杖道:“飞钹要飞出来才有威力,你拿在手中能济什么事!”

“前辈放心好了,到了必要时,它们会飞的!”

“小和尚,在老头子面前你少说那种狂话,你此时不出手,只怕以后想出手也来不及了!”

飞钹禅师滚身卷时,两面飞钹擦向他的双腿,高元泰当年已是虬髯客手下最得力的大将,纵横七海,从无敌手,再加上几十年的修为,功力已臻化境,那里还会在乎他的这种攻击,底下抬腿一踢,居然踢中他的钹面上,将他的人一起踢了出去,跟着轻轻一拐,敲在他的背上笑道:“老头子以为元空秃子留了什么了不起的功夫给你,原来还是这一套下三滥的功夫!”

飞钹禅师连滚出十几大才稳住身形,张口一喷,吐出了一口鲜血,那是被一杖打出来的。

高元素又笑道:“小和尚,老头子是念在你死去的师父份上,只轻轻是敲了你一下,否则早要了你的小命了,还是把你压箱底的本事拿出来吧,别使这种无赖的功夫了,论招式你实在不够瞧的!”

飞钹掉师又将息了一下,才擦擦口边的鲜血道:“好,前辈小心,再晚得罪了!”

脱手把两面飞钹掷出,风声呼呼,盘旋而来,高元泰一杖击出,飞钹被撞飞出去,跟着又反攻回来,势力更急。

张士远道:“高大叔,小侄儿研究过了,它是以反旋手法发出的,若受打击,利用对方的劲力,迂回再度攻到,越来越强,必须要正面击下去!”

高元泰笑道:“老头子什么手法没见过,还会瞧不出他这点鬼门道,我是特别试他的道行!”

他第三度将飞钹击出后,回势更急,高元泰奋起神威,一声大喝,龙杖挥处,将两面飞钹粉碎!

飞钹大师神色一变,他的飞钹是以风磨铜所铸,坚逾精钢,坚逾宝剑,居然会被人击得粉碎,这份功力,的确叫人震惊。

他—咬牙道:“前辈高人,果然不同凡响,请再试试再晚这十枚飞钹!”

双手连发,十枚飞钹一起出手,但见满天钹飞,高远泰十分兴奋地道:“好,这才有点意思,果然比你那老秃子师父强一点,老头子也叫你瞧瞧手段!”

舞动龙杖,杖影如幕,不住地将那些飞钹撞击出去,这次他的手法更妙,居然是以钹撞钹,已经将十面飞钹都击落地面上。

高元素笑道:“小和尚只有这点道行吗?”

张士远却道:“高大叔,不对,这其中怕有诈,他那些一飞钹上有符咒,可以利用邪法催动,怎会如此轻易地击落了下来!

高元泰笑道:“怕什么,老夫的龙头杖乃上古仙兵,专克一切邪魔外道!”

话才说完;忽地地下六面未碎的飞钹以及那些碎片忽然一起飞了起来,朝高元泰飞击而去。

高元泰连忙起飞龙杖,舞成一片幕影挡住,同时手捏真诀,大喝一声,朝外一指。

那是道家的五雷真诀,高元泰晚年慕道,所习的仙家真道,对破除一切邪崇,十分有把握,所以张士远才把他给请了出来。

霹雳一声,雷霆大惊,满天飞舞的钹影和碎片都被那一震而落地。

可是高元泰却一声闷哼,向后退了两步,他的胸前嵌着一片铜钱大的小飞钹,金光灿灿,却是用黄金铸成。

飞钹禅师冷笑道:“高元素,难为你修练成为五雷正法,酒家的法术奈何不了你,可是,你没想一以我还有第十三面飞钹吧,这一枚为追魂金钹是酒家的防身至宝,上面淬了剧毒,见血封喉,而且洒家是以无影手法打出的,那可是真功夫,不畏五雷正法,你终于着了一次道儿,而且连翻本都没机会了!”

高元泰大喝一声:“鼠辈,你好卑鄙!”

脱手掷出了他的龙头杖,劲力万钧,去势若雷,飞钱禅师正在得意之际,没想到他受伤后,居然不顾性命来上这一手,闪躲已是不及,勉力跳起,被龙头杖撞在肚子上,这一撞又把他撞出了十几丈远。

因为在空中,他又是往后跃起,化除了一部分劲力,没有将腹部洞穿,但也是倒地不起。

高元泰掷出了飞龙杖后,身子也摇摇晃晃,崔京素和张士远忙上前扶着他坐下来将息,高元素自行运气抗毒,过了好一阵之后,他才吁了口气道:“还好,我已运气将毒性通住了,一时不致攻心,那两个贼子呢?”

铁板道人趁着他们忙着救治高元泰。悄悄地拉来马匹,抱着受伤的飞钹禅师也上马跑了。

张立远是看见的,但是他无法分身去阻拦他们,回答道:“飞钹禅师也受了伤,大叔并没有输给他!”

高元泰道:“伤是胜负问题、这个鼠辈居然以无影手法施发淬毒暗器,心肠过于歹毒,不能留之于世!”

崔素素道:“元空那秃子还教得出什么好徒弟,都是你要对他客气,换了老婆子,第一杖就把他打成肉泥了!”

高元泰叹道:“元空虽是凶僧,为人却光明磊落,所以我跟他交手九次,胜了他九次,都没有要他的命,那晓得他的徒弟会如此卑劣!”

张士远道:“他一定逃到扬州徐敬业那儿去了,迟早找得到他的,还是拔除大叔的毒要紧!”

高元素一叹道:“老头子恐怕不行了!”

崔素素急道:“老头子,你一身已是百毒不侵了,怎么会抗不了这个毒!”

那只是指一般的毒,我身上中的是天星毒,那是一种罕见剧毒,中后令人全身冰冷,寒僵而死,我虽然连气逼住,但是却无力拔除余毒,那天真气不继,毒气攻心就完了!”

“难道就无法可解了吗?”

“拔毒的方法自然有的,可是葯物难求,那必须要千年紫贝,万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坝河之畔较真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禁宫情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