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情劫》

第十八章 宫中桃枝点点红

作者:司马紫烟

高元泰上次不慎受了伤,心中很火,这次他们还邀一些神龙旧友,个个都是绝顶高手,决心要扑杀此二人,一则为了雪恨,扳回面子,二则也是为了利于征战。

秦怀玉不愧为将才,地理精熟,他盘算了一下,觉得武三思那边尚可一守,不妨先绝其奥援,取下淮阴,攻克都梁山。

果然大军所至,势如破竹,先击破都梁山,斩尉迟昭,又直挥淮阴,敬业弟徐进献守淮阴,仅以身免夜遁。

徐敬业倚为三角联防之势顿破,在润州附近与武三思纠缠着,分身不开,徒自焦灼。

李孝逸的大军节节胜利,向润州推进,急得徐敬业四下告急,可是那些原本答应支持他的人,见局势不佳,个个按兵不动,倒是京都的鹰扬大将军黑齿常之,又自动向武氏请缨,率十万大军来夹击徐敬业。

黑齿常之是秦氏死党,他的请缨发兵,是表示对秦家的支持,这也是一种政治的权谋运用,以表示秦氏的重要性。

本来,伐徐敬业已用不到他了,但武则天立加批准,并给他一个江南大总督的头衔,也是有作用的,一则为表示对秦氏的重视,二则也向天下显示,支持武氏的实力有多强,这中间只苦了个徐敬业,两面受敌已然不敌,何况又加上了一支强兵。

两方面的大军都开到了,徐敬业只有紧守润州不出,也不知道能守得几天,日坐愁城。

飞钹禅师道:“都督,三彪人马中,只有李孝逸一军最强,本师和铁板道兄去搞了他的人头,就不怕他强了。”

徐敬业叹道:“本帅亦有此心,只是怕不容易,他营中的监军秦怀玉昔年也号称天下第一剑,后来与张士远战成平分秋色,两人共享此名,英雄了得!”

飞钹禅师笑道:“怕他什么,张士远对本师的飞钹尚且无可奈何,想他更不是敌手了!”

徐敬业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只有道:“大师,李孝逸可杀,秦怀玉却不能伤他的性命,此人在朝中势力颇大,如果伤了他,树敌众多,对本帅十分不利。本帅此次出兵,等于是孤军作战,亟须各方的助力!”

铁板道人道:“可是他这次受命监军,分明是存心与督帅作对的!”

“那是武氏的手段,逼得他不能不来,他心中未必愿意,只要能杀了李孝逸,破了他这支大军,其余两军不攻自破,武氏就无所惧了!”

铁板道人点点头道:“督帅既然这么说,我们就留他一命好了,今夜我们就出动,取李孝逸的命去!”

晚上,两个人悄悄出动了,来到孝逸的大营前,但见灯光通明,军容严整,兵座巡逻不绝,潜入颇为不易。

不过他们两人是老江湖了,行事手法,随机应变,门道很多,居然被他们换掉了一队哨后兵。

跟同来的十几名江湖好手,会部穿上了周营的制服,公然直进大营,一路混了过来,来到中军大帐之前。

只见里面烛光通明,一名元帅装束的武将和一名国公装扮的老者正是秦怀玉,心知另一人心是李孝逸无疑。

飞钹禅师脱了手就是四面飞钹,两面攻秦怀玉,两面击向李孝逸。

呼呼的风声早已惊动了帐中的两个人,秦怀玉立刻掣剑,砍劈那两面飞钹,而帐后突出一道寒光。却是扶余国王张士远,代李孝逸挡住了两面飞钹。

飞钹禅师一怔道:“这个老小子怎么也来了,而且事前毫无消息!”

铁板道人道:“法兄,情形不大对劲,张士远悄然掩在军中而至,是专为对付我们二人的,有他在此,与秦怀玉双剑联手,恐怕我们讨不了好去,还是先退了吧!”

飞钹禅师道:“管他呢,他来了又怎么样,上次勾了两个老家伙,也没能奈何我们去!”

“法兄,上次你已经拼得两败俱伤,这次他们是有奋而来,我们更难讨好了,走吧!”

飞钹禅师也萌了退意,尤其是帐中的张士远与秦怀玉双剑齐发,已把四面飞钹击落在地,而帐中的小军们立刻用绳纲将堕地的飞钹叩了起来,提防他们要再施邪卫作怪,飞钹禅师回身道:“走!”

一声锣鼓响,四下伏兵齐出,高元泰和崔素素双龙杖挺立当前,另一位年轻的将军仗剑由侧面而来,正是张昌宗,四下灯炬火把,照耀如同白昼,也围得有如铁桶,把他们十来个人,紧包在中间。

高元泰大笑道:“妖僧,贼道,这次你们自投罗网,插翅难飞了!”

铁板道人一声暴喝,手舞铁板,直向张昌宗冲去,他看准了认为是最弱的一面,从这面突围,希望或可大一点,殊不知张昌宗今年三十岁,正是一个剑手的巅峰年龄,论火侯,或比乃父略逊,但剑艺之精,已超过张士远而有余,手中所使,又是得自大内宝库所藏的前古名刃青冥宝剑,坚利逾常,剑发如风雷骤至,呛呛几声,剑板交触,铁板道人的铁板已被削断了下来。

铁板道人连忙滚地躲开,拉出了肩头的长剑,厉声道:“无知小鬼,竟能毁掉本仙长宝器,倒是本仙长小看你了,可是你也惹下了杀身大祸!”

张昌宗毫不在乎地笑道:“本爵倒不晓得祸由何来!”

铁板道人道:“本仙长乃茅山黄鹤仙师门下第三弟子,本门规律,杀伤本门子弟者,如属私人恩怨,门户概不计较,如若毁了本门法器,则是与本门为敌,今后黄鹤门下全体弟子,俱将与你为死敌,直到杀死你为止!”

张昌宗大笑道:“一群妖人而已,何足道哉,本爵以前不知道你的门户出身,现在你既然报了出来,本爵在杀了你之后,还要连同你的首级,一起送上茅山,问你那老鬼师父一个纵徒为非之罪!”

铁板道人冷笑道:“很好,希望你记得这些话,假如有种的话,当着我师尊的面再说一次!”

语毕剑直取张昌宗,张昌宗自然不放在心上,挥剑反击,交手几分,觉得这道人的剑技平常,轻而易举地一招荡开了他的剑,回过手来,一剑横施,将铁板道人的首级斩飞了起来。

高元泰忙叫道:“不可斩首,碎他的尸!”

但是招呼得太慢了,那颗新落的首级居然能飞起不坠,咬起了地下一片残碎的铁板,冲天破空而去。

只剩下无头的尸体倒在地下,腔子里泊泊地漂着鲜血。

张昌宗也感到骇然道:“这是什么妖术,斩落的头居然还能飞行!”

高元泰叹道:“茅山上清宫是以术法闻世的,他们的法术确有许多不可思议之处,刚才是三尸神化身之法,贤侄不明就理,帮助他兵解,使他的元神仍能附在首级之上,行法飞逸,逃回茅山去了!”

张昌宗不懂是这些术语,只是问道:“他死了没有?”

“以形体而言,他的躯壳是死了,但他的元神未灭,仍可以借体而重生!”

“怎么叫借体重生呢?”

“这是道家的一种法术,如果身体在战斗中被兵刃所杀,谓之兵解,只是不伤元神,仍然可以借另一个人的身体而托生,也就是说借另一人的身体,保存住本人的思想意志而生!”

“那个人的法术和武功也可以保存下来吗?”

“法术是可以留存的,至于武功能否留存则不得而知,所以在杀死他们时,务必要在刹那间碎尸袭首,才能使他形神俱灭,尤其不可斩首,六阳首级为元神之所聚,要使他们形神俱灭,应该一剑先劈碎他的首级,然后再乱剑斩碎他们的尸体!”

张昌宗却不问这些,他只问道:“铁板道人纵能脱体重生,会不会比从前更厉害!”

“那恐怕不会,借尸还魂,总不如自己的身体方便。”

张昌宗笑道:“假如他借体的那个人又被杀了,他是否还能再借一次呢?”

“还可以有一次机会,道家借尸不过三年,所以才叫做三尸元神化身!”

张昌宗大笑道:“那就更没有什么可怕了,他再生之体已不如前,纵然能活上一千次,又有什么可怕呢!”

高元泰一想说得也是,铁板道人纵能借体还魂,尸居余气,亦不足惧了,因此也笑笑道:“铁板固不足虑,但他的元神逸走,曾煽动他的师门来与我们作对,还倒是很讨厌的事!”

张昌宗道:“就算他形神俱灭了,他们的师门仍然会知道这件事,那是瞒不过人的!”

高元泰摇摇头,无可奈何地一叹道:“真想不到铁板曾是茅山门下,他们从不插入人间是非的,偏偏这道人却会投到徐敬业门下!”

“茅山门下是不是很难惹?”

“是的,茅山道士是最难惹的一批人,江湖上对他们都敬鬼神而远之,一惹上了就纠缠不休,而且他们又都是术士,阴谋手段,令人防不胜防!”

张昌宗笑道:“前辈弄错了,世上最难惹的人不是他们,是官府,惹上了茅山道士,最多是杀身而已,惹上了官府,会走遍天下无立足之地,今日事后,我将率领一支精兵,包围茅山,着令他们作一番交代,否则的话,我就血洗茅山,寸草不留!

我绝不过份,但他们的门下参与叛逆,就必须要作个明白交代,否则我就有理由清剿他们!”

说完他一指呆立场中的飞拔禅师道:“妖憎,你也是一样,本爵了探明了你的出身,你是西土飞龙禅院出来的,本院在吐蕃境内,你现在如果束手就擒,本爵网开一面,罪止于一身,如果你敢负隅顽抗,本爵在荡平徐敬业后,立刻会同右孝王,率同大军,直逼吐着,将你的飞龙禅院夷为平地!”

飞钹禅师身入险地,尤其是铁板道人一死,他自知脱身无望,将心一横,咬牙道:“小贼,本师扶吴国公劝王,保的是大唐正统,你们才是叛贼!”

张昌宗道:“大周则天金轮皇帝是庐陵王的生身之母,你们助儿杀母,本身已是乱臣贼子,何况庐陵王自己并没有叛意,你们只是假庐陵工之名而已,孰正孰逆,每个人都看得很明白!”

“住口,庐陵王只中慑于武氏婬威,不敢声明而已,等吴国公大业完成之日,他就会站出来了!”

“问题是徐敬业成不成得了大事,刻下大军汇集,徐敬业之败就在眼前,你还在做梦!”

飞钹禅师愤极拼命,将身边所有的飞钹都放了出来,满天钹影飞舞,不知道那些是由武功发动,那些是由邪法摧动,因为对付的方法不同,倒是令人难以取舍!

但是这一次张昌宗这边已作了万全的准备,出动的全是一批绝顶高手,每个人的兵器,都用黑狗血涂过,专破一切邪法,然后高元泰又不停以五雷正法,击向那些飞钹,轰轰声中,以邪法催动的飞钹都被击落在地,只剩下五六面,虽然能飞舞下坠,但气势上已弱很多了。

更因为张士远发现了飞钹的弱点与击落之法,几个人同时施为,片刻间,也将那些飞钹击了下来,连一个人都没有伤到。

高元泰笑道:“妖僧,你这飞钹上确是有些鬼门道,可是你太笨了,若是你集中心力,施为在一面飞钹上,确是威力很大的,可是你一下子要分指挥五六面飞钹,威力就差得太多了!”

飞钹禅师何尝是笨,他也知道分散内力,指挥几面飞钹是不智之举,若是集中在一面上,攻击一个人,威力大得多,但是他不敢这样做。

因为在场的五个人,每个人都是绝顶高手,他如集中全力攻一个人,本身的防卫力就十分薄弱,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杀死他了。

他的目的在于制造混乱以便脱身,所以才把飞钹一下子全发了出去。

谁知道打算落了空,人家已有了万全准备,邪法失了效,靠内劲指使的一些飞钹也被击落了下来,赤手空拳,更没有办法了。

无可奈何中,他大吼一声,身子朝高元泰冲去。

和尚是很有算计的,他知道包围他的五个人中,只有高元泰夫妇是江湖人,而且所持的飞龙杖又是钝器,他们或许会顾念在江湖规矩,不便对一个赤手空拳的人下手,即使出手了,拼着护体气功,也许可以硬挨一下!

他算计得没错,冲到高元泰身前时,高元泰横杖击出,他居然不避不挡,挺着身子硬挨了。

高元泰一怔,手下顿了一顿,将劲力卸去一半,只是在他的背上敲了一下。

这一下也不算轻,把他的身体打得飞了起来,落向人群中,撞倒了好几个人。

飞钹排师是存心借此脱身,很快稳住身形,忍住背上的疼痛,拔起身形想再度外窜,那知身形才起,迎头一股急风,又是一杖压到。

那是崔素素出手了,这位白发龙女的神力大得惊人,飞钹禅师将头一偏,龙杖击在肩膀上,力大无比,竟将他半边身子击成了肉泥,断处如削,剩下的半边虽然带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宫中桃枝点点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禁宫情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