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情劫》

第十九章 床头密约几分情

作者:司马紫烟

这两天因为忙着大寿,她没有见到张士远,也没想起他,忽然想起,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张昌宗道:“父王没回去,他老人家出门访友去了!”

“访友?还有什么人要由得他相访的!”

张士远的朋友多半是江湖人,但他仍然第一大帮神龙门的主人,地位崇高,江湖上知名之土,多半要来进谒他。

张昌宗道:“父王这次去拜访几位隐世的江湖前辈,央请他们出山帮忙,因为上次讨徐敬业时,杀死了铁板道人和飞钹和尚,前者是茅山门下,后者是天竺密勒池密宗门人,门下徒众不少,都是奇技异能之士,父王怕他们会作怪,请人前去对付他们!”

武则天怒道:“这两个妖人,助纣为虐,我还没有征伐他们的师门呢,他们还敢作怪,干脆派大兵去征剿好了!”

“媚姑,那样子行不通的,大军最多荡平他们的巢穴,却奈何不了他们的人员,他们都是高来高去,呼风唤雨的术士,不去撩拔他们,用江湖的方法解决最好,把他们逼急了,他们挟怨前来行刺,那才防不胜防呢!”

武则天想起那天在太平公主府前,目睹飞钹和尚杀人的情形,倒有点胆寒,忙问道:“他们的人很多吗?到底有没有办法对付他们?”

张昌宗笑道:“茅山门人有两百多,密宗远在天竺,到中土来的门人不过十多个,倒不算很多!”

武则天道:“一个铁板和一个飞钹已经撩不起了,若是有几百人还得了!”

“媚姑请放心好了,那一僧一道为此中健者,其他的人不会此他们强,虽多而无患,不过有几个老一辈的较为厉害,父王亲自去央请一些中原的高人为助,相信可以对付他们的,不把这些后患解决,父王不会回扶余国去的!”

“为了我的事,累了你们父子了!”

“媚姑说这话就见外了!”

武则天叹了口气:“我欠你们父子的太多,却始终没机会回报,人间富贵,对你们全无用处!”

张昌家笑道:“但媚姑给我们的也够了,将来在青史上,媚姑这段功业事迹,必然是永垂不朽的,我们能帮助媚姑成就不朽大业,也会不朽了!”

武则天满足地道:“我想也只有这一点堪足以慰了,所以我以风烛之年,还要拼命地求好,也是希望在后人的口中,不要把我说得太难听,连带着你们父子受累,不过我希望你父亲能在我生日那天回来,那天晚上,我在御花园中摆下盛筵,只为招待你父亲一个人,邀你跟婉儿作陪,就是咱们四个人共渡永夜!”

张昌宗笑道:“那必然是场难得的盛会,侄儿等不及想瞧瞧热闹了!”

“记住,你们只是陪客,主客不到,我可没兴致!”

“父亲会回来的,他老人家说一定要赶回来为您祝贺的,侄儿再着人催催去!”

“一定要把他催回来,我有今天,完全是你们父子的帮助。我不是忘本的人,一定要跟你们共享盛业,我把民间的各种杂戏以及宫中新排的歌舞都留了下来,就是为了晚上再演一场,许多压轴的好戏,也要摆在晚间演出,没有你父亲在场欣赏,就太扫兴了。”

张昌宗连连答应派人催请,他也实在是忙,坐了一下就告辞了,武则天与上官婉儿说着闲话。

第二天暖寿,倒是草草地过去了,因为大家都在忙,尤其是宫中,大家都拥在出花园中,出奇制胜,在花朵上挖空心思,不仅是为了保全脑袋,也希望着此能邀夭宠,博取一个未来的锦绣前程。

尽管一大半的花是做假的,但那些人都尽量求其逼真,用锦缎剪成了花朵和叶子包在枯枝上不说,还要喷上香露,稍微有点瑕疵的,都要拆了重做,务求尽善尽美。

上官婉儿带了几个人,亲自巡视检核,她也知道这一次对武则天的重要性,要求得十分严格,特别要求的是保密,虽然武则天早已知道是假的,也会装糊涂,但是却必须装得像回事。

主管的人,做花的人却不敢当成是假的,他们犯不起欺君之罪,所以,明白内情的人虽不少,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出去,因此,长安市上,没多少人知道真情。

不过金轮武则天皇帝樊诏通令花神借春之事,却广泛地流传开去,绝大多数人,都在此拭目而待,看看这位女皇帝是否真能感动天庭,更换时序。

二月十二那天,上天凑兴,居然是个艳阳好天气,风吹在身上,都有点暧洋洋的,长安春迟,这一年居然也来得早了,那些应春的花朵,居然真的开了。

这是个难得的吉瑞,上午已正,各大臣阁老及国公们却带着家眷,在宫门外等候着,人人都是花团锦簇,一身新装,比过年还热闹。

可是等他们进入宫中的御花园中,都显得黯然失色了,满园都是花,鲜红艳紫,芳香袭人,有真的,也有假的。也是真假参半的,真的自然任人观赏,假的却有专人过护着,只准远远地看,不准用手去摸了。

他们有个最堂皇的理由,这花是皇帝向上天借着而发,专为皇帝而开,皇帝还没有看过,臣属自然不得僭越,有的干脆用轻纱罩了起来,只给了朦胧地瞧一眼!

官眷中未必都是有智识的,因为自太宗以来,笃信仙佛之说,大家都很迷信,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怀疑其真实性,她们在在前虔诚跪下,坚信这是上天响应圣天子的威灵所致,祝祷皇帝永寿,以佑苍生。

当然,也有人是装做的,但这是个拍马尼的机会,没有人会不识相去拆穿的!

像丞相狄仁杰等阁老,心中是明白的,武则天早已暗示过人定胜天的口谕,可是到了这儿,他们也口服心服了,有些花则是千真万确的,尤其是一排石榴,几株海棠,那都是在五六月是才可见的花,居然也盛开了。

他知道为了弄这些花,宫中人费了多少苦心,还有些花则是大家从所未见的,但觉艳丽无匹,却说不出名目,那是张士远送的寿礼。

他早就为武则天的生日张罗了,知道武则天爱花,很早以前,就着人张罗,搜求海外的异种,刚好在寿期前运到,正好凑热闹赶上了用处。

这些花为数不下千株,都放在醒目的地方。

因为是真的,不怕人近玩,这些奇种异卉,已足使人眼花缭乱,中原的人不知道这些花名开于何时,但觉美丽夺目,妙不胜收,一辈子也没开过这种眼界,看得个个直呼万岁,圣寿无疆。

武则天是午时正,身着新装,出来接受群臣朝贺,在国公的眷属中,以翼公秦叔宝的母亲年龄最长,已经是百甘高龄,还是由儿子翼国公和孙子秦怀玉扶着来了,她要上前参拜,武则天连忙叫人拦住了,而且立刻赐了銮座,坐在武则天的身边,一同接受群臣的参拜。

这位罗太夫人辈份之高,比武则天还要高出两辈,长安群臣,无一不是她的后辈,受礼也当得起。

只苦了做孙子的秦怀玉,七十多岁的人,还得—一回礼道谢。

秦叔宝恭身道:“臣痴长九十三了!”

“卿家洪福齐天,微臣跟着沾光而已!”

秦氏一门长寿,功勋彪炳,确是无人能及,但更值得称道的是他们一家几代都在京都担任要职,掌重权,历数帝而帝眷日隆。

武则天道:“历朝数重臣,只有国公一个人是最受器重的,那一代的皇帝都少不了你们!”

“微臣只知庶竭愚忠,不知其他!”

“庶竭愚忠,不知其他。”

这八个字说来轻松,但做得好的却只有秦氏一族。

因为那还要眼光准,对上一代皇帝固然忠心耿耿,对下一个继任的皇帝也要表现得恰到好处。

秦叔宝在太祖李渊时,就全力支持秦王李世民,舍太子建成而不就,那是因为他看准了李世民必成大器,果然玄武门一变,李世民拚了手足兄长而继大宝,是为太宗,他自然是当权的一派。

日后在太宗晚年,他的儿子秦怀玉掌禁军,对武则天就多方曲护,那也是出之秦叔宝的授意,似乎他早就看准了那个小女子会有日后非凡际遇的。

这一宝他又押准了,所以而后高宗即位,他是个不倒翁,乃至到今天,更不用说了。

武则天轻叹了一口气道:“长安各大臣中,卿家可称完人,如卿家者,找不出第二个,只可惜如卿家的人太少了,才使得君臣不能终始,卿家有空时,不妨将立身为臣之道,对别的人晓谕一番,朝中就会太平得多!”

秦叔宝道:“微臣闲下时,当对子侄们告诉他们一些为臣之道的!”

他的应对十分得体,武则天十分高兴,也赐了他一个座,使他能傍着母亲,母子俩能与皇帝并坐,这是天下的殊荣,但秦叔宝还是当得起的,他本身的功业不说了,就是辈份也高出武则天一辈呢!

他的儿媳尚公主,跟高宗是兄妹。

虽然武氏曾经侍候过太宗,但是到了高宗时才册立为后,有了正式的名份,只跟秦怀玉是同辈。

寿宴中百珍俱陈,百艺俱作,但不如百花齐放来得更为风光和引人。

武则天这次的宴会是成功的,她不便表现了气魄和豪放,也成功了巩固了她的治权,造成她是一位无所不能的真命天子形象。

宴后,她率领群臣,遍游全园,欣赏百花,那些轻纱笼罩的花都揭起轻纱,供人观赏了。

皇帝是由上官婉儿扶着领先在前,慢慢一路走了下去,大臣们不敢僭,退后了两三丈远,所以对那些假的花,他们更看不真切了。

上官婉儿也很具构思,预先作了指示,一切经不起细赏花卉,都利用地形,或植在假山上,或是在湖心的小岛上,那要坐船过去才能细看的,遥远望去,只是花团锦簇一片,好看而已。

这番设计是巧夺天工,但百密中却不免一疏,,当他们一行人来到牡丹畦时,却只有几片新叶,连苞儿也没一个,更别说是花了。

武则天神色一沉道:“这牡丹是谁管的?”

大家都变了色,园中的花各着一人专司其照顾的责任,也是按照身份品级而分的,牡丹为极品富贵花,别人够不上资格,就分给了王怀义,这位大总管这几天忙着照应别人,却把牡丹自己的事儿给忘了。

上官婉儿忙上前跪下道:“是臣儿和怀叔共同照管的,昨天晚上,臣儿还特地再焚了一道通知给牡丹花神,叫她今日花发,却接到花司的回报说,牡丹花神为西王母召去,为三月初三的幡桃大会做总司值了,未在宫中,因之可能受了耽误。”

“该死的东西,莫非她认为朕这人间皇帝,比不上天上神仙了!”

“陛下说得是,想牡丹乃富贵之花,理应在人间为陛下司植,但西王母为众神之祖,她可能是怕管而忽略了职责,请陛下降旨,将牡丹削了神籍,火焚其根,贬往洛阳,从此不放再宫中。”

武则天自然知道这是鬼话,但一个是王怀义,一个是上官婉儿,都是她不便处分的人,再则他们实在是忙,才忽略了本身的事,并非有心轻慢,何况上官婉儿已经出了主意,她乐得放一马,也装做一番!

于是立即降旨实施,立刻下令,长安城市,所有的牡丹,一律加火焚烧,将枯枝送到洛阳丢弃。

皇帝的旨意谁敢不遵,于是长安市上,少了牡丹花,因为没有人敢种植。

天下的牡丹,独盛洛阳一处,这也是上官婉儿的聪明,信口说了个地方,不忍使牡丹绝了种。

说也奇怪,牡丹在洛阳虽盛,根却枯黑的,据说就是得罪了武则天,被烧焦了的。

大周则天金轮皇帝的大寿在皆大欢喜的情形下过去了,倒楣的只有牡丹花,无知的草木却助长了武则天圣天子的尊严,原来上官婉儿奏请处分,还是大有深意的。

在宫中所植垢这一种,是牡丹中的异种,花大如碗,枝叶茂盛,别具一种王者气象,只是它的根,原本是枯黑色的,而且只产于洛阳一地。

上官婉儿把花一烧后,枯枝连枝,着人送一以洛阳,秘密吩咐人细心培养,却把别种的牡丹拔除了。

于是这一种牡丹在洛阳一地发展开来,黑色的枯根异征也被人传开来,那是则天皇帝所加惩罚的标记。

天子的威严能加于草木,对一般的无知愚民影响是很大的,就是一些有知识人的读书人,在知道这些异征后,不去研究始未根由,也以为是天成圣主了。

武则天大寿的目的是完全地达到了,接着的是为上官婉儿赐婚张昌宗,那是长安的第二件大事。

武则天对这个年轻人是真正的喜欢,赏赐极隆,国库拔了百万钱为婚礼的费用不说,还给上官婉儿一件公主的头衔,全副銮驾,各大宅第,各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床头密约几分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禁宫情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