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情劫》

第 二 章 长门私情私相许

作者:司马紫烟

骊山在长安西郊,皇宫就在那儿,由于要上朝,那些大臣的府第都在皇城不远的地方。

禁城的路上有执戈的卫士来往巡行的,但那只是前宫一带而已,和长门冷宫一样,冷冷清清的,那些侍卫们都懒得过来巡逻了。不过禁卫倒不是如武瑛儿所想的那么松懈,宅的内部倒是防得很严,卫兵们也十分谨慎。

张士远在一时的冲动下,—口气来到这儿,悄悄地跳过了宫墙,躲在一座小假山上,利用凹隙的阴影掩住了身形,倒是不怕被人发现,可是他也发了愁,他不知道这长门宫,竟会有这么大。

黑压压的几十幢屋子,散落在一大片院落里,都是属于同一座宫院的范围,谁知道哪一幢中禁着武媚儿呢?尤其是大部分的屋子都熄了灯火,他又不能找人去问讯。忽而,在远处,他看见来了几点灯火。那是一大簇的人,走到邻近,他才发现是四名太监,分前后两对掌着灯,中间却是五六个侍卫,每人提了一木桶热水。

于是他也跳了下来,慢慢地,远远地跟在那堆人之后,一直向前走去,来到了一幢较大的庭院前。

他看了那批人进去,又等了一阵,又看见那些人出来,他再等了一会儿,等那些人离开了,他才悄悄地掩近了,而且绕到了一边的纱窗边,挑了纱窗一看,他整个呆了。

武媚儿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横榻上,似是新浴出来,娇慵无力,但她却抱着那尊玉佛,胴体晶莹如玉,就跟那尊玉佛—样,只是更为动人。

武媚儿只在小腹部搭着一方轻罗,露出她修长而浑圆的腿,以一个动人的姿势斜斜地弯曲着,身子也斜倚在软榻上,全身都透出了一种撩人的气息。

她似乎是在假寐,但是并没有睡着,因为她的眼皮还在微微地跳着。

她只是故意做出了这一个姿态在等待着给人来看,所以听见有脚步声移近时,她又调整了一下姿势,好像是不知不觉间,把掩在腹下的轻罗又滑下了一点,露出了更多的身体。

她知道这虽是冷宫,却只有一个男人可以不经通报自由地出入,她就是在等待着这个男人,捕捉这个男人。

那天在校场上,她大胆的表现,固然有一小半就是为了她的确喜欢那个年轻的武士,但大部分却是为了引起一个人的注意——那个高踞看台上的皇帝。

她的目的达到了,而那个年轻的武士张士远也出乎意料得到了竞技的冠军,更把那尊玉佛当众送给了她,使她成为全长安注意的焦点,以至于在第三天,她就被宫中人接到了这个地方。

虽然,她也略感遗憾,没有能再见到那个年轻的武士,但这并不足以影响她的心情,因为她内心充满了狂野的慾望,她要成为长安的第一女人。

年轻的张士远却并不了解这些,他只是为武媚儿的姿态而陶醉了。

在海外,在扶余国内,他是年轻、英俊的王子,自然不乏美貌的少女向他献媚、寄情,他也拥有了一大批美貌的侍女,但这些女孩子都太庸俗了,缺乏一种灵性,也缺乏那种发自内在的魅惑力。

躺在他眼前的这个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女人,他轻轻地走过去,轻轻地坐在软榻旁,轻轻地伸手抚摸着那浑圆而润滑的肩头,又轻轻地唤着:“媚儿!”

声音是年轻的,充满感情的,武媚儿还没有见到皇帝,但她知道这不是皇帝。当然,她也没听过张士远的声音,不!她是听过的,在校场上,张士远说过几句话,那是提高了嗓子大声说的,不是如此的轻柔。

总之,这声音对武媚儿而言是陌生的,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来人,是那个年轻的武士——张士远。

这刹那间的震惊使她突地坐直了,还好,她是个很冷静的人,没有失声尖叫,低促地问道:“你怎么来的?”

“我去找过你姐姐,她告诉我你在这儿,我就来了。”

“我是问你怎么进来的,这儿是禁宫!”

张士远笑了,笑得很骄傲:“禁宫禁不了我张士远,在这世界上,没有我到不了的地方。”

“你是偷溜进来的?”

“我只是没有公开地通过守卫的盘查而进来,却不能算偷进来,我是凭着本事避过警卫的耳目进来的!”

武媚儿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男人的胆子实在够大了,但是他能够摸到这儿,本事也够大了。

她悠悠地叹了口气:“张公子,你知道冒了多大的险,这儿是禁宫大内,擅自闯入要抄家杀头的!”

“杀头?我不在乎,要想杀我的头还没这么容易!”

“我知道你是天下第一剑手,但是你一个人,能跟皇宫内几千名侍卫相抵吗?”

“我来时打听过,宫内侍卫近千,但不会集中在一起的,尤其是这儿,只不过是几十个饭桶而已,凭我手中一枝剑,足可杀他们一个人仰马翻的!”

“看守长门的或许只是一些庸手,但其他地方的侍卫却不是易与之辈,他们若是得到消息,很快就会赶来的!”

“那也难不了我,人来多了我可以跑,可以躲,皇宫大内的屋子多,禁地多,我早就把里面的地理环境打听清楚了,抽身而退的路线也看好了……”

“你倒好像是早有计划似的!”

“我由你姐姐的口中问得很详细,何况,在侍卫中,也有一些我父亲旧日的手下,他们还是忠于我父亲的,必要时,他们会给我适当的掩护!”

“你父亲,尊大人是……”

“张仲坚,神龙门主虬髯客,现在的扶余国王!”

这个名字对长安的人并不陌生,尤其是在贵族间,他们都知道皇帝的江山有一半是靠辅国公李靖打下来的,而李靖的事业,则大半得张仲坚的帮助。

武媚儿又震动了一下,她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世居然如此显赫,她倒是有点后悔了。早知他是扶余国的王子,她就拒绝入宫,专心在家中捕捉这个年轻人了。

要想出人头地,成为拔尖的女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抓住一个拔尖的男人。

抓住皇帝自然比抓住张士远好,可是要想登上顶峰却很不容易,宫中美丽的女人太多了。背景也不够雄厚,虽然哥哥也是世袭的应国公,那是靠着先父与高祖的一点早日交情挣来的。爵封三等,领来的地方不过百亩,官也止于刺史,无兵无勇,不能成为势力,这样子,自己在宫中就很难爬出头来的。

倒是抓住这个年轻人,嫁给了他还风光一点,但是现在后悔这些已迟了,只有想法子亡羊补牢吧!

更有一点是她内心的寂寞与一处被冷落的忿怒,入宫已经五天了,皇帝却没有来过一次。

虽然,她在这儿的生活比冷宫中其他人的待遇好上百倍,她可以开口要任何的东西,但是却没有自由,她的脚步出不了长门宫那个大院子,那个活埋人的大坟墓。 

皇帝接她时说得好啊,国丧未除,这时候接人进宫容易引起言官们的噜嗦,当然,把她当一个普通的宫人召进去是不受影响的,但皇帝很重视她,不愿草草,必定要给她一个名份,所以才让她在长安门宫中暂住些日子,俟国丧一除,她再风风光光地进入宫去。

武媚儿对这种说法很满意,却不满意皇帝把她一搁五六天都不来看视一下,张士远的到来,正好对她是一个新的刺激,何况,这个男人也曾在她的梦中出现过。

因此,她幽怨地瞟了张士远一眼,轻轻地叹道:“世子,你不该来看我的,不值得为我冒这么大的险!”

吐字柔媚幽怨,明眸盈然慾泪,那种神态能使每个男人都动心的,张士远激动地抱住了她道:“不!媚儿,值得的,为了看你这一眼,要我杀身千次,我也认为是值得,那天在校场上,我已深深为你倾倒了……”

“哼!你还说呢,我在最后向你耳语时,已经告诉你我家的地址以及我的名字,我等了你三天……”

张士远歉咎地道:“那三天我实在是没办法,我姑丈的那批朋友纷纷为我设宴庆贺,每次都由我姑姑押着我去,躲都躲不了!”

“白天赴宴,还有晚上呀,我说过日夜都会等你的!”

“媚儿,那三天我都是被人灌得人事不知抬回来的,好容易挨到了第四天,我推说头痛要休息,跟表哥溜出来找你,你家却回说你不在家!”

“我是不在家,—大早,李老倌儿就着人把我接了来了!”

“这个皇帝老倌儿,他是什么意思?”

“他看中了我,还有什么别的意思!”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他的年纪可以做你祖父了!”

“皇帝看中一个女人,还管什么年龄呢,这个李老倌儿专喜欢老牛吃嫩草,最近他接进宫的贵人才女,都是只有十三四岁,比我还年轻呢,这都是听那些方士们说的,临幸幼女处子,可以驻颜延寿!”

张士远只有顿脚大骂混帐,武媚儿却在他的怀中娇笑道:“你们怎么想到找我姐姐的?”

“是老程想到的,他是你姐姐的旧相好!”

“老程是谁?我姐姐的旧时相识很多!”

“程铁驹,鲁国公程知节的二世子!”

武媚儿咭的一声笑了起来:“是他呀,这家伙最死皮赖脸了,我姐姐出嫁后,他还找上门来,被我姐夫几顿好揍给打向去的!”

“这次有我们表兄弟助拳,老程可神气了,我们去的时候,太子正在你姐姐家,我们三个不管三七二十一,连那些饭桶侍卫一起揍,最后终于见到了你姐姐!”

“你们怎么又跟太子冲突起来了?”

张士远傲然笑道:“也只有你姐夫把太子当个人物,老程跟我表哥都没把他当回事,知道他在里面,我们照打不误,到了后来,他不敢照面先溜了,你姐姐出了头,我们才住了手,从她口中,才打听到你的下落!”

“也是他们两个帮你进来的?”

“是的,老程和表哥打了几个前庭轮值的侍卫,向他们问明了到长门宫的路子,还托他们暗中关照,我才能来到后宫,这儿的警戒不怎么样,要通过前庭可真不容易!”

武媚儿心中颇为感动,这个年轻人为了见她一面,的确是费了很大的苦心。

因此,她用力地搂着张士远的脖子,昵声道:“别去谈那些了,世子,趁着这片刻时光,好好地爱我吧,我很高兴,能够在李佬未曾召幸之前,先跟你结一段情缘,在以后悠长的岁月中,也好多一番思念!”

张士远的感情也是奔放的,由于风气使然,在当时的情况下,男女之间,极少有情的结合,只有慾和利。地位低的一方,为利去逢迎刘方,地位高的一方,为慾去占有对方,即使是双方儿女婚嫁,也都是利益与权势结合,所以他们的贞操观念是很淡薄的。

当然,也有一些至情的男女,为了争取爱情而不惜重大的牺牲,演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不过,那些至情,也都是在慾的接触后才开始的。

张士远是个从小在绮罗丛中长大的男人。武媚儿也不是个处女了,她很早就有了男人,而且懂得如何取悦男人,以及经由男人取悦自己。所以,这两个人在谱奏生命欢乐的乐章时,合作得十分和谐,双方都以高度的技巧使自己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一个gāo cháo之后,继以另一个gāo cháo,直到双方都感到十分满足后,他们仍然深深的拥在一起。

武媚儿用舌头舐着张士远的汗珠,在此之前,她少说也有过十个男人了,但从设有这—个令她如此心动的。玉一般的肌肤,却像铁一般的坚贞,其中又蕴藏着无穷的精力。

张士远也是一样,他简直为这个女郎迷住了。

她的身体美,皮肤细白,姿态撩人,这些都足以使男人动心的,但是张士远却还能从别的女人找到相同的条件,唯一找不到的是那种天生的媚质,那是发自内在,与生俱来的,只要一沾上她,男人愿意为她放弃整个世界。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魅力。

他的手在她滑如丝缎的肌肤上游移着,享受着她动人的柔润,然后以近乎梦幻的声音说道:“媚儿!离开这里,跟我走吧!”

“士远!别傻了,这是禁宫!”

“禁宫没什么了不起,我能进来,也能带你走!”

“走到哪儿去呢,天下之大,没有地方能容下我们,从宫中带走一个人,对皇帝的尊严是一个大侮辱,没有人能包庇你,连你的姑父母都不能!”

“不要他们的庇护,到我父母的国家去,那是大唐皇帝势力到不了的地方!”

的确,扶余国远隔海外万里之遥,大唐的军力再强,也无法把力伸展到那儿去,这个提议很令武媚儿动了一下心,但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长门私情私相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禁宫情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