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情劫》

第 五 章 被贬入寺思易储

作者:司马紫烟

未央宫中那一场惊天巨变,震动了皇帝,但是因为杀死了黄直,没了指望。

武媚儿勾通了尚衣监吴相良,变更了一下情节,武媚儿直承是她带了一名女子进宫,那名女子叫余婉若,是名极有造诣的女剑客,跟武媚儿自小莫逆,最近因为恰好来京,渴思故人,但由于是民女不便入宫,所以才冒充都兰云的身份进宫,两人好叙叙旧。

事情被黄直知道了,趁机以此相挟,要她在批阅奏章时,对几个要保荐的人多加方便,武媚儿不答应,黄直趁机报复,带了几名侍卫,借巡宫之名,捉住了余婉若,还要命侍卫脱掉她的衣服捆绑示胁,那两个侍卫在执行命令时,手脚很不干净,余婉若不甘受辱,才愤而杀人逃脱。

几个目睹的大小太监都受了吴相良的买通,众口一词,证实了这件事,他们虽是黄直的心腹,但黄直已死,靠山倒了,宫中的大权势将集于吴相良之手,太监们都是很见机的人,乐得见风转舵,巴结新的当权者了。

还有两名在场的侍卫,恰好都被张士远在后来的搏战中杀死了,因此,事情就被盖了下来。

不过,武媚儿私召民女入宫也是触犯禁例的,尤其是事情闹得很大,杀了好几个人,她必须要接受处分。

皇帝是很喜欢武媚儿的,但是宫中很多的宫妃们却不肯放松她,皇后已薨,昭阳正宫乏人,大家都有争取。

武媚儿以才能与得宠的情形看,本来是很有希望补进这个遗缺的,武媚儿本人也何尝不如此想。

她不肯跟张士远走,情愿在深宫中伴着一个老头子度寂寞的岁月,目的也是在爬上这个母仪天下的位子。

出了这件事,那些嫔妃们少不得大做文章,连她们的父兄也都趁机加入,吵着要将武媚儿置于死地。

武媚儿在宫中得宠时树敌太多,这时就显得很孤单,但幸亏公主进宫出头替她缓颊,说她虽然有过,但毕竟年事太轻,何况伴驾半载,不无微劳,请从轻发落!

她是受了夫婿秦怀玉的嘱咐进宫来为武媚儿请命的,皇帝很喜欢这个女儿,而她的夫家秦氏一族也非常有势力,她出了头,才没人敢坚持了。

武媚儿被贬黜到白马寺去礼佛思过,这也是公主建议的,她虽然为武媚儿请命,却也认为她不适合再留在宫中。

大家都很奇怪,公主原来是很讨厌武媚儿的,不知为何这一次竟会替她出头说好话。

像武媚儿犯的这种罪,重则处死,轻则贬入长门冷宫,放到白马寺去,那反而是放生了。

白马寺是初建时的寺庙,却是在宫外,门庭不禁,可以跟家人来往,比一般宫妃还愉快呢!

武媚儿倒是很高兴接受这个处分,她可以和张士远时常相见了,虽然在宫中失了势,但失了桑榆,收之东隅,未尝不是件好事。

只是,她到了白马寺足足两个月,始终不见人影,她忍不住暗中怨恨张士远薄幸,找人一打听,才知道张士远已经回到海外扶余去了。

她既没流泪,也没有失望,尤其这一天,司礼监吴相根小太监给她送了张字条来,她忍不住笑了。

皇帝又准备来看她,她的魅力未灭。

因此,她相信,终有一天,她还是会回到未央宫去的,也终有一天,她能再见到张士远的。在她手上的男人,她从不怕他们跑掉。

白马寺是新建的官庙,相传太宗世民皇帝为秦王世子时,领兵征讨三十六处叛王,有一次为敌所困,多亏是胯下的那头战马神骏,力驮世民皇帝突围,才保住了皇帝的一条命,而那头白马却因身中数箭,流血过多而死。

唐朝大局已定,世宗皇帝也即位登基,思念那头白马的救驾之功,下旨建立此寺,塑了那头白马金身,供奉在寺中,早晚受香火供奉,而寺也以白马为名。

皇帝虔信佛教,曾遣三藏玄奘法师赴西取经,宣扬佛法,故而这所白马寺也成了皇帝及皇室中人经常临幸进香的地方,也等于是一座行宫,建筑宏伟,设置警卫,寻常百姓及—般的官宦人家是禁止前往的。

武媚儿为了在宫中失德,被贬在此地清修。

从表面上看,武贵人是失势了,但实际上却与被贬入冷宫不同。打入长门宫,皇帝绝足不往,在白马寺,一年中还是有几次见得到皇帝的。

何况武媚儿到了白马寺后,皇帝来的次数更多了,一月中总有这么一两次的,武媚儿的贵人封号并没有取消,她的家人所居的要职也没有受到罢黜,这说明了武媚儿并没有受到冷落,但究竟不能与从前相比了。

武媚儿是个十分年轻的女人,情怀已开,一个老人本已无法满足她的需求,何况是每月才得一两次呢!

刚开始半年,她还安份,因为她还想过一段时间,重新回到宫里去,但是过了半年,仍然没有消息,她就知道希望不太大了。

尤其是她向皇帝提出请求后,皇帝总是支吾其词地敷衍她,实在被她逼急了,才告诉她实话说,不太有可能了,因为她在宫中的表现太厉害,宫里的那些妃子们都很怕她,极力反对她回去。

这些妃子的力量固然不足以阻止她回到宫里,可是她们的父兄或家人却都是开国元勋或当权大臣,那些妃子们发动家人的力量来反对,皇帝也不能不赏面了。

皇帝无可奈何地道:“媚娘!朕是很想把你接回去的,无奈你在宫中树敌太多,每个人都几乎反对你回去,朕也没办法,好在你在这儿也不受委屈,只要朕在一天,就会照顾你一天的!”

武媚儿咬咬牙,她需要的不是皇帝的照顾,她要的是权势,在白马寺中,是无法取得权势的。

还有一件事更使她烦心,皇帝在世时,固然能照顾她,但是皇帝已是个老人,能照顾她多久呢?

皇帝也明白她的心事,轻叹一声道:“朕已是风烛残年了,能照顾你的日子不会太久,所以朕也不想把你弄进宫去,那个地方,进去不容易,出来却更难。你的年纪还轻,还有一大截的日子要活呢,在这里,朕一旦撒手之后,你还可以放出去,进了宫里,你就一辈子被关在里面了。君子爱人以德,朕不要你进去,是为了你好!”

话的确是一番好话,只是武媚儿听不进去。

她发誓要重回未央宫去的,不是为了享受,而是为了权势,她要成为未央宫中的主宰,这个目的不达到,她是不甘心退出的。

但她也明白,在这个老儿身上是没什么可图的了,重回未央宫,希望不能在这个老头身上,多加点劲,她是不难磨着皇帝把她接回宫中的,但真的如此回去了,风光不过两三年,老头儿一倒下来,大权就要为一批新的权贵所接替,而她拘于名份,不可能再有什么作为了。

她必须把眼光放远一点,在新的权力圈子里抓住一个人,那个人自然就是未来的皇帝了。

太子已经册立多年,世民皇帝鉴于玄武门之变的教训,也免得手足相残的故事重在自己的家中发生,老早就作了安排。一面叫太子勤习政务,树立声望,一面也将军政大权分散开来,交给一些自己信得过的忠贞大臣掌握,圣上预颁遗诏,分给每一个大臣,指定他们必须辅弼太子。

而最重要的一个措施,就是对其余几个儿子,不让他们掌权,使他们没有争夺的本钱。

皇帝的话启发了武媚儿的灵智,所以她表面上在曲尽欢颜应付皇帝时,心中已在盘算着,如何张开网来捕捉太子了。

太子不常到白马寺来进香。虽然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皇帝对他的要求很严,规定了他一大堆的功课,除了随朝学习政事外,还派了几位元老大臣,辅助他在文武两途上进修,因为皇帝交给他的将是一个空前的大帝国。

贞观帝国之盛,前无古人,连汉武盛纪都无法比拟,汉武帝时,虽数度遣军远征西域,却未能把匈奴真正地屈服,只要中原一松懈,他们立刻又滋扰边境,防不胜防。

但李世民却将他们完全地征服了,四夷尊大唐为天朝大国,尊世民皇帝为“天可汗”,每岁朝贡,长安设有文馆,各地务邦使节都派了人在长安,学习天朝文字以及一切典章制度、文明,如此盛大的帝业,是值得李世民自骄的,他一定要扶植一个靠得住的接班人。

太子很忙,忙于学习一切,没有出来游乐,即使到白马寺进香,也都是军骑扈从一大堆,还要由两三位大臣随着伴驾,没有单独接触的机会!

倒是其他几位王子比较有空,没事常到白马寺来胡调一番,武媚儿也打起精神应酬他们,一则为了排遣寂寞,再则也是有用意的,她要使自己的艳名传出去,好把太子吸引了来,因为她打听清楚了。

太子很难跟其他人接触,只有手足兄弟去看他时,才可以相互聊聊家常,这是皇帝特许的,而且十分鼓励。

皇帝也是鉴于自己手足相残,完全是平时亲情疏淡之缘故,而盼望自己的儿子们接近。

只有在聊家常时,皇帝才特准不让人陪侍,让他们海阔天空,毫无拘束地聊天。据悉,太子很重视很喜欢这种聚会,三两天总是着人去找他们来聚一聚,这是他枯燥生活中唯一的娱乐了。

武媚儿辗转地知道这个消息后,就留上心了。

所以她先在诸王间展开狐媚手段,把那些王子们个个弄得失魂落魄,其中魏王李泰跟她最为亲近。

而李泰人既聪明,又解温柔,她就在魏王身上下功夫,亲热之余她就絮絮地询问各王子的事,问得最多的自然是太子。

李泰不是个笨人,笑着道:“媚儿,我知道你是为将来打算,想吊上我大哥,我劝你少费心思了。承干大哥虽是已定的储君,却是个木头人,不解风情,尤其是被一些老古板教着,说什么女色是祸国之道,他娶的老婆姿色平平,东宫府中也没有一个出色的女人,他本人更是个道貌君子,不会看上你的!”

武媚儿被当面拆穿了心事,不免有点着恼,不过她跟魏王戏谑已惯,说话没什么顾忌,干脆把话敞开来道:“不错,我是有这个打算,人往高处爬,这也无可厚非,我不信你哥哥真是个木头人,他只是没机会接近真正的女人而已,你若是能为我安排一下,让他跟我单独见次面,我保证可以把他迷得七晕八素的!”

李泰叹了口气道:“你若真有这个本事,我倒是可以帮忙,不过我没有这个胆子!”

“为什么?难道你还怕我将来会撇你不成?”

“我倒不怕这。老实说一句,我对女人看得很淡,真要有一天我能把大权抓在手上,不怕没有女人,多一个都无所谓,你能把他吊上了,对我只有好处!”

“你能有什么好处?”

“他是已册立的储君,将来是当然的继任人选,有他一天,我永远没有希望,你能吊上他,我只要密告上一本,父王就能废掉他!”

武媚儿心中一动道:“废掉他,你就有希望吗?”

“当然有希望了,我已经在暗中纠合了一批大臣,正在找他的错处,只要逮到机会,我自然有办法整倒他,然后宫里宫外都有人帮我说话,在老头子面前,我也尽量在争取他的好感,真要废了老大,继任者非我莫属!”

武媚儿娇笑道:“原来像是个有心人,早就在作安排了,真看不出来你,平时里一派老实的样子,心眼儿多得很!”

李泰哈哈大笑道:“彼此!彼此!媚儿,你也不是个老实的,我知道你不甘雌伏,耐心点,只要我坐上了龙椅,绝不会让你在外面的,只有请你帮忙……”

“我能帮什么忙?那种易储大计,老头子不会听我的!”

“不是指这方面的帮忙,老头子最忌讳这个,不让任何人谈论这个问题,我只是拜托你,别去惹我大哥!”

“你担心什么?他是个木头人,不解风情的!”

“在你这个摩登迦魔女之前,除了西天佛祖,谁都逃不过你的迷魂大阵,我却不想大哥毁在你手上!”

“殿下这话叫人难懂!”

李泰笑道:“没什么难懂的,第一、他迟早必倒,你犯不着在他身上浪费精神,第二、我准备的时机尚未成熟,我不想叫你这个时候倒下去!”

“太子上我这儿来几趟,就会造成他被废吗?”

“大有可能,希望他倒下去的人不止我一个,只要他多往这儿跑几次,一定有人告他的状,老头子最恨有人剪他的边,更别说是自己的儿子,还不暴跳如雷!”

话说得实在难听,武媚儿狠狠的伸指一戳他的额角道:“那么你上这儿来,不怕他砍了你脑袋吗!”

李泰哈哈笑道:“我没关系,没人会去告我的状,因为我没那么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被贬入寺思易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禁宫情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