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情劫》

第 七 章 白马寺中斗无忌

作者:司马紫烟

长孙无忌装模做样地在佛前上过了香,然后对住持说要请见一下武贵人,他是国舅的身份,爵列国公,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住持把他们带到了媚儿的住院前,着人去通报后,长孙无忌道:“老夫与贵人有些机密事要谈,主持可以请便了。”

照规定,武媚儿在接见客人时,主持是必须在旁作陪的,可是这个规定从没有认真执行过。

那些王子们来找武媚儿幽会时,就把他赶开了,惧于势力,他也不敢提出抗议,长孙无忌的势力更高于诸王,主持自己识相退走了。

武媚儿很客气,亲自出迎,把他们接了进去,到大堂上坐下后,长孙无忌环顾左右道:“贵人此地没有别的人了吗?”

武媚儿笑道:“妾身是到此地待罪的,还会有什么人呢?国公这一问实在令人费解!”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道:“今天早上有人潜入老夫的住所,留了一封警告信,还杀了老夫四名侍卫!”

武媚儿笑笑道:“那一定是国公树的敌人太多了,国公应该多加小心些,更应该为国珍重,因为国公不但是当世虎将,更是未来宰辅,朝廷大政,要靠您大力维持呢!若是因为些小不忍,丢了性命,那可是国家的损失!”

她的话中一半讥嘲,一半威胁。

长孙无忌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他身边的魏子安连忙向他连示眼色,然后道:“国公就是为了昨夜的事,来向贵人问计的!”

“魏总管,有你这样一位足智多谋的能人辅佐国公,怎么会问计于我呢?而且国公是最看不起女人的,更不可能问计于妇人,你别开玩笑了!

长孙无忌更为生气了,然而魏子安不断地向他示意,他才勉强地按捺了下来,魏子安笑笑道:“贵人,昨夜的事大家都明白,国公也领教过你的厉害了,以前是不知道贵人的高明,才致多有得罪,今后自当互相协助……”

武媚儿听他把话说开了,倒也干脆,笑笑道:“国公能明白就好,我对国公是十分敬仰的,不仅佩服国公的行事魄力,也佩服国公的眼光,只是国公弄错了对象,不该找到我头上,我是十分支持国公的,国公该去找魏王才对,他才是国公的最大阻碍!”

长孙无忌一震道:“昨夜到老夫家中是他的人?”

武媚儿道:“不是,魏王邸中若有如此高明身手的剑客,国公今天不会安然坐在此地了,魏王对国公的猜忌颇深,能够得到国公的首级,是他最乐为的事!”

长孙无忌哼一声道:“那小畜生,谅他也不敢!”

武媚儿一笑道:“国公别说这种话,他只是不能而已,却不是不敢,如果有人能帮他这个忙,再大的代价,他也不惜付出的!”

“武媚儿,你可是在威肋老夫?”

“妾身不敢,只是提醒国公一声,势力并不可恃,还是以人和为上,不管国公势可通天,只要一个刺客,流血五步,就什么都没有了!”

“昨夜只是老夫一时不慎而已,今后老夫加强戒备,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国公坚信自己的防卫,妾身就没话说了,不过刺客之来,是无影无踪,防不胜防的,事前绝不会提出警告,一年有三百六十五日,一日有十二个时辰,刺客有的是等待的时间,国公却敢说永无疏忽之时吗?这种事可不能尝试的,因为没有第二次机会的!”

说完她又一笑道:“我说得不太对,国公只有一条命,刺客却不止一人,一个失败了,还有第二个人,只要刺客有心,契而不舍,总有一人会成功的!”

语中威肋的成分更大,长孙无忌不禁为之悚然,他也知道武媚儿的话不是空言恫哧,而是真有几分把握的。

再说国公府中,防备不够严,昨夜刺客能不动声色地进来,足见来人身手之高,再加倍防范,是否一定能防得住呢,这是谁也不敢担保的!

魏子安忙陪笑道:“贵人,国公对你的手段是十分佩服的,今天纯为修好而来!”

“那只是你的意思,国公却不像有和平之意!”

长孙无忌道:“老夫这一生从未向人低头过!”

武媚儿笑道:“好!这才是虎将本色,沙场英雄是宁可断头不低头的!”

长孙无忌傲然道:“不错,老无不惧一死,但这大好头颅,看谁能砍了去!”

武媚儿尖刻地笑道:“昨夜的刺客如果不取国公之须而摘国公之头,国公今天就发不出此等豪语了!”

长孙无忌怒道:“武媚儿,你承认昨夜的刺客是你派去的了?”

武媚儿道:“国公不是明知故问吗,我从来也没否认过,不过这事只是在此地讲,出了这个门,可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所以国公也不必以此为要胁!”

魏子安笑道:“国公与贵人都在动意气了,相信你们二位都不是真心要杀死谁!”

武媚儿道:“不!国公是存心要杀我,所以路上伏袭不成,晚上又遣了四名刺客前来,倒是我,的确没有对付国公之意,否则今天国公府一定十分热闹了!”

魏子安努力按住拔剑慾起的长孙无忌道:“国公为了慎重,因为贵人知道的事情多了,现在知道贵人也是慎重的人,而且有足够保持秘密的本事,自然又作别论了,贵人以为然否?”

武媚儿道:“我本来就是这个意思,将来国公的大业在庙堂之上,我则志在宫中,两者并不冲突,国公何必一定要容不下我呢?”

魏子安笑道:“国公今日之来,也是要说明这件事,将来一定会全力支持贵人达到目的,虽说贵人博艺多才,但能有国公一力支持,事情也会顺利得多!”

武媚儿道:“这一点我绝对同意,否则昨夜我就不会仅仅寄上一函了事了!”

气氛又缓和了下来,不是那么剑拔弩张了。

魏子安道:“话都说明了,贵人是否应该把昨夜遣去的人也作个交代呢?国公不想难为他,而是想重金礼聘他到府中去作客!”

武媚儿道:“魏先生,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长孙无忌道:“老夫一定要知道他是哪个府中的,老夫不能长日在威肋中,老夫也不要知道他的姓名,更不要你交出这个人,但必须知道他的背景,如果是合得来的,老夫刻意交识,如果谈不拢,老夫也知所防范,这是对我们大家都好的事,你没有理由拒绝的!”

魏子安也道:“贵人,国公已经答应全力支持你了,你也该帮他一个忙,假如那个寄柬的人,又为国公的对头所用,那对国公是很危险的事,合作在于互利,如果对国公不利,国公宁冒断头之险,也不敢合作下去了!”

武媚儿想了一下道:“那人不属于哪一个府第,是我昔年的一个故人,国公也不必防备他,他不可能为哪一府所用的,除非危害到我的安全,否则他是不会去找国公的麻烦。我这么一说,国公满意了?”

长孙无忌道:“湖海中人还有如此高手?老夫不信!”

武媚儿道:“那是国公的偏见,事实上所有的高手,几乎全来自湖海!”

“这个老夫知道。老夫门下就有一大批湖海豪杰,而且各大宅第,也都在罗致奇技异能之士,除了护国公李府和翼国公秦府两家,老夫不能比之外,没有一家再强过老夫的了。此外,老夫不信再有遗漏的好手了!”

“国公的想法太笼统了!”

长孙无忌道:“这个老夫可不承认,人生在世,无非名利二字,这些江湖人学了武功,一定不甘寂寞,想晋身到公侯门下为用,断然不甘自甘埋没的!”

武媚儿道:“江湖中也有很多不慕名荣利的高士!”

“哈!老夫不否认有那种隐名高人,但这样的人也不会为你武媚儿来卖命。你不说也没关系,他昨夜为你所做的是可能送命的事,若不是为了利,就是为了交情,老夫只要把你的关系清理一下,不难找出那个人来,而且老夫已经有了腹底,那家伙很可能就是年前在比武时,为辅公府出头的那个小伙子,只有他有这个本事!”

究竟是老狐狸,一下子就猜着了,只是他的消息还不够精确,不知道张士远的真正身份。

但武媚儿却急了道:“你胡说,绝不会是他!”

长孙无忌大笑道:“武媚儿,你太嫩了,如果你不发急,老夫倒不敢说一定是他,但你这一情急否认,老夫倒反而能确定了!”

武媚儿慢慢也镇定了下来,暗悔自己太沉不住气,张士远早已不在护国公府了,他也无法去找人的。

因此冷笑一声道:“你敢去要人吗?”

长孙无忌笑道:“老夫不敢去要人,因为没证据,但是老夫会知会护国公一声,叫他看好那个人,不得再来找老夫的麻烦,护国公这点面子还会赏的!”

武媚儿冷笑不语,长孙无忌目视魏子安道:“子安,要知道的事情已知道了,你可以动手了!”

魏子安拔出了长剑。

武媚儿大惊道:“你们想干吗?”

魏子安笑道:“贵人,国公认为你知道的事太多,活着对很多人都不好,所以希望你能安息!”

武媚儿退后两步道:“你们太胆大妄为了,居然敢在此地公然杀人!”

长孙无忌冷笑道:“不错!老夫就在此地杀你,而且事后老夫对外自有解释。武媚儿,老夫今日自己上门,就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除去你!”

魏子安拔剑追了上去,武媚儿失惊倒地,魏子安举剑下刺,斜里劈出一道青虹,不但把魏子安的剑架开了,而且还把他推后两步。

那是个中年美妇,长孙无忌一见那美妇人后,大惊失色,讶然出声道:“夫人!怎么会是你?”

这美妇人正是张士远的姑姑,护国公李靖的夫人张出尘,也是长安市上,第一位贵妇人。

他们两夫妇是皇帝的密友,连李世民见了他们,都要客气地从龙座起立,不敢受他们的大礼。

长孙无忌纵然势大,可是也不敢逞强了,躬身道:“小弟不知夫人在此,多有失礼,尚乞恕罪!”

张出尘含笑还礼道:“长孙兄,近来很得意呀!”

长孙无忌神气颇为沮丧地道:“小弟不过是穷忙!”

长孙无忌知道在张出尘面前不可以找马虎眼儿,这位夫人出奇的精明,对朝廷大事多半参予,李靖的事业,她有一半的份,即使大唐的天下,也有一半是她定下的。

因此只有陪笑道:“事关朝廷万年基业,小弟不能不慎重,太子身有暗疾,且又过份迂固,不解考事,易储乃必然之势,而诸王竞之者纷纷,俱非人君之选,只有晋王殿下,为孝有为,是最合适的人选,小弟私下曾与葯师兄商讨过,他也颇为赞同小弟的看法!”

“不错,葯师跟我谈过,我们认为你择人很对!”

长孙无忌兴奋地道:“如此说来,贤伉俪是支持小弟的作为了?”

张出尘笑道:“我们认为你提出的人选不错,却不是支持,这种事该由圣上自己决定的,人臣不可以自主。”

“是!是!小弟也只是从旁加以鼓吹而已,最后还是要圣驾作决定的!”

“希望你记住这句话,别太卖力了,一切以圣栽为主,圣上决定晋王,我们只是不反对而已,但圣上如果决定了别人,我们也是全力支持的!”

长孙无忌道:“小弟支持晋王,乃为天下计,并不是为了私人,这一点嫂夫人应可相信的!”

张出尘冷笑道:“其实方今天下大定,政通人和,天子之位,并不需要特出的英才来负担,外事有武臣负责抗侮御边,内政有文臣人分担教抚民,皇帝不过总其成而已,谁都可以担任的!”

长孙无忌忙道:“夫人说得是,但有些人刚愎自用,不大肯听别的人谏告,小弟担心他们上台后,会一意孤行,弄得天下大乱,晋王殿下别无所长,就是虚心!”

“这么说他是肯听长孙兄的话了?”

“倒也不是完全如此,他肯讲理,小弟合理的建议,他才会接受!”

张出尘一笑道:“苟能如此,尚不失为佳子弟。长孙兄,我们夫妇对由准继禅都没意见,因此也不会参与!”

长孙无忌忙道:“是的,贤伉俪乃国之干城,朝廷柱石,无论是谁继了大统,都是十分敬重的,但兄弟却没有贤伉俪这等地位,有几个王子根本没把我这个舅舅放在眼中,假如他们一旦得势,弟兄一生辛苦,晚景就十分凄凉了,只有晋王殿下对兄弟还颇知敬重,为未来设计,兄弟为晋王出点力,也是人情之常吧!”

这老头儿很聪明,他知道无法在张出尘面前打过门,干脆说老实话了。

张出尘倒是无法再说他什么,笑笑道:“长孙兄只要一切都不越常轨,那是谁都无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白马寺中斗无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禁宫情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