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情劫》

第 八 章 施展手段勾晋王

作者:司马紫烟

晋王叹了口气,长孙无忌常在他耳畔数说武媚儿的种种不是之处,阻止他跟武媚儿来往,他心中也有底子,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而已,现在听武媚儿这样—说,心中才真正地明白了。

对武媚儿的误会是消除了,但是对王怀义却未能释怀,所以他沉吟片刻才道:“媚儿,你对我的一片心,我完全了解,只要我身登大宝,绝不会忘记你,只是你要进两宫,也必须注意一下口碑,别让人说得太难听!”

武媚儿眼眶又红了道:“你又来了,我不是自甘下贱,但我身不由已,最好你能下令叫你的那些宝贝兄弟别上这儿来,你做得到吗?”

“我……实在没这个权力,尤其是老七!”

“这不结了?对了,那个魏王殿下是最狂妄的一个人,他领过兵,手中还有一批禁军,还有几个趋炎附势的国公捧着他,他可是最大的劲敌,你必须小心!”

“那个不怕他,舅舅对付他的,老七有勇而无谋,是个大草包,由着他去胡闹了,舅舅说不必去管他,他闹得越凶,希望越小,我只要在父王身上做功夫,对同胞兄弟,表现得友爱一点就行了,父王鉴于昔年玄武门之变,对手足相残一事,十分痛心……”

“所以说,你不能对兄弟们太过火,我也必须应付他们,你只要明白我的心!”

“我不是不明白,可是这个王怀义,你跟他太接近了,舅舅说了几次,我都不信,今天我可亲眼看见了!”

“你看见什么?他只是到我这儿来,我们又没什么!”

“他只是寺中的管工,这后面根本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武媚儿笑了起来:“你是吃醋!”

“媚儿!我是为你好,将来留着一宫等你去主掌,你可不能给人有话柄!”

(ocr者注:这里缺了一段对话,大意应该是武媚儿说会有人罩着自己,不会被人说闲话。)

“谁?舅舅如果说话,谁都无法为你撇清!”

“这个人绝对吃得住长孙老儿,护国公元配,张出尘夫人,这位女中豪杰朝野同钦,连你的皇帝老子对她的话都不敢含糊,总比长孙老儿的话可信吧!”

“那当然没问题,可是她肯为你说话吗?”

“她应该会出来,因为王怀义是她的门客,是派来保护我的,她派出来的人自是绝对可信!”

“怎么,护国夫人派人来保护你,这是怎么说呢?”

武媚儿自然不能说出是张士远的关系,可是她早有成竹,一笑道:“因为我是她老人家的义女!”

“这……我怎么不知道?”

“很少有人知道,她一直很喜欢我,经过三世子李存孝的推介,收了我做义女,经常叫存孝三哥来看望我!”

李存孝也常来,多半是为了张士远的事,武媚儿恐怕也有人传言到晋王耳中,所以说成这个关系,倒是去除了晋王不少疑惑,他的确听说了武媚儿跟李存孝的一些流言,因此笑道:“原来你还有着这么强的靠山,难怪舅舅要对你猜忌不安了,在朝中,他一共有两个人惹不起,一个是翼国公秦叔宝,一个就是护国公,你怎么不早说呢?”

“护国公夫人收我为干女儿,护国公不知道,他最讨厌这一套,我也不必藉此张扬而自抬身价!”

这倒也是事实,长安很流行收义子女之风,有权势的人,喜欢多收几个义子女来衬托自己的身份,而趋炎附势的人也努力钻营,拜在有力者门下,就这样互结党援。李靖是最反对这一些的,他声言绝不收干儿子。

“可是护国公夫人为什么要派人来保护你呢?难道这儿的警卫还保护不了你?”

武媚儿冷笑一声道:“看来你蒙在鼓里呢,你那个老鬼舅舅已经三度对我下手了,要不是我义母洞穿机奥,我有十条命也送掉了!”

她把长孙无忌前几次加害的经过都说了,只是把张士远的帮助转到张出尘的身上去了。

晋王中得十分震怒地道:“这个老杀才,他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他要一手的控制你,我多少能帮你不完全受他控制,他当然就容不得我!”

“这些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武媚儿叹了口气道:“殿下,早告诉你有用吗?也只是徒增你的烦恼而已,你现在脱离不了他,也不能得罪他,还是必须要忍受他的一切!”

“笑话,我也不是非要靠着他不可,我也不能永远受制在一个老匹夫手中!”

武媚儿娇柔地挽着他的手道:“殿下!现在你还要利用他,不必操之过急,记在心里就好。不过殿下也得作个准备,身登大宝后,第一件事就是培植一股相等的势力,不让他大权独揽!”

晋王一叹道:“培植相等的势力又谈何容易?”

“也不难!我义父的力量就足够抵挡他了!”

“护国公是朝中最有力的人,但他立场公正,从不跟谁去结党,我也拉不拢他!”

武媚儿一笑道:“你真笨,你不需要去拉拢他,等你身登大宝后,他自然会毫无条件支持你的,因为他是忠于王室的,还有个翼国公秦叔宝也是一样,驸马秦怀玉娶了你姐姐,你们的关系更密,到时候你只对这两家多加尊重,就不会受他把持了!”

晋王欣然地道:“你说得对,我本来还在发愁,觉得舅舅管得我太多,一举一动都要受他节制,将来不知要如何摆脱他,听你这一说,我才放心了。媚儿,你懂得真多!”

“我不懂什么,这是义母告诉我的,她身历陈、隋、唐三朝,一直都掌握着举足轻重的力量,懂得比我多,因此我相信她的建议一定是正确的!”

晋王对武媚儿完全去除了疑心,两个人温存了一阵,晋王离去时,王怀义又来进诣,晋王这时对他已客气多了。

可是王怀义将晋王请到一边,两个人经过一阵密谈后,晋王对他竟是十分亲密的样子,拍着他的肩膀,叫着他的名字道:“怀义!孤家想不到你竟如此忠心,媚儿有你照顾着,孤十分放心,将来孤进了未央宫,一定请你进去帮忙,主持宫务!”

王怀义却道:“谢谢殿下,怀义奉主上之命,保护娘娘,自当终身追随娘娘左右!”

晋王又拍拍他的肩膀,十分满意地走了。

武媚儿怔住了,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等晋王走后,她立刻问道:“怀义!你是怎么弄的,使他这么相信你,而还要把你弄进宫去?”

王怀义淡然地道:“也没什么,只是请他检查了一下,证明小的是净过身的而已!”

“什么,你是真的净身了?”

“是的,主公走了之后,小的蒙娘娘经常召见,唯恐有玷娘娘的名誉,故而自己净了身,也幸亏有此一举,否则今天就很难解释得清了!”

“你干吗要如此苦自己呢?我已经说你是护国公夫人派来保护我的了,晋王对护国公夫人的人是十分信任的!”

“是小的不信任自己,娘娘天姿国色,丽质天成,经常与娘娘密室相处,小的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而冒犯娘娘!”

武媚儿心中很感动,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道:“怀义,你又何苦呢?你救过我的命,而我也需要你的保护,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的,我这话不是轻贱自己,而是知道像你这样一个忠义的汉子,富贵荣华,都不足以打动你,唯一可报答你的也只有我这身子!”

王怀义连忙道:“娘娘别这么说,怀义受主上知遇救命之恩,杀身难报……”

“你是说士远?”

“是的,小的身为仇家所隐,全家俱遭杀害,是主上将小的救了出来,除了仇家,报却灭门之仇,又让小的在神龙门中,担任了要职,主上派给小的任务,就是永远保护娘娘,而娘娘志在宫中,小的只有这个办法才能不负所托,娘娘的话,将使小的无地自容了!”

“是士远要你如此做的?”

“那倒没有,是小的自愿的!”

“你也不必如此自苦,有许多别的办法的。”

“是的!小的也想到有别的方法,但是主公临行交代,说他过一段日子可能要到中原来,来了一定会想再见娘娘,小的有这种身份,也便于安排一下!”

武媚儿叹了口气道:“你别叫我娘娘,我还不是!”

“为期也不远了,晋王殿下继统已成定局,而且小的已经问过几个精于望气的术士,他们都说帝气不永,紫微光弱,天下易君,就在不远之日了!”

武媚儿不禁一振道:“这话能作准吗?”

“当然不能绝对作准,但是几个人都这么说,想来总不会差得太多!”

“那咱们得好好计议一下了!”

“没什么可计议的,娘娘在晋王身上下功夫就够了,晋王有长孙无忌替他安排,谅来没多大问题!”

“我倒不是要计议这些,而是计议如何拔掉长孙无忌那个老厌物!”

“那可不能操之过急,目前还用得到他!”

“我当然不是现在对付他,可是大局一定,首先就要除掉他,否则等他的气候一深,就不容易扳倒他了!”

“兹事体大,您该是跟护国公夫人或晋王商量才是!”

“护国公夫人那儿商量不出结果的,他们现在身居高位,犯不着跟我一样去犯罪,晋王是个没主见的人,优柔寡断,他也拿不出魄力来做!”

“娘娘一定要对付他吗?”

“势在必行,我如不对付他,他就会对付我了!”

“护国公夫人已经警告过他了,谅他还不敢!”

“假如我只入宫中,跟他的权力不冲突,他自然不会理会我,但是我并不甘心枯守宫中!”

“娘娘还需要达到什么目的?”

“我也要抓住一点权势!”

“娘娘,权势在外面,你在宫里抓不住什么的!”

“在宫中我要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在外面我也要有一批能够左右大局的力量!”

“那要有人才行的!”

“我自然有人,第一是我家中的人,第二是我姐夫,第三就是你和你的弟兄们,士远把你们交给我,我不能让你们永远没没无闻,一定要使你们出人头地!”

最后一句话使王怀义砰然动心,神龙门下,本来就不是安份的,他们看着张家,也是期望着一个将来。

张士远代虬髯客而主扶余国,但是看情形,他也没有太多的雄心,那些跟着他的人虽然任劳任怨,但心中不无失望之感,武媚儿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他们应该是兴奋的,何况武媚儿又说道:“长孙无忌在你们手中两次受挫,护国公夫人虽然出头承担了,但也说过是你们神龙门弟兄所为,长孙无忌若得了势,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他找不到我们的!”

“他如大权在握,凭大唐的强大实力,找你们并不难,甚至于连士远的扶余国都不安宁,没有一个朝廷,能忍受一股暗中的势力存在的。”

王怀义不禁悚然而惊,本来,他还怀疑武媚儿心胸太窄,太爱记仇,现在听她说明了利害关系,才知道此女何以能得主上的欢心了,她不仅是媚质过人,而且深思远虑,是个真正的理国之才具。

神色转为恭敬地道:“是的!小人眠虑未及此,逊娘娘多矣,这构思方面,还请娘娘多费心!”

武媚儿知道已经把王怀义收得心服了,嫣然一笑,慢慢地说出了她的计划。

这些事情放在她心中很久了,构思已近成熟,张士远留给她的那份名册上,有着神龙门下组织成员的详细资料,能力、特长都注明了,她可以量才为用。

她只作指示,连指挥的工作都交给了王怀义,她也特制了一种令笺,印上了神龙标志,然后以火漆印上神龙令符,这是最高的指令,一纸令笺,指挥着近万的神龙门下,谁都不敢稍有怨恙。

长孙无忌果然不敢再来惹她了,但也只是表面上而已,在暗中,他还无时不在设法防范武媚儿的势力。

他知道武媚儿手下有一批江湖客为助,自然也只有在湖海中去寻求抵制的力量,于是他召进了一批门客,都是高来高去的奇技异能之士,他以为十分放心了,哪知这批人中,竟有一半是神龙门下。

长孙无忌不谓不姦,自然也考虑到可能有神龙门下潜伏进来,但是他自以为有对策了,除了重金厚赂之外,更以前程为诱,但是他的部下太多,不能够给人很高的地位,比之武媚儿给的差得太多,何况他还不了解神龙门下忠贞的程度以及门规之严苛,任何人都不敢稍存异心的。

大事终于发生了,东宫太子癫症之疾发作,这次一发很厉害,昏迷了两天,醒来后转入疯狂,拿着剑胡乱杀人,已经伤了几名近卫,大家只得将他绑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施展手段勾晋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禁宫情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