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01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是一个初春的上午,暖风乍解冻,天还是有点寒意。上清宫的真武大殿外,来了五个衣着不凡的游客,本来上清宫不同于一般流俗寺观,是不接待游客参观的。

可是有些不知情的人,依然为了上清宫宏伟建筑所吸引,糊里糊涂地闯了来,这些人多半是不解武学的文土墨客,武当为了恪守出家人的本份,依然很客气地予以接待。

不过有两个特点:第一是不接受香火布施,因为武当本身有产业;第二点可很特别,登山的人不准佩剑。

那是武当开山鼻祖张三丰立下的规矩,登观的通路只有一条。半途设有剑池,解剑亭,解剑石……派有专人司守。无论是谁,到了那儿一定要解下佩剑,交给他们代为保管,下山时发还。

这类规定虽不太近情理,却很少出过差错。

因为知情的武林人土、震于武当的盛名,自动地遵规解剑,不知情的人,很少有佩剑的。

可是今天登门的五个人却很特别。

尤其是领头的一个锦装青年男子,腰间赫然挂着一柄长剑,剑鞘上缀着宝石,剑柄上镶着明珠,形式古雅,是一口很珍贵的名剑。

这青年的外貌俊逸,气度雍容,一头长发用金箍束了起来、玉带围腰,华眼烨然,一派大家公子的模样。

另外的四个人三男一女,俱在中年,衣着虽丽,却比那年轻人差多了,明眼人可以看出是随从之流的人物。

正殿的司香值日弟子青云不过才二十五、六年纪,却是武当第二代高手,也是武当掌门司教一心道长的首徒,更是内定的掌门继承人,心性怡淡,涵养颇深,虽然对这件事不满意,却并没有流露出来。

以为这一定是下面司值的弟子疏神,未曾注意到这一点。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几次,所以他还是很客气地上前打了一个稽首含笑地问道:“公子光临敝观不知有何指教?”

那年轻人轻轻一笑道:“在下南宫少雄,禀承父命、出外游历以广见闻,久闻武当山上有真武帝君的手泽墨宝,特地前来瞻仰。”

青云不觉微微一怔,淡淡地笑道:“公子恐怕弄错了!真武手迹是在茅山的上清宫,与敝观观名虽同,相隔却千里之遥。

那个叫南宫少雄的青年哦了一声才道:“那倒是在下冒失了、在下只知道上清宫中藏着真武手注道德经解,却不知上清宫竟有两处。”’青云微微一笑道:“天下道观以上清宫为名者,不下数百处,公子若以此三字为据、恐怕要费上几年功夫,才能—一寻遍呢!”

南宫少雄点点头道:“在下幸得道长指点,下次不会跑冤枉路了,此行也不称算毫无所获,贵观规模宏大,想来也是胜迹之一,不知可否容在下瞻仰一番。”

青云见他对武当全无所知,认定他不是武林中人,乃笑笑道:“天下寺观之间.永为十万信士而开,公子赐顾敝观,小道理应前驱向导,只有一事要求公子……”

南宫少雄笑道:“道长可是需要在下一表心意?纪五!取黄金五十两,作为香资。”

他身后的中年人之一立刻从抽中掏出五锭元宝,放在神像前供桌上。

青云不禁又是一愕,深惊这青年出手之豪,黄金虽不是动他的心,可是五十两黄金却足够盖一间大殿而有余,因之转而对这青年的身份起了怀疑……南宫少雄见他没有反应,笑笑问道:“道长可是嫌太菲薄了一点?”

青云连忙摇手道:“公子误会了,敝观寺产粗堪自足,向例不受香资,对公子慷慨盛情,敝观只有心领了,黄金敬仰,小道对公子要求之事,乃是请公子将佩剑除下。”

南宫少雄忽而哈哈大笑道:“道长的眼光太精了,此剑乃寒家祖传之物,千金不易,价值连城……”

青云见他误会了。便解释道:“公子弄错了,小道并非想要公子之剑,皆因本观规定,游客不得带剑登山,山下立了解剑石,依例公子在该处就应解下佩剑?……”

南宫少雄微作异状道:“在下登山之际,怎么没有看见。……”

青云微异道:“解剑石,解剑亭,但在半山之处,不但设有专人司守,而且也有横匾书明公子怎会看不见?”

南宫少雄轻轻一笑道:“在下行经半山,确曾见一个泉池,池劳有座山亭,亭畔立了一块石碑,不过碑上的字,却与道长所说不符……而且亭上的匾额题字,也非如道长所言青云惊声道:“那明明是解剑亭与解剑石!”

南宫少雄轻笑道:“不,那上面却只有两个字,剑亭与剑石!”

青云大惊道:“这怎么可能呢?南宫少雄笑吟吟地道:“在下略读过几天诗书,略识之无,这几个字还认得,而且总不会把三个字看成两个字吧!

青云脸色一变,急步向殿旁的巨钟走去,南宫少雄跟在他后面笑着道:“道长答应带领在下参观贵处,怎么还不开始?”青云急急地道:“请公子原谅,贫道此刻有点急事待理。”说着举手推动木槌,向钟上击去,每次两响,连击四次后,大殿中立刻充满了嗡嗡的钟声。

钟声响过之后,殿后转出三、四个年轻人,形色颇为诧异地问青云道:“大师兄!还没有到换值的时候,你把底下的兄弟召上来做什么?青云急道:“有点重要的事情要问问他们。”

那几个道人莫明奇妙,呆呆地望着他,片刻之后,青云的眼光凝注着殿门外,焦急地道:“奇怪!他们怎么还不上来?”南宫少雄忽然一笑道:“原来道长鸣钟是要召唤半山的几位道长上来……”

青云十分焦急地道:“是的!关于解剑亭与解剑石上的题字,贫道要找他们问问清楚,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宫少雄笑笑道:“他们恐怕一时还上不来,在下经过那里时,只见那几位道长挤在亭中呼呼大睡,美梦正甜……”

青云神色一变道:“怎么可能呢?那儿轮值弟子身负重责,不应怠忽职守……”

南宫少雄哈哈大笑道:“也许因为贵观盛名久著,从未发生事故,那几位道长也乐得偷闲了,春眠不觉晓,浮生偷得一梦闲,乃无穷乐事……”

青云脸色又是一变,年青的道人之一立刻道:“大师兄!小弟下去看看。”

青云点点头,那名道人才待动身,青云忽然脸色一沉对另外几个道人沉声命道:“麻烦各位师弟一起去一趟,将那几个人抬回来吧。”

那几个人一惊,青云正色道:“别多问了,快去!”

几个人莫明奇妙地去了,青云这才将脸色转为和缓,朝南宫少雄打了一个稽首,平静地道:“请公子随贫道至后面观光。”

南宫少雄倒不禁一怔,但是神色很平静。微微一笑道:“多谢道长指引,请!”

青云一言不发,默默在前引路,南宫少雄朝身后四人打了一个手势,跟在他后面鱼贯而行。

穿过大殿就是一片空旷的庭院,也是武当弟子每日练剑的地方,青云走到中心,突然止住脚步,回过身来,脸上已推下一片怒色,沉着喉咙道:“公子与敞门有什过节,要开这么大的玩笑?”

南宫少雄哈哈一笑道:“道长真不愧为道家弟子,尤不愧为武当掌门的继承人,修为涵养,果然超异凡俗,处事之镇定,尤是令人钦佩,居然能忍到这时候。”

青云呛然拔出腰下长剑,壮严地道:“大殿乃神圣之地,贫道身为三清弟子,自不能在那里放肆,现在请公子表明身份,说明来意,使贫道便于接待。”

南宫少雄微微一笑道:“在下生不改名、死不改姓、南宫少雄一介书生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身份,至于来意,则更简单,在下素闻武当剑法,独步武林,久享盛名,特别前来见识一下。”

青云愤然道:“武林同行,印证所学,本是一件平常之事,公子为什么要毁却敝门解剑石亭,伤害本门弟子?”

南宫少雄笑道:“在下是来求教剑法的,当然不能空手上山,可是贵派偏偏又不准携剑登山;在下不得不改改贵派的规矩了。”

青云怒道:“所以公子便无礼了。”

南宫少雄道:“道长言重了,不过是由我这几个跟随,制住他们的穴道而已。”

青云朝他身后四人看了一眼,心中戒意顿深。

因为武当派在山下司值的弟子,俱是顶上之选,却被他们轻易制住,连向山上告警的机会都没有,则这四个人的身手必定不凡,跟随已然如此高明,他们的主人更不必说了……只是武林中,剑道高手颇多,就没听说过有姓南宫的这一家,看来这年轻人倒是颇为扎手,沉思有倾,他才亮剑平举,朗声道:“公子所为,实乃武当奇耻大辱,便道身为武当弟子,不能不得罪了!今天只有将公子的剑留下,武当才可以对天下武林同道有所交代。”

南宫少雄微微一晒,回头道:“纪五!你出去向这位道长讨教一下。”

那个中年人答应一声,解下身上的包袱交给旁边的人,跨出四步,站在青云前面。

青云见他只叫一个从人出来,不禁有点生气,声含微怒道:“贫道乃是向公子讨教。”

南宫少雄没有表示,那个叫做纪五的中年人已将目一瞪,鄙夷地道:“么魔小丑,也配向公子叫阵,由我来教训你已经算是客气了,小道士!你出招吧!”

青云见这中年人目中精光突盛,气度亦颇不凡,可就是出口太狂傲,因此也毫不客气地道:“武当门下,从不对空手的敌人出招。”

中年人哈哈一阵狂笑道:“小道土,我不知你剑练得如何,可是在眼光阅历上,你实在还应该好好的下几年功夫。”

语毕单手一扬,在腰际撤出一缕青光,迎风一抖,居然变成一柄形状怪异的长剑,剑身曲折如蛇。

青云看见他手中的兵器,再想到他叫纪五,不禁失声惊呼道:“灵蛇软剑,台端可是千手剑客纪有德……?”

那中年人不耐地道:“打就打了,啰唆些什么!”

长剑一抖,寒光罩体,青云连忙振剑架开,一面施展本门剑法与他相搏,一面心中暗自惊疑。

千手剑客纪有德在武林中地位不低,家传灵蛇剑上别具精招,也算得一方之豪,怎么会给人家当起随从来了?中年人的剑法专走险路,攻招十分毒辣,青云只得采取守势,交手近二十几台,没有回过一招。

南宫少雄冷眼旁观,神情颇为悠闲,剑交二十八合之后,他才以平缓的声音呼道:“纪五!还剩下两招了!”

中年人剑光更紧了,剑尖幻出千点碎影。

青云始终沉着应付,直到第三十招上,他长剑平刺,在对方的重重剑影中透了进去,正是武当剑法中的精着“月辉撵云”。

中年人急忙后退胸前已为剑风划破了分许衣衫。

青云从容收剑,轻声道:“纪大侠得罪了!”

口气十分平和,丝毫不含讥嘲之意,那中年人却满脸通红,愧然对南宫少雄一抱拳道:“属下愧负公子厚望……”

南宫少雄笑着一挥手道:“不怪你!人家是下一代掌门呢,你输在求进心不切,不然也不会叫他这么容易就得手了。”

这时另外三个中年人都有要求出手之意。

南宫少雄笑笑表示拒绝,慢慢地抽出腰下佩剑道:“人家只还手一招,就将纪五败了下来,我要不照样给他一下,今天就夷平了武当山,回去也交不了帐。”

那三人才束手退后了。

青云见南宫少雄手中的长剑在目光中发出耀自精辉,心却走是一柄无双利器,再听见他说要在一招之内击败自己,深信此言大为可能,连忙凝神蓄势待敌。

南宫少雄潇洒地一笑道:“道长不必紧张,在下手中这柄剑斩金削戟,在下却不愿仗着锋利欺人,少时出手,在下只以剑叶相对。”

青云庄然道:“公子神器虽利,贫道之剑也是精钢所铸,虽然不如公子宝剑之坚,想来也不至于一击即断,公子还是请任意施为吧。”

南宫少雄傲然地道:“用不着!剑道不在器利,在下所以要使用剑叶,就是要在决斗求其公平,而且在下只发一招,一击不中,我们五人任贵派如何处置。”

青云不再答话,双目累往对方,心中在默思对付之策。

这时广场周围,已经站满了许多道人,全是武当的弟子。而且武当掌门司教一心道人,也在几个老年道人的簇拥下观看。

因为他们的战局即将展开,所以没有前来打扰。

南宫少雄脸上带着从容的笑意,轻唱道:“道长注意!”剑随声出,当脑刺出一剑。

青云稳立不动,直等剑光离身尺许,他才平剑朝上撩去,谁知南宫少雄的剑势忽地改变了,跟着他的上撩的方向将剑一举,随即收剑入鞘。

青云不禁一怔,不明白他何以就此收手了,连忙叫道:“公子何以不继续赐教?”

南宫少雄微笑不语,武当掌门人一心道长,已经走过去沉声喝道:“畜生!还不滚下来。”

青云还待有所言,忽觉胸前微凉,连忙低头一看,不禁大惊失色。

原来他胸前的道袍上,已被人交叉地划了一个十字,各长尺许,只是未曾伤肤及肌而已。

一心道长过来后,神容颇为黯淡,向南宫少雄身后的四人瞟了一眼,缓缓地道:“纪大侠!康大侠!南大侠!卜大侠!

四位别来无样,五年前九华一会,各位倒还是清容依旧。”

青云满脸愧色地退在一旁,听见师父的话后,心中更为吃惊,除了千手剑客纪有德是方才对过手外,万想不到另外三人也是盛名一时的剑术名家。

洛阳莲花剑客康希文,七煞剑南光,天合清蒲剑客卜铮,这些人都是跺脚四海颤的人物。

今天却追随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青公子南宫少雄,来到武当山上生事,真不知是何用心?再者那南宫少雄的剑法也真怪,一招就划破了自己的胸衣,连他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楚……一心道长打过招呼后,那四个人竟然无回答,神情冷漠,如若未闻,一心不禁有点愠色道:“贫道依体问候,四位怎么不理呢?……”

南宫少雄微微一笑道:“掌门人未得在下允许,就问我的随从问题,本身先已失礼,怎能怪得他们不理睬呢?”

一心愕然道。“他们四位会是阁下的随从?”

南宫少雄笑笑道:“纪五!你自己告诉他吧?”

纪有德正色道:“不错!我们四人已经投到主人门中,现在奉命追随公子出来办事,掌门人如有话只管对公子说好了!”

一心面现惊容道:“公子的令尊是那一位高人!”

南宫少雄笑笑道:“家父南宫一雄,世居钱塘,在下南宫少雄,禀承父命,出外游历,同时也领教一下天下剑术绝艺。”

一心惊道:“能得四大剑客追随门下,令尊在剑道上的造诣一定是超凡入圣了。”

南宫少雄微微一笑道:“超凡入圣不敢当的,不过家父对剑术一道略有心得,比起一般欺世盗名之辈,懂得多点而已。”

“贵派以剑传世,方才领教了一下令高足的造诣,觉得贵派剑技似乎与胜名不符,掌门人如果比高足高明得多,在下还想再请教一番,否则就不必费事了。”

一心被他说得满脸通红,可是人家方才表演的那一手实在高明。

他在火候上虽然比青云精深,然而他无法抵挡南宜少雄的那一剑,默然片刻后,他才废然一叹道:“公子的确高明,贫道不想自取其辱。”

青云大为着急,大声道:“师父,您不能认输,他们把解剑石与解剑亭都给毁了。还伤了我们的守值弟子。”

一心脸浮怒色道:“直的吗?如此说来,公子是存心来折辱武当了。”

南宫少雄大笑道:“削石毁匾,是给你们徒负盛名的一点教训……”

一心沉声向后面招呼道:“拿剑来!”

南宫少雄脸色忽转冷峻道:“在下出外之时,家父曾有指命,若是一招无法取胜,便只有绝诛对方,才算不负使命。掌门人若是接不了在下一招,这一场不打也罢,若是接得下一招,最好是有把握将我们五人一起杀死,否则那后果责任,可要掌门人自负。”

一心脸色急变,望见四周弟子们,一个个都现出愤急之客,不禁长叹,将旁边递过的长剑掷在地上道:“一心不能做武当的灭门罪人,只好认输了。”

南宫少雄哈哈大笑,举手一招道:“走吧!这儿没有什么事可做了!”

他身后四个人一言不发,追随扬长而去,当他们的身影在殿外消失时。一心的眼中忍不住滚下涔涔热泪。

青云哭着道:“师父!难这武当的威名就这样砸掉了……”

一心默然摆头,他身旁的几个老道人也神色如灰,年轻的弟子,更有痛哭失声的。

片刻之后,一心忽然一拭泪痕,沉声对青云道:“孩子!跟我来!”

青云莫明奇妙,怔怔地跟在一心身后,在三个老道人的陪同下,一直朝后山行去。

翻过重重院落;直到一个山谷口前,青云诧然道:“师父!这是本门的禁地,您带弟子来做什么?”

一心与那几个老道一言不发,朝青云肃然地跪下来,青云急得也跪了下来,急叫道:“师父!各位师叔!你们这是做什么?”

一心壮严地道:“青云!不许动!请你受我们三拜,武当解剑石能否重立。全在此一举了。”

青云不敢违拗,糊里糊涂地受了三拜,一心肃然起立,将青云身上的道袍一把撕破,又将他的发髻散开了,沉着声音道:“青云!从此刻起,你已经不在是我的弟子,不再是武当的弟子,可是武当的观门永远为你而开……”

青云大感惶惑,急声道:“师父!弟子并未犯大错,你怎么将弟子逐出门墙呢?”

一心长叹一声道:“青云!你从小是个孤儿,我在山下将你抱上山来,费尽心血将你抚养成人,教授你剑法,更将你视为整个武当的继承人,我们谊属师徒,情胜父子,我怎么会舍得将你逐出门墙呢!这是不得已的事,因为整个武当的劫难要靠你来挽救,因此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意思……”

青云摇摇头道:“师父,弟子还是不明白……?”

一心指着谷口道:“青云!你不要着急,听完我的解释后,你就会明白了,你知道此地何以被列为禁地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