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13章

作者:司马紫烟

长谷一夫默思片刻,才叹了一声道:“说起来可太长了,瞎子不妨长话短说吧,听风流剑派原来并不限于仅传盲人,而且在扶桑岛执剑道第一把交椅,所向无敌,当时能与敝派一争上下的有无影流剑派,可是他始终属于敝派听风两大绝招之下,百年前,敝派掌人丸下祖师正值英年,荣称全国第一剑手之誉,又娶得扶桑第一美女为妻,可是十年后再度论剑,丸下祖帅竟然败于无影一字流新起年青剑手兵卫荣一郎之手……”

陈剑征然道:“兵卫荣一郎,那不是……”

长谷一夫苦笑道:“兵卫荣一郎就是此次敝国派来兵卫领班的祖父,而敝派丸下祖师所娶的妻子正是兵卫荣一郎的妹妹,他化名宫间美子下嫁丸下祖师,目地就是刺探敝派的听风两大绝招,透露给她的哥哥……”

陈剑讶然地道:“难道贵派一无所知吗?”

长谷一夫叹道:“那女子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她装做完全不解剑术,与丸下祖师生活了十年,丸下祖师练剑的时候,她也在旁边侍候着,经过十年的揣摩,她终于得了敝派的剑术精招,使敝派屈居于次……”

陈剑呆了半天才道:“听说贵国女子是最尊敬丈夫的……”

长谷一夫叹道:“是的,可是宫间美子是为了她家族的名誉而嫁过来的,她在达到目的后,为了惩罚对自己丈夫的不忠、剖腹自杀了,丸下祖师在愤慨之余,用剑刺瞎了自己的双目,立下誓效,听风流剑派从此只传盲人,以免再受美色之惑。”

瞎子将本门这段不光荣的丑闻公之于大侠之前,就是为了给大侠一个借镜。

陈剑怔怔地道:“可是拙荆与我并无利害之争……”

长谷一大凛然道:“女入心、海底针!瞎子实在不敢相信他们。”

陈剑想了一下才毅然地道:“不!我相信我的妻子,因此我不能发誓,我以为夫妇之间绝不该有秘密。”

长谷一夫的脸上泛起了一层失望之色,默思片刻才轻轻地道:“大侠对尊夫人如此情深,瞎子不好再说什么,可是瞎子已经没有多少时间,无法再去找别人了,只有请大侠答应将这个秘密保守半年。”

陈剑连忙道:“只要半年?”

长谷一夫点点头道:“是的!只要半年,过了半年,大侠即可不受誓言约束。”

陈剑不信道:“半年约束有什么用呢?”

长谷一大诡异地一笑道:“半年之后,大侠恐怕再无余间,那秘密对尊夫人也没有什么用了。”

陈剑开始考虑是否该接受他的条件,长谷一夫却似已猜到他的为难之处,笑了一下道:“这半年中,大侠无须与尊夫人分开,只要遵照瞎子的方法,也不怕尊夫人将秘密探悉。”

陈剑担心就是这件事,一件就是怕与云天凤分开,另一件就是怕云天凤探问,自己无法守得住秘密,听他这一说,问题全解决了,逐然慨然道:“好!我接受你的条件。”

长谷一夫慰然一笑道:“陈大侠慎重起誓!”

陈剑肃容凝神,手擎长剑郎声道:“皇天在上,陈剑对剑立誓,今日与长谷先生相约之事,在半年内若妄告一人,当受乱剑穿心之惩。”

长谷一夫也肃然起立道:“好!瞎子相信陈大侠当非轻易毁誉之人,请大侠受瞎子一拜。”

说完他恭身拜了一拜了,陈剑连忙将他扶住道:“先生不必如此,现情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了好吧……”

话没说完,他的脸色忽的一惊,因为他发现长谷一夫的身子突然变得异常的软,他扶着长谷一夫的胳膊,可以体会到他的颤动,连忙问道:“先生,你怎么了?”

长谷一夫虚弱地推开他的手道:“瞎子的毒葯发作了,刚才说了那么多不相干的话,浪费了许多时间……”

陈剑大惊道:“什么,你中毒了……”

长谷一夫惨然微笑道:“不是中毒,是瞎子自己服下慢性的毒葯,这是保守秘密最好的方法,瞎子受南宫城主知遇之恩,无以为报……”

陈剑更惊道:“南宫一雄跟先生又有什么关系?”

长谷一夫在片刻之间,变为更为颓弱,他额上汗水直滴,脸上肌肉也不住地颤动,软弱地道:“大侠别问这么多,瞎子此刻的生命已危在旦夕,但愿我能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才了,在瞎子说话的时候,请大侠不要打岔……”

两个时辰之后,陈剑带着一脸的泪容,将最后的一把土堆在对面的新坟上,然后用剑砍下一段桑树,植在土坟前面,小心冀冀地刻下几个字,“海外扶桑园听风流剑士长谷一夫之墓”

然后他又以凄惨的声音轻视道:“先生!以一个异国剑士的身份,却为中原武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不知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敬意与感激,但愿我能达到你的愿望,以不负您的牺牲,事成之日,我将把你的英骸归葬故土……万一不能如愿,您在此地也不会寂寞的,凡是中原为正义而献身的英灵都会是您泉下知己……”

在一个深长的叹息后,他作了最后的一瞥。

当他转过桑林,但见云天风象疯一般,拿着长剑在四处乱劈,地下到处都是断枝残叶。

直到看见他之后,她才住了手,飞似地扑过叫道:“剑!你是怎么了?那个瞎子呢?”

陈剑握住她的手,轻轻一叹道:“天凤!别那么说,长谷先生是个很值得尊敬的人?”

云天凤夺回手怒道:“那点值得尊敬!我非要砍他两剑才消得心头之恨!他把我困在这里头,心里又惦记着你,几乎都要急疯了……”

陈剑见他在这等情形之下,犹不忘自己的安全,心中也十分感动,忙拥着她的肩膀道:“天凤!这不怪你会着急的,可是你总不会去记恨一个已死的人吧!”

云天凤一惊道:“什么!你是说他已经死了!”

陈剑惨然点头道:“是的!他死了,身死异乡难为鬼,心存侠义照人间,你应该原谅他……”

云天凤莫名其妙地道:“你在说些什么?你们之间是怎么一回事?”

陈剑沉吟片刻才道:“他早已服下了毒葯,在告诉我几句重要的话后,又传了我几手剑法就死去了!”

云天凤呆呆地望着他道:“他告诉你一些什么话?”

陈剑肃容道:“他说中原武林将有一场空前的巨劫!”

云天凤连忙问道:“什么巨劫?”

陈剑摇摇头道:“不知道!他来不及告诉我详细的情形,因为他那时已危在呼吸之间,只能对我作一回劫运的指示!反正我们总会遇上的……”

云天凤想了一下道:“奇怪!南宫一雄这样说过,南宫玉梅在临走也说过……”

陈剑道:“目前知道详情的,恐怕只他们父女两人,长谷一夫是听南宫一雄说的,可是他来不及告诉我就死了,不过我想南宫父女绝不会胡说……”

云天凤道:“南宫一雄是找不到了,我们应该到宫中去问问南宫玉梅,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也好作个准备!”

陈剑摇摇头道。“目前我们没有空,我们要到一个地方!”

云天凤一眨眼道:“到那里去?去做什么?”

陈剑道:“那地方就在附近,我们必须在那儿潜居半年,将长谷一夫传给我的几手剑法练熟,在异日挽回武林劫运时,这几手到法大有用处!”

云天风不信道:“长谷一夫还有什么高明的剑法?”

陈剑正色道:“天凤!你不要看不起长谷先生,他传我的这几手剑术可说是冠绝古今,奥妙无匹……”

云天凤哼了一声道:“他既能传给你,为什么自己不练好呢?”

陈剑一叹道:“他是个瞎子,这几手剑法却非用眼睛不可,所以他自己无法学成!”

经他这一说,云天凤才有点相信了,想想道:“我能学吗?”

陈剑望了她一眼,见她脸上浮着一层希冀之色,心中暗暗一叹,觉得长谷一夫的顾虑的确是对。

云天风也觉察了他的脸色有异,连忙一笑道:“我不过是随便问问而已,我想长谷一夫一定是不准我学,所以才把我撇开上一边……”

陈剑微叹一声道:“长谷先生的确是不想你学,因为他觉得你太聪明,学起来的进境一定会比我快,他不愿意一个女人比她的丈夫强。”

云天凤笑笑道:“为什么?他怕我会欺负你?”

陈剑点点头,云天风却换了一付诚恳的神态道:“你想我会吗?”

陈剑摇摇头道:“不会的,他不知道我们的感情有多深。”

云天凤慰然笑道:“这就对了,他不明白我,你该知道我!其实他不让我学,恐怕还不是这个意思!”

陈剑微惊道:“他还有什么别的意思?”

云天凤笑道:“他是个东瀛人,据说东洋人最看不起女人,所以他才不愿我强过你。”

陈剑这才放下了心,轻轻一笑道:“你说得也许有道理,不过我决定不理他的话。”

云天凤高兴地道。“那你肯让我一起学了。”

陈剑轻点头道:“自然了。我们是夫妇,夫妇之间,应该以诚相见,不应该藏有任何秘密。”

他究竟是个老实人,说这几句违心话时,脸上都红了。

云天凤只道他是为了违背长谷一夫的吩咐而感到心中不安,连忙宽慰他道:“剑,别理那个臭瞎子的话……”

陈剑一皱眉道:“天凤!你别再那样叫他。”

云天凤一笑道:“好吧!我也叫他一声长谷先生,这位长谷先生心中存有男人第一的成见,所以才不愿我比你强,其实我们夫妇一心,我学会了那几手剑法,对你只有帮助,我一心一意就想你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陈剑不敢再说下去了,一怕自己会再受她深情的感动,而将长谷一夫的话和盘托出,连忙岔开话题道:“我们赶快到那个地方去吧!那是一个隐僻的石洞,就在这桑林外面。”

云天凤一怔道:“就在外面?”

陈剑点头道:“那是南宫一雄本人外,恐怕只有我们知道……”

云天风不禁有点疑道:“是南宫一雄要我们到那儿去的吗?”

陈剑点头道:“不错!因为那地方十分隐僻,绝不会被人发现。”

云天凤仍是不放心道:“南宫一雄不会有其他用心吗?他与我们之间还有过节未了……”

陈剑一笑道:“你太多心了,南宫一族开罪天下武林道别有苦心,这一点我们不久就会明白,至于他要我们躲在那个秘密洞中的意思,长谷先生倒是说过了,他说那场武林劫运马上就要开始,江湖上即将出现一股从未有的邪恶势力,他的剑城中除了少数一、二个人外,其余的早就在那邪恶势力的控制中……”

云天凤点头道:“这倒可以相信的,我们在离开剑城时,那康希文,南光,卜铮等人的态度就十分可疑……”

陈剑点头道:“所以只要那个隐伏的魔头一公开露脸,我们绝对不会逃过他的注意……”

云天凤诧然道:“隐伏的巨头是谁?”

陈剑摇摇头道:“不晓得,我所知道只有这么多,不过南宫一雄认为我们只有躲在那个秘窟中,才不会被人发觉,等我们把剑法练成之后,就不必再怕他们了。”

云天凤想了一下才道:“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我们只好一试了,你认得出路了,我在这儿转了半天,几乎要把所有的树都砍光了,还是闹不出去……”

陈剑一笑道:“你一辈子也砍不光的,这是九宫迷阵,若不得其妙,你会活活困死在里面,现在跟我走吧!”

说着牵了她的手,开始在密集的桑林中穿行,有时还停下来,数数桑树的左右排列,约莫经过半个时辰,他们已转出桑林。

然后踏着高可及腰的荒草,摸索到一座小山之前,登上山峰后,已是月丽中天,星光闪摇的深夜了!

陈剑在峰顶上转了一下,最后认定方向,笔直向一个布满蔓藤的山壁走去,掀开蔓藤后,果然看见一个小洞。

洞很小,必须伏下身子,匍匐爬着进去,他立刻毫不考虑地弯下腰,云天凤把拉住他道:“剑!我还是不放心……”

陈剑轻笑一声道:“我相信南宫一雄不会害人的!不过为了慎重起见,你还是先别进洞,等我去看一下再说。”

说完不待她同意,就向洞中爬去,云天凤本来也想跟着去的,但是走到洞口,她还是停住了。

因为这个洞太窄了。若是在洞中遇到什么危险或袭击,连退出来都不容易,更别说是抵抗应付。

是以她觉得还是留在外面,万一有个风吹草动,策应起来也方便一点。

拨出了长剑,徘徊不过片刻。

陈剑已带着一脸笑意;在洞口伸出头来叫道:“天凤!快进来吧,那里面大得很,一切都准备得很充分,足够我们半年之需,进来吧,把洞口的草掩上,我们便与这个世界整个地隔离了。”

云天凤听他招呼后,逐也弯着腰,先将洞口的藤蔓拖过来,重新将山洞掩盖好,然后进了洞。

开始的三、四丈需要低头匍匐,到了后来,路越来越窄,简直是扁过身子作蛇行了!

云天凤不禁怨道:“你不是说里面大得很吗?我怎么越走越小呢?”

陈剑在前面曲身领路,笑道回答她退:“别急,别急,好景自在后面,包你别有洞天。”

云天风将信将疑地再向前进行一阵,终于通过了狭窄的通道,不但身上一松,眼前也出现了一片无法相信的奇景。

她怎么也无法相信在那片岩壁之后,会有这样一处洞天福地,翠木葱龙,清溪曲绕。比她在武当山后面的那个长恨园美丽多了。

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她对于开辟这一片谷地的人,不禁从内心生出由衷的钦佩。

除了入口一尺岩壁阻掩外,另一边是绝狱深谷,其余的两面都是密密的丛林,排列方法十分奇妙,想来一定是另有一种深奥的阵图布设,所以中间这一片空地与外景可以说是完全隔绝的……

在近水之滨有一幢精制的小木楼,楼前的空场可供练功之用。

步入小楼,底下是起居室,贮藏室与厨房,楼上则是卧室与静修室及书房,书房中准备着琴、棋、书、画、鱼具等,足供住的人在无事时调情情性之用。

云天凤看了一处赞一处,最后才叹道:“太好了,在这里面一辈子不出去,我也愿意的……”

陈剑也微微一笑道:“这里虽是南宫一雄设计的,他自己可是一天都没有呆过,现在可是我们的产业了,将来我倦游江湖之后,就借隐此处,永远厮守不出去了。”

默然片刻后,她才轻轻地问道:“剑,你怎么对江湖上事突然关心起来了?”

陈剑轻轻一叹道:“是的!从前我只想能击败南宫家,重振师门声誉就够了,可是现在我的责任已不是那么简单了!”

云天凤怔了一下道:“这是怎么说呢?”

陈剑道:“这是南宫一雄交给我的任务,他不但交给我一个沉重的任务,而且亦将剑皇的头衔交给我,你不是想成为剑后吗?现在已经是了!”

云天凤更感愕然道:“我?”

陈剑点点头,忽而又转为严肃道:“你现在只能应一个虚衔,必须要等六个月之后,我的剑法真正学成之后,你才可以名止言顺地承当剑后之衔……”

云天凤莫名其妙地道:“就凭长谷一夫传给你的几手剑法吗?”

陈剑连忙道。“不!那剑法实在是南宫一雄的,长谷一夫只应他之请转授给我而已!”

云天凤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陈剑知她还不明白,乃叹道:“南宫一雄与长谷一夫之争,实际上南宫一雄胜了,他只用了一招就将长谷一夫的剑击脱了手,他们在里面那么久,实际上是南宫一雄将剑决说给长谷一夫听,再要他转授给我……”

云天凤诧然道:“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陈剑摇摇头道:“不知道!不过他是个很可敬的人,照我的想法,他这一切的举措都为了掩人耳目的,唯有这样,才可以避免别人对我们的注意,使我们能安心在此练剑。”

云天凤想了一下道:“这也许有道理,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他自己会这些剑法吗?”

陈剑摇头道:“不会,这当然不是他自己不能练。而是他受着一种约束不准练……”

云天凤连忙问道:“什么约束?”

陈剑道:“这个他也没说,长谷一夫也没问,他在比剑失败之后,已服下了预藏的毒葯,他们听风流剑派门下的剑士有个严格的限制,一生不准有一次失败,南宫一雄为了对他有所要求,所以才不杀他,可是长谷一夫却无法原谅自己……”

云天凤默思片刻,才低声道:“奇怪!奇怪!”

陈剑连忙道:“又有什么奇怪的?”

云天凤微笑道:“我在奇怪南宫一雄为什么将剑帝之衔赠给你,而不留给他的儿子……”

陈剑想想才道:“这句若是别人问起来,我定然不肯回答,因为我们是夫妇……”

云天凤赶紧道:“是啊,你告诉我有什么关系呢?”

陈剑低低地道:“南宫少雄不是他的儿子,只有南宫玉梅才是亲生骨肉,可是那几招限于天赋,不适合女子,他只好选中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