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14章

作者:司马紫烟

瞬眼间,六个月过去了。

陈剑的六式剑法都学成了,这六个月对他说来是一段相当艰苦的岁月。

他的内功基础是用武当的心法练气入门的,每天下午后一定要利用一两个时辰在静修室中温习一遍。

他对云天凤说这段时间相当重要。

为了要使那六招剑法发挥得淋漓尽至,他必须在运气上加强不可。

云天风倒是相信他的话,因为事实放在眼前,由于体赋的不同,她再练也没有用,所以在陈剑练气时,她都是避开在一边,做些日常的琐事来打发时间,同时也免得打扰陈剑练功。

可也就是这一段时间,他把静室门闭上之后,还特别地加上反锁。

然后小心翼翼地从一个秘设的壁洞中,捧出一页剑谱,苦心揣摸其中的口诀,模拟上面的图形。

这才是南宫一雄真正要他练的剑法,一套天下无敌的剑法,只有将这套剑法学成,才可以一肩担负起挽回劫运的重任,才可以继承剑皇帝的尊誉,才可使地下的长谷一夫死得瞑目。

在入谷之时,正是春花含笑的佳日,当他们离开时,已是秋风送爽的深秋了,满地碎锦似的花朵都凋谢了,只有畔中几株老菊,正在含苞待放,崖上的两棵丹枫,也把全身染得象女郎醉后的脸颊。

从那个小洞中钻了出来,再把蔓草掩上洞日,对于这楼栖身半载的神仙洞府,二人都不禁有些依依之感。

几经转折,他们又到了西子湖畔,秋光渐老,苍翠的柳条只剩下了一枯枝,荷叶犹惊着枯。

云天风对着那船窗外的雨丝风片,口中直骂着上天恶作剧,陈剑却笑道安慰她道:“你别怨天尤人了,风雨无情、你为什么不从有情处观之呢?古人还有着“留得残荷听再声”的名句呢……”

云天凤撅着嘴道。“雨有什么好听的,滴滴答答,下得人烦死了,满天都是黑云,把月亮都遮住了……”

语未毕,湖上却传来一阵壮凉的歌声,唱的是蒋捷的虞美人一听雨一斯时斯景,倒是别饶韵味。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卢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窗前点滴到天明……

歌声中带着无限的感慨,悠悠间终,这时又听见另一个苍老的喉咙道。“宗大侠,凄风苦雨,已足增人愁怀,再加上你这一阙悲歌,当真是秋风雨愁煞人了……”

陈剑先听歌声已经觉得很熟悉,及至听留那个后来说话的语声后,反倒怔住了,脸上带着极为古怪的神色。

云天凤是十分诧异,连忙问道。“云!你是怎么回事……”

陈剑用手直指,口中仍是说不出话来,云天凤更为奇怪地道:“那唱歌的人我也听出来了,正是那姓宗的老头子,所以他才有那么感慨……”

陈剑讷讷地道:“不……我不是为了宗大侠而吃惊,我听到另外一个人的口音,好像是我师父……”

云天凤也是一惊道:“你的师父?”

云天凤道:“你师傅不是武当的掌门司教一心道长吗?他怎么会到这来了……”

陈剑道:“不晓得,所似我才觉得奇怪。”

云天凤又道:“你会不会听错了,隔得这么远,你又没见到你师父,那里还会记得他的声音?”

陈剑连忙道:“绝不会错,这声音我从小就听惯了,天凤,我们应该回转去看看……”

云天凤连忙拦阻道:“不!就算真是你师父,你已经脱离道藉,没有再见他的必要……”

陈剑轻叹道:“天凤,我虽然已不是三清弟子,可总还是武当门人,掌门人来了,我总该去拜见一下的。”

云天风摇摇头道:“我呢?我不是武当门人,恨天姑姑规定我不得与武当道关接触。”

陈剑诚恳地道:“恨天姑姑并不是恨我武当派,只是为了报复紫虚祖师的薄情而已,现在你已做成了我的妻子,我觉得这段怨恨应该解除了……”

云天凤想了想道:“那他还把你叫回去作道士吗?他会叫你离开我吗?”

陈剑微笑道:“原来你是为这个担心,那真是太孩子气了,道籍一旦除掉再无法恢复的了,所以世上尽有半路出家的人,也有还俗的道士,却从没有还了俗又入道的人……”

“云天凤脸上方松了一下,可还不能十分放心,紧迫着问道:“你不会骗我吗?”

陈剑肯定地点点头笑道:“我绝不骗你,而且你放心好了,除非你不要我,否则再也没人能使我们分开了。”

云天凤深情地望了他一眼,激动地道:“剑!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奈何死别,绝不生离,而且就是死,我也跟你死在一起。”

陈剑也十分感动,握住她的手,默默地温存片刻,才轻轻地问道:“现在我们可以去见师父吧?”

云天凤袖手回来,娇羞地一笑道:“随你便,你是丈夫我是妻子,一切当然是听你的。”

陈剑也笑道:“那你见了我师父之后,可得对他老人家尊敬一点,因为他不仅是我的师父,也是将我养大的恩人……”

云天凤娇笑道:“知道了!我的好丈夫,而且我们能够成为夫妇,也是全靠他的成全,我见了他之后,一定会好好地谢他的,假如他当初不是派你而派一个老头子进来,恪于恨天姑姑的规定,怨也非嫁他不可,这一来我的名字也不叫云天凤了?”

陈剑征道:“这是怎么说?”

云天凤笑一下道:“假如真有那种情况发生,恨天姑姑的长恨平了,我的新恨又开始了。我非叫云天仇不可了。”

陈剑这才知道她是在开玩笑,遂命舟子将船向歌声之处撑去,走了一阵,果然看见了一艘竹蓬的小舟,泊在死荷叶中,透出一点微弱的灯光。

云天凤比较性急,站在船头上就叫道:“姓宗的老头子,是你在船上吗?”

竹蓬一掀,露出宗仪的白头答道:“陈夫人!陈大快可和你在起?”

陈剑赶快道:“晚辈在这里。”

宗仪的声音透着兴奋叫道:“我们那里都找遍了,没想到贤伉俪却在湖上冒雨夜游,当真是雅兴不浅!掌门人!这下老朽可交差了。”

说完遂见两条黑影向他们的大船上飞来。

陈剑认清那后面的一人,正是他的恩师武当掌门人一心道氏,忍不住心中激动,跪了下去,哽咽地道:“师父……”

一心道长伸手将他扶起来,打量了他良久,神情也很激动,良久才道:“好……好孩子!想不到你脱去道装之后会有这么英武……”

云天凤也盈盈下拜道:“小女子云天风拜见道长。”

一心对她倒是很客气,居然还了她一礼道:“不敢当!云姑娘请起来,小徒多承照承周全,贫道感谢不尽。”

陈剑很想把他与云天风结合的过程告诉师父,可是不知如何启齿,呐然半晌才道:“师父……她是……”

一心道长微微一笑道:“你不必说,我全知道了,你们的结合,总算是慰于云晓莹前辈之心,紫虚祖师的在天之灵,也得到了安宁。”

陈剑怔然道:“师父!您怎么知道的?”

一心道长微微一笑道:“我得到宗大侠的传书之后,也听说了你们在剑城中的情形,于是就与宗大侠到“长恨园中”去了一趟。

见到了云老前辈的遗书,一切都明白了。”

云天风征了一怔才对宗仪道:“你也去过了?”

宗仪神色凄然地点点头叹道:“是的!老朽此行也许很冒昧,可是数十载相思苦忆,我为之尽壮怀,只落得苍钟老态。虽然姑娘告诉我她已经死了,我也总想到她的坟上一诉相思之苦……”

云天凤哼了一声道:“你找到她的坟没有?”

宗仪摇摇头道:“没有!一连三座都是云天仇的坟,老朽也不敢断定那一座是她的,幸好那三座距离不远,老朽以一瓣心香,遥对面诉她在地下有灵,相信一定会听见的……”

说着神色凄沧,几至泪下。

云天凤见了有些不忍。忽然轻轻一叹道:“我本来不该告诉你的,可是看你这样痴情,觉得还是告诉你的好,你的那些相思苦诉.除非能传音干里,她才能听得见。

宗仪怔道:“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非她不葬在那里?

云天风点点头道:“不错!她的坟里只埋着一柄断剑与一缕青丝,她的本人还好好的活着。”

宗仪几乎要跳起来,急忙道:“什么!她还活着?她在那里?”

陈剑与一心感到十分惊奇,云天风低声一叹道:“其实她活着跟死了也差不多,你就是见了她也不会再认识了!”

宗仪连忙道:“她就是变成灰,我也会认出她的,陈夫人,请你告诉我在那里吧!”

云天凤低头沉思,似乎在考虑是否应该说出来。

陈剑也帮着请求道:“天凤!你就说出来吧!”

云天凤想了很久才道:“本来她嘱咐我要等她死之后,才准说出她的下落,现在你既然已经到过“长恨园”而知道了内情,这个秘密也就不必守了。你现在对她究意作何想法?”

宗仪黯然道:“我现在总算明白她为什么不能受身于我了,可是我爱她之心,却始终不变,现在长恨园中已无恨,她也应该见我了……”

云天风微微一笑道:“见你又怎样呢?当时相逢各年少,徒留相思奈别离,而今鬓已星星……”

宗仪苦笑道:“夫人说得不错,我们都到了这一把年纪,再也谈不到男女欢爱了,可是我们的心总是年轻的!我们回忆也是年轻的,我只想再见她一面,在记忆中去追求年轻的心。”

云天凤又是一叹道:“年青轻的心是你的,她的心已成不破石井,完全献给青灯欠叶了。”

宗仪呆了一呆才道:“你是说她出家了!”

云天凤道:“不错!她既违背了恨天姑姑之命,又负了你的情,违命负情两不了,当然只有出家了,十五年前断剑绝情,截发示悔,临走时带了一对信鸽,告诉我说什么时候她把鸽子带给我死讯,就叫我找到你,把一切都告诉你,结果我先找到了你,她的死汛仍未接获,足证她尚在人间……”

宗仪想了一下道:“不管怎样,我非找到她不可,陈夫人,请你告诉我吧!”

云天凤又沉思片刻才道:“也好!让你去碰碰运气吧!你只需告诉她我已更名云天凤,也许还能换回她的心,与你白头厮守,不过她可只有光头了……”

宗仪见她语气中含着嘲讽,脸上不禁现出了愠色。

云天凤见了又微哼了一声道:“你别不服气,我在骂她严格地说起来,我杀她都够资格。”

宗仪不敢再硬下去,急得一把拳道:“是的!陈夫人,我也知道是我害了她,但求你大发慈悲,成全我们吧!老朽终身会感激你的。”

云天凤这才回颜一笑道:“仙霞岭上仙霞客,隐情恰麾中隐情人!”

宗仪失声道:“仙霞岭!她在仙霞岭?”

一心微微一笑道:“这倒巧极了,宗大侠不必另行奔走,刚好公私两便,跟我们一起走了。”

陈剑倒不禁一怔道:“师父!您要到仙霞岭去?”

一心点点头道:“不错!七大剑派齐集仙霞岭,我是专程前来找你的,要是今天再找不到,明天一早,我只好单身前往了。”

陈剑惊奇道:“七大剑派齐集仙霞岭?那是为了什么?难道要举行论剑大会吗?”

一心轻叹道:“不仅是论剑,也是为了挽回武林的劫运,过去我们对南宫一雄都误会了。”

陈剑瞪着眼,现出一片茫然的神色。

一心道:“你有半年未履尘世,对目前江湖的现势目是隔绝的很。”

陈剑讶然道:“师父!您怎么知道我们……”

一心道:“我与宗大侠上月接到南宫一雄的传书,约略一些你的情形,据说你在一个隐僻的地方练剑,大概在这几天才可完功,叫我们到这儿来找寻,结果我与宗大侠在湖上等了四天,总算把你给找到了!”

陈剑急于想知道什么是江湖劫运,乃催促道:“师父,您快说是怎么一回事。”

一心叹了一声道。“这场劫运起身二十年前,本来还可以迟几年发动,却因卓少夫在剑城中的一扰,提早在半年前开始了,那时你正开始闭关综剑,可能不知,不过我记得曾经告诉你有关‘纵横七海一蛟龙’之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