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17章

作者:司马紫烟

宗仪又低声道:“南宫一雄留下那三式剑招,不是为了对付自己人用的……”

云天凤冷笑一声道:“谢三变若是也把我们当作自己人,他就不该定下那苛刻的条件。”

宗仪叹了一口气道:“他是为了大局。”

云天凤怒道:“我不是七大剑派中的人,陈剑现在也不能算了,为什么他们的大局必须要侵犯到我们的生活呢?尤其是拆散我们夫妇……你为了一己私情,使自己潦倒成这个样子,为什么反来要求我呢?”

宗仪为之语塞,云天凤却举起手中的长到朝下一落,宣布斗剑开始。

谢初英与谢次英双双恭身献剑,立刻滑步分列左右,轻叱一声,两校剑交错攻上,轻灵矫捷,剑发无声,剑势却又狠又急,速度尤快。

陈剑是定身不动,单剑平指,手法相当沉稳,望去好似平淡无奇,却将两招急攻都化了开去。

围观的人都发出一声惊叹,动手的三人虽只在攻守之间换了一个回合,却已表露了上乘剑法中的无限奥妙。

谢初英与谢次英一招失利,立刻退了两步,竟在等待陈剑还击,谁知陈剑屹立不动,抱剑胸前淡淡地道:“二位请继续踢招!”

谢氏姊妹互望一眼,然后二人不约而同地纵身进招,这一次他们已不象先前那么急速求功了,剑尖逼近陈剑身前四五尺时,即已稳住招式,静待陈剑的反应。

陈剑仍是不动,对那两枚剑视若无睹,谢初英等了片刻见陈剑仍无出招之意,不禁微急道:“陈兄若有高招,便请立即赐教,否则愚姊妹联手剑一发招,连自己也无法控制……”

意思很明显,等于是向他打招呼,你要胜过我们,只有现在是机会!陈剑见她说话时,目中隐有乞求之态,倒是微微一怔,但立刻也明白了,她们姊妹二人也不愿意求胜,因为她们若胜了之后。二人中必须牺牲一人,而且要利用抽签决定,生死全靠运气,她们实在不肯冒这个险……

一方面不愿败,另一方面不愿胜,这实在是一场最矛盾的比剑,可是陈剑却异常作难,迟迟无法出手。

因为四周的旁观者都是剑中高手、他若以平凡的招式进攻,就算二女故意相让,人家也未必会相信。

要是使出他最近所学的那些剑招,剑发必定伤人,那又是他不愿意的,征了半天,他开始有点恨南宫一雄与长谷一夫了,恨他们传给自己这些剑,为什么都是充满了杀机。

这种情形只有云天凤一个人明白,因此她笑了一下道:“二位谢小姐还是请不必客气,继续放手进招吧!拙夫虽得南宫一雄传授几手攻招,那都是用来对抗七绝剑门的,剑出见血,在这种场合下,他是不会用来的。”

谢初英紧皱眉头道:“可是我们必须给陈大侠一个公平的决斗机会。”

云天凤微笑道:“在二位联手进攻之下,拙夫再还手进招,才谈得上公平二字。”

谢初英本来是一腔求败之意,被云天凤这一说,倒是激上火来,冷笑一声道:“如此说来愚妹意思连陈大侠一招都挡不住了。”

云天凤也依然一笑道。“这……我倒不好说了,假如现在有个七绝到门的人在场,二位就可以知道我的话不是故意替拙夫捧场!”

谢初英朝谢次英打了个招呼道:“妹妹!既是陈大侠对我们剑下留情,我们也不必客气了!上!”

“上”字才出口,两支剑都顿然起了变化,恍如一阵风吹过春末的桃林、卷起满天的落花片片。

谢三变号称“落英剑客”他的落花剑法就是以变化称奇,尤其是“落英三变式”更穷极变化,他本身以三变为名,也是据此而来。

可是他两个女儿此刻所使的联手剑法中,岂仅三变而已,简直可以说是千变万变……。

四下之人一起为色动,先前他们听谢三变说得那么严重,心中多少还有些不相信,现在目睹这次神奇的到法变化,相信是相信了,却又不仅禁替云天凤担起心来。

这个年轻的少妇为人虽然狂傲,可是由她剑退崆峒东方未明的成就看来,无疑也是个绝顶高手,更兼机智过人,对付七绝剑门,将是很强的一股力量,即使谢家姊妹能够获胜,牺牲这么一个人才,依然是个大损失。

柳含烟与柳菲菲姑侄二人,对云天凤尤其感激,柳含烟更是焦急,轻轻一扯觉岸上人的衣服道:“上人年高德昭,望能想个万全之策……”

觉岸上人也点点头道:“为了大局起见,老纳一定向谢掌门人央求另谋解决之道陈夫人今世人杰实不能轻易言死……”

其余几个老人,除了谢三变之外,都有着相同的心思,所以大家一面关心战局,一面也向谢三变频频注视,希望他能改变一下决定。

谢三变如同未觉,只是兴奋地道:“这套剑法由寒家秘藏近百年之久,皆因祖上遗训,非至生死关头,绝不准轻易启用,所以才淹没至今,刻下只是由小女姊妹二人使出,要是换为夫妇二人联手配合,还可以增加一半威力……

觉岸上人忍不住道:“老衲虽然目拙,也看出贵派这一套剑法之精华全在阴阳互相配合上,但不知掌门人何以不早与尊夫人练成它……”

谢三变一叹道:“早年无此必要,及至在下于剑城削耳受辱后,才想到启用祖上遗技,可是拙荆早已亡故多年,在下不得已,只好冀望于下一代身上……”

觉岸上人又道。“谢掌门人是否可将办法变通一下,两位令媛剑术具已超凡入化,无论牺牲哪一位,都是孙艳吾方一大损失,至于陈夫人则更可惜了……”

谢三变怔了一怔,尚未表示意见。

云天凤却哼一声道:“上人不必为妾身求情,拙夫还没有落败呢!”

陈剑在两支剑千变万化的夹攻中,应付起来果然十分艰难,可是他一柄长剑,仍将自己保护得风雨不透!只是无法腾出余暇来反攻而已。

谢三变听了觉岸上人的话,心中有点活动,却想不到云天凤自己会出言反对,乃冷笑一声道:“小女们的联手剑式只使到一半,目前陈兄虽尚能就应付,再下去就很难说了!”

云天凤仍倔强地道:“到那时候再说好了,反正一命换一命,黄泉路上我不会太寂寞的!”

谢三变脸色一变道:“陈夫人如此看得开,在下何惜一女……”

觉岸上人见他们口气都僵了,长叹一声,朝柳含烟摇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大家的神色都很凝重,把自己的目光都注向战局,现在他们只望陈剑能战胜了。

战况愈来愈激烈,谢氏姊妹的攻势也愈来愈狠,有几次仅以毫厘之差,就可以刺中陈剑,可是到了危急关头,陈剑总是能躲过去。

谢三变沉不住气,厉声喝道:“初英!次英!你们再敢在手下藏私,我就不承认你们是谢家的女儿……”

言下之意很明白,那几招她们是应胜而没有胜。

云天凤也沉着脸叫道:“陈剑!你真的想换个老婆,就干脆弃剑认输,用不着装出这付样子……”

言下之意也很明白,陈剑一定有着杀手绝招,只是没有施展而已。

这局外两个人针锋相对的言词,果然使战局起了影响,谢家妹妹的剑势一紧,把陈剑逼得连挥到挡招的余地都不易抽出来,眼见得败在俄顷,陈剑却仍然没有回剑反攻的意思。

在旁边的人看来,他似乎也没有这个能力,只有云天凤咬牙一叹,厉声道:“陈剑!今天我算认识你了,你这人只有妇人之仁,不足以成大器,嫁了你这种丈夫,我只好认命了……”

说完之后,横过长剑就朝脖子上抹去,几个人虽然站得很近,谁也来不及去阻止她的行动。

就在剑锋及肤的刹那之际,余里突然射来一道寒光,当的一声,击落她手的长剑,虽然及时救下她一条生命,那剑锋已在她的颈上划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陈剑这时忽地奋然送出一剑,剑前涌出无比的劲气,谢氏姊妹的双剑齐下,各取他的胸前,可是却无能避开他那一剑之势,眼看着剑锋扫处,两个女孩子不免要身手异处,斜里又掠进一条人影,单凭一双空手,将两个女孩子推了出去,同时又巧妙地一托陈剑的手腕,将他那凌厉无比的一招化解开去。

大家都吃了一惊,目注来人,但见那人一身青衣,形相庄严,颔下一络美髯,有流水行云之概。

很多人对这个不速之容不认识,认识的只有陈剑,云天凤与宗仪。

可是陈剑心急云天凤的伤势,抢着过去探视,对来人不作理会,只有宗仪笑了一下道:“老哥!你来得是时候,否则事情将弄得一团糟……”

那人微微一笑道:“老哥哥!你也太糊涂了,兄弟以大事相托,你无论如何也得勉为其难,怎么可以让他们顶真到这个程度,我要是来晚一步,恐怕血溅红颜,三个娇滴滴的好女子都得断送在你手下了……”

宗仪愧然地道:“兄自知无能,不过也不能怪我,错非是你,否则事起仓促,陈夫人那一剑自裁无人能拦,陈老弟那一招杀手更无人能解……”

觉岸上人连忙道:“宗大侠,这位朋友是谁?你怎么不替我们引见一下。”

宗仪笑笑道。“各位应该认识他,名动天下的剑城主人南宫一雄。”

大家一听此人就是南宫一雄,不禁怔住了,尤其是曾经被削耳受辱的四家掌门人,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们上次联手探剑城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南宫一雄本人,只有他的儿子南宫少雄与总管宇文焕接待,结果招来了一场奇耻大辱……

虽然事后接到了由宗仪转至的私函,得知南宫一雄别有用心,然而依然未能释怀。

南宫一雄也看出他们脸上的愤色,乃歉然一笑道:“前次诸位下访,兄弟恰好不在堡中,下人与小儿无知,以致对诸位多有开罪,事后兄弟曾为此……”

徐晓翠冷冷一挥手道:“算了!那是我们技不如人,自取其辱,阁下今日驾临有何见教?”

南宫一雄知道他们余恨未消,乃轻轻一叹道:“兄弟一番用心,已在私函中剖露无遗,端只为辖下不严,又对小儿纵容过甚,才致于引起诸位误会,好在南宫一雄之心,对天可表,宗兄与陈大侠夫妇都可以替兄弟证明。”

这时陈剑忙着安慰云天凤,对他的话未作理会。

宗仪只得接口道:“老友!大家对你都了解了。”

徐晓翠冷笑一声道:“了解归了解,误会两个字却用不上,等七绝剑门事了之后,我们削耳之辱,还会向南宫先生要份公道。”

南宫一雄苦笑一声道:“兄弟也知道这件事不易取得各位谅解,以后自然会有个明白交代,目前仍请各位以大局为重,与兄弟暂时合作。”

大家都不作声了,默然中只有陈剑不住地向云天凤劝慰。

“天凤!你也太傻了!连一会儿都等不及了吗?”

云天风的脸色仍是一片铁青,冷笑道:“我是傻,我要是不傻就不会为你这种人抹脖子自杀了。”

陈剑急得搓手道:“天凤!你不了解我……”

云天风冷笑道:“我太了解你了。”

南宫一雄这才向她微笑道:“陈夫人!你对尊夫的确是了解不够,他之所以迟迟不出手的原因,实在是为了我……这个话目前不便解释,反正以后你会明白的,不过我可以向你提出一个保证,你所嫁的人能够称得上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云天凤冷笑一声道:“这么说来,我对自己丈夫的了解,还不如你来得深刻!”

南宫一雄一笑道:“这句话也许很唐突,却是真正的实情,一个男人的心性作为,有些地方是女人永远无法了解的,这当然是指着一些超特的男人而言,而陈大侠正是一个超特的男人,你嫁了他,应该感到骄傲。”

这一句赞词出自南宫一雄之口,倒是使云天凤为之一怔,停了片刻才道:“我不信,我倒要看看他还有哪些地方是我不了解的。”

南宫一雄听她口气已经和缓了,遂微微一笑道:“你有一辈子的时间,足够慢慢地探索呢。”

陈剑见云天凤的神色缓和了,连忙深情地道:“天凤!你的伤……”

云天凤推开他的手道:“死不了!你早担心我的生命就不会逼得我抹脖子……”

尽管她如此说,陈剑依然撕下自己身上的一片衣襟,替她将颈上伤口里了起来,他的动作十分自然,即使当着那么多人,他也没一点忸怩之态。

反倒是云天凤有点不好意思了,抢过他手上的布条,自己动手包扎,柳菲菲连忙过来道:“陈夫人!你自己不方便,由我来吧!”

柳含烟也过来帮忙,同时还取出身边的金创葯,先替她将创口敷好,由柳菲菲细细地包扎好。

等她们这些动作做完,谢三变才一张喉咙道。“方才那一场胜负该如何判定了!”

云天凤一掀眉毛道:“要不是南宫先生及时援手,两位令媛的头早已搬家了,还谈什么胜负!”

谢三变不服气道:“陈世兄那一剑虽然高明,可是小女们也没有落败,南宫城主不出手,小女固难逃断头之危,陈世兄恐怕也免不了双剑穿肋,算来这只能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云天凤冷笑一声,朝陈剑道:“你听见了没有!人家败得还不服气!你怎么说吧?”

陈剑不作声,南宫一雄却一笑道:“谢掌门人言论太牵强了一点……”

谢三变立刻道:“那你应该看见我女儿有好几次都是故意放过他,否则他早就落败了……”

南宫一雄一笑道:“不错!令媛的确是有几次当胜而未胜,不过兄弟提出一个问题,贵派的这套联手剑法是否可以分成单招使用?”

谢三变怔然不语,南宫一雄又笑道。“据兄弟的观察,贵派的这套到法可以算得上是天衣无缝,唯一缺点是发展太慢,必须演变至十二招上,才能展开精华……”

谢三变沉声道:“那也不算缺点,前十二招上攻势变化万千,对方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南宫一雄但笑不语,弯腰在地上拾起一柄长剑,那是他用以击落云天凤的长剑时用的,阻止她自杀,他取在手中,忽地一挥一推,对空使出一招,行势十分缓慢,使得每人都看得清楚。

然后他回剑来,照刚才的姿势又使了一次,这一回却迅速无比,大家眼睛一眨,他已收了回来,要不是他先将这一招示范了一遍,大家很可能连他如何出招收招都分不出来。

南宫一雄缓缓地把长剑归入鞘中微笑道:“谢掌门人以为贵派十二招中,能挡得住这一招吗?”

谢三变领了一顿,脸色不禁一变,悻然道:“阁下有剑皇帝之称,敝人自然没有话说。”

南宫一雄微笑道:“谢掌门人太过奖了,兄弟剑帝之衔,早已转赠给陈世兄,而且兄弟刚才那一招剑法也是由陈兄处摭拾而来,兄弟不过是依样划式,若是在陈世兄手中,只怕威力还会增强数倍。”

此言一出,大家都为之一震,甚至连陈剑与云天凤也不例外。

南宫一雄的话并没有说谎,这一式的确是龙虎风云恨天四式中的“暴虎凭河”

可是陈剑与云天凤都没有想到用这一式来对付谢家的联手剑挥,竟然会有如此大效果。

由此可见剑式之妙犹在人为,也更可以见到南宫一雄在剑术上的造诣,绝非常人所能及。

谢三变犹自强辩道:“我不信!”

南宫一雄笑道。“那恐怕只有等陈兄自己来作一番证明了!”

云天风知道陈剑的性情,要是由他自己开口,他一定要坦白说出当时没想到使用这一式他老实话。所以抢在前头道:“你别不信,这一招是我与拙夫共同研练出来的,不仅他能使,我也会使。”

说着弯腰拾起自己的长剑,正待施展。

南宫一雄又笑道。“陈夫人,请等一下!”

云天凤瞪着眼睛道:“做什么?”

南宫一雄微笑道:“为求彻底证实起见,在下想与陈夫人串联一下,在下将谢家联手剑式起手十二招对夫人进攻,陈夫人酌量情形,该在什么时候回招都可以,陈世兄!请将尊剑暂借一用。”

陈剑莫明莫其妙地将手中长剑交了出去。

南宫一雄双手各挺着一支剑,朝云天凤打了个招呼,风雷一般地卷了上去,直看得四周人噤然做声不得。

因为他一人使两柄剑,居然与谢家姊妹完全相同。

在剑法中原有双剑的招式,而且双刻的招式也多半是配合使用的,谢家的联手剑招由他一个人同时用双剑使出来倒是颇为合理的事。

唯一使大家想不透的是这一手凌厉无匹的剑法,今天还是第一次在人前揭露,南宫一雄却能在一瞥之下,一点不差地使出来。

因此四下群家的诧异与其说是对事,还不如说是对人来得恰当些,南宫一雄的剑帝自誉,绝非虚狂自大,至少他在剑术上的造诣无人能及,可是他那固若金汤的剑城,竟在一天内瓦消冰解。

消除创城势力的是朝庭大内剑士,民不与官斗,这是江湖中一条不成文的法则,可是大家从得到的消息中,知道南宫一雄之所以忍气吞声,却不是畏惧官方势力,而是受到七绝剑门的掌门人的威胁。

对于这新起的剑派,他们一无所知,尤其是那个神秘的掌门人——“纵横七海一蛟龙”,更是无人见过。

七大剑派之所以对七绝剑门如此畏惧,一来是受到南宫一雄传书的影响,再来是七绝剑门中遣到各派宣布指令的代表。

那些人多半是剑城中的旧人,被七绝剑门接收过去的,这些人在江湖原来也具有赫赫声名,投身至七绝剑门之后,剑术更是突飞猛进,他们在宣布七绝剑门那道近乎威胁的指令时,同时也显露出一手威力无匹的剑法。

这手剑法使得七大剑派黯然失色,于是他们只好把准备对付南宫一雄的一点实力,改以对付七绝剑门之用。

今天看过南宫一雄的身手之后,大家心中都不禁为之一沉。

自南宫一雄的表现看来,他们每一家自以为具有绝对把握的剑法,用来对付南宫一雄都不够,更不用说是南宫一雄深以为忧的七绝剑门了!

这时南宫一雄正把联手剑法使到最后一手,那也是最厉害的一手,但闻剑声飒飒唯见剑光闪闪。

谢家姊妹在联手使出时,也没有这么大的威力。

云天凤对于前面的十一式平淡无奇的剑法挡了过去,不过每一个人都看得很清楚。

每招守式在平淡中却孕有无限奥妙,任凭对方的攻势如何凌厉,都无法突进她密不透风的守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