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21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是他从龙门剑法中改造创出来的鱼龙人变,全式八手,可以变化为八八六十四手天罡变化。

也可以浓缩成为三式,然而他只使到第二式,易实寒轻轻一剑刺进来,刚好又抵在他的胸前,而且还是刚才的空门上。

南宫一雄这时才知道自己的剑法与对方相较,实在云泥之别,乃颓然将剑一丢叹道:“老丈剑术盖世,小于莫敢言匹。”

易实寒哈哈一笑,替他把剑抬了起来道:“你有这番造诣已经算不错了,老夫足迹遍及四海,也曾私下与几位名家切磋过,尚未见到能如世兄者。”

南宫一雄一怔道:“老夫既然已经技攫四海,何以小子从未听闻?”

易实寒一笑道:“以剑术而论,老夫实不屑作第二人想,但是世代祖训不难以剑术为世闻,故而老夫都是易名纪装出外游历,即使折服了几个成名人物,却一直未曾泄露过底细,那些受挫的人,自然也不肯把丢脸的事宣扬出去,是以至今尚无知者。”

南宫一雄点点头道:“现在的名家也实在太差劲了,不学无术,浪得虚名,小子也曾遇到几位,却没有碰上一个十合以内的对手。”

易实寒一怔道:“世兄也曾与外人交过手了,那……”

南宫一雄笑笑道:“小子虽然与他们比过剑,却与老丈一样,依然籍籍无几。”

易实寒这才轻松地道:“原来世兄也是不以浮名为念,高雅胸怀,深获吾心。”

南宫一雄一笑道:“老丈的夸讲不敢当,小子不过是觉得击败那些庸才,并不值得高兴,所以才不屑留名。”

易实寒大声笑道:“对!寒家祖训不准炫露,是耻与庸才并待之意,今日见到世兄,益增知已之感,世兄现在可愿到寒舍聊作小叙?”

南宫一雄想了一下,终于点头道:“老丈如此盛情,小子若再推托,便是不知好歹了。”

易实寒见他答应了,显得十分高兴,一面拖住同行,一面笑着道:“我们快走吧!小女为了款待世兄,早已整理盏恭候,她一定会怪老头子不会办事,浪费了她番苦心安排。”

说着他见南宫一雄现出不解之状,乃又笑着道:“我说的是长女华容,她在西湖偶然与世兄相值即已看出世兄不同凡响,为了要邀请世兄下踏寒舍,她真的费了一番计较。”

南宫一雄愕然地道:“大小姐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到岳墓来呢?”

易实寒笑道:“世兄已经见过她了!”

南宫一雄诧然道:“我见过大小姐了,在什么时候?”

易实寒笑道:“不久之前,在西子湖上,世兄还与她同窗赏月。”

南宫一雄叫起来道:“是她!怎么大小姐会做那……”

他实在太惊奇了,怎么也想不透那个歌妓会是易实寒的大女儿。

易实寒一笑道:“那就是小女华容,她故意弹唱岳飞词,激起世兄的思古豪情,才会有踏月岳王坟的怀古豪举,才能欣赏我与娇容的一番做作,我们先前也不相信,可是世兄果然如她所料,可见她对世兄的了解颇深。”

南宫一雄征了半天才道:“大小姐料事如神,真是了不起。”

易实寒一笑道:“她的人还不算笨,可是不太爱卖弄,不像娇容那样雄心勃勃,你们见面之后,一定很谈得来。”

南宫一雄仍是怀疑道:“她与二小姐既同胎而生,怎么面貌完全不像?”

易实寒笑道:“她们姐妹长得一模一样,不过华容比较文静些,看起来也像个女孩子,我真替娇容担心,她那种飞扬浮燥的性情,谁都受不了,将来要为她找个适当的对象嫁出去,倒是件麻烦事。”

南宫一雄听他的口气似已经把自己当作招上门的女婿了,本想出口表示反对,但是话到口边,又忍了下去。

第一,人家还没作正式的表示,先期作那种露骨表示太冒昧。

第二,他对于那个易华容颇感兴趣,很想进一步接触,看看她是个怎么样的人,现在把话说僵了,也许这老头子忧不肯带自己上门了。

第三,他对易家的神奇剑法确实是心折,自己一问就醉心剑术,错过这个机会太可惜了。

易实寒见他慾言又止,自己也觉察了,讪然一笑过:“我真是老糊涂了,世兄问的话没有回复,反而说些不相干的废话……世兄不是问她们两姊妹不太相像吗?华容船上弹词饮酒时,戴上了一付人皮面具,我们刚才乔扮秦桧与王氏也是用的那个玩意。”

南宫一雄哦了一声道:“难怪老夫改容得那么快。”

易实寒从怀里掏出那付面具道:“这玩意儿也是华容制作的,戴上去很方便,我出外游历时,也是靠它遮住了本来的面目……至于华容今夜易容相见,倒不是为了怕世兄识破本相,她长得比面具好看多了。”

南宫一雄笑笑道:“只要看到二小姐,就知道大小姐必是仙露明珠一般的人物。”

易实寒大笑道:“哪里!只是不算难看而已,等一下你就可以看到她的真面目了,她们经常在西子湖上荡舟游戏,认识她们的人很多,要是被人家知道了易家的大姐当了歌妓,那可是不太好听,因此她才要化装出现。”

南宫一雄只是笑着听他滔滔不绝地说着,不知不觉已来到湖边,但见一叶轻舟,傍着一个淡装丽人。

南宫一雄见了不禁心头一震,她长得与易娇容非常相似,然而别有一股端庄贤淑的风韵。

易实寒见到她之后,老远就叫道:“华容!你怎么又出来了,难道不放心我老头子,怕我不会干事。”

说时已走到临近,那女子轻轻地道:“爹!您真是的!两里路外都可以听到您的声音,而且尽在替我吹嘘,也不怕人家笑话。”

易实寒怔了一下道:“我没有说什么呀!”

那女子横了他一眼道:“还没有说什么,整个西湖上都听见您在说自己的女儿长得多好看。”

易实寒大笑道:“这是真话,杭城谁不说你们是一对姊妹花!”

那女子娇嗔一声,然后才看着南宫一雄道:“那是你自己的想法,南宫公子的眼界可不像您这么低。”

南宫一雄被她一眼看得心头猛跳,连忙道:“哪里!哪里!小姐的确是人间仙妹,绝代芳华。”

易实寒高兴地笑道:“怎么样,人家也是这么说的吧!”

那女子脸色微红道:“南宫公子是客气,人家倚马才华,侠士风流,西子湖上三天快游,不知颠倒了多少红粉娇娃,我们蒲柳之姿……”

南宫一雄绝顶辩才,到了此时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良久才结结巴巴地道:“小姐误会了,在下从不涉足欢场,今天是因为适逢中秋佳节,所以才破例逢场作戏,不想……”

易实寒大笑道:“不想刚好找到了我的宝贝女儿。”

南宫一雄脸上一红,作了一揖道:“唐突之处,尚祈小姐见谅。”

那女子弯腰一福道:“公子客气了,倒是妾身实弃聪明,原冀博公子一杰,望公子不要见怪。”

南宫一雄连忙道:“那里!那里!小姐慧心菊琐,尤其是对古人的一番推想,别见高才。”

易实寒笑着道:“好了!好了!别作客套了,且喜相近各年少,暂借杯酒估生平,大家上船吧!”

说着催促他们上了船,他自己坐在船尾,荡开双浆,把小船催得如箭一般地向前急驶。

南宫一雄与那女子则默然相对,不时看对方一眼,当两人的目光相接触时,又莫明其妙地都低下了头。

易实寒奇怪的道:“你们怎么不讲话呀!”

那女子低声道:“爹,您还没有替我们介绍一下。”

易实寒一怔道:“你们不是互相认识了吗?”

女子白了他一眼,他才笑道:“对了,你虽然已经见过南宫世兄,却是以歌伎的身份见他的,现在你是易家的大小姐,自然要重新介绍了,世兄;这是小女华容。”

南宫一雄赶忙站起来拱拱手,易华容这才轻笑道:“南宫公子,不是我故作姿态,虽然家父已经将贱名先行告诉公子了,但是我总不能就此认为跟公子已经认识。”

南宫忙道:“是的!是的!小姐顾虑极是,女孩儿家的名字何等尊贵,若非令尊正式当面见告,在下也不便冒然称呼。”

易实寒哈哈大笑道:“你们倒是一对迂夫子,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何必还要多费一道介绍。”

易华容正色道:“爹,话不是这么说,尊严殊基于礼制,我们不能让南宫公子认为我们是不值规矩的野人。”

易实寒大笑道:“全家就是她一个人讲规矩,连我老头子也被他拘束得处处不自在……不过话又说回来,易家堡上上下下近百个人,多亏她管束得有条不紊,维持住一个大家风范。”

话当然是对南宫一雄说的,却隐隐有得意之状。

南宫一雄笑了下没有表示什么。

易实寒忽然又道:“娇容呢!这丫头一个人先跑了。”

易华容脸上微现忧色道:“妹妹气冲冲地划着一条船先回去了,我叫她她也不理,爹!一定是您又说她什么了,我告诉您多少次,妹妹的个性强,您骂她打她都没关系,千万不要伤害到她的自尊。”

易实寒轻叹一声道:“这孩子我真不放心……现在我活着还能控制住她,真不知将来会做出什么事来!华容,假如……”

易华容忙叫道:“爹!您别说下去了,这事千万行不得,我相信她会慢慢变好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