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24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人恭身作礼道:“是!敝上还交代说,二位如有所需,尽管吩咐小人。”

云天凤跨鞍上马,叫陈剑也上了马,然后道:“一切都不劳费心,我们这就上京城去,见了二王子,自然会替府尊大人说几句好话。”

那人眉开眼笑地屈膝作礼道:“谢谢二位,谢谢。”

云天凤策马急行,陈剑也追了上去,一直等离开了杭州府,他才靠近云天凤的身边道:“天凤,我们何必接受人家的馈赠呢?”

云天凤哼了一声道:“假如我们不收下这两匹马,那位府尊大人还不知道要多啰嗦呢!这个二王子巴结你倒是不遗余力。”

陈剑一叹道:“这乃人之常情。”

云天凤掀掀鼻子道:“所以我才赶快离开那是非之地,对于王子交代的事怎敢怠慢,富贵权势,谁人不想,所以刑师爷那般人宁可丢了命也不肯罢手。”

云天凤忽然一笑道:“你相不相僧,我们这一路上京师,保证沿途都有人替我们安排好了一切,用不着找们自己费一点心。”

陈剑怔了一怔道:“是啊!这我可受不了,为什么你要把我们的行程告诉那个人呢?”

云天凤笑笑道:“为了省麻烦,也为了免得时时刻刻让人家跟在后面。”

陈剑表示不解。

云天凤笑道:“二王子与七王子都不是简单的角色,他们为己私利,对于像你这样一个得力的人才绝不肯放弃的,你的一举一动,他们都十分注意,因此我想我们走到哪里,那两个人所派的眼线就到哪里,与其应付两边的人,倒不如明白表示态度站在一边,叫另一边死了心。”

陈剑愕然道:“那我们是站在二王子这边了!”

云天凤一笑道:“目前不妨如此表示,以后该怎么做自然还是我们自己的事。”

陈剑摇头道:“不!我既然已经明白地表示过不参加任何一边就应该始终坚持到底,非我们所慾。”

云天凤想了一下道:“这倒难了,我来想个办法,摆脱那些鹰犬的纠缠。”

说着策马走近一座破落的庙宇中,只见那儿围聚着五六个鸠衣蓬首的乞丐,云天凤眉头一动,立刻下马进庙,也把陈剑叫了进去。

片刻之后,骏马驮了两个人,摇摇摆摆地向前疾驶,陈剑与云天凤却各着一身破衣,相视大笑扶杖上路。

离开破庙后,走出五六里,云天凤忽然神色一动道:“不好!我们还是得换装。”

陈剑奇怪道:“我们这付模样还怕人家认出来不成!”

云天凤摇头道:“那两个艺丐虽然穿了我们两人的衣服,骑了我们的马,可是被人家拦住一问,岂不是揭穿了马脚,人家马上又可以找出我们的身分。”

陈剑呆了一果才道:“不错!还是你想得周到,否则我们不是白费一番手脚,前面有一所村庄,我们赶快去买两身衣服吧。”

说着加快脚步,向那村庄行去,才走到庄子口,却见一个大汉,身着绵农,对他们打了一躬道:“衣门下十七舵舵主刘大光恭迎二位长老法驾。”

这一下可把两人弄得呆住了,陈剑怔了半天才道:“台端恐怕是认错了人,我们……”

那个自称为刘大光的汉子笑着道:“岳长老,李长老,二位不要开玩笑了,南北十九位长老都到了,单等二位法师来临,就可以升堂了,本来敞门阴长老还怕二位不肯移至,正想派弟子前往马王庙恭请,难得二位肯不计前嫌,意然光临,弟子这就去通知明长老,二位也请快点来吧!”

说完作了一躬,回身拔步如飞而去,云天凤瞪起眼睛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是碰到鬼了!”

陈剑也摸摸头,突然道:“天凤!你把背转过来!”

云天凤莫明其妙地转过身去,陈剑看了一眼,然后失声叫道:“天凤!这下子我们可是自作聪明惹上麻烦了,刚才跟我们换衣服的两个乞丐是丐帮中人。”

云天凤瞪大了眼眠,陈剑又叹道:“我也是粗心大意,怎么忘了这件事,我们的衣服上都有八块补钉,这是丐帮的身份标志,那两个人都是丐帮中的八袋长老。”

云天凤莫名其妙地道:“丐帮!我听过有这么一个名称,可是并不太清楚,你知道吗?”

陈剑思索片刻才道:“我也只听师父说起一个大概,丐帮是武林中另一股门派,本身分作净衣及污衣两派,门下弟子遍及天下,却一向独行其事,与各家并无来往,师父还特别告诫我说,万一碰上背后有三个补钉以上的叫化子,他们的地位就很高了,千万不可轻易得罪,因为丐帮弟子多,武功别成一家,谁都惹不起,我们怎么偏偏找上他们的八袋长老。”

云天凤哦一声道:“难怪我向他们提议交换衣服的时候,他们一点惊异的表情都没有,谁想到有这些曲折呢?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对他们说明白?”

陈剑想了一下道:“丐帮中的八袋长老,地位仅次于掌门人之下,他们为什么要把衣服跟我们交换呢?”

云天凤心思再聪明,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正沉疑不决之际,庄中又转出一列人来,有老有少,服色各异,不过都没有作乞丐的打扮,为头的是一个妙龄女郎,手抱琵琶,像是个走江湖卖唱的歌女。

其余的人有的像走方郎中,有的像算命的术土,有的像唱道情的道土,手中都拿着合乎身份的道具,那手捧琵琶的少女走到丈许远近,她方才止步盈盈一笑道:“岳大哥,李大姐。你们二位的大驾真难请,三年来,每次香堂大会都因为你们的缺席而告流产,今天好容易盼得二位大驾光临,无论如何也请二位进去聚聚。”

陈剑还在犹豫,那个少女又道:“岳大哥!在祖师爷的神位下,大家都是自己人,二位就是有什么不开心,也得跟大家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尤其是过去那件误会,不当面讲是无法解释清楚的。”

这时另一个人走方郎中打扮的中年汉子已经忍不住叫起来道:“岳镇江,我知道你对蒲人英之死耿耿在怀,可是他的确是违背了丐帮的戒条。身为掌门人,却做出那种事,实在死有余辜,我们请你来并不想侵夺污衣的掌门人权,掌门令符由访衣门中保管是祖师爷的训示,我们绝对遵守。”

那少女接口道:“是的!蒲人英一死,您岳大哥是当然的掌门人选,可是您不该避不见面。”

一个星士打扮的中年人接着一叹道:“岳老弟!这件事难怪你会生气的,可是蒲人英出入宫庭,结交权贵是有目共睹的事,别说污衣门中不容许有这种事的发生,就是我们净衣门中也绝对不准如此,何况蒲人英之死并不是我们下的手,他的那件九结血衣还保存在张家妹子的手里,那上面的两条剑痕,你一看就知道净衣门中没有人使剑的。”

陈剑听得莫名其妙,云天凤却一挑眉毛冷冷地道:“你们先进去,我跟岳大哥商量一下。”

那些人相对望了一眼,那个少女又道:“岳大哥!丐帮创立不易,实在不容分裂,掌门令符已由小妹保管三年,都因为您不来,许多大事都无法解决。”

云天凤挥挥手道:“我知道,今天一定会把事情解决的,你们先进去好了。”

那些人才迟疑地走了,陈剑立刻埋怨她道:“天凤!你这是干什么?”

云天凤低声道:“她们讲起什么出入宫庭,结交权贵,我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陈剑急了道:“那是人家的私事。跟我们毫无关系,你管它干吗?丐帮的人最难惹,要是被人家认出我们是冒充的,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云天凤笑道:“我想不会吧,他们一定没见过那个姓岳的与姓李的面,光凭衣服认人。”

陈剑道:“你别忘记衣服是换来的,要是人家本主儿出现了呢?”

云天凤笑道:“他们肯把衣服换给我们,一定另有用意,我想不会揭穿我们的,就是真来了,他们也无法使人相信,这些人并没见过他们,怎么能分辩出真假呢?”

陈剑一叹道:“天凤!你这个好事的毛病要什么时候才改得过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云天凤举步向庄中走去道:“我不管,你来不来?”

陈剑见她非去不可,只得跟了上去。

云天凤这才笑着道:“你来可以,可千万冒充到底,碰上什么回答不出的话,你就干脆装糊涂,由我来想法子搪塞过去。”

陈剑长叹不语,二人一直来到庄中,只见西南角上有一座土墙的大词堂,里面有着不少人,便一径向那里走去。

刚到门口,里面已轰然叫起一片响亮的声音道:“弟子们禁迎长老法驾!”

陈剑只好硬着头皮,装起笑脸道:“别客气!别客气!各位请起来。”

原来他走到门口,只见院子里黑压压跪满了无数彪形大汉,那少女与其余的十余人都在正堂门口相迎,见了陈剑这种态度,每个人都感到有点惊奇。

那少女首先笑笑道:“久闻岳大哥谦冲礼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星士也笑道:“穷家帮一向是靠笑脸讨吃,讲究和气多财,乐大哥如此作风,才是真正的叫化子头儿。”

陈剑只得朝他们拱拱手道:“各位过奖了。”

那少女作了个邀请的手势。

将陈剑与云天凤让到正堂内,那里已先摆好十几张竹椅,只有正中间放着一块青石,那少女一笑道:“此席虚待已久,只等岳大哥来把草席铺上去,就算大事定矣。”

陈剑知道这一定是丐帮中的掌门席位,连忙谦辞道:“不!不!这个在下万万不敢当。”

众入的神情为之略变,还是那少女道:“这个位子岳大哥不坐,谁还敢坐。”

云天凤最是细心,观察力也精别敏锐,想像力尤其精细。

因为陈剑告诉过她丐帮中是以衣上的补钉表白身份的,自己与陈剑身上都有八块补钉,那地位必然是相当崇高了。

而村口的那位大汉一见到他们二人,立刻就把他们误认为姓岳的与姓李的两位长老,可见在丐帮的污农门中,再也不会有这两个人更高的身分了。

对面这十九个各式人等自然也是丐帮长老,他们不作叫化子打扮,然而都是医卜星相,歌优绳妓之流的江湖人物,反正都是讨饭吃,自然也属于污者之流,他们不过是穿的整齐一点,污衣净衣之分,大概即在此。

这是她第一个判断,接着她又观察这些人,想从他们的打扮上找出一些判明身分的标志。

看了一下后,她又有了发现,那是他们衣上的纽扣,串方郎中与算命相士都是人粒,其余则六七粒不等。

这些纽扣的数目一定也是身分的表记,难怪到现在除了那少女之外,就只有这两个人发言,他们的身份一定比其它人高了一点。

这是第二个发现,不过还不敢太确定,她又记起在村口初次招乎他们的那个大汉,身上只有三颗纽扣,其余该装纽扣的地方,也故意拆掉了。

她又记起进门时跪迎的那些弟子,扣子只有一两粒,有一部分虽然扣子是全的,却也打开不扣上去。

当时她只觉得不太顺眼,现在却完全明白了。

于是她又去注意那少女的纽扣,却吃了一惊,因为她发现那少女所穿的短袄上,居然有九颗纽扣。

那她的身份必高于八袋长老之上,难怪一直到现在,她说的话比谁都多,稳约是那一群人的领导者。

所以她又作了一个大胆的尝试,故意冷冷一笑道:“阴家妹子,有你这个九袋长老在,岳大哥似乎未便走先吧!”

此言一出,陈剑倒是吓了一跳,他知道云天凤对丐帮的事全然无知,冒昧地乱招呼人,万一叫错了,岂非是马上要出现砒漏。

但是云天凤却是经过一番详细的考虑后才作如此表示的,因为村口那大汉只提了一个阴长老的称呼,这女子的身份又高出其余之人,那阴长老也一定是这个女子了。

果然她这句话生了效,那女子的脸色变了一变,旁边的串方郎中立刻打圆场道:“李大姑!阴姑娘的袋虽然比你多了一个,可是在穷家帮中的名头还是不如你飞天狐李飞红七个字叫得响,你又何必讲这些生分的话呢?”

云天凤心中一喜,她随机应便的一句话,想不到有了这么大的收获,知道了自己所冒充的人叫做飞天狐神李飞红,否则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下去呢。

可是她在表面上仍是装出大手的神气冷笑道:“不敢当,我身在穷家帮,自然以帮规为重,谁让我比人家少了一个袋呢,不但是我,就是岳大哥不肯坐那个位子,也是为看这层顾虑。”

说着用目一瞬陈剑,叫他妥为应付。

陈剑出身武当,对于这些帮规身份之事多少也有个底子,所以立刻接口道:“李大妹的话很对,在下无论如何也不敢潜越。”

那少女一皱眉头,那中年卜者想想道:“阴姑娘!既岳大哥如此遵礼,你就坐吧。”

谁知那少女面色一怔摇头道:“不行!阴海棠不过是仗着先人余泽,才获得这九结长老的身份,无德无功,怎敢据此重位,而且这么一来,显得我们是存心将岳李二位诓来……”

云天凤立刻接碴道:“阴长者终于说出心里话了,你们还是存心将我们诓了来,只是不愿意做得太明显罢了。

说着的时候,她神色很生气,心中却又暗自得意,因为她又多得了一点线索,知道这少女叫阴海棠。

阴海棠怔了一怔道:“李大姐怎么可以这样说呢?”

云天凤冷笑道:“你话中明明是那个意思。”

阴海棠想了一下,突然伸手将身上的纽扣扯下了一粒丢在地上道:“阴海棠为了表示合作诚意,自愿当众降低一级,李大姐!这你总该没活可说了。”

云天凤不过笑了一下。

那串方郎中却失声道:“阴姑娘!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如此一来,我们……”

阴海棠摆摆手道:“一袋之长,不过是为我们净衣门多争一分说话的余地而已,可是我今天见到岳大哥的人品德性后,觉得这一点实在多余,我相信穷家帮今后在岳大哥的领导下,一定会秉公执行帮务的……”

卜者想开口,阴海棠摇手止住他道:“言长老,不必多说了,身份之争是小事,穷家帮却不可以永久分裂下去,我们要为大局着想,岳大哥请!”

陈剑弄得没办法,只得望着云天凤叫她出主意,谁知云天凤也没有主意了,她对于帮会之事本就陌生,尤其是丐帮的规矩,跟各大门派不尽相同,说错了话反而自找麻烦。

可是她知道陈剑的心眼儿更死,叫他来应付这个场面反而更糟,沉吟片刻,她忽然有了主意。

她慢慢走到石座旁盘腿坐下,可是她的姿势却十分特别,两只脚是朝外分列,平贴着地面,微笑道:“岳大哥!咱们既然来了,总得踉大家谈出个结果,不过正位的事用不着忙着解决,你也在旁边坐坐吧。”

说着用手握着自己的脚尖轻击地面,意思是叫陈剑学她的姿势,陈剑初时尚不明白,直到她连做了两三次示范的动作后,才恍然大悟。

知道她此举大有深意,因为他们在马上庙中与那男女的两个乞丐换装之时,他们就是用这个姿势坐着的。

这样拐着双腿,很不舒服,那两个乞丐却偏偏采用这种姿势,一定是有着原因的,逐也依样画葫芦,在云天凤的身畔坐下去。

阴海棠一皱眉道:“岳大哥如此升坐,也得让我们照规矩理事。”

云天凤一听知道那个位子更坐不得了,因为他们对丐帮的规矩全然不知,如何跟他们照规矩来呢?

因此她微微一笑道:“理事可以,升坐不必,等大家把话谈开了,再作决定也不迟。”

阴海棠征了一怔,串方郎中忙道:“这样也好,由此可见岳大哥处事之谨慎,我们坐下来谈吧。”

阴海棠终于回到她中间的位子上坐下,二十一人面面相顾,却不知该从什么地方谈起……默然半天。

云天凤眼珠一转道:“各位,我们虽然都一家入,却是第一次见面,除了阴长老久已耳名外,其余各位还不太熟,麻烦阴长老给我们引见一番如何?”

她这番话说得十分冒险,可是她想到这些人既然认不出他们是冒充的,这个方法也未尝不可一试。

阴海棠怔然道:“难道蒲帮主没跟二位谈起过?”

云天凤冷笑道:“污衣门向来都由蒲帮主一个人代表,我们只管听命令行事。”

卜者连忙道:“李大姑说的不错,蒲帮主也太独断独行了,每年的长老大会都是一个人参加,以至于我们连个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云天凤一翻眼道:“污衣门的弟子不像各位分成许多行业,有一个人代表足够了。”

卜者讪笑道:“是!是!也因为这个原故,蒲帮主死后,我们才生了这么多的误会,过去的不说了,今天选出新帮主后,我希望大家能多联络联络,兄弟作自我介绍:净衣门下星相总监八结弟子神算子言必中。”

云天凤暗记在心,眼光移到串方郎中身上,他轻叹一声才低低地道:“净衣门下星相总监八袋弟子回春手管不死。”

云天凤微微一笑,心中暗想道:“这些人的名字倒是很好记,他们都是按照行业而取名的。”

这时第三个走方道士却笑笑说:“管死怎么不把另一个大号也介绍出来?”

管不死斜目一瞪道:“牛鼻子,你别胡说人道,害了病就别找我!”

道土哈哈一笑道:“我幸亏身子还结实,不过我就是得了病也不敢找你这蒙古大夫瞧,谁不知道你管不死下面还有三个字叫做活不了。”

阴海棠一皱眉头道:“林道长,现在虽不是正式升堂理事,你也不能乱开玩笑。”

她年事虽轻,正经讲起话来却别有一股惧人威仪,那道长立刻转为肃容道:“净衣门下行脚总监七袋弟子林玄鹤。”

第四个人正准备站起来自我介绍。

云天凤忽然站了起来道:“各位还没有听过我作自我介绍吧。”

众人都是一怔,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阴海棠含笑道:“李大姐飞天狐神之名,帮中谁人不知。”

云天凤冷笑一声堆:“可是我听了三位的自我介绍后,忍不住要自我介绍一下,同时也替岳大哥介绍一下。”

说完她见大家的目光都瞪在她身上,只有陈剑大为着急,以为她要拆穿冒充之事,谁知云天凤指着他道:“这是丐帮门下污衣门八结弟子岳镇江,我是穷家帮下污衣门八结弟子李飞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