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25章

作者:司马紫烟

说完她又冷笑一声道:“难怪蒲帮主不要我们来参加这个长老大会,也是怕我们受了各位的同化,连根本都忘了!”此言一出,四座愕然,大家这才注意到前三人作自我介绍时,只说出净衣门三字,却没有提到丐帮两字。

言必中首先惭然道:“李大姑责备得很对,兄弟等实有疏忽之处。”

云天凤冷笑道:“忘本弃典,岂是疏忽二字可以搪塞的,各位大概是羞于丐者同流,所以才特别重视净衣二字。”

这几句话说得声色俱厉,连阴海棠在内都俯下了头。

云天凤觉得装做已经够了,乃冷冷一笑道:“岳大哥,你都看见了,净衣门中各位长老好像已经忘记了是丐帮的弟子了,我们也不必再在这儿虚耗时光。”

陈剑巴不得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可是他见云天凤利用这个籍口作为退身之计,倒是很不赞成。

因为他们此刻是以冒充身份来参加的,不管那两个人的心意怎么样,他们也不能替丐帮造成内部分裂的局面。

所以他一皱眉头,那边阴海棠已经面渐地作了一拜道:“李大姐,这些都要怪小妹流御净衣门不力,可是小妹的确是一片诚心,此次恭请二位前来,也就是为了加紧丐帮的团结一致,同时把蒲帮主的掌门令符交给岳大哥。”

云天凤仍是冷笑道:“这一点岳大哥早就跟我表示过了,他绝对无意接受帮主之位。”

阴海棠恳诚地道:“我衷心希望二位不要义气用事,掌门之位不容久悬,正需要岳大哥这么一位公正有为的人出来整顿一下。”

云天凤沉吟片刻,终于又坐下了。

阴海棠立刻道:峨知道二位之所以心存介蒂,完全是因为蒲帮主之死,怪我们没有尽到力之源故。”

云天凤道:“不错!那件事我们当然要弄清楚,不过目前还是请其余各位继续介绍下去。”

于是那些人—一站起来自报执事与姓名,这次他们不敢忘记在上面加丐帮门下四个字了。

有的干脆连净衣门三个字都不提,因为他们的总监身分就足以表示那一门的。

云天凤对三个七袋长老还注意一下,其余五袋六袋只是听过就算,等十七人全部报过名之后。阴海棠又郑重其事地道:“虽然岳李二位已经认识小妹了,可是小妹还是要报名一次以示心意:“丐帮门下,净衣门总执事八袋弟子明海堂兼驾歌总监。”

言必中立刻不怀好意地道:“阴姑娘,您从前是九袋长老,净衣门总执事自然非您莫属,可是你现在自动降了一阶,以齿序尊,这个总执事似乎应该给管兄了。”

阴海棠瞪了他一眼冷笑道:“言和老不必着急,这个位子我根本不想久掘,以前是为了先父的遗命,没办法才勉为其难,不过更易总执事权执必由掌门人来主持,等我们把掌门人举出来后,我马上就交出权杖。”

言必中没有话可说了。

阴海棠这才轻轻一叹道:“岳大哥!丐帮现下的局势你应该很清楚,假如你再不出来主事,分崩离析之日,实不远矣。”

言下不胜惆怅,云天凤目光如电,早就看出他们之中的矛盾之势,因此也冷冷地一笑道:“岳大哥之的以不能前来赴会,也就是怕你们把掌门人的责任加在他的头上,因为我们的年纪似乎太轻了一点。”

阴海棠一笑道:“李大姊不必担心这一点,小妹声望固然不足,净衣门中尚不乏忠贞之士,只要岳大哥肯全身以重责自任,我们一定全力支持的。”

此言一出,除了言必中与管不死二人外,其余十几个人都同声道:“是的!我们一定支持。”

云天凤朝陈剑眨眨眼睛笑道:“岳大哥!你看如何?”

陈剑又急又怒,只是无法表示,只有轻哼一声道:“我没有意见,全由你去决定好了。”

云天凤不动声色地道:“据我看事尚可为……”

阴海棠欣然道:“李大姊是岳大哥的智囊,只要李大姊答应了,我相信岳大哥绝不会推辞,即是如此,小妹立即将掌门令符取来,恭请岳大哥登坛受符。”

说着在袖手取出一只铁质的破碗,恭恭敬敬地捧在手中,高举过顶道:“铁钵令保存在小妹身边已经三年了,今天总算能交出去。”

众人的眼睛都集中在那只破碗上,管不死与言必中的目光中尤其露出一种迫切的贪羡之色。”

走方道士林玄鹤也从席下抽出一床破草席,铺在那块青石上道:“这块草席三年没有人坐,上面的虱子恐怕都要饿扁了,岳长老快喂喂它们吧。”

阴海棠把铁碗也放在草席上,恭身退到一边,每一个人都站了起来,阴海棠恭身一拜道:“岳大哥请登席,受门下众弟子参见。”

陈剑弄得太是为难,面色一变,正想揭穿自己是冒充之事,云天凤突然走到身连道:“坐上去!”

声音细得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得见。

陈剑朝她一瞪眼。

云天凤朝他眨眨眼,示意忍耐,然后飞快一翻自己的前襟,那里居然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几个小字:“举铁钵三击额,自有人为之住酒,自饮一口,依结次传交各长老,饮毕覆钵于席上,掌门登位仪式即成……”

他看得莫名其妙,云天凤又低声道:“我也是不久之前才发现这张纸条,看来人家早就准备好叫你冒充到底,所以把仪式预书留字相告。”

陈剑皱皱眉头。

云天凤又道:“事到如今,你只好撑下去,等一下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弄弄清楚。”

陈剑没有办法,只得朝四下看了一眼道:“各位都没有异议吗?”

阴海棠笑道:“掌门一席,规定由污衣弟子继任,岳大哥是当然人选,还有什么问题呢!”

陈剑暗恨云天凤多事,万分无奈地坐到青石上依照纸上所嘱,举起那只铁钵,在额上轻轻地击了三下,管不死立刻解下背后的皮酒袋,住满了一碗酒。

陈剑举碗喝了一口,因为管不死就站在身边,所以把腕妞训他面前,管不死怔了一怔道:“似乎还轮不到我吧,阴姑娘是净衣门总执事。”

云天凤道:“阴姑娘自降一袋,与管长老同为八袋弟子,以年纪论,自然是管长者居先。”

管不死仍是推辞道:“那也该李大姑先来。”

林玄鹤连忙道:“管兄是怎么了,向来都是掌门人之后,就轮到净衣门,你怎么把第二席推到污衣门去呢?”

其余各人也纷纷以诧异的眼光看着他,管不死无可奈何,朝言必中望了一下,才举碗近chún,还没有等他喝到嘴,言必中突然冲上来一扯他的膀子道:“管兄等一下!我们两人到底是谁大?”

管不死利用他一址的机会,连忙将碗拿下来道:“刚才明明是你说我齿序最尊。”

言必中摇头道:“不对!我忽然想起来了,我们两人是同庚,因为我父亲会算命,说我命根太硬势难逃过二十二岁大关,所以叫我把出生年月挪后一岁以避劫,你只比我大两个月,我实足年龄却比你大一岁呢,这第二席应该是我才对。”

管不死脸上紧张之色一松,口中却强辩道:“你自说自活,有谁相信?”

言必中却摇摇头道:“现在我大劫已过,用不着再减龄避劫了,遇到这种当仁不让的机会,我非争取不可。”

陈剑见他们争持不下,乃相劝道:“二位问必为这一席之争血闹得不愉快呢?”

阴海棠也沉下脸道:“言长老,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帮王登席大典是何等硬重庄严,你怎么如此放肆!”

言必中怫然道:“正因为是帮主新任重典,一席之差,关系颇巨,我才不肯轻易让人。”

云天凤突然插口道:“掌门人是齿序之尊,既是二位相持不下,不如还是让给阴姑娘吧!”

言必中想了一下道:“这个我不反对。”

管不死也道:“我本来不想据此第二位,都因为掌门人交下来,不敢不接受,算命的要争,我绝对不肯让,阴姑娘现草净衣门总执事,我自然不敢居上。”

说着把铁碗递过去,阴海棠接在手中,他们二人都对视一眼,飞快地退到位子上去了。

云天凤却一把夺过去道:“阴长老还是等一下,我想将第二席交给管长老,乃是掌门人之意,我们怎能随便更改次序。”

管不死立刻道:“岳长老要等大家喝过会盟酒之后,掌门人的身分才告确立,现在他还是八结弟子的身份。”

阴海棠对于云天凤处处潜越之举动,感到十分不满,可是她为了大局,仍是尽量容忍着,然而听到管不死的话后,却脸色一沉道:“管长老: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管不死怔了一怔道:“向来不都是这个规矩吗?”

阴海棠怒声道:“胡说,掌门人登上草席,铁钵令符之击额,身份已告确立,会盟酒只是我们对掌门人效忠的表示。”

云天凤听了立即把碗送到管不死的面前道:“管长老!这下子你总该无法推辞了吧。”

管不死的脸色一变,却不敢伸手接钵。

云天凤冷笑一声道:“你大概是不愿意效忠掌门人,才忽视他的授令。”

管不死见每一个人都注意着他,伸手接过碗来,却微微有些发抖,云天凤又逼着他邀:“你到底作何表示?”

管不死伸手接碗。

言必中却突然一手将铁钵打翻在地上叫道:“掌门人刚刚登上大位就作这种举动,实在令人难以心服。”

铁钵落在地上砰然一声,碗中的洒满了地。”

管不死装模作样地叫道:“言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言必中连忙将碗拾了起来歉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情急失手。”

云天凤脸色大变,连忙走到陈剑身边道:“你怎么样?”陈剑莫名其妙地道:“我很好呀!没怎么样!”

云天凤急了道:“我是问你那酒喝下去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没有?”

陈剑摇头道:“没有……”

云天凤倒是一怔,管不死却怫然变色道:“李大姑!你这句话问得太没道理了,酒是我倒的,难道你认为我会在酒中施什么手脚!”

云天凤心中也是一怔,她见言必中与管不死二人的一番做作,以为酒中一定有什么毛病,可是陈剑好端端的也不像中毒的样子。

然而林玄鹤突然挺身而出,指着管言二人道:“你们两个人都跪下去,把地上的残酒喝一口。”

管不死变色道:“牛鼻子!你是什么东西,敢说这种话!”林玄鹤沉着脸道:“好,你们不喝,我就喝,假如我毒死了,你们俩谁也别想活。”

说着跪下身去。捡起铁钵,舀了一点残酒,正待往口中送去,阴海棠却夺去铁腕庄容道:“林长老,对自己弟兄不可存猜忌之心,我相信管言二位长老是忠心耿耿的,你起来吧!”

林玄鹤站了起来,见阴海棠引chún去饮铁碗中的残酒,连忙阻止她道:“阴姑娘!你千万不可轻易涉险,我敢担保这酒有毒。”

阴海棠况下脸道:“胡说!掌门人也喝过了。”

林玄鹤急道:“掌门人喝的时候毒性还没有化开,所以没有关系,他主要的目的是对付你。”

管不死立即怒声发作道:“牛鼻子!你敢胡说人道。”

林玄鹤正色道:“姓管的!我拿性命跟你赌一下,我们各把这残酒喝一半,假如我们都没有事,臭道士马上在你面前割下自己的吃饭家伙。”

言必中脸色一变,怒声道:“管兄!臭牛鼻子对你如此侮辱,你怎么忍得住,还不跟他干一下!”

管不死立刻探袖取出串铃叫道:“林玄鹤!你只是七袋弟子,居然敢对八袋弟子如此无礼。”

阴海棠立刻插身过来道:“不许动手!”

管不死冷笑一声道:“阴姑娘,你现在也是八袋长老的身份,没有资格对我下命令。”

云天凤一推陈剑,叫他去出头应付这件事,陈剑会意离坐起身道:“管长老!我以掌门人身份够资格对你下命令吗?”

管不死怔了一怔才道:“掌门人有何指示!”

陈剑正色道:“李长老!把铁钵令符送过来,叫管言二位长老各饮一半残酒!”

云天凤立刻递碗上前,管不死脸色大变道:“掌门人难道相信牛鼻子的鬼话?”

陈剑微笑道:“不!我只是请二位喝下这碗盟酒,以示二位的忠心。”

管不死与言必中对视一眼,然后缓缓伸手接钵,言必中等地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