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28章

作者:司马紫烟

陈则也急了道:“这更不行了。”

李飞红笑道:“这是唯一的办法,好在大侠已经脱离了武当门户的纠纷。”

云天化也点头道:“这倒是个良策,穷家帮被蒲人英那个混帐弄得四分五裂,得陈老弟出来整顿一下实属大幸。”

他见陈剑还要拒绝,连忙对云天凤道:“妹子!看在老哥哥的份上,你帮忙劝劝陈老弟替我这些不肖子孙挣口气。”

云天凤想想道:“剑!看来你只好接受了。”’

陈剑一急道:“天凤!你怎么也这么说呢?”

岳镇江急得跪了下来道:“陈大侠!假如你不答应,我与飞红就成了丐帮中的罪人,只有自绝以谢。”

云天化也沉声道:“老化子不能看着穷家帮衰微下去,必要时我只好杀尽天下乞丐,假如没有人管束他们,偷鸡摸狗,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

云天凤一触陈剑的肘拐道:“云!你听见了吗?因为你一个人,涉及到千万条生命呢?”

陈剑重重一顿脚道:“天凤!你坑死我了。”

云天凤连忙朝岳李二人示范眼角,他们何等乘觉,立刻跪了下来同声道:“弟子参见帮主。”

云天化也跪了焉,朝陈剑叩了一个头。

陈剑赶紧扶他起来道:“老前辈,您这是干吗?”

云天化庄容道:“穷家帮辈份虽严,礼权尤明,我虽然也当过掌门人,身份却高不过你,这个头是必需磕的,此后连我也得接受你的命令。”

陈剑莫名其妙。

岳镇江却正色道:“老祖宗的话很对,丐帮中只有帮主是至高无上的,所以蒲帮主在也之日,老祖宗知道他胡作非为,却不敢管他。”

云天凤眼珠又一转道:“帮主的权力这么大?”

岳镇江点头道:“不错,蒲帮主生前接纳宫庭的聘请,我们明知其非,却不敢违抗他,他曾经下令叫我们到宫庭中去帮他的忙,逼得我们只好远远地躲着他。”

云天凤哦了一声道:“所以每次开长老大会时,你们总是不出席。”

岳镇江轻叹道:“是的!我们不敢去!”

云天凤忽然道:“那么陈剑当了帮主之后,他的一切行为你们都无法干涉了?”

岳镇江连忙道:“那是当然。”

云夭凤飞快地道:“好!现在我们宣布一件事……”

李飞红抬起头道:“请夫人原谅,若非帮主授意,任何人都无法代宣指令。”

云天凤顿了一顿才对陈剑道:“你肯授权给我吗??”

陈剑怔了一怔,不知她又要耍什么花枪。”

云天凤略感不悦道:“剑!你连自己的妻子都无法相信吗?”

陈剑想了一下才点头道:“天凤!我信任你。”

云天凤笑笑道:“现在我能讲话了吗?”

李飞红点头道:“自然行了!可是帮主才有最后决定之权,夫人的指令仍需得到帮主的认可。”

云天凤微微变色,冷笑一声道:“看来你们对我仍是不够信任,以为我会……”

云天化忙道:“妹子!你别多心,这是帮规所限,并不是他们对你不敬。你就是想砍全帮弟子的脑袋,只要帮主点点头,全帮的人不敢有一个人违命。”

云天凤微笑道:“那我倒要试试看。”

陈剑大急道:“天凤!你不能乱来。”

云天凤斜了他一眼道:“你急什么?我的话未必能作数,你不承认可以,只是等于放屁一样。”

陈剑讷讷地道:“天凤!别恶作剧了,我知道你不会令我作难的,你要说什么快说吧。”

云天凤一笑道:“我这句话可能被认为恶作剧,可是我非坚持不可,我要岳李二位把衣服跟我们换回来。”

云天凤冷冷地道:“帮主怎么样?”

李飞红吃吃地道:“帮主为丐帮掌门,应该穿着敝衣,以为天下弟子门人表率。”

云天凤哼声道:“这是谁规定的。”

李飞红道:“穷家帮第一任帮主就是这个样干,所以历任帮主都须由污农门中担任,也是这个原故。”

云天凤一笑道:“假如帮主宣布从现在开始违反这个规定,是否有效?”

李飞红无法答复这个问题,只好把眼睛望着云夭化,希望他能解答,可是云天化也被怔住了。”

倒是岳镇江很干脆地道:“有效。”

李飞红大急道:“岳大哥!你……”

岳镇江轻轻一叹道:“帮主本不是吾辈中人,他所以答应出任难拒,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我们不能用一些死的成例去限制他,而且帮主身怀金剑,为天下武林的表率,岂能穿得一身破破烂烂的?”

陈剑正想开口说话。

云天凤怕他提出相反的意见,连忙抢着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拙夫虽然只是剑派盟主,可是他那柄剑乃是武林祭酒少林所赠,一剑在身,举世同钦,他并不仅仅代表穷家帮。”

陈剑也没有话说了,他心中并不着重外表穿戴什么,可也不想当什么与帮掌门,事情如在他的头上,他无法推辞,然而要他带着丐帮的标记与天下人见日,他也觉得太过招摇。

李飞红见陈剑不作表示,只得问云天化道。“老祖宗!您老人家的意思如何?”

云天化一叹道:“我还有什么话说呢?掌门人自己有权决定一切,我反对也没有用。”

岳镇江却正容道:“弟子对掌门人所决定的一切无以置词,但希望掌门人仍以丐帮为重。”

陈剑一愕道:“岳兄此言怎讲?”

岳镇江叹道:“帮主的衣着弟子管不着,却希望帮主给我留一点本色。”

陈剑还没有懂他的意思。

云天凤却笑道:“岳长老不必担心,我敢担保陈帮主不会叫你们污衣门的弟子改变服色的。”

岳镇江慰然道:“弟子所求也仅是如此。”

陈剑总算也弄明白了,连忙道:“各家有各家的规矩,我本人是不得已,何敢破坏贵帮的规矩。”

云天凤微笑道:“剑!你别忘了现在你是什么身份,那个贵帮二字用得欠妥当。”

陈剑被她说出语病,脸上不禁一红道:“其实我这个帮主也不过是客串性质,等我把事情作个交代,最后还是请你们另选其能。”

云天化长叹一声道:“老朽亦知帮主非吾辈中人,其奈小儿辈中人才凋落,无一堪当此任者,勉强以不堪者入选,如前任蒲人英者反速其祸,故不得以请帮主勉为其难,则丐帮幸甚,天下幸甚。”

陈剑自然不能再说什么,可是觉得云天化的话,似乎太令岳镇江难堪了,连忙道:“岳长老才器人品,并不比我差。”

云天化轻咳一声道:“镇江算是不错的,可是他才气有余,魄力不足,能守成不足以任艰。假如没什么意外的灾变,他或许可以独挡一面。”

陈剑不以为然道:“我行事优柔寡断,更谈不上魄力二字了。”

李飞红斟酌良久,终于忍不住道:“帮主既然已姜身以艰巨自任,就不必再客气了,属下对帮主相知不深,但是感到帮主有一种天然的眼人之威,这是岳大哥无论如何所及不上的。”

岳镇江也诚恳地道:“李大妹所言极是属下自番相去帮主甚远,是以衷心表示臣服,阴海棠中途变什,也是为了受帮主风仪所折服而致,今天假如是属下自己来赴会,其结果绝不会如此圆满。”

陈剑还想说话。

云天凤庄容道:“剑!我是最了解你的,有几句话我不得不说,你自认优柔寡断,其实是你的仁厚谦逊之处,你不是没有魄力,而是处处地方我抢先替你作主,使你无法表现向己的魄力,虽然你有许多地方迁就我,但是你心中仍是有各一贯的主见,那是我无法动摇的,比如说,我现在叫你接受二王子的聘请,到宫中去谋求发展,你肯答应吗?”

陈剑一怔道:“天凤!你是真的?还是开玩笑?”

云夭凤笑笑道:“浪迹江湖,到底不是正途,而那个二王子的确还够得上人君之选,为了我们的将来,我倒是真有这个意思。”

陈剑连忙道。“不!我不能答应。”

云天凤一笑道:“这就是了,在大事上你仍有自己的主见,绝不会受我的影响,这就是你的魄力了。”

陈剑松了一口气道:“天凤!我真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要我表现一下魄力吗?”

云天凤笑笑道:“是的!我必须使你表明一下自己的魄力,否则我很怕自己活得不长命。”

陈剑一怔道:“天凤!你怎么说出这种话来?”

云天凤目现云天化与岳李二人道:“现在你们该放心了吧!你们丐帮的暗杀手段,层出不穷,我真担心自己会死得不明不白。”

那三人居然都垂下头来,不敢作声,陈剑看看他们的神色,忽然明白了,不禁微怒道:“你们是否想……”

云天凤一笑道:“我敢担保现在不会了。”

云天化深恐激起陈剑更深的反感,连忙道:“帮主!大妹子聪慧过人,老朽实在担心,不过绝无对她生不利之心,最多……”

云天凤冷笑道:“最多把我们隔开是不是?”

云天化一叹巡:“大妹子!你既然把我们都看透了,我还有什么话说呢?可是我此举并无私心,我相信你会原谅的。”

云天凤微微一笑道:“我是没问题,不过帮主是否能原谅我却不敢担保了。”

陈剑庄容道:“云前辈,岳李二位长老,这个帮主本非我所愿担任,完全是被你们逼上梁山才答应的,可是我既然干上了,就要诚心正意告诉你们一句话,处世之道无他,唯有诚字而已,我不能私心对人,也不希望人以私心待我。”

岳镇江与李飞红同时跪了下来道:“属下不敢。”

云天化也跪了下来道:“帮主!这两个娃儿绝对不敢对大妹生异心,事情要怪我老叫化子。”

陈剑拂拂手道:“各位清起来吧!事情说过就算了,不过希望你们别再对天凤起猜忌之心,她是我的妻子,她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出任掌门也是她促成我答应的,她自然也会为了丐帮的利益而尽心的。”

云天化愧然道:“是!只怪老叫化子有眼无珠。”

云天凤笑道拉起云天化道:“不哥!起来吧,真想不到你对丐帮看得比这个妹妹还重要呢?”

云天化被拉了起来,犹自愧颜无地讪讪地道:“大妹子!老哥哥该死,你爱怎么处罚我都行。”

云天凤一笑道:“那很容易,我罚你把刚才通信的手势教给我。”

云天化一怔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云天凤微笑道:“我并没有看出来只是觉得你的手指头动得很奇怪,他们两个人的头也点的很奇怪,再看看你的表情神色,自然不难想到你们心中的意思。”

云天化一叹道:“你有这个本事,何必还学那种手势交谈的方法呢?”

云天凤道:“不!我觉得这种通信方法还是有可用之处,只要在使用时能做到不动声色,依然大有妙用。”

云天化轻叹道:“大妹子!我之所以猜忌你,就是因为你太聪明,现在我可改变想法了,你越聪明,我越高兴,有你在帮主身边辅助他,天下无事不可为,我再也不必为穷家帮的事操心了。”

云天凤沉声道:“别说废话,你到底肯不肯教!”

云天化连忙道:“教!教!我不但要把丐帮独门手语教给你,而且把掌门铁钵令上的鱼龙变化十八连环手式也教给你,以后我老头子就可以不管事了。”

李飞红一怔道:“老祖宗!您……”

云天化一瞪眼道:“我知道这是丐帮的独门手法,可是陈帮主专心剑术,这些玄功变化对他并无益处,而铁钵令被它不死夺走了,且不论他是否能参语那些秘诀,我们总得有个准备,除了我这个大妹子,没有人更适合继承这种手法。”

李飞红默然不语。

云天凤却微微一笑道:“大哥!你所说的鱼龙变化可是铁钵令上的玄功记载?”

云天化点头道:“不错!那上面共有三十一式变化,为丐帮祖师爷邋遢仙醉丐所创,可是后继的掌门人没有一个能学会的,我参悟了十八手,已是最高的记录了。”

云天凤笑笑道:“那你为什么不直接传下去呢?”

云天化摇头道:“祖训如此,掌门人全靠自己去揣摸,能得多少算多少,因为这二十一手变化可穷天地造化之奥,然而全在人的心性修为,心性愈劣,所得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