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32章

作者:司马紫烟

陈剑点点头道:“是的!今天我们是要解决帮中的一件大事,甄兄在此故无不便之处,可是今天局势相当凶危,甄兄还是远离为好。”

甄隐想了一下道:“也好!陈兄剑法已为举世独步,兄弟在此也无可效力处,倒不如少惹麻烦。”

说完拱拱手,告辞而去。

陈剑见他将秋痕剑也带走了,本想追上去要回来,继而想到他既然是南宫玉梅的密友,藉此机会将剑还给她也好,所以不作任何表示。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谁知甄隐走出十几文后,忽然回道:“兄弟忘记了一件事,居然将陈兄的剑也带走了,请收回吧!”

说完将剑遥掷过来,陈剑伸手接住,不禁愕住了。

因为这柄剑完整无缺,正是甄隐的巨阀剑,他连忙追上去道:“甄兄!你弄错了!”

“没有错,秋痕已残,陈兄留着也没有用处,兄弟想代为还给南宫玉梅去。可是陈兄又不能身旁无剑,兄弟的巨阙在性能上比秋痕还强一点,陈兄先留着用吧。”

陈剑自然不肯接受,正想追过去。

阴海棠却已追了上来道:“帮主!不必追了,她根本就是南宫玉梅。”

陈剑一怔,摇头不信道:“这怎么可能?他是个男人,而南宫小姐……”

阴海棠道:“我没有见过南宫玉梅,不敢确定她是什么人,但我敢担保她是女扮男装。”

陈剑仍然不信。

阳海棠笑道:“我是女人,对女人特别容易认出来,她的化妆术虽然高明,却仍有许多破绽,第一,男子的皮肤不会这等细;第二,像这么俊俏的男人不会有这样粗嘎的喉咙,可见她是故意蹩出来的。”

岳镇江虽然也有同感,却仍提出异议道:“阴长老提出的这两点虽然有理,但也不可一概而论,有许多优龄少童根本就是男女不分。”

阴海棠笑笑道:“我还有一点理由,虽然是靠着直觉,却绝对不会错,我寄身歌住,阅人无数,不管是男是女,我闭上眼睛也能闻出味道来,这家伙绝对是女人,不过不敢说是不是南宫玉梅。”

陈剑想想道:“不错!她是南宫玉梅。”

阴海棠微笑道:“帮主怎么又肯定起来了?”

陈剑略感不好意思地道:“先前我把她当作男人看,自然不会想到很多,现在看穿她是女的,我才断定她是南宫玉梅,从她刚才的言语谈吐及剑法,我也想不出还有别人。”

明海棠怔怔地道:“南宫玉梅与南宫少雄是同胞手足,怎么会变成对头冤家。”

陈剑道:“南宫一家的事很复杂,牵涉也很广。”

阴海棠飞快地接口道:“可是帮主对他们的事非常清楚,有很多事恐怕那个南宫少雄都不如帮主知道得多。”

陈剑自然而然地道:“这倒是真话,我曾经因缘巧合,连赴两次剑城,尤其是第二次去时,发生了很多变故,那时南宫少雄已经走了,所以他知道得不多。”

四海棠诡异地道:“这么说来,帮主与南宫玉梅比较近一点了。”

陈剑忙道:“我们一共才见过两次面,谈不上接近,只是他父亲眼我有点渊源而已。”

阴海棠笑了一下道:“属下着刚才南宫玉梅的情形,倒象和帮主颇有交情。”

陈剑觉得她问得太多了,心中颇不以为然可是防海棠却似兴趣十分浓厚,追问道:“南宫玉梅的本来面目一定很美吧?”

陈剑随便地答道:“你不是见过了吗?”

阴海棠道:“属下见到的只是一个化装面貌,虽很清秀,与她的本相一定差得很远,否则帮主与南宫少雄怎会认不出来呢?”

陈剑觉得她絮絮叨叨地地问这些琐碎问题实在根须,可是又不能不作答,只有皱皱眉道:一她与南宫少雄并不是同胞手足,只是两人十分相象。”

明海棠一呆道:“南宫少雄貌似好女,由此可见南宫玉梅十分美丽动人。”

陈剑只得道:“可以这么说吧,而且南宫玉梅另有一种高贵雍容的气质。”

阴海棠轻哼道:“她出身剑术世家,自然不是我们江湖流妓所比拟的。”

陈剑微异道:“阴长老,我并没拿你们比。”

阴海棠面色黯然地道:“我们不配跟她比。”

岳镇江十分明白,知道陈剑在言词上偏赞了南宫玉梅,引起了阴海棠心中的不满。为了免去麻烦乃笑笑道:“阴长老,帮主参加长老会时,陪同前去的李飞红也是由帮主夫人化装,你也见过了,帮主夫人绝世风华与绝顶才华,女流中很少有人比得上,帮主有了这样一个夫人,任何女子都不会看在眼中了。”

阴海棠脸色又是一变,忽然笑起来道:“真的吗?听说陈夫人是女中之杰,属下若是早知道了,一定要好好请教一下,夫人因何不随帮主一起前来?”

陈剑道:“她有事要慢一点来,而且我这次来是要解决丐帮的内务,她也不便参预。”

岳镇江见话已转入正题,连忙道:“阴长老,你打听的事怎样了?”

阴海棠道:“管言二贼已投入内廷为鹰犬,现在为东宫太子网罗作门下死士,他们两人的部属也都补作侍卫之职,我已经差人通知他们,叫他们子时正在此地见面,算算时间,大概也快来了。”

陈剑脸色庄重地道:“我们这方面的准备如何了?”

阴海棠道:“蚀骨喷筒由林玄鹤负责应付,大概不会误事,其它方面则由我们自己应付。”

岳镇江微笑道:“那倒不要紧,武功方面,有帮主一人足矣。”

阴海棠却尤形于色道:“我最担心的是他们借助官方的力量,强扣一顶作乱的帽子在我们头上,我们虽然不怕与宫庭为敌,可是如此一来,势必牵涉太广,弄得天下都不容我们安身了。”

陈剑一怔道:“他们敢这样做吗?”

阴海棠点头道:“很可能,我今天着人发出知会时,他们一口答应了,假如不是胸有成竹,就一定是准备采取这个手段。”

陈剑沉思片刻才道:“民不与官斗,万一他们真存了这个心,我们今天只好暂时撤退,另外再想办法了。”

明海棠移头问岳镇江道:“岳长老意下如何?”

岳镇江毫不考虑地道:“兄弟当然以帮主的仲裁为依归,不过,兄弟私下也觉得帮主的处置极为得当。”

阴海棠轻叹道:“我自然不敢为门户生事,可是铁钵令留在他们手中为进愈久,对我们的威胁也愈大。”

陈剑笑笑道:“这倒不要紧,铁钵令曾留阴长老身畔三年之久,他们纵有所得,总不会比你更多呢!”

阴海棠脸上一红道:“不满帮主说,属下虽然将铁钵令上玄功记载揣摩了三年多,所得却极为微少。”

陈剑道:“那更不要紧了,以阴长老的才能,揣摩三载而无所获,他们即使保管十年也不会有什么成就。”

阴海棠轻叹道:“帮主没有见过铁钵令,所以才有这种想法,其实铁钵令上的玄功记载可难也可易,不得其道而习之,百年一无所成,得其道而行之,旦夕可成。”

岳镇江愕然道:“难道两个贼子会在短期内揣摩得其中要首吗?”

阴海棠摇头苦笑道:“管言二贼下庸之才,怎能参透令上玄机,可是宫中却另有能人。”

岳镇江连忙道:“是谁?”

阴海棠道:“听说此人现居大传之职,名叫佟尼,为太子伴续,此人有过目不忘之能,鬼神莫测之机,铁钵令上玄功语录,他一参即透,幸好管言二贼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把持住铁钵令,一点点地交出来,一定要等他们体会到其中要首,才献出下一部分,若是时日过久,铁钵令上的全部武功,终将为他们所得,那时我们就无以对付了,因此我认为事不宜迟,必须速战速决。”

陈剑一惊道:“这倒是要从长计议了。”

岳镇江想想道:“即使那两个贼子今日前来赴约,也不一定会将铁钵令一同前来。”

阴海棠道:“此事实属可虑,可是他们将铁命令收藏极严,除了他们二人以外,断无第三者知晓,今天只要杀死他们二人,就不怕令上玄功继续泄露出去了。”

岳镇江摇头道:“此二贼因为罪不容放,可是认钵令用丐帮掌门今符,若是因此淹没,丐帮将何以立足?”

阴海棠笑笑道:“这个小妹已作了安排,小妹门下有十六名弟子被选入宫中教坊司乐,只要铁钵令藏在宫中,她们一定有办法找出来,所以目前最重要的是设法扑杀此二叛贼。”

陈剑想想道:“现在一切计划都是白费的,还是等一下随机应变吧,假如他们不倚官方势力,将今日之约作为江湖私斗,我自然不放他们话命,假如他们以朝廷宫吏的身分前来,我们只好暂时容忍,收回铁钵令事小,丐帮的延续事大,一差之失,致全帮于万劫不复之地,我们都成了门中的罪人,虽然我加入丐帮的时日很短,却不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岳镇江肃然造:“帮主之言极是。”

明海棠长叹一声,神情黯然庄重,陈剑的忧虑是为大局着想,她不能反对,可她又象有难以启齿的忧虑。

二人静待片刻。

阴海棠终于忍不住道:“帮主!岳长老!铁钵令上玄功变化莫测,小妹仅得十之一二,功力修为既以高出数倍,若是由管言二贼长相把持,其后果尤甚于我们所想,即使我们与朝廷作对,官方也无法令天下,杀尽所有丐帮中人,可是二贼一着得志,丐帮子弟死无弟死无噍类矣。”

陈剑微微一笑道:“阴长老终于说出真心话了。”

阴海棠红着脸道:“是的!属下因惑于帮主高义,不得不掬诚以告,世人所知丐帮门人,俱污农弟子,一旦朝廷不准丐帮立足,与净衣门毫无牵涉,因净衣门混入各种行业,不过是千百之一,而污衣弟子,却是有丐皆入帮。”

陈剑朝岳镇江笑了一笑道:“阴长老既然说出这心腹之话,我们也不妨把老实话告诉她吧。”

阴海棠一征道:“属下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事?”

陈剑笑笑道:“丐帮中还有一个老祖宗留在人间,那是前四代的帮主雷天化,现年一百八十高龄,他法人家已将铁钵令上武功参透十之八九,那已是人智的极限,因此不管那两个叛贼功力高到什么程度,我们仍有足够制服他的把握。”

阴海棠脸色微变道:“真有此事?”

岳镇江笑笑道:“阴长者既然见过铁钵令上的玄功秘录,便知道这事是否真确。”

阴海棠低下了头,一言不发,良久才道:“可见人存不得一点私心,小妹若不将此心剖白,恐怕那老祖宗不会饶过我吧。”

岳镇江摇头道:“不!雷老祖宗已经不理帮务了,可是他鉴于丐帮日渐凋零,决心把一生所学传给两个人,一个是帮主夫人,一个是李飞虹长老,令李飞虹长老辅助帮主推展帮中事务,由帮主夫人以客卿的身分督导本帮弟子。”

阴海棠脸色大变。

陈剑和笑道:“阴长老不必耽心,李长老学成之后,绝不会仗技凌压净衣门下,这我可以保证。”

阴海棠迟疑半晌才道:“属下深信帮主大公无私。”

话讲到这里,大家都接不下去了,陈剑心中暗自悔,不该将此事告诉阴海棠的。

虽然他相信李飞虹不会对污衣门偏袒,但净衣门中弟子心中总无介蒂。反而增加了两门的隔阂。

岳镇江却笑了一下道:“阴长老还有一事你可以放心,帮主虽不是净衣门人,也不是污衣门人,不着污衣,不背令结,此事已得污农门中同意,相信净衣门也不会反对吧。”

阴海棠眼睛一亮道:“真的?”

陈剑点点头道:“不错,我原不是丐帮中人,任帮主以情势所迫,为了表示不偏袒那一方,我还维持原先的衣着,不过我要特别声明,这一领青衫,并不是净衣之列。”

阴海棠连忙道:“这是当然,净衣门的衣着仍有行业的限制,帮主青衣佩剑,豪士本色,净衣门中也没有这一行,属下绝对赞同。”

陈剑这才松了一口气,想不到事情竟如此解决了。

岳镇江却轻轻一叹道:“帮主夫人真了不起,当初她提出不着污衣之议,我心中的确不以为然,现在才知她用意深远。”

阴海棠微微一笑道:“污衣净衣两门历来不能坦诚相处,就是为着这衣着之争,其实想开了实在没有多大意思,陈帮主这,一来。正好把我们的死结解开了。”

三人相视而笑,来几即闻远处蹄声急促,一骑飞驰而来。

阴海棠连忙道:“恐怕是他们来了”

陈剑用手遮住阳光看了片刻道:“恐怕不像吧,来人只有一个……”

说着那飞骑已来到临近,马上跳下一个锦装少年。

陈剑不禁一怔,因为他认识这人正是江湖上见过一面的二王子,不知道他又来干什么?

二王子下了马,拱拱手道:“陈大侠,恭喜你又任了丐帮掌门人,天下武林,全在你掌握中了。”

陈剑皱皱眉头,还他一礼道:“殿下此来有何见教?”

二王子笑笑道:“小王在杭城相邀,怎奈大侠弃我若敝履,亦不愿折节不顾,找只好来拜访你了,听说我家老四从这儿刚回去?”

陈剑点头道:“不错!四殿下为另一件事来的,与在下毫无关系。”

二王子笑道:小王此来却与大侠颇有关系。”

陈剑一征出:“出下有何赐教?”

二王子过:“大侠在此为丐帮清理门户,小王特来作一臂之助。”

陈剑连忙拒绝道:“这是江湖的纠纷,不敢劳殿下玉驾,殿下还是请回去吧。”

二王子笑笑道:“陈大侠,我知你不愿接受我的帮助,可这次你非要我用助不可,而且我已经替你尽了一点小力了。”

陈剑微愕道:“此言怎讲?”

二王子道:“老七的职位现由我接任,早上父王接密报说有暴民扰乱京师,差我会同九门提督前来清除暴民,这事已被我压下去了。”

陈剑一惊道:“这从何说起?”

二王子笑笑道:“这是我大哥的老师,侍读太傅佟尼的密报,至于是谁暗中捣鬼,我想大侠一定很清楚,现在大侠是否还嫌我多事呢?”

陈剑脸色微变,拱手道:“多承关照,在下万分感谢,既然对方利用这种手段,在下不愿妄起纠纷,请容告退。”

二王子一笑道:“大侠此刻抽身一走,岂不叫我无法交代。”

陈剑茫然不知所云。

二王子道:“我驳回修尼的密告说是大哥用人不察,妄引江湖匪类入宫,同时还把两位贵帮叛徒的名字提了出来,俺太傅自然不服气,据理力争,结果父王叫我跟大哥会同审查此事,并且差令查实回奏,大哥没法子,只好带着他们前来与大侠当面解决,大侠这一走不打紧,我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

陈剑想了一下道:“只要我们不碰头,自然不会起冲突,殿下也不必担负责任。”

二王子摇头道:“不行!修太傅在父王面前很红,他的话很有力量,要是事情不解决,回到朝中我可辨不过他,陈大侠!这件事我是看在你的份上的,才多了这句嘴,你可不能拆我的台。”

陈剑道:“我们原是江湖门户私斗,就算告到官里去,也不见得对殿下有何帮助。”

二王子轻轻一叹道:“这次父王还给了两名将军作为见证,只要证明大哥门下的两个侍卫确是丐帮中的叛徒,佟尼就无可申辨了,我是为了与陈大侠一番见面之情,略尽武林道义,绝无示恩之意,大侠何必陷吾于窘境呢?”

陈剑不禁慨然道:“殿下对于网罗人才,真是无所不至啊。”

二王子轻唱道:“南山有鸟,北山张网,鸟自高飞,网其奈何?我知道大侠是不羁的神龙,此举仅为尽心,办完这件事,大侠只管走你的路,我们两不相干如何?”

陈剑顿了一顿道:“殿下如此照顾,当真没别的原因吗?”

二王子也顿了一下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这事当然对我也有好处,七荣当初办事情自以为万无一失,却不知留下了一个大洞,忽略了大哥身边这么一个老狐狸,他在大哥身上所下的一番努力全被倭尼识破了,可是要解大哥所中的魔,只有铁钵令上所载的玄功,这就是供尼为什么要庇护那两个江湖败类的原因,今天的事我们算是互相帮忙,我采你收回铁钵令,你帮我除去一个隐患这总行了吧。”

陈剑这才笑了笑道:“这样在下自然从命,否则在下宁可不要铁钵令,也不能去接受殿下的盛情。”

二王子怔然道:“这又是为什么呢?”

陈剑正色道:“在下讲究恩怨分明,假如今天受了殿下的好处,异日殿下对我提出要求时,我自然无法拒绝。”

二王子长叹一声,沉思片刻道:“大侠准备一下吧,他们就快来了,言必中与管不死倒不足惧,俺尼那老狐狸可不好应付,到时我又不能带大侠出头……”

陈剑连忙道:“殿下千万别插手帮忙,相信我们还应付得了。”

二天子不说话,负手站在一边。

陈剑和道:“殿下怎么对我的事如此清楚?”

二王子微笑道:“大侠行迹所至,我都有报告,虽然大侠不肯为我用,我还是要防备被别人占了去。”

陈剑怫然遭。“我已说过了绝不会介入宫廷的争端,殿下难道还不相信?”

二王子笑道:“我相信大侠,却不相信别人,如今日之事,假如不是我发现得早,大侠很可能陷入别人的牢笼了。”

正说之间,远处烟尘蔽空,隐约有蹄声传入耳中。

二王子乃笑笑道:“他们可能是来了,陈大侠,我没别的请求,只是希望你等一下当着两个证人的面,别太批驳我的话,我相信这对大家都好。”

说着不等陈剑的答覆,即起身朝那一蓬骑迎去,来骑绝速,一行约有十数人,见到二王子后,都收住鞍缰绳。

当前一个青衣老人在马上向二王子唱诺道:“二殿下,想不到您已经先来了。”

二王子不去理他,却对另一个锦装年约三十岁的白面瘦削的男子一躬身道:“小弟参见兄长。”

在二王子称呼中,陈剑知那男子一定是所谓大太子了,因此不免对他略加注意,一看之下,心中不禁暗自生欢,他出身武当正宗,自然略知风相人之术,从大太子的相貌看来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龙眉而虎目,确有人君之慨。

只是骨格清薄,双耳扁平,人中短奇,应主壮年夭亡,难怪他的兄弟们要为王位而生争夺之念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