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36章

作者:司马紫烟

岳镇江微微色变道:“阴长老!你刚才打了管不死一拳,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阴海棠笑道:“不错!否如他一身血污,我才懒得弄脏了自己的手呢。”

陈剑摇摇头道:“这未免太残忍了。”

阴海棠正色道:“帮主!这是对他的慈悲,那根银针上的剧毒杀人无痛苦,比他落在人家手中受罪愉快多了。”

二王子轻轻一叹道:“阴姑娘!你把麻烦惹大了。”

阴海棠冷笑一声道:“丐帮叛徒,自然要由我们处置。”

二王子摇头道:“我不是指这点,处置叛徒,自属贵帮的权利,可管不死一死,玄功秘录再也无法找到了,但愿管不死是把它藏在身上。”

明海棠笑道:“殿下帮助我们,不就是为了阻止佟尼取得秘录吗?怎么又改变了主意呢?”

二王子叹道:“原来我是有这个打算,可是大哥表示他无意于江山,我又希望他们能找到秘录从那邪术中解脱出来,只有他活着,才能制服佟尼。”

阴海棠冷笑道:“佟尼热衷富贵令兄无意于江山,他一定改向殿下效忠,殿下又何必担心呢?”

二王子连忙道:“不是这么回事,佟尼如不得秘录,他就无法对大哥交代,他一定把责任推在我头上,大哥也误会我是存心要他不得活命。”

阴海棠沉声道:“殿下到底是怕佟尼?”

二王子道:“两个都怕,佟尼武功难涉,大哥心计尤深,而且他练的那种邪术,决非人力所能抗。”

阴海棠嘿嘿一笑道:“殿下先前把话说得那么慷慨激昂,原来处处还是为自己打算。”

二王子颇为难堪,但是忍住道:“随便姑娘怎么说,但我们初衷原为了大家着想。”

阴海棠道:“现在殿下可以再行斟酌一下,要想除去佟尼,可以与陈剑帮主合手对付他,要想讨好佟尼,也不防跟他合作来对付我们。”

二王子怫然道:“阴姑娘把我想得如此不堪?”

阴海棠用手一指道:“傅尼已经回来了,堪与不堪,唯殿下自行斟酌。”

果然远处蹄声又起,佟尼飞骑疾驶而来。

二王子想了一下道:“陈兄!我不便正面与你联系,等一下你先与他做战,我在必要时出手一击,比我们联手对敌还有效。”

陈剑还来不及作表示,佟尼已来到临近,先把管不死的尸体掷在地下,然后跳下马道:“你们要死要活?”

阴海棠迎上去笑笑道:“俺太傅!您老找到了玄功秘录吗?怎么又回来了呢?”

佟尼沉声道:“找到了?我就是回来向你要玄功秘录的,你真不错,居然连老夫也要了起来。”

阴海棠一怔道:“这是怎么说呢?”

佟尼冷冷地道。“你在管不死身上弄的手脚虽然瞒过老夫,却瞒不过他自己,他发觉中了暗算后强忍住一口气,在临死前说出了玄功秘录的收藏地方。”

阴海棠连忙道:“在那里?”

佟尼道:“在林子久的衣服夹缝里。”

阴海棠一笑道:“您老聪明一世,怎么会相信这种鬼话的,林子久是我们的人,管不死会把秘录交给他吗?”

佟尼冷笑道:“管不死并不知道林子久是你们的心腹,而且他将秘录藏人衣缝中时,林子久并不知情。”

阴海棠笑笑道:“那更无稽了,他会将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那个最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吗?”

任尼冷笑道:“这倒很有可能,最容易发现的地方,也最不受注意,要不是他说出来,我们谁也不会想到林子久身上去,因此老夫相信他说的是实话。”

阴海棠道:“他分明是想嫁祸于我们,叫老太傅来找我们拼命,也替他报了仇……”

佟尼沉声道:“这我不管、你们把林子久交出来,由老夫搜过他的衣服,假如确实没有秘录,老夫就死了心。”

阴海棠笑笑道:“林子久留在宫中,老太傅何不自己回去找他呢?”

佟尼哈哈一笑道:“你既然揭露了他的真正身份,可见他决不会再留在那儿等我们找他算账了。”

陈剑这时插上前道:“阴长老,林子久的下落你知道吗?诚实地回答我。”

阴海棠顿了一顿道。“如此说来,他的确已不在宫中,不过他身上是否有玄功秘录,属下就不清楚了。”

陈剑点了点头道:“这就好,我只要知他已离开宫中,其他的问题就不必管了。”

阴海棠迟疑地道:“帮主要把他交出来吗?”

陈剑笑了一下道:“阴长老,你这一问岂不多余,不管他是否藏有秘录,我怎会把他交出去呢?何况他还是丐帮中最有功的忠心弟子。”

阴海棠激动地道:“掌门人如此爱护门人,属下等杀身以报,也心甘情愿”

佟尼怒声道:“你们是宁死也不肯交出人来的了。”

陈剑正容道:“我相信这一定是管不死的嫁祸阴谋,但是我更希望他说的是事实,这样,丐帮的玄功秘录依保物归原主。”

佟尼冷笑道:“可你们三个人就难逃一死了。”

陈剑大笑道:“丐帮门人遍及天下,你只杀死三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佟尼道:“老夫杀死你们之后,大索天下,叫你们丐帮的人死无子遗。”

陈剑朗声道:“假如我们死丁,丐帮门下知道你厉害一定会自动隐藏起来,待图报复之策,假如我们不死,你别想动丐帮任何一个人。”

佟尼厉声道:“你们三人可说是丐帮的精英,只要你们一死,丐帮不攻自溃,还谈什么报复。”

陈剑傲然道:“丐帮只要有林子久那样的忠义之土存在,就不会溃散,何况我未到京师之前,早作了安排。”

佟尼微征道:“你作了什么安排?”

陈剑道:“这个我无须奉告,反正我们既然敢轻生涉险,总不会全无准备。”

佟尼想了一下道:“不管你说得多好听,老夫绝不会因而放弃杀你之心。”

陈剑大笑道:“生死唯命,在下武功虽不济总不会被老太傅几句话吓死了。”

佟尼色为之变,举手正待发作。

阴海棠却对二王子道:“陈夫人机智闻名江湖,我们今日若是死在老太傅手中,这笔帐却记在宫廷的薄子上,假如陈夫人挑动江湖同道,引起天下大变,殿下可要考虑那种后果?”

二王子脸色微变,朝佟尼道:“佟太傅,这倒是一层顾虑,太傅要三思而后行。”

佟尼冷笑一声道:“殿下这番话可以对太子说去,老臣受太子之命,取得玄功秘录,舍此一无所知。”

二王子长叹一声道:“我宁可得罪大哥,也不能不站在陈帮主这一边了。”

说着抽出长剑站到陈剑身边。

佟尼微笑道:“殿下决心与老臣为难?”

二王子道:“我深知江湖人的厉害与习性,不能为天下挑起兵灾内祸。”

佟尼一咬牙通:“殿下身居宫廷侍卫之长,竟为几个暴民危言所惑,老臣也顾不得廷扎了。”

二王子不等他说完,劈手刺出一剑,佟尼只用指一弹,即将他的剑势弹偏,冷笑一声道:“老臣拘于尊卑之分,让过第一招,第二招老臣就要还手了。”

二王子怒声道:“老贼,除非你今天杀了我,否则我叫你九族之内,无一唯类。”

佟尼哈哈一笑道:“老臣孤身一人,唯一的门便是当今东宫太子,殿下这株连之刑,能加于太子吗?”

二王子不答话,再次剑落,出招已十分凌厉,剑前密布剑气。

佟尼也不敢怠慢,右手轻挥尺许的玉如意道:“这玉如意乃圣上踢给太子镇纸的,太子又转赐老臣,老臣为了对殿下表示尊敬,才取出作为武器,若是误伤了殿下,老臣心中也好过一点。

二王子第三次出剑,剑身理然作鸣,剑尖化为万点银星,足见他不仅用足了功力,也使出了最精妙的杀手。

可是佟尼的玉如意轻轻一挥,即将他的剑荡开,回手轻撩,刚好击在他的手背上。

二王子的佩剑叮然落地,佟尼用脚轻轻一挑,将这柄长剑踢起来,飞到二王子的另一只手中。

二王子接剑退道一边道:“陈兄,这老贼的武功太高了,我只能帮到这个程度……陈兄还是……”

陈剑微微一笑道:“殿下盛情可感,这事原无需殿下插手,还请殿下让我自己来应付吧!”

二王子启齿慾有所言。

陈剑又笑笑道:“在下也学过几年剑法,自然懂得厉害,不管怎么样,我总不会把帮中的弟子交出来的。”

二王子脸色通红,长叹一声,垂手走过一边。

阴海棠这才叫起来道:“原来你们是串通了演假戏,叫我们震慑于这老家伙的武功,把玄功秘录交出来……”

二王子低声道:“我是为了息事宁人之计,再者也是实在爱惜陈兄的人才,不愿他平白牺牲。”

陈剑朗声大笑道:“殿下盛情心领,只是殿下对江湖人的了解不够,江湖人并非不怕死,但绝不为屈辱而偷生,更不会为苟且偷生而出卖自己的弟兄。”

二王子满脸通红,一言不发。

佟尼却大怒道:“殿下对你们如此曲意成全,你们还是不识好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夫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不会知道厉害。”。

说完一摆玉如意,朝陈剑当头击下,来势极猛。

陈剑固然已经作了防备,但对方的动作太快,还未等他抬剑积迎,眼前已闪过一片光影,寒气森森。

阴海棠与岳镇江都守伺在旁,见状大吃一惊,一个摆动青竹杖,一个撩开汗手,双双同时攻了上来。

陈剑在百般无奈中,只有本能地将身子平仰下去,玉如意跟着追去,他必然难逃。

可是岳镇江和阴海棠的攻式也已到了佟尼身上。

佟尼对岳镇江的竹杖视若无睹,听任他点在胸前肋骨上,劲力反弹,岳镇江只觉得虎口一震,疼痛慾裂。

然而佟尼可能听说过阻海棠指环的厉害,那骷髅口中的细针不仅含有剧毒,而且专破一切气功。

因此他倒不敢轻敌,身形一切扭,硬将冲势拉退了数步,闪开了阴海棠的一江,陈剑也因此躲过了被击之危。

当他直起腰时,脸色在羞债中带着恼怒,见岳镇江的竹杖已掌握不住,虎口裂缝处血迹盈然。

阴海棠还想举拳施袭,佟尼的眼光中却含着杀机,陈剑心想这老贼的武功的确不容轻视。

阴海棠单凭一枚指环,万难与他相抗,乃沉声道:“你们都退开。”

陈剑庄容道:“阴长老,刚才你是侥幸逼他避过一招,这老头子武功诡异莫测,你讨不了好,还是让我来吧!”

佟尼连番得利,骄狂之心顿生,哈哈大笑道:“江湖上捧英雄犹如朝廷点探花郎,徒重其表而妄顾其实,像你们这点功夫,居然也配称天下无敌。”

陈剑凝凝神,剑抱满日,朗声道:“先生既以文事论武技,在下亦有一言奉告,浅水低吟而深水哑然,海纳百川有容乃天,山聚百石有积乃高,剑径白炼而锋利;文由百思而词乃工,老先生伴学东宫,自为天下文章泰斗,但数之武事,仍嫌过于浅薄。”

佟尼愤然道:“小子!你敢情在教训老夫么?”

陈剑庄容道:“在下不敢,可是武夫论兵啥名,师直为状曲为老,老先生挟技凌人,师名已曲,有所慾而搏,斗志必衰,予于小胜而沾沾自喜,是为养气之不足,在下尚未出手,即已知老先生之不足为敌矣。”

佟尼心头微正,表面上却傲态更甚,一扬玉如意道:“小子!现在是性命之搏,并不是耍嘴皮的时候。”

陈剑豪情万丈地一笑道:“在下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均不屑于不告而诛,是以先为老先生言。”

佟尼哼了一声道:“小子,看你说得那么有把握,好像稳能胜得老夫一般,刚才要不是那女娃子代你挡一下,你早已一命呜呼了。”

陈剑笑笑道:“班定远曾以三十六从,傅匈奴使臣于千万军中,非其勇武过人,乃攻于不备耳,老先生出手之际,并未令在下有准备之机会,古成名之侠,取敌仅一击之间,一击不中,即飘然远去,老先生最有利的时机已经过去,为老先生之计,还是及早急流勇退的好。”

佟尼哈哈大笑道:“老夫若是被你几句话吓退了,这一把年纪就白活了。”

陈剑也笑笑道:“白活总比活不下去的好,在下言尽于此,老先生执迷不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