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39章

作者:司马紫烟

而且从剑痕看来,她分明是被很天四式那招“风生树下”杀死的,举世之间,会这招剑法只有三个人,一个是他,一个是云天凤,一个是前一任的雷长恨,现已因殉情削发的苦果师太。

他没杀死易华容,那就是另外两人之一了,可是云天凤与苦果都没有杀死易华容的原因呀!

而且那两个人都不在此地,苦果深楼仙霞岭,云天凤则带着着李飞虹追随雷天化学习玄功,都不可能到此地来。

是不是老人偷学了那招剑法?

他想想也不可能,这招剑法虽使用过几次,可是他相信没有人能光凭眼光之功而练到这种程度的,尤其尸体上那个风字长短合度,字迹工整,那人的造诣还在他之上,那非要经过多年的苦练才有以致此。

想了半天,他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有人杀死了易华容,再故意划下这个“风”字以为移祸之用。

不过这段假想立刻就被自己推翻了,他在不久之前应甄隐之请,对门拆招,才发现那一招所以得名之故可能云天凤和苦果都还不知这回事,嫁祸之举,显属不可能,而且易华容身上别无他伤,她总不能呆呆地站着让别人用这个方法刺死。

陈剑越想越糊涂了,对尸体呆望了半天才喃喃地道:“天凤!我真希望你能在这里,以你的智慧或许能将这个事情作一合理的解释。”

一言甫毕,身后突有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我想除尊夫人之外,任何人也无法作更合理的说明了。”

陈剑募然四顾,却见身后站着一个全身缟素的女子,连头上也用一条白纱束住,脸貌却十分的熟悉。

那女子见他呆立不语,又冷冰冰地道:“怎么,才片刻功夫你就不认识我了?”

陈剑这才认出她就是南宫玉梅。

南宫玉梅的样子他自然是认识的,可他改名甄隐,易为男装之后,他心目中,只存有甄隐的印象,反而对她原来的印象模糊了。

因此他征了一怔才道:“你怎么又换回女装了?”

南宫玉梅冷冷地道:“因为我已没有乔装的必要。”

陈剑诧然道:“这是怎么说?”’

南宫玉梅默然片刻才道:“我是以南宫玉梅的身份重入剑城学剑,因为我不想实践学剑时所负的任务,自然要改换一下身份,现在……”

陈剑一惊道:“那么你现在决定要将学过易家剑法的人一一都杀死了?”

南宫玉梅寒着喉咙道:“是的,我无伤人之心,人家却连我息剑归隐的母亲都不放过,使我感到易家剑法的确是一种邪恶之剑,必须尽除之以免遗患人间。”

陈剑连忙道:“小姐误会了,杀死令堂大人的并不是易家剑法。”

南宫玉梅冷笑一声道:“以你所知,那一招“风生树下”会比易家剑法高明吗?”

陈剑怔怔道:“这个我不知道。”

南宫玉梅厉声道:“你不知道,我倒很清楚那一招剑式变化虽多,却不一定稳能胜过易家剑法的,除非是正好攻在我母亲致死的部位上,因为易家剑法中唯一不加保护的就是胸前。”

陈剑连忙道:“胸前是最易受剑的部位,任何一种剑法都把那里保护最密。”

南宫玉梅淡淡地道:“这就是易家创法优于别家之处,因为剑手最危险的部位就是前胸,任何一家剑法都必须分出一半力量去保护它,所以攻势就削弱了一半,你是个学剑的人,相信一定明白其中的道理。”

陈剑点点头道:“是的,我明白,所以古代的剑手前心一定更带着铜镜软甲之类……”

南宫玉梅道:“这是很笨的方法,事实上大家都明白那一处是最难攻的部位,所以精妙的攻招都不以那里作为攻击的对象,天下名家剑法都循着这个原则。”

陈剑又点道:“我倒没想到这一层。”

南宫玉梅冷笑道:“我若是不说出来,举天之下,没人会想到这一点剑式变化虽多,巧妙相差极微,易家剑法就是利用这常情之外的一点先机,雄视武林百余年,历传数代而永立于不败之地,我母亲是易家剑法的传人,研究尤其深刻,她却被人用剑杀死了,你想这个人会是谁呢?”

陈剑一怔道:“这个我怎会知道?”

南宫玉梅沉下脸道:“这是个最简单的事实,那个杀死我母亲的人,一定深明易家剑法的奥秘与强弱所在,才能避过我母亲的锐利攻势,而且那人还必须是精擅恨天剑法,才能在我母亲的尸体上留下那个伤痕,你想天下有谁能兼具此两种可能呢?”

陈剑愕然道:“这只有我……”

南宫玉梅脸色更厉,冷冷地道:“不错!只有你们伉俪两人才兼得两家剑法之长,你当然不可能杀死我母亲,因为我离开母亲时,你还在永定河畔与人拼命,我到那里时,你还没走,因此这可能只有一个人了。”

陈剑失声叫了起来道:“你是说天凤?”

南宫玉梅冷笑道:“我没一定说是她,因此我特别回来问你,还有谁更可能?”

陈剑大急道:“我不晓得,但我敢保证一定不是她。”

南宫玉梅沉直睑来厉声道:“你凭什么保证呢?尊夫人此刻在那里你知道吗?”

陈剑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绝不是她,她没有杀死令堂大人的理由。”

南宫玉梅冷笑道:“她有最充分的理由,因为她猜出我重人剑城学剑的目的与作用,为了怕我去找她,她自然要先下手为强了。”

陈剑道:“既便如你所说,她要找的人应该是你。”

南宫玉梅道:“不错!她也许是来找我的,可是找我不如找我母亲,她的想法中以为只有我母亲可以阻止我不杀她,她表示过这个意思吗?”

陈剑点点笑道:“有的,她还叫我没有取得她的同意前,不要去见你的母亲。”

南宫玉梅立刻道:“这就更对了,她是想利用她的机智胁迫我母亲,逼得我放弃……”

陈剑摇摇头道:“我相信她不是这个意思。”

南宫玉梅厉声道:“不管她是什么意思,反正我认定杀死母亲的人绝对是她。”

陈剑不平地道:“为什么你会这样想呢?”

南宫玉梅沉声道:“因为我母亲对学过易家剑法的人深恶痛绝,认为没有一个好人,我把你当作例子,对她解说半天,她还是不相信,一定要亲眼看看你,假如尊夫人见到我母亲后,以她的聪明外露与心机太重的表现,能使我母亲相信吗?”

陈剑低下头,默然不语。

南宫玉梅又道:“即使她来此的目的并不存心加害我朝母亲,我母亲也不肯放过她,她们冲突是必然的事,因此她杀死我母亲也是想像得到的事实。”

陈剑想了片刻,觉得无可辨驳了,因为一切迹象表明,除云天凤外,实在找不到第二个可能的人,因此只能低声道:“那——那也是为了自卫。”

南宫玉梅沉声道:“你做丈夫的可以认为是个理由,我这个女儿却只见到母亲的尸体。”

陈剑连忙道:“我只是根据你的猜测而言的,其实我绝不相信她到过此地。”

南宫玉梅冷笑道:“刚才你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话我都听见了,连你也认为只有她才能对这事作个合理的解释。”

陈剑急了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了,我是说凭她的聪明与思考能力,也许会找出事实的真象。”

南宫玉梅厉声道:“只有杀人的凶手才知道真象。”

陈剑一怔道:“你认定是拙荆杀死令堂了?”

南宫玉梅冷笑道:“除非她能找串一个确切的证据,证明她今天在别的地方,不过我相信我的判断绝无错误。”

陈剑沉思片刻才道:“好吧!今天是九月十五,我们记下这个日子,我陪你找她去,问问她今天到底在那里?”

南宫玉梅却冷笑一声道:“用这个方法似乎太便宜尊夫人了,她尽有办法为自己安排一个不在场的证明。”

陈剑怫然道:“你想得太多了。”

南宫玉梅冷笑道:“不是我多疑,而是尊夫人太聪明了,她杀了人,若是敢承认,就会留在此地等我,现在她一点痕迹不留,分明是不愿负担责任,所以我相信她一定作过周密的安排了。”

陈剑心中忽地一动,手指那个风字道:“这不是一个痕迹吗?”

南宫玉梅也征了一怔道:“这不算痕迹,你到今天才发现那一招会留下这样的剑痕。”

陈剑点点头道:“不错,我发觉也许迟了一点,可是,连我这么笨的人都能想到这招命名的真象,天凤难道不会发现吗?她若是存心图谋杀人,何以会留下这样明显的痕迹呢?她假如乱剑分尸,不是更显得干净利落吗?——

“南宫玉梅也呆住了,想了半天才道:“那也许是她认为功力是百胜过我,所以才留下一个线索向我示威。”

陈剑正色道:“假如是这样,我也不会原谅她。”

南宫玉梅神色略显微动地道:“真的吗?”

陈剑点点头道:“不错!不管她所持的理由是什么,只要她确实做了这件事,我一定叫她给令堂大人抵命。”

南宫玉梅默思片刻道:“好!我相信你,目前除了尊夫人之外,我想不出还有谁会杀死我母亲,这个等我们见到尊夫人之后再说吧。”

说着走到后堂,取了一个点着的火把出来。

陈剑不解地问道:“这是干吗?”

南宫玉梅戚然道:“我母亲虽未落发却已心如止水对人生看透了,她希望死后能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陈剑连忙道:“不!不行!令堂大人死得离奇,唯一的线索便是胸前一处剑痕,我希望能将令堂的遗体暂为保存,以便将来做为察证的资料。”

南宫玉梅怔然道:“假如这件事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就是我能等,我母亲也不能等。”

陈剑玉梅长叹一声道:“你想到那去了,现在是九月天,一具尸体能保存多久,难道你要我母亲一直放在这里,慢慢腐烂发臭吗?”

陈剑这才想尸体的保存确实是个难题,沉思片刻后,才击击恼袋道:“南宜小姐,请你把火借给我。”

南宫玉梅莫明其妙地把火把递给他。

陈剑接了走到门外,从怀中取出一个火炮,就在头上点了,立刻化为一道火箭,曳着银色的长尾,冲向半空。

南宫玉梅追出来问道:“这是干吗?”

陈剑将火把踏熄了道:“这是丐帮紧急召集的号令,施放出去,凡是周围五十里内的丐帮弟子,都会尽速赶来听候命令。”

南宫玉梅道:“你把丐帮的门人叫来做什么?”

陈剑道:“丐帮净衣门下有各种人材,我叫他们想办法保存令堂大人的遗体,问题岂不是解决了。”

南宫玉梅连忙道:“我可不能将母亲的遗体交在那批臭叫化子手里。”

陈剑连忙道:“小姐请放心,伯母大人将这草堂收拾得一尘不染,可见他老人家好洁,我也不敢冒渎老人家的遗体,等一下我把令堂大人交给莺歌部的弟子去侍候,她们都是未出嫁的少女,小姐总不会反对吧。”

南宫玉梅这才不响了,二人一起向前望着,片刻之后,只见人影点点,一起向这集中过来。

陈剑见这群人形形式式都有,就没一个他认识的,不禁皱起眉头,而那群人也不认识他,东张西望,好象在找寻施号集令的人。

南宫玉梅低声问道:“人都来了,你怎么不说话呀?”

陈剑红了脸,感到十分难堪。

这些人一定都未参加他登位的长老大会,自然不认识他就是帮主,而自己一无凭证,也不知该如何告诉他们才好。

幸而陆续赶来的人中,走出一个鹤冠长髯的道人,朝他恭身一礼道:“帮主召见,不知有何吩咐?”

陈剑认识他正是游方部的总监八结长老林玄鹤,不禁大喜,连忙招呼道:“林长老,你来得正好,这些都是丐帮的门下。”

林玄鹤连忙道:“是的,他们都是一、二结的弟子,是以未识帮主尊颜,尚乞帮主恕罪,现在属下命他们参见。”

说着回头向那批人道:“这就是本门新任陈帮主。”

那群人则约在五六十人之多,男女老幼,形形色色俱全,而且还夹着十几个污衣弟子,全都跪了下来,齐声道:“参见帮主,祝帮主千秋常健。”

陈剑摆摆手道:“各位请起来。”

林玄鹤却迫不及待地道:“帮主!属下已经与阴岳二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