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40章

作者:司马紫烟

黎承芳微现敬容道:“是!帮主卓见属下深表赞同,不过这是净衣门的事,帮主必须通过阴长老才行。”

陈剑道:“难道我不能直接下命令吗?”

黎承芳道:“帮主的命令自然有效,不过为了职司次分明起见,净衣门的事仍是由她们料理较为妥当……”

陈剑沉下脸,取出那只破铁碗交给黎承芳道:“你拿了铁钵令无到那里,通知所有的流茸部弟子们,着她们立刻停止行业!而且清门户,我不想见到她们的丑相。”

黎承芳接过铁碗,正待起身。

南宫玉梅却拦住她道:“陈大侠!很抱歉我要干涉一下贵帮的内务,此时此刻,你先派个人,似乎有通风报信之嫌吧?”

陈剑一怔道:“我这样做是为了你去方便点。”

南宫玉梅冷笑道:“我不在乎,虽然我信得过大侠的用心,但是瓜园李下,陈大侠似乎该避避嫌疑。”

陈剑想了一下,突然满脸正容地道:“南宫小姐,我说的话必须履行,这一点请你原谅,不过我可以给你另外一个保证,黎总监!你去除了传达命令之外,任何话都不许多说一句,也不许先去见我的妻子与李长老。”

黎承芳恭身道:“是,属下一定遵命。”

陈剑这才转脸对南宫玉梅道:“小姐可以放心了。”

南宫玉梅道:“小姐可以放心了。”

黎承芳见她仍有不信之意,乃庄容道:“南宫小姐,丐帮门中从无不忠不信之徒。”

南宫玉梅淡淡地道:“当然了,今天在卢沟桥前,我就见过不少贵帮的忠信之土。”

黎承芳还不知道是怎么会事,陈剑却明白她是指言必中与管不死等叛徒而言,不禁脸上一红。

黎承芳见陈剑那种表情,心知必是一件令丐帮难堪的事,乃正色道:“小姐也许见几个破坏门风的败类,所以才对敝帮起了反感,我也不必多说,反正一会儿就可以给你一个证明了。”

说完也不多言,转身在前走着,脚步虽是加快了一点,但始终没有脱离反面二人的视线之外。

行出里许,遥遥已可见到城墙,黎承若用手一招,将倚在墙角打瞌睡的中年乞丐叫了过来,用响亮的声吩咐道:“奉主谕,着令破烂市中污衣净衣两门弟子一律停止活动,清门户,准备接待帮主大驾。”

说着将铁钵丢了过去又朗声道:“以掌门铁钵令为证,速去勿误。”

那中年乞丐接令回身就走。

黎承芳却呆立原地不动,等到陈剑与南宫玉梅走到身旁,她却砰地一声,倒了下来。

陈剑大吃一惊,连忙扶起她的身子,只见她已用两枝竹著插入了自己胸前左右肋死穴处。

陈剑急叫道:“黎总监!你这是做什么?”

黎承芳睁开双眼,精光四射,朝南宫玉梅道:“小姐,我传达的命令你都听到了,没有一个字是不该说的。”

一句话还没有讲完,口中鲜血直喷,已先死去。

陈剑肃然放下她的尸体,瞪了南宫玉梅一眼,一言不发。倒是守城的两名军土过去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这个女叫化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们杀了她?”

南宫玉梅厉声喝道:“混帐!你们长了眼睛没有,我们几时杀了她?”

那两位军士见他的态度如此蛮横,立刻拔出腰刀要把把她抓起来,陈剑恐将事情闹大,连忙挺身过来道:“二位务请不要误会,我姓陈,是丐帮的掌门人,死的是我门下弟子。”

那两位军士一听怔住了,城门中又出来一个武装的守门将官对陈剑一抢拳道:“原来是陈大侠,下属无知冒犯,请大侠多多原谅。”

说完又对那两军士喝道:“混账东西,你们瞎了眼了?连陈大侠都不认识,还不过去将陈大侠的马匹牵来。”

那两名军士跪下来磕了个头,飞快地走过去牵了两匹马来。

陈剑一皱眉道:“这是做什么?”

那军官仍是恭身作礼道:“下首奉二殿下钧旨,只要见到大侠,立刻为大侠备坐骑,而且这坐骑上有特殊记号,除了禁城之外,任何地方都可以通行无误。”

陈剑正想拒绝。

南宫玉梅却道:“这样也好,有了马匹,我们可以走快点,而且此去破烂市还有一段路程,街上行人拥挤不堪,骑着马,他们自然会让开道路,省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陈剑虽然不想接受,可是南宫玉梅已经那样说了,也没有办法,哪军官又恭身道:“大侠还有什么吩咐?”

陈剑朝四下看了一遍,想找一个丐帮的弟子前来收拾黎承芳的尸体,可来往的行人虽多,却连一个叫化子都看不见。

南宫玉梅已明白了他的意思,朝那个军官道:“请你把这个尸体送到卢沟桥外的小竹林,那个地方你知道吗?”

那军官连忙道:“知道?知道?那不是……”

南宫玉梅沉声道:“知道就好了,到了那里自然有人收下,其他的事你就不必问了。”

那军官连连答应了几个是。

南宫玉梅接过马朝陈剑招呼道:“陈大侠!我们走吧!”

陈剑也接过绳,二人跨鞍上马入城而去,走了一程后。

陈剑才问道: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南宫玉梅淡淡地道:“那个二王子一心想巴结你,假如你不接受他的好意,反而会连累到那守城军官落个办事不力的罪名,为了省麻烦,倒不如领他这份情算了。”

陈剑摇头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说那黎……”

南宫玉梅轻轻一叹道:“原来你是问我为什么要把尸体送到那几去,这黎承芳是为了洗清我对丐帮的怀疑才一死明志,我感到很抱歉,等一下要好好地祭她一番。”

陈剑默然低头道:“我也有责任,早知你如此多心,我就该叫她跟我一起走的。”

南宫玉梅忽然烦躁地道:“人已经死了光说有什么用呢,假如你认为她死得太冤枉,我可以给她赏命。”

听她这样一说。

陈剑倒是不便再讲什么了,默然片该才低低地道:“令堂大人新居住的地方十分隐秘,不知他们是否能找到。”

南宫玉梅立刻道:你放心,凡是京师的官兵都知道那个地方,只是不得允许,不准上那里去而已。”

陈剑倒是一怔。

南宫玉梅这才警觉地道:“这也不算什么,我母亲在京师多年,出入官府权贵之家。”

陈剑征然道:“令堂大人在京师是为了隐居。”

南宫玉梅道:“隐居并不一定要不为人知,大隐于朝,小隐于市。只有这样才能避开江湖武林人注目,也只有如此才能得到真正的清净,她老人家出人权贵之门,为的是借助他们的势力,将那块地方列入禁区,一借以躲开我父亲与易娇容的纠缠。”

陈剑虽然知道她言不由衷,可是这是人家的私事,她不愿说出来,他也不想多问,二人默默驱马前进。

果然这两匹马在街有着意想不到的权威,不仅是行人纷纷让路,连许多官府人家的车轿,也都避过一旁,让他们先行通过,陈剑为人十分谦冲,对于这种特权反而感到不习惯,皱着眉着道:“这似乎太招摇了吧。”

南宫玉梅冷冷一笑道:“谁叫你认识那么一个大人物呢,王公将相,也不过皇子门下的食客,何况你还是二王子最着重的人,假如你不骑马,或许还会更招摇呢?”

陈剑不以为然地道:“我们骑着带记号的马,才引起大家的注意,要是我们下步来行。”

南宫玉梅道:“那更糟,你一旦被二王子看上了,走到那里都不会清闲,我敢说假如你不骑马,他一定是命令官兵用鞭赶散行人为你开道。”

陈剑一怔道:“这不至于吧!他为什么呢?”

南宫玉梅笑笑道:“一则表示权势之可贵,想令你为之动心,即使这个目的达不到,他也可以藉此表示他与你在一边,叫剑城中的七王子担担心。”

陈剑急了道:“那我可不能接受。”

说着就要下马。

南宫玉梅止住他道:“你能道真要尝一下鸣金喝道的滋味?”

陈剑道:“怎么会呢?连骑着马都觉得太招摇。”

南宫玉梅笑道:“绝不骗你,假如你不信,尽管可以试试看,你身在京城,只好受他的摆布。”

陈剑脸上微有愠色,心中十分不满,却是不敢下马以免引起更大的麻烦,好在卢沟桥就在西门外边,他们走过几条大街,即来到所谓破烂市。

这真是一个龙蛇混杂的地方,卖小吃的,耍地戏的,卖大力丸的,摆旧书摊的,卖旧货的……。

五花八门,形形色色,不过这部分一些穷苦百姓活动的场地,他们解衣怒马,自然会引起更大的騒动。

也不知是为了他们的马,还是他们的高贵气质,二人一来到此地,立刻整个市场都肃静下来了。

静得雅雀无声,只有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追随着他们的马匹跳跃拍手,但马上也被他们大人拖了回去。

陈剑实在受不了这种注意,连忙跳下了马,一个中年乞丐马上过来弯腰作礼:“弟子欢迎帮主法驾。”

陈剑认识他就是传会的乞丐,乃将马交给他道:“我的命令传下去没有?”

那乞儿恭身道:“污衣们中弟子大部分都已为帮主紧急令召而去,只有几个传令弟子,现在都集中在李长老处听候帮主招乎。”

陈剑点点头道:“好!带路。”

那乞丐朝南宫玉梅看了一眼,慾言又止,南宫玉梅跳下了马,也将马交给他,见他迟迟未行,不禁怒道:“叫你带路,听见了没有?”

那乞儿顿了一顿才道:“是!不过这位小姐似乎不便进入猫儿胡同,因为那儿的情景太乱了。”

陈剑连忙道:“为什么?我不是通知她们停止行业了吗?难道她们敢不服从命令?”

那乞儿迟疑地道:“弟子将帮主之令宣示,可是弟子人微言轻,不足以取信。”

陈剑怒声道:“你拿着铁钵令,难道她们还不信。”

陈剑几乎要跳起来,但立刻想到铁钵令上的玄功秘录标信已被佟尼用内功模平了,那乞儿交出铁钵令道:“弟子也觉这铁钵令似非原物。”

陈剑接过来轻轻一笑道:“这倒不怪她们不相信,有许多事情她们还不知道,不过你怎么会相信我的话?而且怎会认得我呢?”

那乞儿道:“弟子已从李长老处得到帮主的容貌,至于传达命令,因黎总监口述,弟子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怀疑,请示帮主,是否要通知李长者前来迎接?”

陈剑想想道:“她们知道我来吗?”

那乞儿道:“恐怕不知道,李长老与夫人都在流莺部查大妈的居处呢,因为铁钵令无法令她们取信,她们自然也不敢冒昧去通知李长者与夫人。”

南宫玉梅连忙道:“不知道更好,你快带路!”

那乞儿得到陈剑点头示可后,才牵着两匹马,将他们引到一条小巷子里,这虽然也是一个风月场所,却比阴海棠的书寓低俗多了,矮小的木屋前站着三三五五的流娼,都是浓装艳抹,却全无一丝媚态。

三人一进巷子,就有一个女子嗲声嗲气地叫道:“哟!烂眼云!你从那里拉来这么一个贵客呀!怎么不住我屋里!你把客人给我接了,明儿老娘也让你尝尝甜头。”

陈剑却怒声道:“这女子是不是丐帮中的?”

那乞儿低声道:“是的!她叫水蜜桃,是净衣门三结管事,流莺部除了查大妈外,就是她最大了。”

陈剑怒道:“混帐东西!丐帮门下怎能容这种人物,你叫她滚出来!”

那乞儿低声道:“她对帮主不敬,帮主等下再处罚她不迟,现在却不便张扬。”

陈剑怒声道:“为什么?”

那乞儿更低声道:“夫人与李长老在此,行踪十分秘密,除了污衣门中弟子外,只有查大妈一人知道,因为她们都不认识帮主,自然也想不到帮主到这种地方来。”

陈剑一怔道:“那你刚才的命令是下给谁的?”

那乞儿道:“弟子只告诉查大妈一人。”

陈剑不响了,低头向前走,那个叫水蜜桃的女子见他们不肯停步。居然追了出来道:“烂眼云,你这没良心的狗杂种,平常老娘多照顾你,有了好主顾,仅往那老妖婆那儿送,老妖婆会给你多少好处。”

说着又去拉陈剑,那乞儿忙拦往她道:“水蜜桃!你不要胡闹,你也不看人家什么身份,可是来照顾你们这些破烂货儿的。”

水蜜桃朝陈剑盯了一眼,又作一个呕心的笑容道:“这有什么稀奇的,老娘也不是没接过阔爷,有钱大爷常到我那儿换换口味的,这位老爷你说是吗?”

说着又要往陈剑身上挤去,还伸手去勾陈剑的脖子,陈剑连忙用手一推,将她推了开去,撞向南宫玉梅身上。

南宫玉梅本来烦透了,抬腿一脚,踢在她的腰上,将她蹬得一跄踉,歪歪斜斜地摇出去。

可是这女子的基本功夫相当高明,一挫腰居然稳住身形,她先前全付精神都放在陈剑身上,这时才发现陈剑身旁有一个天姿国色的少女。

怔了一怔后,她立刻笑起来道:“我说这位老爷怎么瞧我不上眼呢?原来您是自己带了伴儿来,您一定在家中怕太太吃醋,所以才带这位小妹子借我们地方乐了!”

南宫玉梅怎能忍受这种侮辱,柳眉一竖,手已按上剑把,那水蜜桃见了脸色也是一眯,可是她不甘示弱,大眼睛一瞪道:“小妹子,你还带着家伙,我看你多半是个卖艺的,那也不比我们高贵多少。”

陈剑见事情又要闹开了,连忙拦在她们中间,阻止南宫玉梅拔剑道:“南宫小姐,请看在我的面子上,别和她一般见识。”

南宫玉梅也觉得自己太冲动,既然到了这种地方,还能碰上什么好人,就是拔剑杀了她,也不见得光彩。

于是哼了声,愤然向前直闯。

水蜜桃却一撇嘴道:“什么小姐,小姐还会上猫儿胡同来,你要真是有种,就把家伙拔出来,把老娘宰了。”

陈剑鼓起怒目,厉声道:“跪下来!”

水蜜桃也鼓起眼睛叫道:“凭什么?”

那乞儿连忙凑到她身边,低声告诉她陈剑身份,水蜜桃立刻全身一震,又朝陈剑看了一眼,似乎不相信。

陈剑寒着脸道:“叫你跪下你听见没有!’”

水蜜桃双膝一屈,为他的威严所折,身不由主地跪下来。

陈剑沉声道:“你就跪在这里,不得我的允许不准起来,否则你自己知道后果。”

说完他转脸就走,在巷里一所较为高大的木屋,门口蹲着七八个破衣乞儿,陈剑知道这一定是查大妈的居所,这些乞丐也都是污衣门弟子,他倒是没有端架子,摆摆手道:“你们不必行礼照旧等候在这里好了,不过那个女的我交给你们,只要她站起来,你们立刻取下她的头见我。”

那些乞丐都肃然应命,倒是那个叫烂眼云的中年乞丐上前低声道:“帮主!水蜜桃她不知道是您,所以才对您冒犯,其实她是个好人,跟污衣门也合作,您就饶了她吧!”

陈剑边走边道:“我也不会跟她生气,只是她这种下流习气太深了,给她一年折磨,叫她以后好做人。”

烂眼三连忙道:“这不能怪她,是净衣门给她的任务叫她这样的,其实以她的武功能为,什么花样不好干,何必一定要操这种下流的生涯。”

陈剑长叹一声道:“我真没想到丐帮的内务会有这种事,看来我一定要好好整顿了下。”

说着追上南宫玉梅进了那所木屋,屋里一个人没有,只摆着些粗陋的家具,象是一间客厅。

从后面传来一阵阵男女的笑声浪,陈剑眉一皱,不愿再进去了,只是朝烂眼云道:“你进去通知一声。”

南宫玉梅也听见那笑声,把脸羞得通红,也不坚持要贸然而入了,烂眼云应命向后走去,沿途敲着板壁,将声浪都敲息下去,片该已归于静默。

陈剑等得无聊,抬头四望,只见墙旁然居然挂着一副对联,字迹虽络,语句却颇有意味:“你有钱,咱有货,真钱买实货,包君满意;莫谈情,别说爱,虚情换假意,算你倒霉。”

陈剑看得眉头直皱,忍不住出声道:“不象话。”

一句话还没完,屋后传出一声轻笑道:“这句句都是大实话,在媚言娼,我以为才子手笔也写不出这等妙文,对仗工整,立意甚妙。”

听声音就知道是云天凤,陈剑连忙回头,却是云天凤一身素衣,后面跟着李飞虹与一个满头珠翠的老妇人。

那老妇人跪下道:“净衣门下流莺部四结弟子查……”

云天凤笑道:“查大妈,你就直接报告好了。”

那老妇惶恐地道:“老妇从未取名,年轻时人家叫我查姑娘,老了叫查大妈,对帮主怎敢如此放肆。”

陈剑连忙道:“大妈就大妈,你快起来吧!”

查大妈又叩了个头才起身道:“谢帮主。”

云天凤斜着眼看着南宫玉梅,不禁微微一怔道:“南宫小姐怎么也来了?”

南宫玉梅满脸怒色道:“这话问得好。”

云天凤又征了怔道:“不过小姐来得正好,我也正想找小姐呢,令堂大人……”

南宫玉梅再无法忍耐,呛然一声,拔出秋痕剑就要冲过去。

陈剑连忙拦住道:“南宫小姐,你要问清楚。”

南宫玉梅大叫道:“还问什么,你没听见她的话吗?”

陈剑见云天凤开口就说到易华容,心中也是一沉,可是他仍挡住南宫玉梅道:“南宫小姐即使那是拙荆所为,你也应让我来处理。”

南宫玉梅在陈剑满脸正色的退视下,终于抽回长剑,插进登鞘,云天凤莫名其妙地道:“这是怎么回事?”

陈剑正容道:“天凤,你别问是怎么回事,我现来要问你一些问题,你必须诚实地回答我。”

云天凤连忙道:“你别问那些不相干的问题了,我急着找到你是为了很重要的事,尤其南宫小姐一起来,更省我许多麻烦,南宫小姐,你一定见过令堂大人了?”

南宫玉梅脸色变了一变,但仍是冷静地道:“见过,我刚从母亲那来。”

云天凤笑道:“那好极了,你重入剑城后那套秘藏的剑法也学成了?”

南宫玉梅冷笑道:“自然学成了。”

云天凤神色一松道:“更好了,我就不担心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