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46章

作者:司马紫烟

陈剑叹道:“我原先出身武当,家师叔一凡就是九华门人,因避仇投入武当,献身三清,我幼时受一凡师叔教导颇多,最深刻的就是这个教训,大树易遭斧柯,荆棘因无用而得保生,少林武当也是大门派之一,两家一为白石如意,一为挑木古剑,不过失人手泽,并无特殊的价值,所以能一脉相传,以至于今。”

阴海棠动容道:“属下也明白了,丐帮以前不也是因为铁钵令上的玄功秘录引起的。”

她见岳镇江张口慾言,忙道:“岳长老不必多心,掌门之职例由污衣帮担任,起意争夺的自然是净衣门弟子,可铁钵令上无秘密了,自然也不会再有那情形了。”

岳镇江倒有点不好意思。

陈剑一叹道:“丐帮历任帮主中不乏英才,如何悟不透这道理,留下了无穷后患,我早有意将上面的秘密毁去,但怕你们误会,现在佟尼代劳了,倒是免去许多麻烦。”

岳镇江跪下道:“帮主真知卓见,实非常人所及,今后铁钵不朽,丐帮千秋,惧是帮主之功。”

陈剑用手扶起他道:“岳长老,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宣布,请你先把铁钵令接过去。”

岳镇江惶然推辞道:“此是帮主的信物,属下不敢接受,而且也无权接受。”

陈剑笑道:“你先拿着,我自有道理,你知道我的事很多,不能全心全力来处理丐帮的事务,所以暂时授权给你,请你以铁钵为令,督导全帮弟子。”

阴海棠略有异色,却没有表露出来。

陈剑又笑道:“我不想改丐帮的规矩,所以这个决定只是我在世之日有效,你处理帮务以两年为限,两年后交净衣门阴长老摄理帮务,使两门都有一个机会。”

阴海棠怔了一下道:“那帮主呢?”

陈剑道:“我有生之年,始终为丐帮的一份子,等我死后,你们另作规定,就不在我的权限之内了。”

大家都是一阵默然。

陈剑又适:“现在铁钵令只是一个尊严的象征,两年后若有人把着不交出来,不仅我不饶他,另一门可以不再受铁钵令的约束。”

岳镇江肃容躬身接过铁钵令道:“属下遵命,可是属下只摄理帮务,重大事务还是由帮主决定。”

陈剑道:“我在的时候,自然可以帮你们拿主意,我若不在,铁钵令就是至高无上的权力象征,凡是帮中弟子有不遵指令的,概以叛帮罪论处,阴岳二长老都是极佳的领导人才,相信定能体会我的意思。”

岳镇江与明海棠同时道:“属下决不辜负帮主的期望。”

陈剑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林长老。”

林玄鹤已给张方远包扎妥当,听见招呼,连忙恭身道:“掌门人有何指教?”

林玄鹤道:“犬子目前尚不知下落,不过他一定会跟属下联系的,那时属下立刻禀知帮主。”

陈剑道:“不要找我,你向岳长老联络好了,现在帮中的一切事务都应由他处理。”

林玄鹤点点头,然后问岳镇江道:“岳长老,假如玄功秘录在小子身上,请问如何处理?”

阴海棠也望着岳镇江,因为他第一次执行帮务,倒要看他如何处理,岳镇江笑笑道:“那你就将拓本交给阴长老,请他熟记后,把拓本烧了。”

阴海棠愕道:“这又是为什么?”

岳镇江道:“阴长老两年后也须接手帮务,自然功力上加强一番”

阴海棠连忙道:“玄功秘录只有帮主才能过目,小妹怎敢僭越。”

岳镇江道:“掌门是陈帮主,可是陈帮主绝不会对那点功夫感兴趣,而且兄弟认为历代掌门一限由污衣门担任,实在有失公道,净污两门无法合作,这也是一个阻碍,陈帮主规定掌门由两门互轮,才是公正上策,我看,这办法不妨一直执行下去。”

阴海棠刚要反对。

陈剑已笑道:“阴长老,现在岳长者是铁钵令的持有人,他的话就是命令,你除了接受,别无反对余地。”

阴海棠感动地道:“岳兄盛情,小妹感激不尽,可玄功秘录拓本乃祖师所遗,不应小妹独掌。”

岳镇江道:“污农门李飞虹长老已蒙承老祖师的部分玄秘法,阴长老学成后,不妨指示她一二,这样我们两门都有一人学过玄功秘录,也不怕它失传了。”

陈剑高兴道:“对!如林子久身上没有玄功秘录的拓本,阴长老可以跟天凤研究一下,将云祖师所授的功夫学成后以光大吾帮。”

阴海棠又正色道:“小妹谨领所教,不过还有一事,言必中和管不死二判贼身死,星相游方两部总监恳缺侯补,请岳长老示下。”

岳镇江笑道:“此事乃净衣门内之事,阴长老指定好了,兄弟不敢磨越。”

阴海棠正色道:“岳兄此言见外了,净污两门同归一家,岳兄身掌铁钵令,指定总监是大事,怎可能委于小妹。”

岳镇江一皱道:“兄弟对两部的人都不认识,如何指令?”

阴海棠苦笑道:“那两部五结以上的弟子都已为二贼诱使叛帮,已被处置殆尽,只剩一个林子久,忠心耿耿,只是他只有四结资格。”

岳镇江道:“那就升他为七结弟子,暂时统御两部。”

林玄鹤连忙道:“这不行,岳长老殊思提拔犬子,兄弟十分感激,然而帮规升级,绝无一跳三级之理。”

岳镇江一叹道:“林世兄这次建功至拒,连升三级并不足以酬其功,若不是怕他与道长相齐,兄弟还想升他为八结长老呢,丐帮弟子一千万,能及他者得有几人?”

林玄鹤又推辞道:“岳长者因功及会,兄弟自然不敢置缘,可是本帮用人喝才,犬子的武功有限,难当大任。”

阴海棠一叹道:“林长老不必再推辞了,除了令郎,再也找不出更佳人选了,我们以前就是犯了用人唯才的毛病,才造成管不死和言必中那两叛徒的进身之陛,今后用人,还以德为主。”

林立鹤低头道:“阴长老指示极是,可武功不足者,当此重任,万一有紧急事务交给他,岂不误人误事。”

阴海常想了一下道:“反正我的柳莺部也散了,我把两个六结侍女拔给他作臂助吧,那是我亲自教出来的人,武功也勉强过得去。”

林玄鹤呆了一下,才感激地打了个稽首道:“多谢阴长老,老朽受恩深重,只愧无以为报。”

阴海棠道:“道长不必客气,这是令郎自己忠心义胆争取来的,我不过就事施赏,当不起你的感激。”

陈剑哈哈大笑道:“照各位的合作精神,丐帮中兴重光,指日可望矣。”

阴海棠连忙道:“这都是帮主的感召。”

陈剑摇摇头,正色道:“道义原本存在人心中,我只是将它激发出来,如何善用人心,正是领袖者的责任,小及江湖,大至朝堂,都是一个道理。”

大家都默默受教,尤其是阴海棠和岳镇江二人脸一片肃穆,他们日后要负起重振丐帮的责任。”

陈剑的话,对他们的意义更为深长。

忽然远处有一个人鼓掌的声音传来,众人抬头惊望,却见二王子从矮树后走出来,老远就拱手笑道:“陈大侠这番议论,使兄弟折服不已,当终身奉为圣贤,铭石勒金,以为钟鼓。”

陈剑一怔道:“殿下怎么又来了?”

二王子笑道:“兄弟知江湖帮会集会,闯入实为大忌,所以一直不敢过来。”

云天凤冷笑一声道:“丐帮在这商量内务,并不是聚众造反,殿下用不着步步为营,监视不懈。”

二王子陪笑:“夫人误会了,在下虽身掌护卫京师之责,对各位并无猜忌之心。”

云天凤立刻道:“那殿下又来做什么?”

二王子笑笑道:“在下为了一件事来通知陈大侠。”

云天凤尖刻地道:“是殿下的要事还是拙夫的要事?”

二王子听她句句相逼,不禁脸上微见愠色道:“事情与我有关,与二位也脱不了关系,假如陈夫人认为我来意不善,我立刻告退,天大的事,我一人也提得起。”

陈剑连忙道:“殿下有何见教?”

二王子淡淡地道:“贤夫妇出城时,差点撞到了一个小女孩。”

云天凤笑道:“我就知道是这件事,那个小女孩的功夫不错,我们就是放马急冲,也不见得伤了她,殿下来责备我们,不是太明显了吗?”

二王子呆了一呆,沉思片刻,才冷笑一声道:“夫人以为这是我故意安排的?”

云天凤微笑道:“我没这样说,不过马是殿下所赠,偏又发生这种事,似乎太巧了。”

二王子尽量压制住自己的不悦,冷冷地说道:“我赠马是对陈大侠表示敬意,老实说,凭那两匹马,就是踩死了朝中一品大员,也没关系。”

云天凤微笑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何况骑在马上的是两个平民,殿下这话岂不是太藐视法律了?”

二王子不理她的冷嘲热讽,淡淡地道:“那两乘坐骑乃父皇的御马,物以人尊,就是一品大臣见了马也该快让道,假如他抗而不避,是犯了慢君之罪,死而无忧。”

云天凤道:“那我们就是踩死了小女孩,似乎也没有多大罪过,殿下为什么又巴巴地赶来问罪?”

二王子叹道:“夫人请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话,我不是问罪,而且罪名也不在二位,马是我的,追究起来,责任全在我身上。”

云天凤微异道:“难道殿下因此获罪?”

二王子一叹道:“夫人也许不信,可是那小女孩我惹不起。”

云天凤半信半疑地道:“殿下也有惹不起的人?”

陈剑横了她一眼,然后朝二王子拱手道:“殿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王子叹了口气道:“那个小女孩是外甥女,那个受夫人鞭击的是敝姐夫。”

云天凤幄了一声道:“我们该死了,居然冒犯附马哪主,不过他们与殿下是一家人,难道殿下不能替我们求个情吗?”

二王子急道:“陈夫人,我已说过人家没怪你们两位,他们找的是我。”

云天凤道:“这与殿下有什么关系?”

二王子道:“他们认马不认人,只找我算帐,而且文王和母后对外甥女十分钟爱,对敞姐夫尤言听计从,若是在父王面前告我一状,我的确吃不消。”

云天凤笑笑道:“那还不简单,殿下将我们交出来去认罪,反正祸是我们闯的。”

二王子一叹道:“事情能这样就好了,我姐夫把我找了去,说我纵容家臣,乱闯闹市,着令我交出二位。”

云天凤道:“那不正好。”

二王子道:“我不敢,因为我不敢将二位视作家臣,所以我将二位的身份与江湖上的声望告诉了他。”

云天凤含笑道:“他怎么样?”

二王子道:“他不相信,他要我请二位前去一会,看看二位是否真如我说。”

云天凤怒道:“他简直混帐,在大街上我们已经动手了,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二王子皱眉道:“当时的情形我也听说了,就是不明白他的用意何在,所以来跟二位商量一下。”

云天凤道:“殿下的意思是否让我们去呢?”

二王子道:“我不知道,全凭二位自己作主。”

云天凤笑笑道:“假如我们不去呢?”

二王子道:“那我只好随便交出二个家臣,任杀任割由他便,他想如何告我,我也不在乎,反正大家都有一张嘴,各说各的话,我承认家巨纵马闯市,他也无法告我更重的罪名。”

云天凤笑道:“殿下这话说得真轻松,你明知拙夫的脾气,绝不会把自己的过错推在别人的头上。”

二王子摇头道:“陈夫人委屈我了,假如我能推出二人了事,我也不会来麻烦二位了,我希望二位去一趟,但不是为我自己。”

云天凤道:“那是为谁呢?”

二王子道:“为了二位,也为了丐帮。”

陈剑一怔道:“这是怎么说?”

二王子道:“刚才听贵帮谈起林子久,他就在我姐夫手里。”

众人都是一惊。

二王子又道:“玄功秘录之事可能他还不能知道,据说他抓住林子久,只是想问问他献身宫廷做侍卫的真正用意,我姐夫对将来谁继承大统不表意见,对我们兄弟的明争暗斗也装作不知,但他对父王忠心耿耿,林子久落入他手,少不得严刑逼供,万一伤了性命,我可对不住各位,所以我想请两位走一趟,最好要回林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