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49章

作者:司马紫烟

赵绿满淡淡地道:“其实在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玉兰片炸脆了研成粉,和以香料,加入蟹黄熊掌等碎渣,用藕粉调和,做成骨架状烘干,夹进鸡肉里面去。”

云天凤一伸舌头道:“乖乖,这么多材料,穷叫你可凑不齐,只好听听以长见闻吧。”

阴海棠笑道:“就是找齐了材料,也没有夫人的手艺,将它嵌进鸡肉里面去。”

二王子道:“大妹!你真作弄人,这样一道佳肴,却讳莫如深,而且弄了许多玄虚。”

赵绿漪却神色一严道:“二弟!今天既然请的是丐帮的英雄,我以叫化鸡款客乃最诚心的敬意,叫化鸡的吃法你不懂,怎能怪我?”

二王子笑道“兄弟府中的厨司也曾做过叫化鸡,似乎并没规定什么吃法。”

赵夫人冷笑一声道:“那叫化鸡只配你们吃,我的叫化鸡只招待叫化子。”

二王子又受到抢白,弄得颇为难堪。

赵霆也讪然道:“夫人!我们承认自己太俗不配消受你的精心制作,可照你的方式,似乎普天下的叫化子,也没有一个能消受吧。”

陈剑也道:“赵兄之言很对,赵夫人在叫化鸡上下的功夫,敝帮确实不敢轻视,而且也没那份闲情,叫化鸡的做法简单,只因叫化偶而顺手偷得一两只肥鸡,无锅无灶,只得用湿泥糊上烤熟,藉此技除鸡毛,杀杀肚里馋虫而已,根本讲究不到口味。”

赵夫人白了他一眼道:“陈大侠身为丐帮掌门,可曾干过顺手偷鸡的雅事?”

陈剑红着脸道:“在下担任掌门的时日很浅对于门下弟子的生活情趣无从领略,不过在下认为偷鸡摸狗绝非雅事,藉偷窃的行经以饱口福之慾是耻事。”

云天凤笑道:“照你这样说,叫化子不能吃鸡了,三餐不继,那有余力去买鸡呢?”

陈剑正色道:“吃不起就不吃。”

云天凤笑道:我们似乎把题目扯得太远了。”

赵夫人却神气一正道:“陈大侠的话才是句句真理,字字珠机,妾身受益不浅,我本来只是想告诉舍弟与拙夫一点生活的情调,所以才烧了这道怪菜,这叫化鸡非要象叫化一样,用手撕才见其味,而且必须你争我夺,弄得掉在地上,沾上些灰尘,吃起来更香,但他们根本就是富贵中人,那里懂得这些生活情调,我真是用错了心。”

二王子笑笑道:“大妹原来是教训我们。”

赵夫人神色一庄道:“不错!我原想给你们一点启示,结果反而自己受到教训,人若不知,强不能以为能,到头来只有自取其辱。”

赵霆神色微动道:“夫人这话可叫我受不了,难道你也把我列入追逐名利之流。”

赵夫人冷冷地道:“你没有用手抢鸡的心情,至少证明你还摆不开衣冠的习气。”

赵霆也冷笑一声道:“夫人!当着你与老二的面,我说句不中听的话,我与你联姻并非为了沾皇家的光,我不当驸马,富贵也可垂手而得。”

赵夫人笑笑道:“当然,我知道你为我受了委屈,假如你不是驸马,应该有更大的作为,父王对你的器重,并不是为了我的原故,而你却为了我,存心避嫌,舍高官厚禄不取,这点我很抱歉。”

赵霆很高兴地道:“那倒不必,能娶你这样一个贤淑的妻子,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赵夫人忽神秘地一笑道:“你真的感到幸福吗?”

赵霆怫然道:“这是什么话,十几年来,人前人后,我那次不是对你称颂之至。”

赵夫人微笑道:“我想那是你唯一娶我的原因,你以驸马的身份摒弃富贵,来换得朝中清高之名,赢得别人的敬重,这才是你真正的用心吧。”

赵霆脸色一变随即忍不住笑道:“夫人!我们结婚十余载,这是第一次口角,而且还当着许多外宾,似乎太无聊,我是怎样的人,你终久会了解了。”

赵夫人轻轻一叹道:“我早就了解了,只是今天才说出来而已。”

赵霆道:“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夫人低声道:“没什么意思,父王秋日高,又体弱多病,几个弟弟又呈心机,争继大统……

赵霆忙道:“这与我毫无关系。”

二王子抓住机会道:“元辉!我以为大有关系,你虽无官无职,可你在朝中极有影响力,谁要争取到你,谁就掌握了一半的机运。”

赵霆沉下脸道:“老二,你不是在争取我吧?”

二王子笑道:“兄弟不敢。”

赵霆傲然一笑道:“我警告你,我绝不管你们的家事,谁的忙都不帮……”

二王子仍是泰然一笑道:“元辉!既然你如此表示,我倒有句不中听的话,请你站在局外人的立场上分析一下,我与老七之间,谁有希望……”

赵霆笑着道:“老二,我说句老实话,你们都没希望,太子的名份已定,长幼有序,你们简直是自费心机。”

二王子略一沉吟才道:“这么说,大哥若当不成皇帝,天下就该易统了。”

赵霆脸色一变道:“老二!你这话简直该杀头,老大好好的,为什么他不该继统?”

二王子笑道:“大哥好到什么程度,你跟我一样清楚,能否继统你跟我一样明白。”

赵霆神色更变道:“我简直不懂你的话。”

二王子笑道:“那只有把卓少夫请出来问问了。”

赵夫人神色也是一变道:“什么?少夫也来了?”

二王子冷笑道:“少夫就在府上作客,大妹若真的不知道,元辉就必须作个明白的交代了。”

赵夫人沉下脸道:“元辉!你说。”

赵霆连忙干笑道:“夫人!你别听老二胡说,他是逼急了,故意栽我一脏,叫我站在他一边呢。”

二王子也沉下脸道:“元辉!发现卓少夫在你家中出入是陈大侠的门下,他没理由要栽你的脏吧。”

赵夫人脸又转向陈剑问道:“陈大侠,这是真的吗?”

陈剑端容道:“在下未曾亲见,不过丐帮的门下确有这种报告,也许是他们看错人了。”

赵霆干笑道:“一定是看错了,卓少夫虽是我的亲戚,可我们两家从不来往,他怎么会到这来呢,而且丐帮的人怎会认识他呢?”

二王子正色道:“丐帮在京师立足已久,对于京中一些知名人物知之甚详,绝无不识之理,尤其卓少夫在京师名头极大,也断无认错之理,元辉!你还是说出来吧。”

赵霆顿了顿,才干笑道:“好吧!少夫的确来过,他是替老七做说客来的,我骂了他一顿。”

赵夫人神色稍顿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赵霆笑笑道:“我怕你知道了会不高兴,而且我又不想接受老七的邀请,何必又让你生气呢。”

赵夫人又问道:“他还留在此地?”

赵霆呐然片刻才道:“是的,他因为在京师认识的人太多,无处容身,请我庇护一下,我们虽不和,到底是亲戚,我实在不好意思绝他。”

二王子笑笑道:“元辉,你既然不支持老七,却又留下他,兄弟就有点不懂了。”

赵霆怒身道:“老二!你再说这种话,我马上请你出去,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赵夫人却道:“元辉!话不是这么说,老二,身掌京机重任,他假如摆下脸找你要人,你也无法推托,而且他有这种疑惑,你多少也应该自清一下。”

赵霆怫然道:“夫人!听你的口气好象也怀疑我了,你不相信我马上可以把他叫出来。”

赵夫人摇摇头道:“不!叫小慧去。”

赵霆怒道:“为什么?难道我跟他串供?”

赵夫人微笑道:“我相信你不会,可是二弟不相信,而且为了自清,你也应该避避嫌疑。”

赵霆顿了一顿才道:“好吧!小慧,你到东书房的地室中把表叔叫出来,就说……”

赵夫人一摆手道:“什么都不必说,也不必告诉他谁在这儿,就把他请出来就行了。”

赵小慧答应着去了。

赵霆却闷闷地大口喝酒。

赵夫人轻叹一声道:“我本来还有几样菜想亲自下厨去整治的,现在出了这件事,只好简慢一下贵宾,叫下人随便弄弄了。”

赵霆却冷冷地道:“不必了,这场宴会恐怕举行不下去了,少夫一到,老二还肯放过他?少夫当然也不肯束手就缚,一场打斗是免不了的。”

二主子笑了一下道:“元辉!那时候你帮谁?”

赵霆沉下睑道:“在这个家里我帮他,出了这个家我帮你,因为在我家他是亲戚,出了门他是罪犯。”

二王子冷笑道:“元辉!你倒是公私分明,可是在兄弟眼中,他不论在那里都是罪犯。”

赵霆怫然道:“老二!你现在可以回去调兵把此地围起来,将我们一起抓去犯罪。”

赵夫人却道:“元辉!别胡闹!二弟!我也有个请不求,你要抓卓少夫是正事,可不许在我家乱来,元辉说得不错,他至少是我们的亲戚。”

二王子哈哈一笑道:“大妹!你把兄弟说得太不象人了,我若是要抓他,便不会在上一次放过他,他是七弟的死党,我答应跟老七公平竞争,就该有这点容人之量,除非我登了基,否则我永远不去为难他。”

赵夫人白了他一眼道:“你始终不肯放弃这个念头?”

二王子笑道:“在座的除了陈大侠几位之外,谁没有这个念头,只是我坦白一点说出口罢了。”

赵霆神色又是一变,正想开口,却被赵夫人拦住了道:“元辉!事实胜于雄辩,你若是居心无他用不着说,否则说了人家也不会相信,你何不省点力气呢。”

赵霆吞了一日唾沫,低头不语,片刻之后。

赵小慧与身佩长剑的卓少夫步入厅中,见到二王子与陈剑都在座,神色丝毫不变,只是施了一礼道:“殿下好!公主好!陈大侠、陈夫人、久违久违……

各人都向他点点头。

赵夫人却道:“小慧!再去拿一付杯筷,通知下人继续上菜,交给明珠送上来,其余的人一律不准上楼!知道吗?”

赵小慧笑道:“知道了!我出去的时候,早就把人支开了,谁都没看见表舅,您放心好了。”

卓少夫微笑道:“郡主心机灵敏,超过她的年纪。”

赵夫人指着一张空椅道:“少夫!你坐。”

卓少夫又作了一躬道:“谢谢公主。”

赵霆却笑道:“少夫!这个场合你只须叫她表嫂就行了,今天我们是私人集会,不拘形式……”

卓少夫微笑道:“那好,我刚见殿下也在座时,心里还以为这下子可逃不了。”

二王子谈谈笑道:“少夫!假如我要拘捕你,你是否肯甘心就缚呢?”

卓少夫毫不紧张地道:“微臣只是弃职潜逃,挂冠求隐,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罪,殿下何至如此绝情。”

二王子哼声道:“挂冠弃官是一件清高的事我对你只有钦佩,怎会因这个现由而拘捕你。”

卓少夫笑着道:“那殿下就没有别的理由拘捕微臣。”

二王子故意沉下脸道:“当真没有吗?”

卓少夫依然不动声色道:“要有就是微臣不该追随七殿下与殿下作对,这个罪名对殿下颇为不便吧?”

二王大声道:“胡说!你别来这一套。”

卓少夫淡然一笑道:“慾加之罪,何患无辞,殿下一定要入微臣之罪,微臣也只好认了。”

二王子冷冷地哼了一声道:“少夫!我知道你有张利嘴,可是我警告你少在我面前耍花样。”

卓少夫抬头向赵霆望了一眼,见他脸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乃淡淡地道:“殿下对微臣误解太深了。”

二王子微微一哼道:“我是对你了解太深了。”

卓少夫怕他说下去,随即抢着道:“那殿下可知微臣此次重人京师的用意何在?”

二王子不觉一怔,他原是想无疾言厉色地道卓少夫一阵,然后突然问他的来意。

卓少夫只要略加犹豫,就可以猜出他的心思了,没想到卓少夫居然来一句反问,迟疑片刻才道:“我不管你的来意是什么。”

卓少夫眼光轻掠在赵霆身上道:“表哥,难道你没有向殿下说起过?”

赵霆微笑道:“没有!老二现在连我都怀疑起来了,我只告诉他你是老七派来作说客的。”

卓少夫嘱了一声道:“难怪殿下对我如此猜忌,表哥!你应该把话跟他说明白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