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53章

作者:司马紫烟

赵绿漪怔怔道:“我只知她的剑中另藏机关,能喷出致人死命的毒烟。”

宫间纪子笑道:“公主!你上当了,这阵红烟并不含毒,只有一点迷香,我是防人盗剑,才作了这种措施,你招呼虽快,可迟了一步,那叫化不是已经中毒了吗?”

忽然李飞虹摇摇晃晃,渐有不支之状,陈剑伸手要去扶她,李飞虹忽的一退道:“帮主!不要过来,属下已经中毒了。”

陈剑奇道:“那烟不是没毒吗?”

宫间纪子笑道:“烟无毒,只有使人暂时昏迷,她神智受了影响,就无法使用玄功了,玄功一散,他手中握着我的剑,中的毒开始起作用,马上就会发作了。”

果然李飞虹身子支持不住了,双腿一屈,向地上跪去,同时伸出双手,想撑起来。

陈剑见状大吃一惊,因为她的双手,只剩几根白骨,顷刻之间,那些皮肉不知消失到那里去了。

李飞虹仍不自觉,痛苦地道:“帮主!我的眼睛看不见了,身体累得厉害。”

陈剑流泪低声道:“你休息一下,马上会好的。”

李飞虹无力地摇摇头道:“我浑身发麻恐怕没多久了,今后您多保重,属下再不能追随左右,为您效忠了。”

只见她脸上冒出一团谈谈的白气,肌肉口眼耳算,象炎日下的冰块,慢慢地消失,最后,只剩下破衣掩着骸骨,一蓬乱发,堆在白色的骷髅上。

佟尼、卓少夫那样残忍的人,见状都不禁骇然变颜,只有宫间纪子含着冷酷的笑,轻握剑叶傲然道:“任你玄功盖世,也不过眨眼之间,化为白骨,凭此利剑天下谁敢当我!”

陈剑抽出长剑,猛然跳起来道:“我敢!”

剑风呼呼,片刻间使出龙虎风云恨天四式来。

凌厉的剑风,加上他那柄锋利无匹的巨阙宝剑,只是一片剑影,全罩向宫间纪子。

宫间纪子徐步从容,手中短剑,忽点忽拍,居然将恨天四式一齐化开,而且运剑精巧,都是剑身平拍,不挨他的剑锋。

陈剑见状,对这个扶桑女剑手不敢轻视,手挺长剑,凝神而立,考虑如何进攻。

宫间纪子微笑道:“你还有什么精招,快使出来吧,我早就想见见朝野一致推崇的第一流高手。”

忽然门外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叫道:“陈兄!清等一下。”

跟着一个全身黑的女子闪了进来,手中长剑一指宫间纪子道:“你别以为一枝毒剑就可横行中华,三天后,居庸关外有一场武林盛会,那时,我再找你一决生死。”

宫间纪子微微一怔道:“你是谁?”

佟尼立刻道:“他就是击败老夫的南宫玉梅。”

宫间纪子看了她一眼,居然收回剑道:“好!我也听说你了不起,三天后,我们再会。”

陈剑正待不依。

南宫玉梅冷冷地道:“陈兄!死的已死,活的人更要紧,你快回丐帮集合地去,有重大的事等你去解决。”

陈剑一怔道:“发生了什么事?”

南宫玉梅冷笑道:“你自己去就知道了,同时请你转告尊夫人一声,叫她三天后居庸关之战,她最好躲起来。”

陈剑莫名其妙。

赵霆等人已准备离去,赵绿漪才想起云天凤和二王子等人还不现身,连忙问道:“小姐可曾见陈夫人?我……”

南宫玉梅淡淡地道:“陈夫人跟令弟因急事离开了,你女儿也跟着去了。”

赵绿漪一怔道:“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南宫玉梅道:“这可不清楚,不过郡主跟令弟一起,公主大可放心。”

赵绿漪急道:“我怎能放心。”

南宫玉梅哼了一声道:“那你还叫她做这么危险的事,你自以为很秘密,殊不知你丈夫早就安排好圈套,等着你去,如不是令弟见机,及时将她带走,恐怕你会被他逼疯。”

赵霆等四人已急急走了。

赵绿漪才问道:“小姐,你能否说得详细一点。”

南宫玉梅冷声道:“你丈夫早明白你们母女的计划,只是没想到你把最危险的任务让女儿去办。”

赵绿漪一怔道:“最危险的任务?”

南宫玉梅道:“你丈夫知道你一定用那种秘道偷伺他的行动,自然作了安排,却没想到你会让你女儿去带路,幸亏令弟倒真是了不起的人才,深入未远,即已看出不对,连忙撤出,总算没有上当。”

赵绿漪手按胸,叹了一口气道:“谢天谢地,不过二弟把小慧带到那儿去了呢?”

南宫玉梅道:“我想一定在他的府第中,你快去看看吧,恐怕令弟也等你去商量大事呢?”

赵绿漪点点头,匆匆出门而去。

陈剑莫名其妙地问道:“天凤她们呢?”

南宫玉梅冷冷地道:“她跟阴海棠在暗中看了半天的热闹,林子久死后,她们也急急地走了。”

陈剑不信道:“她们是目睹林子久死后才走的?”

南宫玉梅冷笑道:“我为什么要骗你。”

陈剑摇头惑然了。

南宫玉梅道:“我也不懂,照她对你的感情来说,她见你身处险境,居然走了,甚至于把你那忠心耽耽的属下阴海棠也催走了,你不妨以后问问她。”

陈剑想了一下道:“赵霆既然在秘道中埋伏了人,为什么云天凤他们能在暗中偷看呢?”

南宫玉梅迟疑片刻才道:“秘道中埋伏的人是我父亲,照道理他应该阻止她们的,可他装做不知,我也想不出为了什么。”

陈剑又想开口问话。

南宫玉梅却抢着说,你想问我父亲跟赵霆是什么关系,我也无法回答,我也是今天见到他的,他最近干什么,我都不知道。”

陈剑默然片刻道:“丐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南宫玉梅道:“没什么事,可我不这样说,你一定会跟东洋婆子拼命,以剑技论,她确是个劲敌,为安全起见,我只有这个方法。”

陈剑怫然道:“那本帮李长老就白死了?”

南宫玉梅道:“你一定要拼命,三天后还有机会,目前我希望你以大业为重,三天后与七绝剑门一战才是真正的责任,否则你就对不起身上的那枝金剑,更愧对你盟主的身份。”

陈剑又默然了。

南宫玉梅又怅然地苦笑一声道:“陈兄,最近我变了许多,也许使你失望,可环境逼我很苦,希望你能谅解。”

陈剑立刻道:“我明白,我一直认为你是个纯洁的女孩子,假如不生在那个家庭里,你会象一个仙女。”

南宫玉梅神色一动道:“是吗?你不认为我恶毒吗?”

陈剑摇头道:“不。”

南宫玉梅又苦笑一声道:“假如我做出什么令你伤心的事,你也不会恨我吧。”

陈剑诧然道:“我相信你不致做出令我伤心的事。”

忽然天际闪过一道光,有一条暗绿色的光华掠过长空。

陈剑一怔道:“这是丐帮的紫色信号,看来丐帮真的有什么事了。”

南宫玉梅忙道:“那你快走吧!三天后居庸关外见,除七绝剑门外,你别管其它的事。”

陈剑道:“那东洋女人……”

南宫玉梅冷冷一笑道:“她是我的敌人,她正在研究我家的剑法,我也在研讨她的剑法,三天后,我们才是决一死战的时候。”

说完身形一闪,穿门出去了。

陈剑一怔,心中悬念帮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虽然林子久与李飞虹的尸体都在这里,可他相信赵绿漪会妥善处理的,遂诚心地拜了一拜,匆匆去了。

他认准了方向,穿街急走,走出城后,却是一片荒野。

“帮主!属下在此恭侯多时了。”

陈剑举目细看,才认出是流莺部的流妓水蜜桃,连忙道:“到底为什么事?”

水蜜桃恭声道:“岳长老原来已经准备动身去居庸关,可是帮主夫人临时又叫烂眼三传了个消息给他,叫他率领弟子在前面关王庙聚齐。不久前,夫人与阴长老过去后,就命弟子在此等候帮主。究竟什么事,属下也不清楚。”

陈剑心中狐疑,却不问什么,叫水蜜桃带路,匆匆向集合点而去,走出三四里,但见火把通明,丐帮弟子都围聚在四周。

云天凤与全体长老都在一口大锅前等候着。陈剑一进场,除云天凤外,全部丐帮弟子在岳镇江领导下向他跪下,然后岳镇江道:“黎承芳妹妹葬礼准备已毕,她的遗体已分享十条恶狗,狗肉则煮熟在锅里,请帮主揭锅。”

陈剑一怔道:“你放火流星就是为了这事?”

云天凤含笑道:“是的,你先别问,葬礼完了再说,咦,你怎么一个人来了?李长老呢?”

陈剑神色一暗道:“她死了。”

云天凤也是一怔,随即道:“是被人杀死的?”

云天凤用手一挥道:“那好,今晚这场葬礼算是祭奠三位丐帮烈士的英灵,你快开始吧。”

陈剑木然揭开锅盖;但见锅中烧着热腾腾的狗肉,冒出一阵香气,但他想到这些狗刚吃过黎承芳的尸体,不禁又觉恶心。

岳镇江站起来捞起一条狗腿,双手献给他,意思要他先吃一口,凌支接过来,问道:“狗身上那部份最难下咽?”

岳镇江略有异色。

云天风代答道:“狗尾巴,那是狗身上最单劣之物,狗尾最擅逢迎,却不对叫化子摇。”

陈剑点点头,将手拿起腿递给林玄鹤道:“令郎……”

林立鹤暗然道:“犬儿为本帮殉难之事,属下已听阴长老说过了,他总算没辜负帮主的教训。”

陈剑肃容道:“我没有教他什么,林兄节烈壮行,完全长老海育之功,所以长老该接受这份光荣。”

说着陈剑飞快从锅中捞出一条狗尾,然后朗声道:“这场葬礼是为表扬本帮三位英烈的弟子,黎妹妹和林兄弟死难的经过大家都知道了,李飞虹则是不久前殉难的……”

然后他将李飞虹死难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凄然道:“我身为帮主,眼看这些忠烈弟子壮烈成仁,末能加以挽救,又不能替他们报仇,实在惭愧,所以我只配吃最劣的狗尾……”

不待众人反应,他已将狗尾塞入口中,咬了一段。

云天凤怔了一怔,道:“李长老的死其实出乎我的意外,我也有责任,所以我也只配吃狗尾。”

说着将陈剑手中的狗尾抢下咬了一口。

阴海棠接着抢了过去道:“属下难逃其咎。”

将剩下的狗尾全塞入口中。

岳镇江捞起一条狗尾,然后道:“依然等极,各人自己上来拿吧。”

林玄鹤将手中狗腿放回锅中,另取一条狗尾,其余各家长老分别上前将十条狗尾取走了,后来的人见狗尾没了,垂立在锅旁等候。

岳镇江看了一眼,笑道:“也好!我们把规矩改改,大家依照结数取食剩余部分,最好的由无结弟子享用。”

陈剑忙道:“我是引咎自责,你们可不必。”

岳镇江肃然道:“帮主有咎,属下效忠不力,更难辞责任。”

丐帮弟子依次上前,每人取一块,将狗肉分光了,回到原地嚼食,都十分肃穆,只发出很轻微的声音。

一直等大家吃完了。

陈剑才对云天凤道:“听说葬礼是你通知举行的,为什么?”

云天凤道:“我们分手后,我对你的行动十分注意,叫水蜜桃暗中跟着你,听说你与李长老留在城中不出去,我想你一定为了接应我们,我有充分的信心可救出林子久,取回玄功秘录,所以通知岳长老叫他准备葬礼,一则庆功,一则致哀。”

陈剑立刻道:“你们眼看林子久就义的?”

云天风道:“是的,我本想抢救,但被阴长老挡住,因为林子久的用意不是求死,他利用这个方法告诉我们玄功拓本的藏处。”

陈剑怔道:“拓本不是被他毁去了吗?”

阴海棠叹了一声道:“这是我们净衣门的一种暗号,他以身投火后用手取火,都是有用意的。”

陈剑忙道:“什么用意?”

阴海棠道:“净衣弟子在京师有一个集合地点,在城西的火神庙,他以身投火,暗示拓本在头神庙,最后用手抓火,暗示拓本在火神掌中,这是我方明的,凡有重要的事,为防泄露,必须向我面告时,就写成字条,秘藏在火神庙中,用手暗示字条的藏处,林子久以为帮主也知道这个手势,不想帮主并未会意,他只好编出谎言让对方死心。”

陈剑愕道:“那你们取到秘录了?”

云天凤道:“是的,我们立刻赶到火神庙,果然在火神手掌取到了拓本。”

陈剑沉吟不语。

云天凤又道:“你不要怪我们在危险时抛下你不顾,因为我知道你绝不会有危险。”

陈剑道:“为什么?”

云天凤笑道:“有南宫玉梅在暗中保护你,比什么都强,那里还用得着我们。”

陈剑一怔道:“你看到南宫玉梅了?”

云天凤笑道:“她躲在暗中,我怎么看得见?”

陈剑诧然道:“那你怎么知道她在暗中?”

云天凤笑道:“从南宫一雄悄然退步,我就想到是她来了,否则谁有那么大威力。”

陈剑更为惊奇道:“你也知道南宫一雄?”

云天凤点点头道:“不错,我们与二王子会合后,他告诉我赵绿漪也对她丈夫起了疑心,叫赵小慧带我们从秘道去探视,我们进入秘道后,二王子立刻惊觉,有人埋伏,不久,即有一个蒙面人突袭,与二王子交手几回合,二人势均力敌,二王子叫我们快退,我们没听他的,继续前进,二王子即带赵小慧先走了。”

陈剑正要开口,云天凤接着笑道:“你一定想问我为什么不退,因为我从那蒙面人的剑法中看出他是南宫一雄,他退走二王子后,本来想继续追我们,可不知怎的,他止步不前,而且两边埋伏都撤走了,你知道两边埋伏的是什么吗?”

陈剑摇头道:“我怎么知道?”

云天凤冷笑一声道:“火枪队,是扶桑剑手从西洋带来的利器,据说是用一根铁管,一头钢弹,一头灌火葯,点火后,一发一片,铁板都可打穿,赵霆是存心将我们收拾在那里的。”

陈剑默然片刻才叹息:“你真能确定那是南宫一雄吗?”

云天凤笑道:“凭他那手凌厉的易家剑法,我就看出来了。”

陈剑沉思不语。云天凤笑道:“你如见到南宫玉梅,就能证明我的判断完全正确。”

陈剑点头叹道:“见到了,她告诉我南宫一雄与赵霆勾结一气,不过她不知道南宫一雄放过你们是她的原故,她还以为南宫一雄别有居心呢。”

云天凤哈哈大笑道:“由此可见她的心计不行,南宫一雄既不敢用真面目示人,一定是想暗算我们,怎会临时改计呢?她没和南宫一雄见过面吧?”

陈剑摇摇头道:“没有,她不愿再见他的父亲。”

云天凤微笑道:“她就是愿意,南宫一雄也不敢跟她见面的。”

陈剑道:“对了,她要我转告诉……”

云天凤一怔道:“有话对我说?”

陈剑一皱眉道:“天凤,她叫我转告的话很奇怪,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难解的仇怨?”

云天凤笑笑道:“你先把她的话说出来吧?”

陈剑道:“她要你小心点,找个地方躲起来,最好不要参加三天后的居庸关大会。”

云天凤默然片刻道:“她这么说的?我也不知道,也许她是恨我先嫁给你,使她遗憾终身。”

陈剑又是一皱眉。

云天凤笑道:“除此之外,我还有什么令她恨的理由呢?”

接着,云天凤似乎有意打岔道:“阴长者,你可以把玄功秘录拿出来了,我还没想到它会有那么大的妙用,难怪别人眼红了。”

阴海棠郑重在袖中取出一幅绸绢,递给陈剑道:“帮主!这是玄功拓本,幸而未落别人之后……”

云天凤道:“当初雷天化大哥在黄山传授我时,我选练内功,结果一无所成,想不到李长老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有那等的成就。”

陈剑一言不发,也不打开绸绢,径自扔进炉下火堆中。

一阵火花,一阵轻烟,玄功秘录化成灰尘。云天凤变色道:“你这是做什么,林子久拼了性命才保住它,你怎么将它毁了?”

陈剑庄然道:“为了这秘录,丐帮中,林子久、管不死、言必中及那引进叛逆弟子,还有李飞虹长老都死于非命,丐帮若想从此平安无事,最好毁了它。”

云天凤废然抽回手。

陈剑举目回现,朗声道:“你们是否觉得我所做不当?”

岳镇江屈膝道:“帮主所为正是属下想为而不敢为之事,帮主此举的阔怀魄力,实非属下所不能及。”

阴海棠也跪下道:“属下衷心支持帮主之明智之举。”

陈剑轻叹道:“我很高兴自己没做错事,否则我自绝以谢。”

接着,陈剑又道:“我想派两人到驸马府将李长老和林子久的遗骸取回来,其余的人居庸关赴约……”

岳镇江恭身应命,与阴海棠调派人选。

阴海棠想派水水蜜桃去收拾遗骸,可找了半天,也不见她的行踪。

查大妈道:“也许她走远了去巡视了。”

阴海棠立刻派人搜索,却在旷地里找到了一堆白骨和一袭衣衫,正是水蜜桃的。

陈剑看到恻然长叹道:“这与李长老死状一样,定然是那个宫间纪子干的”

阴海棠愤然道:“这个东洋婆娘,我非将她碎尸万段。”

岳镇江却叹息道:“若不是帮主将古功秘录毁去,只怕死的还不只水蜜桃一人。”

陈剑庄容道:“好,居庸关会上,未得我同意,任何人不准私自出门。”

阴海棠等人齐声道:“属下遵命。”

陈剑回头望着云天凤道:“天凤,你……”

云天凤象是从梦中醒来,大声道:“我当然去,你到那里,我也到那里。”

陈剑轻轻一叹,默默无语。

浩大的行列象一条长蛇,顺着长城向居庸关进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