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56章

作者:司马紫烟

众人也怔住了,但见宫间纪子走上前低头一看,脸上浮起一个得意的微笑道:“不错!你们的剑法都很够火候,没有叫我太失望。”

说完又对卓少夫道:“把剑收回去,把尸体移开,我想位置可能有一点偏差,但绝不会超过半寸。”

卓少夫上前抽出长剑,同时将南光的尸体用脚踢开,自己也怔住了,原来倒下去的位置,正是原来的空隙,只是方向略异,成了一个交叉的形。

宫间纪子看了仍不感满意,摇摇头道:“我的计算不够精确,这全是那两个家伙的反应错误,不如我预期的高,所以他们两人陪着送死也是活该。”

说着用手指卜铮和康希文,那两个人先还木然站立,听见她的话后,神情一震,忽然喉下射出两道血泉,身子砰然倒下,手中的剑也撒出手去。

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大家都倏然色变。

南宫少雄忍不住叫道:“这婆娘会妖术……”

话犹未毕,颊上骤然挨了一下重击,打得他踉跄跌出数步,那是易娇客用包腕的钢套敲了他一下,同时还怒骂道:“没出息的畜生,你简直给我丢人。”

南宫少雄抚着红肿的脸颊,嘴角滴着血水,兀自愕然不解。

南宫一雄轻轻一叹道:“娇容,你不能怪我没有好好教育他,他实在不是那块材料。”

易娇容沉下脸不开口。

南宫一雄又朝宫间纪子笑笑道:“夫人把握力之稳,料敌之明,确非常人所及,天下第一剑之誉,确可当之无愧。”

宫间纪子这才挤出一丝笑容道:“过奖!过奖。我还是不够火候,未能将剑痕完全划一。”

南宫一雄道:“即此已无人能及矣,而且这也不能全怪夫人,假如第二次拨剑的换了高手,定能完全符合夫人的期望。”

宫间纪子笑笑道:“我以为中原高手全在场了,谁知那些家伙竟是滥竽充数的。”

易娇容仍是在低头思索。

南宫一雄笑道:“老婆子,你别伤脑筋了,谅你一辈子也想不出这一招的破法。”

云天凤却冷冷地道:“不见得,这一手若是先找上一个人,恐怕宫间夫人就不会如此神气了。”

南宫一雄一怔道:“夫人难道另有高见?”

云天凤点点道:“不错,宫间夫人的剑术造诣不谓不深,这一石三鸟的手法也确实惊人……”

宫间纪子道:“我本来只想杀一个人,那两个家伙是自己送死的,可怨不得我,不过你说我这一手还有破法?”

云天凤抢着道:“是的……。”

宫间纪子不等她说完也抢着说:“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方法能破解我的那一手?”

云天凤含笑道:“话必须从头说起,你那一脚将剑身直踢出去,劲力之猛,较之手刺还要强,挡是挡不住的,只有把锐锋转移到别的地方去,才能身免其创……”

宫间纪子笑道:“不错,这是我算准了的,而那位七殿下的反应也很合作,完全如我所料,只是那两个死鬼的功夫太差,出手对架太迟,以至于剑锋划过了他们的咽喉,劲倒减弱了一点,未能使剑回到原来的位置,可是只差了一点点,总算他们很不错了。”

这时那些惑然的人们才开始懂得是怎么回事了,原来宫间纪子一脚踢剑,是算准了可能的反应,利用别人的招架弹力,使剑回到原来的位置,她甚至将南光中剑后,跨奔两步,仰天便地,将剑尖刺落在什么地方都算准了。虽然方向略偏,可是那枝剑的确已回到原来的地方,这手中剑术造诣,可以说到了惊人的程度,在场的群雄多半是极负盛名的剑道高手,可是大家连这手中神奇的手法过程都看不出来,大多数人都跟南宫少雄的想法一样,几乎怀疑是妖术使然,确实是够惭愧的了。

南宫少雄抚着被击伤的脸颊,望着云天凤更现出一种失意的神色,他心中对云天凤的倾心依然不减。然而经方才那一幕,他才知道云天凤的剑术造诣比他高出许多,在自惭形秽下,那一种希望也消沉下去了。

云天凤见大家的注意都集中在她身上,仍侃佩地说下去道:“宫间夫人的计算不谓不准,可是她所以能够成功,只能说是选准了对象,假如换了……”

宫间纪子迫不及待地问道:“换了你又能怎么样?”

云天凤笑笑道:“换了我的话,那反应与七殿下完全一样,因为我们都是在危急时只想到自己的人。”

易娇容突然抬起头来道:“还有人能例外吗?”

云天凤庄然一笑道:“有的,是我丈夫陈剑。”

众人都是一震。

南宫一雄颇有深意地一笑道:“对,陈老弟的心胸与人不同,他可能会做出不同的措施。”

宫间纪子立刻道:“姓陈的,假如那一剑是指向你而来,你会怎么样应付?”

陈剑想了一下道:“我会奋剑直劈,将它击落下来。”

宫间纪子哈哈大笑道:“这是我听过最有趣的笑话,那一剑若是能劈落下来,你不仅是天下第一人,更是天下第一剑了。南宫先生,你相信这句话吗?”

南宫一雄沉吟良久才道:“这个我倒不敢骤下定论。”

陈剑却道:“我没有说我一定能将它劈落,可是我舍此之外,别无选择余地,你那一剑太强了,我若劈下来,别人也劈不下来,因此我不能为了救自己而嫁祸别人。”

宫间纪子呆了一呆道:“你知道一劈不中的后果吗?”

陈剑摇摇头道:“不知道,我做事情的时候,从不计较后果。”

易娇容突然兴奋地叫道:“对了,奋剑直劈,那是唯一的解决,而且那一定会成功,因为你那一剑的劲力完全侧重在两边,中间是最弱的部位。”

宫间纪子脸色微变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易娇容得意地大笑道:“那不是看出来的,是想出来的,你的目的是借力伤人,因此接招的人并不是你真正的对象,你只是利用人在紧急时的错觉才能达到目的,老七,刚才你若奋剑直劈,一定可以奏效。”

宫间纪子冷冷一笑道:“不错,你完全说对了,那一剑在中间最弱,奋剑直劈,我的计划就失败,只可惜七殿下当时只想到救自己,所以我才没有失败。”

七王子惭愧地低下了头。

易娇容却手挥双剑道:“宫间夫人,老妇亲自候教。”

宫间纪子冷冷地道:“你不过是因为得了人家的启示,才侥幸破了我一招,要想胜过我,你还差得远呢。”

易娇容哈哈大笑道:“因一知十,你的剑招怪异,不过是利用人性上的弱点,想透了你的用心,老妇确信有胜得了你的把握。”

宫间纪子不动声色地道:“陈剑的思想是发自内心的,所以才无暇可击,你能做到他那种程度吗?

易娇容笑道:“不需要,完全象他那种心胸,反而容易上你的当,仁慈也是一种弱点,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君子可以欺其方,我把握住你的出剑用心,加上我自己判断,你那些狡猾就无所用其姦了。”

宫间纪子沉吟片刻才道:“易娇容,你的观察才良厉害,我心许你为我此生所遇的最佳对手,看样子我要想胜过你,必须要用到我的真才实学了。”

易娇容微笑道:“剔除掉你的阴险,若论真才实学,你恐怕所剩无几。”

宫间纪子冷冷一笑道:“你自己又剩下多少?”

易娇容不禁一呆。的确,在所有的剑法中,完全是讲究招式变化,不离诡诈二字,抛开这些诡诈的变化,所谓剑法,不过是劈砍刺削等一些手法。

宫间纪子不容她多想,抛手中的短剑道:“我这柄到是淬过毒的,见血封喉,触肤即死,在没有动手前,我先对你说明了,免得你死了还做个糊涂鬼。”

易娇容毫不在乎地一笑道:“这不是废话吗,假如你的剑能碰到我身上,即使不淬毒,我也很少有活命的机会,假如你的剑法真正高明,就用不着多此一举。”

宫间纪子也是一怔,高手论剑,胜负即定生死,毒与不毒的关系太微小了,她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因此她将短剑一扬道:“对极了,我们过去都犯了很多没有注意到的错误,今天大家都获益非浅。”

易娇容不再说话,双手作势,脚上慢慢地移动,等待着一个最佳的出手机会。

宫间纪子也凝神聚劲,随着她的移动而变换方向,两个人都是以守为攻,紧张地对磨着。

四周寂然无声,虽然两个人还没有交换过一招,那紧张的情势却追得大家连气都透不过来。

待战的,观战的,都处入极端的紧张中,忽然远处响起蹄声,驰来三点黑影,那是二王子与赵绿漪、赵小慧母女。

他们的来并未分散大家的注意,而那三个人入场之后,也被那一触即发的情势吸引住了,连马都忘了下。

然而宫间纪子毕竟比较沉稳,忽地收剑退后道:“易老太婆,你的逆徒来了,我们暂时等一下,让你先把断腕之恨报复了,再作较量如何?”

易娇容见到了二王子之后,目中射出了愤怒的火花,但是没有多久,她的愤怒已告消失,代之以一种惋惜的神情。

那是由于二王子所表现的镇静态度与一种超俗的风度,这份稳健与超俗的风度不仅使她化去了怒气,也使她的两个弟弟四王子与七王子相形失色。

二王子从容下马,先向易娇容恭身行了一礼道:“老师!您好。年余不见,您越发矍铄了。”

易娇容毫无表情地道:“好!你也不错。”

这两人的对话使大家都怔住了。

宫间纪子的目的是想替赵霆将争权的绊脚石完全消除,虽然在剑术上她有相当自信,可是她也明白在场的诸人全是一等一的剑道高手,假如这些人联起手来,她倒不敢说绝对有把握,因此她的策略是自己尽量少出手,先让他们自己残杀一阵。

四王子与七王子联了手,且有易娇容作为后台。

二王子则莫测高深,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以他们两边先打起来,所以她见二王子来到后,立刻退出去。

而且用话挑起易娇容的仇恨。谁知他们见面后,竟互相寒喧起来了,完全不象是怀恨的样子。

而且易娇容的态度,连七王子也为之不解,大家都莫名其妙的望着他们。

二王子笑笑又道:“老师!您最近在剑法上又有不少新招了吧,弟子深感未能继续求教。”

易娇容哼了一声,略略有点不悦地道:“你以为老婆子断了手,就无法使剑了吗?”

二王子一笑道:“弟子不敢这样想,可是弟子深深明白您的剑术必须不靠双手,才能有再进一层的境界。”

易娇容怒声道:“这么说你倒是成全我了?”

二王子微笑道:“难道不是吗?”

易娇容正待发怒。

二王子抢着道:“老师,我们刚见面,大家不要吵架好吗?弟子对您是百分之百的尊敬,但也是百分之百的了解,所以才敢斗胆冒犯老师。”

易娇容怔了一怔道:“那就是我对你不够了解了?”

二王子点点头道:“事实的确如此,老师的剑法已经到了极限,非另创途径元以深进,弟子天资不如老师,假如跟着老师学,永远也无法追上老师,更别说是与别人一争短长了。所以弟子学到某一个程度,就停留在那个地方,这或许是老师觉得弟子不如老七的地方。”

易娇容又是一怔,稍顿才道:“这也是你把老七硬挤到我门下的原因吗?”

二王子笑道:“老七的资质比我略佳,只是判断事情的能力不如我,所以老师有意栽培者七来替我的时候,我不但不加阻止,反而尽力成全了你们,我相信老师现在多少心里也有个数吧。”

易娇容点点头道:“不错,我曾经有个感觉,老七比你聪明,学起来也比你进步得快,以我的能力,实在教不了他多少,而我觉得你倒是还颇堪造就,可是我的双手砍成残废后,我还在奇怪你为什么会这样笨,现在听起来,你倒是早有居心,故意这样做的了?”

二王子笑道:“是的!弟子在您那儿,只能接受那么多的教诲,余下的功夫必须靠自己去发掘,假如老七也象我一样,他的功就可能比我更高,为了自私的打算,我必须将他荐到您的门下,让您去限制他的发展。”

易娇容不信道:“你是说你现在可以超过我吗?”

二王子道:“超过您不敢说,超过老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