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60章

作者:司马紫烟

二王子道:“他们并不反对你,只是怕你……”

四王子一笑道:“怕我上了纪子的当,把大好江山断送掉是不是?”

二王子点头道:“不错,扶桑派来的一批使臣中,除了一个长谷一夫,是真正懂得华夏泱泱大邦,绝不可能为扶桑岛国之民并吞外,其余的人,莫不存有那种野心。”

四王子微笑道:“你以为我是傻子,你以为我看不出他们的阴谋,你以为我会为了一个纪子而不顾国家……”

二王子沉声道:“我知你有打算,可是这个扶桑的女姦细留在你身边的确是危险的事,别的不说,假如你杀了我们之后,她再给你一剑,使得王储断了很,势将天下大乱,岂不给了他们一个进攻的机会?”

四王子笑笑道:“不会的,我有把握。”

二王子道:“你利用她的目的无非是对付我们,老七已经宣布放弃了,我完全是凭着真本事与你一战,你还有什么需要她的地方呢?假如你不肯放弃她,陈大侠等人也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不能容你拿国家的命运来冒险。”

四王子环顾左右,终于一叹道:“你把我说服了。”

宫间纪子连忙道:“四郎,你不要我了?”

四王子笑笑道:“我要你就是为了对付这批江湖上的不臣之民,现在既然对付不了他们,我似乎也不必为了你去开罪他们。”

宫间纪子惨然一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四王子道:“你为国家的努力已经没有希望了,剩下来就是为我一尽妇道了,你还有什么可考虑的呢?

宫间纪子默然片刻道:“好了,四郎,我为了成全你,只有最后一点力量可贡献,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我不希望死在别人手中,你……”

四王子立刻道:“你可别打错主意叫我来杀你。”

宫间纪子抬目凝视着他道:“你还怕我会对你不利吗?”

四王子道:“我们已经情断义绝了,以你的身手与居心,我不能不防着你这一手。”

宫间纪子长叹一声道:“我们从开始结合时,就没有情义可信,更谈不上什么断绝之词,我不怪你不信任我,因此我只要求让小慧来给我一个了结。”

赵小慧一怔道:“我……”

宫间纪子默然道:“是的,小慧,你是我的学生,我死在你手里总好过一点,而且你父母之死,多半因我而起,杀了我,也算是替你父母报仇。”

赵小慧沉思片刻,慢慢地走了过去,到她面前时举起手中的短剑,却是无法剩下。

宫间纪子目中闪着泪光道:“你为什么还不下手?”

赵小慧迟疑地道:“老师我……”

宫间纪子蹲下来抱住她道:“小慧,你是个好孩子,老师很对不起你,把你的剑给我,老师自己下手吧。”

赵小慧将短剑交给了她。

宫间纪子接过短剑比准自己的胸口,用手一推赵小意叫道:“你走开吧。”

赵小意的身子径向易娇容跌去,易娇容长剑一闪,几乎要砍了下去,可是临时又止住了手。

宫间纪子趁势跟着滚过来,云天凤飞剑刺截,宫间纪子抱着赵小慧往上一挡,硬逼着云天凤抽手撤回。

宫间纪子将赵小慧的身子压在毒剑上,另一只手却用剑比在她的颈上厉声喝道:“小慧,把剑拿起来。乖乖地交给我,否则我就一剑割断你的喉管。”

陈剑忍不住走过来说道:“你如此对付一个小孩子,不觉得太惭愧吗?”

臣阈剑一晃,已经比准在她的头顶上,宫间纪子冷笑道:“我还不想死,这是我求生存唯一的办法,你假如阻止我取得毒剑,不妨将剑砍下来好了。

陈剑知道自己一剑稳可以杀了她,可是却无法阻止她杀死赵小慧,不禁也怔住了,赵小慧却叫道:“陈叔叔,您不必顾虑,我宁可被她杀了也不能容她得手。”

宫间纪子冷笑道:“是啊,这一次我得了手,你们可就惨了,凡我能杀的人,我一个都不留。”

赵小慧也叫道:“陈叔叔,你听见了,这样一个疯女人,您千万不能放过她。”

宫间纪子冷笑道:“小慧,你母亲把你教育得真好,这样一个懂事的女孩子,我真舍不得伤害你。

云天凤忽然道:“小意把剑拿起来交给我。”

陈剑忽然道:“天凤,你不能这样。”

云天凤笑笑道:“你放心,我保证不会牵涉到她。

说完又对宫间纪子道:“我现在给你一个平等竞争的机会,在小慧拿起剑来的时候,你可以出手抢夺。”

宫间纪子迟疑片刻才道:“好吧,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能抢得过我,你先叫陈剑走开。”

云天凤朝陈剑做了个眼色。

陈剑微微一怔道:“现在我并非不忍心下手杀死她,可是小慧却不应该受到牵累,宫间纪子,你把小慧放开。”

宫间纪子冷笑道:“剑还给我,自然就不会为难她。

陈剑低头沉思片刻,然后回头向众人问道:“各位的意思怎么样?”

徐晓翠见大家都不作声,乃代表答道:“听从陈大侠决定。”

陈剑又回头向宫间纪子道:“好,答应你。”

赵小慧大叫道:“不,陈叔叔,您不能为了我叫大家都跟着受牵累。

陈剑庄容一笑道:“小慧,我们练武的宗旨就是为了扶弱除暴,你是一个小孩子,我们都比你大的多,应该不计一切牺牲来保护你的安全。

赵小慧凄然泣道:“这值得吗?”

陈剑道:“绝对值得,这不是性命多少的问题,主要是我们侠义的精神,就在这些地方才能表现出来。

宫间纪子忽地一咬牙,将赵小慧抛得老远,历声叫道:“滚吧,我不能让一个人的行为玷污了扶桑三岛剑土的灵魂。”

赵小慧在被抛起的当儿,顺手将身下的毒剑拿起来,滚到陈剑身边道:“陈叔叔,给你。”

陈剑摇头道:“不,还给她。”

赵小慧不禁一呆。

陈剑道:“我不能言而无信,尤其在她自动放开你之后,我们更该信守诺言。”

赵小慧终于将毒剑轻轻抛向宫间纪子。

陈剑正色道:“剑士的精神就在乎一心之间,你能自动放开小慧,我看你还够上个剑士,因此我愿放弃一切勾心斗角的行动,向你要求一战。”

宫间纪子面色激动,终于点头道:“好,陈大侠,我在中华阅人无数,真正令我心折的也只有你一人,因此我也愿与你作一场真正的决斗,我放弃毒剑,你是否也可换一柄剑。”

陈剑道:“可以,我们都用普通长剑好了。”

说着解了自己的巨阙神剑,向徐晓翠借用了佩剑,同时也借了柄剑给宫间纪子。

两人各自献剑为礼。

宫间纪子正容道:“照现在的情形看,陈大侠是不会先出招了。”

陈剑点头道:“是的,我是男人,应该让你先攻。”

宫间纪子虚晃一剑,只在他的眼前掠了一掠,随即抽了回来,陈剑已凝神蓄势,攻出了招天四式的第一招,“龙飞于天”剑势汹涌,浑厚博大。

宫间纪子手拘剑花,封开第一招,陈剑“虎啸高岗”又摆足了架势。却不攻出去。

宫间纪子微异道:“大侠为何不继续赐技。”

陈剑庄然道:“我这一套剑式共为四招,第二式发出后,三四式连继而至,因此在动手前,先给你一个还手的机会,否则这场决斗就不公平。”

宫间纪子弯弯腰道:“既如此,妾身得罪了。”

长剑忽举,疾如电光石火,眨睛连刺七剑,每一剑都取在一个重要的穴位。

陈剑连忙挥剑招架,可她动作太快,只挡开第三剑,身上已被后四剑刺中,然而宫间纪子并没有伤他性命剑尖只挑开他的衣服,连皮肉都没受到伤害。

众人见陈剑居然败得如此迅速不禁大感意外,宫间纪子收剑笑道:“我终于将你们的剑帝击败了,天下第一剑的位置大概没有人能夺去了。”

陈剑一拱手道:“夫人剑术之精,在下望尘莫及。”

云天凤极为不满地道:“你就这么认输了?”

陈剑道:“技不如人,我当然该认输。”

云天凤怒声道:“胡说,你学了那么多剑法,却偏用你武当的几手破剑应敌,自然非输不可。”

陈剑道:“这是我个人与宫间夫人之战,自然只能用我自己的剑式。”

云天凤冷笑道:“可人家是向剑帝挑战,你也该想想这剑帝的头衔是凭什么得来的?”

陈剑淡然一笑道:“我并没承认自己是剑帝。”

云天凤道:“我是你的妻子,却一直以剑后自居,你这样落败,未免叫我太不服气了。”

易娇容接着道:“是啊,就凭我们易家剑法,也不至于如此轻易被人击败,南宫老鬼教了你那么多,为何不用呢?”

二王子马上道:“陈大侠曾从长谷一夫习得听风剑法秘决,制敌不足,自保有全。何至一败如此?”

云天凤次序笑道:“恨天四式你也只用了一招而且还保留一半威力不发,我真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存心叫她把我们中华剑术看得一钱不值。”

陈剑泰然道:“恨天四式是你的,易家剑法有易老前辈在此,我都无权使用,听风剑法,本为扶桑剑式之一流,我想长谷先生在地下有知,也一定不赞成我用来对付他的同胞,所以我只有用武当剑法。”

宫间纪子呆了一呆道:“原来陈大侠留下许多妙招不用,故意败在我手下,我不明白,假设我存心杀死陈大侠,难道陈大侠也挺身就死不成?”

陈剑正色道:“正是。”

宫间纪子沉下脸道:“为什么你如此轻视自己的生命?”

陈剑道:“夫人与四殿下也闹翻了,在中华已无可留恋,耿耿于怀者,只是为了陈某这天下第一人之名,可陈某并无此等虚荣……”

宫间纪子笑了一声道:“我明白了,陈大侠之意是要赶我回去。”

陈剑道:“夫人难道还不回去吗?”

宫间纪子冷笑道:“我奉了平川大将军之命,率领四名剑手到中华,原来是为了挑起你们内乱,谁知长谷一夫这个混帐泄露机密,而且你们这几位王子也太利害,认破我的用心,国事夫成,我还有什么颜面回去。”

陈剑一怔道:“那夫人还想干什么?”

宫间纪子道:“我第一个献身的男人是四郎,虽然他没有拿我当作一回事,我却无法不认真,站在一个女人的立场,我只想替他尽一点力,为他扫除一些障碍。

陈剑道:“夫人把我们当作障碍了。”

宫间纪子摇摇头道:“不,那是四郎认事不明,误把你们都当作二王子的慕后势力,所以才挑起这场战事,现在事情都摆明了,真正的障碍只二王子一人,然而现在你们能允许我伤害他吗?”

陈剑道:“不能,我们不想干预皇室之事,可是身为中华子民,绝不坐视王储受害于异族。”

宫间纪子一笑道:“那我们只好各尽其力了。”

四王子立刻道:“纪子,不用你管,我们兄弟之间的事,我们自己会解决。”

宫间纪子冷笑道:“你以前为什么要利用我呢?”

四王子淡然道:“以前我利用你没有人知道,现在你的身份已经败露了,我不能因你失去民心,这样我纵然得到了天下,那江山也坐不稳的。”

宫间纪子笑笑道:“你想到这一点不是太迟了吗?现在我非管不可,除非我死了,否则我一定帮你把这些绊脚石—一清除,让你得到一个不得人心的江山。”

四王子一怔了一怔才道:“纪子,你这种做法太毒了,你大概还没有放弃那个颠覆的阴谋吧?”

宫间纪子厉声大笑道:“你们易经上有一句话,“一息尚存,永天勿谖”,我怎么会放弃呢!”

四王子沉下脸对二王子道:“二哥,我希望你能原谅我的错误,这个毒妇非加以铲除不可。”

二王子点点头,二人同时挺剑向宫间纪子逼去,宫间纪子冷笑不理,眼光却盯在地下的毒剑。

七王子点点头:“注意她的行动……”

四王子冷冷地道:“没关系,我控制得了。”

说着挪前一步,宫间纪子欺身进击,四王子长剑一挥,慾将她逼退,谁知她剑招怪异,居然避开这剑,直刺四王子的心口,二王子见情势危急,奋不顾身加入,挥剑下劈。

当的一响,总算及时把四王子救了回来。

四王子用脚将毒剑一踢叫道:“七弟,接好。”

短剑飞向七王子,七王子正想伸手去接,斜里青光射至,擦的一声,削断他的手腕。

跟着一条人彭飞掠过去,捉住了那柄毒剑,赫然又是宫间纪子,她先掷出长剑,身形跟进来,把毒剑捉住了,动作之疾,简直出人意外。

七王子的身手原不至如此,可他先被小慧在胁下刺了一剑,受伤不重,却影响了动作,一剑断腕后,他毕竟还是见机得快,就地一滚躲开了毒剑的再度追击,二王子与七王子忙又过来将她拦住了。

四王子沉声埋怨道:“老七,你怎么这么糟糕,叫她得了下去?”

二王子却沉着地道:“老四,别埋怨老七了,还是合力将这毒妇除去重要。”

四王于点头道:“二哥,我对她的剑式较清楚,由我正面将她牵住,你从旁边侧击……”

语尚未毕,宫间纪子忽地短剑一闪,跟着人也扑过来,四王子连忙挥剑架住,同时腕上用劲,将她的毒剑击落地下,不过宫间纪子的双手已扼住他的咽喉,两人滚成一团。

四王子虽孔武有力,却咽喉受制,气阻力拙,手舞脚摆,危急万分。

二王子不敢怠慢,连忙一剑刺向宫间纪子的后心,却不想四王子这时刚好屈起两腿,蹬在宫间纪子的前胸,将她硬踢了出去。

二王子反而对准四王子刺去,他心中一惊忙将剑锋略偏,避开了心头的要害剑尖刺在他的左肩上,血流如注。

四王子翻身跳起来叫道:“二哥,你怎么对我下手?”

二王子连忙道:“老四,我刚才是为了救你。”

四王子冷笑道:“救我?你怕我对付不了一个赤手空拳的女人?”

二王子还没有答话背后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我不是赤手空拳,那柄毒剑又回来了。”

那是宫间纪子的声音。

二王子本能地挥剑反击。

四王子却大叫道:“碰不得,躺下来。”

双脚猛踢二王子的膝盖,将他的身子撞歪一边。而宫间纪子的一剑轻刺,却划破了他的大腿。

二王子见状大惊,连忙挺剑上来要与宫间纪子拼命,云天凤与陈剑,易娇容等三枝剑同时护住了他。

四王子苦笑一声道:“纪子,你好……”

宫间纪子冷笑道:“这是你自作自受。”

四王子一言不发,用手撕下一片衣襟,将伤口扎住。

云天凤道:“四殿下,她那毒剑见血蚀骨,你扎住有何用呢?”

四王子道:“我早知她毒剑厉害,私下与太医研究很久,勉强制出一种解葯,预服下去,可暂将毒性镇住不发,只须将受伤的皮肉剜去,大概不会成问题。”

二王子道:“那你就快动手。”

四王子道:“此地不行,这受毒的皮肉碰触不得,我得尽快回去,找外科太医治疗。”

云天凤道:“那四殿下快回去吧,且七殿下也受了伤,你们都尽快回去医治……”

四王子目视宫间纪子。

二王子道:“老四,你放心,这毒妇交给我匀。”

四王子沉思片刻道:“好吧,我与老七先走一步,这个毒妇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她。”

说着拉了七王子,坐上一辆宫车。

云天凤忽然道:“你们把郡主也带去吧,小孩不宜接受这种场面。”

不由分说,把赵小慧抱了起来。

赵小慧自然不肯,挣扎起来,直到云天凤在她耳畔轻轻说了句话,她才乖乖坐上车子疾驰而去。

云天凤回到场中时。

二王子问道:“陈夫人,你对小慧说些什么?”

云天凤笑笑道:“我叫小慧用剑比住四殿下的要害,只要他略有动作,就先结束了他的性命!”

二王子一怔道:“这是为何呢?老四难道还会……”

云天凤哼声冷笑道:“令弟是天下最厉害的一个人,我不能不防备着他一点。”

二王子不信道:“不会吧,他若有异图,刚才就不会拼命救我了。”

云天凤哈哈大笑道:“他救你?这套苦肉计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的眼睛,殿下不妨看看自己的手腕。”

二王子连忙抬起手腕一看,只见腕上划了一道淡淡的剑痕,仅仅划破一点浮皮,所以未曾有所知觉。

云天凤又笑道:“这一剑划得非常技巧使你毫无知觉,可是毒性渗透进去,发作得也慢一点,等一下动手的时候,你身手必受影响,那时宫间纪子再刺上一剑,让你毒发而死,就做得天衣无缝了……”

二王子征了一怔道:“这似乎太不可能了,他如存心要我死,何必又救我呢?”

云天凤笑道:“他若不是摆出这一手苦肉计,如何能使得天下人心诚悦服,凭他在外围的埋伏与这个女人,绝对无法将在场的人全部杀死的,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出去,他的阴谋就将揭露开来,天下也不会是他的了,现在他来上这一手不是更漂亮,你死与七殿下断了手,再也无法与他争雄了,而他在其他人心目中还留下一个好印象,宫间夫人,我说得对吗?”

宫间纪子怒声道:“一派胡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