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剑童》

第67章

作者:司马紫烟

云天凤忍住她的冷朝热讽道:“南宫小姐,目前的问题是剩下一个宫间纪子,也许我自己可对付,但有你我比较放心,因为万一我收拾不了时,你可以控制她不再害人。”

宫间纪子连忙道:“你怎么知道南宫小姐一定会帮你。”

云天凤冷冷地道:“这点我有把握,虽然我与南宫小姐这间有点误会待清;但她绝不会在你援首之前找我麻烦的。”

南宫玉梅沉着地道:“不错!我与云天凤之间是有点纠纷,但你的问题更重……”

宫间纪子似有点胆怯地道:“南宫小姐,你既然不愿介入政争的纠纷,我们之间似乎没有过节。”

南宫玉梅毫无表情地道:“可以这么说,但你杀死了易娇容,那使我们之间进入敌对状态了。”

宫间纪子道:“今日之会原就是易娇容的七绝剑门之争,假如你站在易娇容一边,这些人都是你的敌人,假如你站在陈大侠这边……”

南宫玉梅冷冷地道:“我那边都不站,假如今天易娇容得了手,我要对付她,假如她死在别人手里我也不理,但她死在你手里,我不能不管。”

宫间纪子怔然道:“既是易娇容必死,死在谁手里都是一样。”

南宫玉梅冷道:“易娇容亡图用武力称雄江湖,行事有违天道,别人杀死她是除害,我当然不理,可她死在一个异族女子之手,事情就不一样了,她是我母亲的妹妹,站在做侄女的立场,我有义务替她报仇。”

宫间纪子知道面对云天凤与南宫玉梅两大高手,她很难找到便宜,何况她们手上都握着宝剑。

本来她对自己的剑术是有相当自信的,因此,她在今天决斗中,毫无顾忌地杀了很多人,而且也杀得很容易,可在刚才与云天凤的几手决斗中,她才感到中原的剑术的确有其不可轻侮之处,而她现在却面对两个顶尖的高手看来只有尽力的拚,将生死付诸命运。

因此她一咬牙,厉声叫道:“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南宫玉梅微笑道:“我觉得没有必要,以我一人力量,足够对付你了,不过你放心,在你与云天凤胜负未分之前,我不想和你动手。”

宫间纪子颇感诧异地道:“真的?”

南宫玉梅点头道:“不错,你今天败得很可怜,因此我不忍连同别人来迫害你。”

宫间纪子脸呈喜色道:“谢谢你,我不在乎失败,只要在我临死之前还能杀死云天凤就足够了。”

云天凤淡淡一笑,什么话也没说,陈剑却诧异地望了一眼南宫玉梅,她也淡淡一笑道:“陈大侠是否对我的措施不满意?”

陈剑无言对答。

南宫玉梅又笑道:“尊夫人适才力敌宫间纪子时,大侠也不屑上前为助,我又何必多事呢?”

陈剑顿了顿道:“那是因为她们用的都是宝剑我上前帮忙也没用。”

南宫玉梅笑将秋痕剑递过去道:“原来是这样,大侠若不放心尊夫人单身为敌,我可以将剑借给大侠一用。”

陈剑毫无考虑地接过来道:“谢谢!”

南宫玉梅大感意外地道:“大侠不但为一帮之主,且为天下武林之尊,难道竟为私情而不顾身份吗?”

陈剑自然而然地道:“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之处,我只知天凤是我的妻子,我必须保护她,更因为她此刻的敌人,是中原武林的公敌……”

南宫玉梅脸色变了变,无言退过一边。陈剑一振秋痕剑,与云天凤站在一个相对的方向道:“天凤!我与她正面交手,你从旁边攻她的空隙。”

云天凤十分兴奋地道:“剑郎,你终于出来了。”

陈剑郎声道:“我早想出来了,可我出来也没用假如没有一柄好剑,我反而会使你分心,所以我只好忍着……”

云天凤眼中浮起了泪光,颤声道:“有你这句话这份情意,我觉得此生没有虚度。”

陈剑连忙阻止她道:“我们将来日子还长着呢,你还是集中精神,应付这一战吧。”

宫间纪子对陈剑突然加入也感意外,不禁问道:“陈大侠,你不觉得倚多取胜是件耻辱吗?”

陈剑庄容道:“宫间纪子,我曾有好多机分杀死你,都因我一念之仁放弃了,可我发觉每放过你一次,就有几条人命冤枉地牺牲,因此我不能再错下去。”

宫间纪子一呆才冷笑道:“陈大侠真不愧为毫杰之士,直到夫人面临危机时,才发现自己的错误。”

陈剑怒道:“我无法为此辩解,可我告诉你现在不管是谁,处在与你敌对的场合,我都会联合他作战,恰巧这人是我的妻子,所以给了你一个讽刺的借口,然而我不在乎,区区虚名,无论如何比不上一条人命重要。”

由于他神色庄严,使得宫间纪子无法再说出什么刻薄的话,她深吸一口气,重新作个姿势准备。

陈剑等她准备好,才凝重地刺出一剑,剑势平稳。宫间纪子虽然掠剑挡开了,却不敢趁势反击,因为她对守在一旁的云天凤存着更多的顾忌,她必须站稳阵脚,不露出一点破绽,以免云天凤有可乘之机。

陈剑连攻了四五招,都被宫间纪子挡开了,云天凤见陈剑所用的招式全是稳扎稳打的招式,虽然迫得宫间纪子不敢出手,却也无法造成自己出手的机全,不禁有点着急地道:“剑郎!你这方法不行。”

陈剑道:“我必须如此,因为我出手时,首先要顾全自己的安全,这并非我怕死而是万一我陷入险境,必然会引出你出手救我,那样一来,最危险的还是你,我对她的剑法也看出上点虚实了,也擅长以快制快,以险克险……”

云天凤叫道:“我知道,我会判断的。”

陈剑凝重地道:“不要太相信你的判断,这一次不是普通的打斗,对于一个存心拼命的人,你永无法判断他的意图,因此我觉得还是稳点好。”

云天凤神色一动,点头道:“你说得有理,不过这样下去,要拖到什么时候。”

陈剑微笑道:“你不要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宫间纪子忍不住道:“我更有时间,反正我今天无法生离此地了。”

陈剑摇头道:“你不能,人的精力有限,我这全是自己人,饿了有人送食物,渴了有人送水,而你却一无所有,因此拖下去对你绝无好处。”

宫间纪子脸色一变,她接了陈剑几招,虽没太费力气,但感到陈剑的内功深厚,一直拖下去。不要说饥渴难忍,就是累也累死。

陈剑庄容道:“本来我不想告诉你这些,可我觉得等你累得无法动弹时再杀死你,对你太不公平,所以才先把自己的战术告诉你,使你早做打算。”

宫间纪子咬着牙道:“谢谢你,陈大侠,我敬佩你心胸光明,因此我也把我的作法告诉你,下一拍我采取主动,相信你挡不住,本来我不想杀死你,可我现在发现这是打击尊夫人的最好方法,我杀死你,比杀死她自己更令她痛苦。”

陈剑微笑道:“那我尽量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南宫玉梅却忍不住叫道:“陈大侠你退下来,我相信她做得到。”

云天凤的神色也一动道:“剑郎!这是真的,宫间纪子不顾自死地攻你一招,她会达到目的的。”

陈剑神色一庄道:“我也晓得这一招之下,我的生命难以保全,但你们认为我应该退下去吗。”

云天凤与南宫玉梅却都不作声,片刻之后。

云天凤才对南宫玉梅厉声道:“南宫小姐,我知道你一直爱着我丈夫,所以处处都与我作对。现在看看你的成绩吧。”

南宫玉梅满脸秋霜地道:“云天凤!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承认很敬重陈大侠,但还不至于跟你争夺你丈夫。”

云天凤抢着道:“假如你能跟我抢丈夫,我倒是放心了,正因为你要摆你的臭小姐的架子,才逼得我用种种的预防措施。”

南宫玉梅正想开口。

云天凤却不给她机会,抢着又造:“而且这一切又是你父亲引起的,从他传授陈剑剑术时,你就明白他是什么居心。”

南宫玉梅痛苦地看了南宫一雄一眼默然无语。

云天凤又朝宫间纪子叫道:“你若是敢……”

宫间纪子冷笑道:“我到了这地步,还有什么不敢的事。”

云天凤厉声道:“杀你没这么容易,我会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尝尽人世所未有之痛苦。”

宫间纪子哈哈一笑道:“我还有没尝过的痛苦吗?哀莫大于心死……”

云天凤厉声道:“自然有了,你现在只不过心灵受到创伤,假如你杀了我丈夫,我会将你手足的筋络一起割断,割下你的舌头,然后脱光你的衣服,用一条船送回扶桑,在你的背上刺毒书,说明你的身世,然后将你放在扶桑的闹市上,供贵国朝野人士欣赏。”

宫间纪子叫道:“你敢!”

云天凤道:“我套用你的一句话,没有什么不敢的,因为这是你自取的,想想那时的情形,扶桑第一把剑手,形意派的代表,平川将军的情好,以那种姿态荣归故里,一定会成为朝野最轰动的新闻。”

宫间纪子脸色深沉地默思片刻,才沉声道:“云天凤,我承认你厉害,也知道你有足够的方法去做到那一点,可是你无法使我改变我的决定,陈大侠!请你留神,我要出招了!”

陈剑神色一变,蓄势待发,然后才庄容道:“天凤!不管我生死,我不许你那么狠!”

云天凤险色静了下来,一无表情地道:“只有一个情形可以改变我的决定,那就是你继续活着。”

陈剑道:“你认为我已经死定了?”

云天凤凄然一笑道:“是的!我已经在心里为你披麻戴孝,自认是个娼妇了。”

这句话激起了陈剑的愤怒与豪情,他执剑的手开始有点颤抖,一方面是由于内心的激动,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一种潜在的屈辱感,他觉得无论如何,也要安然的接下这一招。

宫间纪子哈哈地笑了下,目中射出逼人的寒光,剑尖轻轻地递了过来,陈剑手势早已蓄足了劲力,看准了她刻势的方向,猛然地劈出去。

当地一声,像击在每一个人的心上,今天已经接二连三的演出不少gāo cháo了,却从来没有这一幕更紧张引人。

出乎意外地,陈剑居然把这一剑击开了,他为了慎重起见,在双剑交触之际,即已抽身退步。

然而客间纪子的那招竟全无变化地被他击开了,他虽然得了手,仍是无法相信会如此轻易的击开了那一剑。

等他再朝纪子望去,才明白自己何以会如此轻易地得了手,因为宫间纪子的胸前己冒出了一道血泉,身子也在慢慢地倒下去。

是谁将她杀伤了呢?自然只有云天凤有此可能了,然而云天凤是如何出手的呢?什么时候出手的呢?”

宫间纪子手中的龙泉剑也丢开了,努力地撑起身子,而眼中仍是射出狰狞的寒光,却带有一点怀疑的意思。

云天凤在脚上擦擦剑尖上的鲜血,然后带着一种得意的笑容道:“宫间纪子,你,没有想到我的剑有这么快吧!”

宫间纪子道:“到快不稀奇,我早已知道了,只是没想到你会选中这么好的一个出手机会。”

云天凤笑道:“那只是你的决心不够坚定,完全被我料准了,所以才能制敌机先。”

宫间纪子哑着嗓子问道:“你料准了什么?”

云天凤笑道:“对于我的报复手段,你口中虽然不在乎,心里还有点怕,所以你在出手的时候,目标虽然对准我的丈夫,其实是想对我下手。我看准了这一点,所以在你出手的时候,早已准备好,等在你身后,你回头预备对我出招时,我的剑已经到了。”

宫间纪子没开口。

云天凤继续笑道:“当然以我那一招,不见得就能如此轻易地杀死你的,可是你一心想暗算我,却没料到我也在打你的主意,所以才约束我轻而易举地刺上一剑,你的剑太高于我,就是心计太差,所以你死得并不冤狂,因为你实在斗不过我。”

宫间纪子慢慢地吐出一口气,以微弱地声音道:“云天凤!

你的确比我厉害,我承认斗不过你,我的一节都被你料中了,只有一件事你想错,我不对陈大侠下手,并不是我怕你报复,而是我觉得用杀死陈大侠来报复你,实在太抬举你了。

云天凤微微一笑道:“那倒是该谢谢你了,可是你转而对我出手又是什么用意呢?”

宫间纪子道:“那是我觉得你配不上陈大侠。你们在一起总有一天你会毁了他,而陈大侠对你用情太深,唯有杀了你,才能使你们分开。”

宫间纪子最后的一句话已经很费力说出来,说完之后,立刻在地上痛苦地翻动着,云天凤颇感动,放下剑将她抱了起来,宫间纪子微弱地睁开眼睛,用更低的声音道:“云天凤,你很幸运,嫁到了个好丈夫,听我的忠告,放弃一切雄心,老老实实地做一个贤妻吧,你若是再这样用心机,不是毁了你,也会失去他,你一直很成功,我不忍见你失败。……”

她真的断了气了,死态十分安详。

四周的人也深深地吐了口气,解除了心灵上的压力,虽然大家都巴不得她早点被杀死现在她真的死了,每个人却反而觉得失去了什么似的。

云天凤将她的尸体放了下去,默然无语地走开,南宫玉梅却走了过去,首先拾起官间纪子的龙泉剑给四王子道:“事情都过去了,你们可以走了。”

四王子拿起剑来,似乎要说什么。

二王子拉拉他道:“老四,我们走吧,这是江湖人的集会,我们不应该在场,有很多事是我们不应该过问的。”

说完又朝陈剑深深地施了一礼道:“陈大侠兄弟回去后,立刻设法解除城门的禁命,但是我想大侠不会再去了!”

陈剑一拱手道:“是的!也许我还会到京师去,但是今后彼此身份悬殊,大家也不必相见了。”

二王子默然地点点头,牵着赵小慧的手,东方未明架了一辆马车过来,将他们与四王子都载走了。

南宫玉梅又对陈剑,你将贵帮门下与各大门派全部遣走,我们该解决一点私事。

陈剑不禁微愕。

云天凤却在一边道:“也好!阴长老与岳长老,你们二位负责恭送各家掌门人秘去,同时也把全部弟子带走,在一个时辰之后,再派人到此地来收拾尸体,现在马上开始行动!”

阴海棠与岳镇江不知道他们又有什么事,但也不敢多问,点苍掌门徐晓翠刚想开口。

南宫玉梅道:“徐掌门人请便吧!这纯是私事,所以不敢劳动各位在此久候,各位都出来很久了,帮中事物过久,及得处理,再者七绝剑门已告瓦解,杭城西湖畔的剑城今后将门洞开,欢迎各位随时前来赐顾!”

徐晓翠见她明白地下了逐客令,知道他们之间,一定还有重要的事要解决,选也不再多作询问,拱拱手,向陈剑道别一声,会同五大门派中人离去了。

崆峒掌门人赫连通走得最为落莫,他倚仗的七绝剑门因易娇容一死而瓦解,唯一的得意门人东方未明又随道二王子走了,剑城也回不去了,重回峻炯也没有颜面,顿感天下无容身无处。

刹那间一片广场上只剩下满地残尸白骨,与有限的几个活人,陈剑与云天凤默然并立。

南宫玉梅依然站在宫间纪子的尸体旁过。南宫一雄则神情痴呆,不置一词。

陈剑实在忍不住了,问道:“南宫小姐,你到底有什么事,为什么要叫大家都走开呢?”

南宫玉梅沉沉思片刻才道:“陈大侠,我希望你看一样东西,再诚实地回答我!”

说完将宫间纪子的前胸衣服嘶地一声撕破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露剑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